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14)

江澤民集團利用先富帶後富政策滋陰地痞流氓

梁木

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大紀元製圖)

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大紀元製圖)

人氣: 312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6月04日訊】「改革開放」三十年來,中共先富帶後富的政策只滋陰地痞、流氓。

(一)

江澤民集團先富帶後富:誰能坑害老百姓,誰先富。

概述:中共為甚麼用先富帶後富的政策滋陰地痞流氓?

搶了國有集體企業歸黨員幹部私有,江澤民集團實質上等於是把自己變成孤家寡人,站到了與人民為敵的立埸上。為瓦解民心、離間社會底層,它們將拳頭大的、敢拚殺的亡命徒從老百姓中分離出來,為黨所用。這些原本社會下九流的人物,經江澤民集團一番包裝烏鴉綵鳳,三十年來,它們拿中共的打賞、替江澤民禍害老百姓,無惡不作。大陸民俗所謂「過去流氓在民間,現在都去了黨身邊」就是指這些人。江澤民集團用先富帶後富的政策籠絡他們,給他們社會地位、給他們生意、企業、錢、把他們包裝成社會名流、讓他們暴富,成為替江澤民集團吹喇叭、抬轎、維護權力的社會層中堅。他們就是江澤民集團眼裡的「中國人民」。事實上,在今天中共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員中,來自基層的90%以上都是這些人。

如前所述,江澤民本身就是中共黑幫大佬,他塗鴉的「法治中國」,就是黑白兩道。他先富帶後富的特點:只要想富的人夠黑、夠狠,能替它說話、為它做壞事,幫它禍害老百姓,就重用重賞。

接下來,我們就撕開先富帶後富的畫皮,看看江澤民集團是怎樣將中國大陸的地痞流氓無恥人渣包裝成億萬富翁的。

(二)

地痞流氓若效忠,想怎麼富就怎麼富。

接下來我們看看清楚江澤民集團怎樣利用先富帶後富政策滋陰地痞、流氓。

1. 首先,揭批中共關於中國大陸沒有黑社會的黨文化:

從江澤民打著改革開放旗號、帶領黨員幹部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哄搶社會主義國家經濟的那一天開始,那個憑藉「公有制經濟基礎」維繫的中共就不存在了。今天中國大陸,共產黨這塊招牌己經演變成了江澤民集團作惡的遮羞布。

江澤民集團是一個打著中共旗號在中華民族大地上作惡的黑幫,這個組織的所有成員(黨員幹部)無一不在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哄搶國家經濟犯罪過程中獲得各自家族的利益,分贓。江澤民本身就是這個作惡集團的頭子。而構成江澤民集團成員的所有官員,對江澤民來說他們是打手(屬下),對老百姓來說他們又都是各霸一方的老大。今天中國的大陸,中共就是黑社會主體。被中共培植的黑幫組織,星羅棋布。所有社會黑幫組織本身均不構成黑社會主體,中共是主體,它們充其量是中共這個黑幫組織的下家。等於是中共各級組織養著他們:給他們生意、給他們合法身分,供他們吃喝,讓他們在需要時,替中共各級組織用下三濫手段欺壓老百姓作打手。

而中共專業研究社會犯罪問題的專家學者所以向世界宣布:中國只有黑社會性質的流氓組織,沒有黑社會,恰恰是在替中共江澤民集團充當遮羞布。

2. 江澤民集團怎樣先富帶後富

(1)讓地痞流氓擠身官場,用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身分經營黑道。

這是江澤民集團用先富帶後富政策滋陰流氓的第一個特點:即讓地痞流氓披著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外衣,用官方身分作掩體,替中共作惡、斂財。

a. 湛江市青聯副主席、廉江市人大代表、政協常委吳亞賢

廉江市雅塘鎮人,仗著官方身分和官方作後台,詐騙、開設賭場聚斂錢財有恃無恐。2004年,在廣東省廉江市投資高嶺土加工等行業,先後成立廉江市大眾球土原料廠、廉江市大眾礦業有限公司等企業。同時,僱用、收買社會閒散人員,公開實施違法犯罪活動。

2010年12月21日,被廣東湛江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處死刑,並處罰金人民幣4,110萬元。

b. 惠州市惠陽區政協常委葉建提

1990年代初出道,由替人在惠陽區淡水鎮、秋長鎮一帶的賭場看場、賭博發展到開賭場。

先後開辦惠陽建安等7間公司,以這些公司為平台,從事放貸、壟斷房地產開發、廢品收購、生豬屠宰等業務。為爭奪賭場利益,與香港黑社會聯繫,用錢買凶。稱霸惠陽20年,擁有資產過億,涉案金額數千萬元。

2013年11月29日,葉建提為首的涉黑團夥共20人在惠州中級法院受審。

(2)讓地痞流氓工商註冊企業,允許他們利用合法身分幹違法犯罪勾當。

這是江澤民集團帶後富滋陰流氓的第二個特點:即打著企業家的幌子,黑白兩道、官商勾結,作惡斂財。在中共腐敗官員供養的地痞流氓中,這一類在今天中國大陸對老百姓危害最大。

如貴州「青龍幫」老大趙元良,仗著地方黨政官員作後台,打著擁有工商註冊合法企業家的幌子,長期橫行在六盤水市中心城區,搞打、砸、搶、強姦、殺人等犯罪活動,並靠暴力壟斷礦石市場,資產過億,富霸一方。

如遼寧黑老大劉湧,原任瀋陽嘉陽集團董事長,與瀋陽市正、副市長、高法女院長等高官勾結,無惡不作;因動用黑社會替官員排憂,被中共高規格豢養,其中,僅政府無償贈送給劉湧瀋陽中街「東北第一金街」的一塊土地,就價值過億。

(3)利用地痞流氓為推進小城鎮建設充當凶惡打手

打著替政府動遷的幌子,搞暴力強遷,從中謀利。這是江澤民集團用先富帶後富政策滋陰流氓的第三個特點:即讓流氓人渣充當打手,用以惡治惡(以民治民)為權貴集團斂財鋪路。

為中共推進小城鎮建設充當打手,典型的是中國東北黑老大喬四。

中國人民都知道:喬四(原名為宋永佳),是上世紀80年代黑龍江勢力最龐大的黑社會首領之一。但卻不知道喬四是中共地方政府養的打手。在喬四的發家史上,他的第一桶金就是糾集流氓,幫助政府搞開發項目暴力拆遷獲得的,喬四拆遷甚麼?就是地方政府規劃設計的小城鎮,由他負責清場,幫政府禍害老百姓。由於喬四幹得狠,被政府賞識,逐漸壟斷了整個哈爾濱的拆遷、建築市場。

此外,喬四還霸占多家娛樂場所。對於罩著自己的官員,喬四不惜用錢用色。似喬四這般為中共推進小城鎮建設充當打手,因中共的先富帶後富政策一夜暴富的,在今天中國大陸所有農村小城鎮建設拆遷工作現場都能看到其影子。

(4)用政策滋陰搞歪門邪道的三無人員

這是江澤民集團先富帶後富滋陰流氓的第四個特點:典型的是用活了美人計的丁書苗。山西村婦丁書苗,自傍上鐵道部部長劉志軍,便別出心裁充當王婆替西門慶搞潘金蓮,借拍攝新版《紅樓夢》之名,海選天下美女供劉淫樂,結果,美人計讓丁書苗橫掃千金,僅鐵道部工程中標得好處費就攫取24億,資產暴增40億。

再如騙子邢利斌,鑽官員貪腐的空子行賄,以8,000萬收購國有1.5億噸的煤礦,相當於每噸煤炭以0.57元的「白菜價」賣給了邢,使其一躍山西首富,資產超百億元。憑權錢色交易、燒小香拜大神,拿小利贏得掌握社會和自然資源的中共高官的貪心。

丁書苗、邢利斌既不是中共高官,也不是掌握企業經營管理權的黨員幹部,又不是守法的老百姓,更不是黑幫老大,而是社會下層的人渣,憑著忽悠,傍了高官,就可以大把撈錢。今天中國大陸,似刑、丁這般社會人渣,借犯罪官員的手,把國家應當用來幫助老百姓致富的項目攫走者大有人在。

(5)暴富村幹部

這是江澤民集團先富帶後富滋陰流氓的第五個特點:利用黑社會手段經營執政權力,拿先富帶後富政策滋陰村幹部。

此前,筆者曾專題討論村幹部,這裡不重複。今天中國大陸農村最富的是村幹部,最拿農民不當人的還是村幹部。可以說,90%以上的村幹部名符其實就是江澤民集團安插在10億農民堆裡的走狗、奴才、打手。

將村幹部放到地痞流氓一起單打一錘自有道理。眾所周知:大陸村官在習近平反腐帳單裡連隻蒼蠅都算不上,卻被中共歷任黨魁重視。

中共為欺騙大陸農民,特意降低村長的身分,將村長剝離在體管幹部之外,給人感覺:村長和黨不是一夥的。其實,這是中共陰謀。這種定位,讓村長拚命去巴結朝廷,讓農民信任村長。事實上,中國大陸農民,正是被中共煙幕「拿村長不當幹部」所迷惑。其實,村長是中共體制的腿。村長,不在習近平打的老虎、蒼蠅之例,是因為它們目前尚不具有公務員身分,但卻是中共僱用來替其欺壓農民的打手,也是被江澤民造出來的土豪,可以說,除香港澳門,大陸1,636個縣轄行政村農民自治組織的頭子,絕大部分都是替中共欺壓農民的敗類。

中共對村委會的管理,形式上是村民自治。實質上是緊控。中共清楚:在擁有10億農民的農村,管理農民的頭目非同小可。一般由中共縣區鎮政府一把手直接提名,同時擁有中共的縣市區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身分。其中,99%的村級農民自治組織頭領是黑社會性質的流氓。中共收買它們的特點:一是給政策、讓它們富。二是把農民交給它們。其實,江澤民集團把農民的利益搶給他們,就是利用他們的拳頭來管理農村、跟農民說話。結果,它們一手靠武力、淫威,壓而不服地在農村激化矛盾;一手中飽私囊,把10億農民的利益當成私有。

可以說,江澤民集團養的村官無一不貪、無一不惡。認清這些奴才走狗的嘴臉,就是要拒絕它們的擺布,在解體中共的過程中,讓這些民族敗類認罪伏法。

如湛江市麻章區湖光鎮舊縣村村主任,區人大代表彭桂發。1999年11月25日,彭桂發被湛江麻章區法院判處發非法拘禁罪名成立,服刑兩年零四個月後聲名大噪。勢力範圍原本侷限在湖光鎮到遂溪縣建新鎮新圩之間的地帶,出獄後,名氣覆蓋全湛江、當了村長、養了100多名馬仔,壟斷湛江糖廠貨源供應,霸占塘北村、料村、太平鎮等3,000畝魚蝦塘、收取保護費,還霸占木蘭村、東海島、太平鎮、建新鎮、雷州林業局等上萬畝的集體林地,財富累積過億。

2007年8月29日,彭被湛江市中級法院二審終審判決故意殺人、綁架、傷害、毀壞財物、破壞生產經營、聚眾擾亂社會秩序6項罪名,數罪並罰20年有期徒刑。

(6)操縱黃賭毒

這是江澤民集團先富帶後富滋陰流氓的第六個特點:政府官員作莊,操縱黃賭毒。

省市政府官員充當黑幫後台。陳垚東在廣東省深圳市沙井多家酒店公開經營黃賭毒生意。陳垚東,外號龍哥,1971年出生於廣東省深圳市沙井蠔四村。其發家經歷:靠政府官員作保護傘,盤踞沙井一帶占據酒店會所從事等違法活動,賺黑心錢。後來通過黑惡手段,逐漸兼併壟斷沙井的廢品收購行業,同時,進入沙井街道的城市建設工程承包等領域。在地方上勢力深厚,神通廣大。其肆無忌憚的背景是地方政府官員。

2013年1月30日,深圳中院判處陳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罰金人民幣1.27億元。

地方政府要員作保護傘、公安幹警當保鏢,開設賭場牟利的黃建堂組織涉黑團伙內部成員達60多人,庭審時辯護律師多達30餘名。

1995年,黃建堂成立從化市永安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永安公司),做榨菜批發生意。2000年始,糾集刑滿釋放人員黃國強、黃偉天、楊建飛等人,在從化、新豐、佛岡等地經營石場、開辦砂漿廠、並以永安公司名義承接建築工程。

2003年開始,在從化溫泉、江埔、街口等地開設賭場牟利,先後開辦V8俱樂部和銀都里酒吧等娛樂場所,在湖南長沙、常州有3間黃金期貨公司。在馬來西亞、金邊、韓國、柬埔寨、菲律賓等有多間賭廳的股份,在澳門有6間賭廳。黃建堂通過各種手段斂財數億。

黃建堂的保護傘是地方政府要員,為謀保護也不惜花錢,據本人交代:出道之初,為侵入農村基層、操縱選舉、控制村委會謀私利,每天出13,000元保護費,疏通公安關係,讓公安幹警為他保鏢。

2012年11月29日因聚眾鬥毆罪、故意傷害罪、開設賭場罪、尋釁滋事罪、串通投標罪、行賄罪等八項罪名,被法院數罪並罰。

(7)放縱所有利用腐敗權力搞歪門邪道的人。這是江澤民集團先富帶後富滋陰流氓的第七個特點:今天的中國大陸,誰搞歪門邪道誰發財。

在中共瓜分國人財富的三十年裡,依附在中共身邊搞歪門邪道發財者大有人在。如為攫取高額利潤,靠偷工減料的吸血鬼;靠鋌而走險犯罪的,更是五花八門:諸如,僱用童工、抓勞工下礦,囚禁殘障人做苦役,剋扣農民工工錢,逃稅漏稅、製造假冒偽劣產品、強搶農民土地、甚至殺人越貨等。

可以說,在中共製造的中國富豪譜上,資本原始積累中,血腥、無恥、貪婪可恨的個個都是,在他們身上資本積累的貪婪、無恥和血腥淋漓盡致。

(三)

喪心病狂帶後富,搞亂了民心。造成社會動盪、治安惡化、黑幫橫行、犯罪猖獗。

今天中國大陸,江澤民集團用先富帶後富滋陰的黑社會組織早已遍地開花。且嚴重危害國家安寧,擾亂社會秩序,用老百姓話說:「江澤民的天下,只有黑社會,沒有共產黨。」其實,中國大陸最大的黑社會正是打著共產黨旗號作惡的江澤民集團,它們與地痞、流氓、無恥人渣是一丘貉,只不過是打手與主子的關係罷了。

說到底,被江澤民集團帶富的地痞流氓,哪一個不擁有億萬財富,哪一個不獨霸一方、哪一個不欺壓百姓,都是中共把應當歸人民享用的給了他們。

他們被繩之以法,是因為欺壓老百姓的事做得太過囂張,民憤難平。

可以說,在江澤民這個撒旦惡魔的帶領下,今天中國大陸整個國家、全體國民都被拖進了罪惡之淵,用十惡不赦也難形容。在國家、民族、人民(政府、官員、百姓)被墮落文化道德信仰的過程中,社會各行各業也同時被墜落、被淫亂、被一切向錢看。

這裡,筆者僅以大陸未成年人犯罪比率的升幅,論證江澤民的罪惡。目前,中國大陸十八歲以下未成年人約有3.67億,占總人口的28%。其刑事犯罪率占整個大陸刑事犯罪4%左右。不含被免予刑事處分和法定年齡以下不承擔刑事責任的少年犯。如果累計這一塊,大陸未成年人犯罪占比應當高於6%。即在國家的專政機器上、在13億中國人民的對立面上,平均每100個刑事犯罪份子中有6個是中國人民正在撫育中的未成年孩子。這不可怕嗎?試想:3.67億未成年人,讓他們生活在一個人與人之間無道德規範、不講誠信、不講責任、不講信仰、無法無天的環境中,無論對中華民族的未來、對中國人民自己,還是對孩子,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因為,少年亡則民族、國家亡是真亡,絕不是中共嘴裡的口號。

中華民族是一個有著五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落在江澤民集團這樣一夥無恥人渣手上,是民族悲哀、人民不幸。

(四)

中華民族的希望何在?

十八屆三中全會上,中共發聲說:「中國大陸現有問題由中共解決」、「中共將毫不動搖地堅持公有制」。

筆者認為:在江澤民集團打著改革幌子將1949年以來中國人民共同創造的全部公有制經濟,即國有中小企業、城鎮、農村集體企業,哄搶歸了黨員幹部私有;將碩果僅存的國有大企業搶歸黨有,且全部混制,99%以上被西方國家融資,幾乎將國家資源瓜分殆盡的今天,中共還憑甚麼公有制?且今天中國大陸所發生的一切問題都是由江澤民集團作惡造成的,中共憑甚麼解決?

可以說,江澤民集團瓜分國有集體企業、強搶國家財富的犯罪問題,是今天中國大陸要解決的首要問題,也是根本問題。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好不了。而要解決這個問題,恰恰中共江澤民集團是需要接受人民審判的犯罪主體,換言之,中共是被審判的對象。

中共是萬惡之源。中國要好,唯有解體中共。而解體中共,既需要13億中國人民同心同德,同樣,更需要有人站出來振臂一呼!筆者認為:中國大陸,乾柴烈火,這個振臂一呼的人就應當是習近平,但決不是中共的總書記。

首先,儘管是邪黨內鬥,但習近平夠得上打虎英雄;其次,從毛澤東、鄧小平到江澤民,中共對人民犯下的所有罪行,都與習近平無關;三大惡魔對13億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一個比一個罪大惡極),尤其對法輪大法、大法修鍊者搞邪惡迫害的江澤民更是罪孽深重,對此,習近平沒有必要替毛鄧江這些政治流氓擔罪。習近平有條件帶領13億中國人民走出一條與世界民主接軌的憲政法治之路。

那麼,怎樣解決江澤民集團搶掠國家經濟的犯罪問題呢?筆者認為: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將被非法私有化的國有、集體企業重歸國家。即剝奪剝削者的非法所得歸被剝削者。

這裡,筆者提供俄羅斯的做法,供習近平及有識之士參考。世人皆知:普京之前俄羅斯的經濟體制私有化改革,跟江澤民帶領黨員幹部哄搶國有集體企業、瓜分國家經濟是一個套路:是在5%的經濟加95%政治的狂潮中進行的。資本掠奪者僅用幾億美元,就買走蘇聯人民積攢70年的國家財富:即價值28萬億美元的實體經濟,(國有企業、礦藏等)。1966年,俄羅斯物價飛漲6,000倍,盧布從0.86元兌換1美元,跌到8,000餘盧布兌1美元。老百姓銀行十幾萬盧布的存款,一下變成了十幾元。

正當北極熊陷身煎熬絕境,普京於2000年底上台了。普京上台,.叫停了私有化,並大規模實施國有(將一大批涉及國家經濟命脈、涉及金融命脈、涉及輿論命脈、涉及國家安全的企業和重要新聞媒體)都從私人手裡奪了回來。其中,最典型的範例是用100美元實現了國家對已被私有化的國有阿穆爾造船廠的股權改造。100美元,就將已被前任國家元首私有化的特大軍工企業改造回人民手中,確實是大手筆。

筆者認為:俄羅斯在普京之前的私有化,與今天江澤民集團帶領中共官員強搶國民財富的惡行如出一轍,都是官員瓜分、搶了國有資產。要說不同,俄羅斯遇到了普京(這個時期的普京,是打虎英雄),當他發現國家在政治、經濟、文化、國防、外交、金融等一切領域都走入死亡陷阱時,果斷採取了剝奪剝削者的舉措。其實,普京上台後也似習近平一般無二的老虎蒼蠅一齊打,只不過,普京是把打虎當作回攏國家經濟、振興國企的手段,過程中,還將石油大亨霍多爾科夫抓捕入獄,把已經私有化的石油天然氣企業重新收回國有,僅石油天然氣這一塊,就占俄羅斯經濟總量的40%,出口的70%。普京的成功,是俄羅斯人民告別獨裁專制的成功。當然,今天的普京想搞獨裁,另當別論。

今天的中國大陸亂象叢生,十惡俱全。在亂象中治亂,習近平不應當站在被江澤民下成死局的棋盤子裡糾纏。只要跳出死局,換一種思考方式,就有活路。試想:一個己經完全掌控了競賽規則的人,在他的手裡,只要敢開局,有下不贏的大棋嗎?

筆者相信:習近平只要敢開局,就一定能贏得13億中國人民。

結束獨裁,停止江澤民集團的犯罪,中共下台,民族才有出路,人民才有希望。@*#

責任編輯:謝秀捷

評論
2017-06-06 6: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