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禱:中華兒女三億人三退豐碑(下)

與所有共產國家相比,中國的三退人數與規模都是歷史之最。圖為香港民眾舉行反中共迫害大遊行。(潘在殊/大紀元)
人氣: 85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1日訊】

接上文

8. 活摘器官:罪的鐵索

現在,我們要開始敘述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中最驚人,也是世界史上(包括共產主義極權國家歷史上)獨一無二的一個事件。這個滔天罪行是中國共產黨人被制度性的貪腐請君入甕而集體幹下的,人神共憤的非人之罪。

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短短幾年間,中國取代了美國,成爲世界上做器官移植手術最多的國家。可美國每年有一億多人捐贈器官,而直到現在,中國人捐贈器官鳳毛麟角。這些器官是從哪來的?

2006年,一位在遼寧蘇家屯血栓醫院工作的護士安妮説出了一件秘密。在她工作的地下室,囚禁了6千多名法輪功修煉人。這些人一個接一個消失,到後來一個都沒有了。她前夫是一名醫生,他夜夜做噩夢、流冷汗,最後,他終於告訴她一個秘密。這些年來,他在這些修煉人身上摘取了2千多個眼角膜;他的同事在這些人身上摘取了數千個心、肝、腎、皮膚,直到他們從這間醫院消失,不被人提及。

圖為蘇家屯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ANNI(左二)和Peter(右二)在「調查中國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黑幕」的集會上公開發言。(大紀元)

這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行:活摘器官曝光在世人眼前。剛剛曝光時,沒有人敢相信如此恐怖的罪行。之後,越來越多的證據出現,2016年,活摘器官開始在世界各大媒體上大量曝光,中共國家機器活摘良心犯、法輪功學員、基督徒、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器官的非人罪行再也無法掩藏。

依據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醫院每年手術數量來推算,被活摘器官的人一年多達6萬到10萬;19年來,被屠殺的法輪功修煉人(這占大多數)及維吾爾族、藏族、基督徒、良心犯的數字十分驚人。然而因爲這些黑暗的罪行是在黑暗見不得人的地下室、内院進行,人們看不見它的存在。整座中國已成爲一座隱形的囚牢,人們生活行走在煉獄的旁邊,卻什麽也不知道。

活摘器官形成一個龐大的食物鏈,把所有和移植器官有關的軍隊、武警、公安、醫院、法院、醫生、護士、仲介都吸了進去,彼此扣絞在一起。無論是對於主導移植器官的軍醫院、參與運輸供體的海軍艦隊、參與器官移植的非軍方醫院,還是直接參與販賣器官的法院、黑市,器官移植都是一筆巨大的,足以摧毀一個人的良心的收入。

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後,這個中共集體貪腐犯下的最大的罪行不但沒有停止,並於2016年5月在全國開通運輸人體器官的「綠色通道」。之後,全國各地機場出現了「移植器官快速通道」,輸送急診器官移植需要的器官。第二年,更傳出來新疆維吾爾族人被集體抽血、DNA採樣輸入資料庫。就在人們以爲它已慢慢消停的時候,活摘器官流水線化,成為無法消滅的一頭龐然怪獸。

流亡海外的新疆醫師安華‧托蒂(Enver Tohti)先生2009年12月10日在英國議會聽證會上講述了活摘死刑犯器官的親身經歷。(肖龍/大紀元)

中國成為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向全球輸出大外宣。近年,它開始占有第三世界國家的港口,妄圖成爲二十一世紀歐美之後的殖民帝國。同時,它無聲無息地從活人身上摘下跳動、帶血、溫熱的器官,高價賣給各國病患。從各國來到大陸做器官移植的病患不知道從那一天開始,一顆來自屠殺的心、肝、腎植入了他的身體,使他成了無辜的共犯。在中共向世界輸出技術和意識形態控制手段的同時,它輸出了死亡。

大躍進時毛夢想的超英趕美在器官移植這個蒸蒸日上的國產事業上,毫無疑義,已經超標達到了。在中國輸出的芬太尼、毒玩具、毒空氣、意識形態控制術之外,現在添加了人體器官以及活體器官出口這一項。任何國家不敢想像的事業,中華人民共和國做到了。

這是因為它是一個意圖摧毀中華民族的外來幽靈。還有一個更深層的原因:它的背後是撒旦。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乘著前蘇聯這黑暗坐騎而起,意圖摧毀全人類的撒旦代理人。

9. 中華兒女三億人退黨豐碑

把以上種種世界格局及中國的深層真相了然於心,我們就能夠明白這三億中國人的覺醒意義非凡。在今天,三億中華兒女退黨是一個莊嚴的預示,也是許多古老預言的實現。

共產黨必亡。中共解體是天意,也是民心。現在世界上有三座共產主義紀念碑。一座在布拉格,一座在華盛頓,一座在莫斯科。在莫斯科,紀念碑的名字叫做《悲傷之墻》,是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為了紀念至少多達一千五百萬的前蘇聯政治受害者而建的。華盛頓的那座紀念碑最早建立,它的原形來自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時在廣場正前方樹立起來的,高擧火炬的民主女神像。這座雕像在六四凌晨被解放軍用坦克鏟除,然而她卻在太平洋彼岸的華盛頓樹立起來,以「紀念超過一億名共產主義之下的受害者。」也就是説,這座來自被殘酷鎮壓的六四民運的女神像成為紀念所有受共產主義迫害的人的紀念碑。

2007年6月12日,時任美國總統布什在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落成典禮上發言。(Getty Images)

對於整個共產極權陣營,六四成了摧枯拉朽的一面旗幟。這偉大的民主運動在自己的國家被坦克殘酷的壓垮,卻在其它的共產極權國家高高舉起了大旗,鼓舞受難、等待了太久的人們奮力一擊,一舉解體了共產主義陣營,改變了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對立的冷戰時代的世界。

2004年底,大紀元刊出《九評共產黨》,之後不久,開始了風起雲湧的退黨大潮。退黨運動剛剛開始的時候,每天我們可以在《大紀元時報》上看到一條條來自大陸退黨人士的退黨聲明,一個個感人肺腑的故事,一個個生命覺醒的感天動地。中國人終於有了一道破口,可以述說自己生命最難以啓齒的故事,最難以釋懷的悲痛,可以對那絕對不可懷疑的「黨」發出雷鳴一般的控訴,也可以咆哮、怒吼、悲泣。可以頂天立地的說:「我鄭重宣布自己退出萬惡的共產黨及其一切組織,今天開始就是一個全新的人。」那時候,人們才讀完《九評共產黨》,才從一場震撼中回過神來,説出了自己隱藏胸中多年的秘密。

在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發表三周年﹑大紀元退黨網站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人數逼近3000萬之際﹐世界各地都在陸續舉辦聲援和慶祝活動﹐圖為2007年12月1日﹐台灣台中民眾舉辦聲援3000万退出中共大型集會。(劉文格/大紀元)

2004年11月28日,《大紀元時報》收到了第一則退出中國共產黨的聲明。

「記得小時候,文化大革命尚未結束,我發現毛澤東的臉上有個痦子,我說這東西真難看都是捂在被窩裡自己對自己說的,連我媽都不讓知道,一個小孩子都知道真話不能當著人說,甚至是家人,共產黨統治下中國的恐怖可見一斑。我親身經歷了『六四』,親眼看到了學生的善良和長安街上那密密麻麻的槍眼。使我對所謂「改革開放」的幻想化為泡影。」

從此,開始了滾雪球一般的退黨大潮。每一篇退黨聲明都展現了一個中國人從共產黨啃食人的鎖鏈上解脫出來,成爲一個清醒的,頂天立地的生命。每一篇來自可貴的中國人的退黨聲明都再一次告訴了人們:生命是尊貴的,是自由的,是勇敢的,而謊言是脆弱的,可鄙的。中華兒女勢必脫離共產黨的牢籠,把自己釋放。

下面是千千萬萬篇來自中華兒女的退黨聲明的節選,有些就直接手寫了貼在了大陸的電綫杆上,門邊或布告欄裡。沒有任何話語能比這來自古國人民的控訴更清楚的描畫出共產黨滅亡的時日已近。這一篇篇、一句句退黨聲明就像是一聲聲雷霆萬鈞的控訴、一陣陣叫人膽戰心寒的閃電雷鳴,巨劍一般、烈火一般銘刻在時間的碑石上,觸目驚心。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為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勇士們頒發退黨證書。紐約2018年3月慶三億人三退集會遊行。 (戴兵/大紀元)

「我表面工作是一名開計程車的司機,可是上級領導給我安排了另一個身分,我的特殊任務包括監控乘客的言論,等等等等。但是今天一名乘客讓我了解了真相,我以前真是被謊言蒙蔽了,現在才真正覺醒!中共是邪惡的,必定被歷史淘汰!我敬仰佛法,相信做好人一定有好報,我選擇做真誠善良、正義良知的好人!」

「我曾是廣州軍區的一位退伍兵,參加過八九年六四天門鎮壓北京學運與市民。當時被中共洗腦後卻認為他們在鬧事反對政府,就按照中共的構想與圈套,聽信了中共的謊言誣陷與欺騙。把遊行抗議的學運與市民視為暴亂分子,開始服從命令開槍鎮壓,成千上萬手無寸鐵的無辜民眾倒在血泊裡,心裡還認為為黨立了大功,就那樣心不跳手不軟的屠殺同胞,卻感為心無愧。今有幸聽到法輪功真相才幡然醒悟,做了幾十年的歷史罪人還不知被蒙在鼓裡。自己是被中共邪黨欺騙利用的工具和咬人的走狗。上當受騙了半輩子才如夢初醒,如今從內心明白了中共的狼之野心,是禍害中華民主上百年的邪教組織。」

「我是一名退伍軍人,參加過89年在西藏的所謂『平暴』,差點丟命。受中共邪黨的欺騙,我加入過少先隊、共青團,最後加入了中共邪黨。最近,聽了好朋友講到《九評》的一些內容、中共行惡的歷史和中共現在的暴政,我漸漸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在西藏當兵時,受惡黨欺騙,參與所謂『平暴』。當時,部隊對藏民十分殘暴。有些被捉住的藏民是被裝入麻袋裡,放到飛機上,然後飛機飛到大河的上空,將這些裝入麻袋裡的藏民丟入激流中。當時被欺騙說是處置暴民,現在才知道這是對藏民的犯罪,是對中國人民的犯罪。天滅中共,已在眼前。我鄭重聲明:退出少先隊、共青團、中共邪黨及其操控的一切組織。」

「我是一個農民,今年72歲了,聽到孩子們說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才如夢初醒,決定和老伴退出加入過的邪黨組織,只有這樣做才能對的起祖宗,對的起在共產黨管制下死去的親人。退黨保平安!聲明人: 王丕由,潘翠翠。」

「人生幾年,讓我最清楚認識的真理,就是共產黨是最邪惡的宗教,剝奪人的天性、自由、品德,留下一個流氓無恥就是它要的,它是中華民族的禍根,它一直在殘害著中華民族,讓我們失去中華民族本來有的重道重德以天下為己任的品德,我們都變成無恥的對金錢欲、對物欲、對畜生欲無限貪婪的鬼,這就是它要的,我不願成為共產黨的鬼,我要成為堂堂正正的人、大寫的人、中華赤子,因此我聲明,堅決退出所有曾經參加過的共產惡黨的所有組織,成為一個內心自由的中國人。 」

「扯虎皮,扛大旗,表面光鮮,到處都是用民脂民膏的活命錢堆積出的假繁榮,寬闊的大道、高樓林立,良田被強占,高房價,破產的企業,失業的工人,官腐民窮,整天員警、二排、社區巡邏隊、紅袖套等等,除正常工作外,經常截住人查看身份證,特別是男青年,簡直都象日本侵華戰爭的東三省查看良民證一個感覺,中共的末日恐慌可見一斑,到處是攝像頭,大街小巷、農村到處可見,節假日武警特警全副武裝,到處製造恐怖氣氛。中國人都生活在中共的監視中,中國人也渴望正常人的生活,盼望中國人早日覺醒 ,全民退黨,退垮中共,復興中華。」

昨天中共十九大已結束,但是對北京的「維穩」仍未結束。訪民仍被監控,地鐵仍要檢查身份證,特勤與紅袖箍依舊在馬路上「堅持」,保安跟警察、國保依舊馬不停蹄地「工作」。(大紀元合成)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結束後,但是對北京的「維穩」仍未結束。訪民仍被監控,地鐵仍要檢查身份證,特勤與紅袖箍依舊在馬路上「堅持」,保安跟警察、國保依舊馬不停蹄地「工作」。(大紀元合成)

「我們都知道共產黨是邪教,無惡不作,控制人的思想和大腦,我看到在黨政機關工作的人被洗腦洗的精神都不正常了,唱高調,吃飯都背誦中國夢,手機裡都存著跟黨走的語錄,周圍的人都背後恥笑他,一看就精神不正常了,他們個個都腐敗,貪污,習近平一反腐,他們天天擔驚受怕,表面每天都在演戲,背臺詞,可憐,可悲,還放不下那個邪黨,怕丟了飯碗,怕挨整。可見共產黨不但是邪教,還是恐怖組織!」

「我是一名法官,於80年代入黨,在法院工作了20多年。我看到好些與我工資差不多的那些惡黨官員們,不知從何而來那麼多錢,真正過上了『優越』生活,有轎車,還有豪華住宅……用錢像用紙。而那些來法院打官司的老百姓,我常常看到他們是滿懷希望來,卻帶着失望走。有的老百姓明明有理,卻成了無理倒花錢財,死刑犯拿錢卻可以買命,我們這行裡有句話:「吃完原告吃被告」。共產黨說實事求是有罪,愚弄人心,相互殘殺,特別是現在的邪黨幹部,無惡不作,早已不得人心。」(法官徐遠達貼在法院公告欄的聲明)

「我叫王思瑤,今年7歲,在吉林市某小學上一年級。別看我年齡小,可我聽爺爺奶奶講過,中共在歷史上盡幹壞事,一會迫害好人,一會迫害知識分子等等,所以我這一生就要遠離共產黨。今年六一兒童節,被老師強行戴上了紅領巾,成為了中共少先隊的一員。今天是我最氣憤的一天,我又沒有寫申請書,這是老師強加給我的,我是不承認的。因為我要學知識又不敢不戴紅領巾,我怕老師開除我,所以我就寫出來公開聲明退出中共少先隊組織,請過路的叔叔,阿姨為我作證。」(貼在通江小學正門的聲明)

「七月一日雖是中國共產黨的建黨日,但股市卻在前三天暴跌。幾年來中國的股市是不斷擴容、不斷圈錢、不斷坑害股民、不斷變臉的『惡魔』。……這只有在中共惡黨的統治下,才會有幾千萬股民被反覆欺騙、剝奪個人財產,並把中國的經濟推向了毀滅的邊緣。所以我再不能為貪官、腐敗分子提供一分錢的「經濟基礎」,不但退出股市,還要堅決退出邪惡的共產黨。中國股民堅決退黨。趙愛國」(貼在證券營業部門前的聲明)

「我當初進警校當警察的目的就是為了懲惡揚善,在中共的灌輸下加入了共產黨。然而這十年來我當中共警察時所看到的和我所做的,已經違背了我的初衷,使我昧着良心幹了害人的事情。我感到我曾經做過的一切,儘管是執行上級的命令迫害好人,但我也犯下了不可推脫的責任和罪行。當我一想到迫害好人的罪惡場面時,我的良心使我不能再繼續作惡了……現在我要在此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及其一切邪惡組織。希望神在對共產黨清算時,饒恕我在擔任共產黨警察期間所犯下的罪行。吉林某地公安局一警察:高遠。」(張貼在公安分局的宣傳欄上的聲明)

「我們走過了邪黨十九大落幕前後那段風雲之路,耳聞目堵了全國各地如臨大敵般的那種緊張氣氛,劍抜弩張、風聲鶴唳,從國防邊垂到京華之都,抗暴事件此起彼伏、上訪大潮鐵拳難禁,鐵器禁售、萊刀上鎖,黨群關係勢如水火、民冤民怨哀天憫地;尤其最近發生在天子腳下清理低端人口的悲慘景象:數以百萬計的、為北京繁華付出巨大貢獻的農民工兄弟,被那些「高、尖端」的紅魔禽獸們在天寒地凍的深夜趕出「家」門,扶老攜幼、飲寒抱冰棲息在街頭,這是人幹的事嗎?!這個局勢緊張到這種程度,還不是敗象盡顯、亡日在即嗎!那些共產黨的高官高幹、巨貪大惡、太子黨、太子孫們,在國內撈的盆盈缽流,眼下怕被清算,都在千方百計的往外跑,都把收斂的錢財轉移到外國去了,都拿了外國護照,都在為他們的子子孫孫留後路,要不是預感到共產黨快完蛋了,他們能這樣嗎?」

在這些聲明之外,有更多,更多的,來自古國人民的聲明。這些古國人民來頭都不一般,所以他們聲明也都是一篇篇振聾發聵,引人深思。

原大陸第38軍軍長徐勤先的司機劉建國,在抵美國一週後退黨。 (韓瑞/大紀元)

請想像下:在神州大地上,從吉林到桂州,從都會到農村,大街小巷出現了一張張手寫的,打印的退黨聲明。這些聲明來自於各行業,各階層,甚至各年齡層。從法官到農民,從企業家到股民,從70多歲的老人到7歲的小學生,都説出了他們心中的話,並且把它張貼在太陽底下,讓大夥看見。這些年來,共產黨不斷的要人入黨,給它的鏈條上輸送新鮮的養分,然而與此同時,更多的人從這條食人的鏈條上抽身,國土上出現了一張張用無法消滅的古老象形文字書寫的,人民鄭重的退黨聲明。

這些聲明突圍一般,悄悄出現在國土的東南西北,一聲聲敲響了共產黨的喪鐘。

 10. 「對不起了,中國人民!!」

這些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共高官退黨。從2001年起,前中共黨主席華國鋒以中共背叛農民和工人正當權益、代表貪官利益、代表資本家利益為由,多次向胡錦濤提出退黨。「六四」時走上廣場要求學生原諒的趙紫陽後來被軟禁在北京胡同的家裡,一直到他逝世。生前,他曾經兩次向江澤民遞交了退黨申請書。

中共前國安部對外諜報官員李鳳智、原駐澳洲外交官陳用林、瀋陽司法局原局長韓廣生、前天津610辦公室官員郝鳳軍等人先後公開退黨。此外,2005年,中央黨校25名官員集體退黨,其中包括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及普通幹部。2010年,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的47位前中共專業軍官集體退黨,其中副師職1人,正副團職4人,正營職6人,副營職及以下的36人。此外,許多高官、正義律師也發表了退黨聲明。

「經過這麼多年的政治運動,一幕幕慘不忍睹的人間悲劇在上演著,直到21世紀的今天。尤其是對法輪功的迫害,使我徹底對共產邪黨絕望了。⋯⋯我了解許多中共內幕,知道得越多越絕望。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不能講得太多。…為了我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中安息,現特請我的晚輩代為我用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等一切有關組織,徹底決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廢!」(前國務院、公安部高級官員劉士(化名))

「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務院某辦公室官員華天明 (化名))

「十五天來我看到了我無法用語言文字來述清針對我們善良人民的罪惡!對王玉環這樣的一位老人,數百人次的警察,黨的幹部,可在六年裡只是去沒完沒了地去反覆在肉體、精神方面,用一切令人髮指的罪惡手段去對付一個平和的老人。每一次二十多名警察,連續折騰24小時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盡,有的暴跳狂嚎不止,對王玉環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進行三次。有一次三天兩宿沒下老虎凳。這就是我們的黨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十幾天結束啦!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爲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個已多年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的黨員,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高智晟律師)

維權律師高智晟因為法輪功辯護上書遭受中共殘酷迫害;最近被帶到北京後一直情況未明。(大紀元資料庫)

「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間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還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們從普通的職員到貪官、腐吏、流氓官,其實都是中共邪黨不斷培養成的結果,我們有中共邪靈的附體。為了自己的利益,我們必須作損人利己的事,使用下流的手段,搶奪有數的官位。1989年「六四」中共殘暴無情的大開殺戒,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那裡有我們欠下中國人民的血債。1999年7月中共又鎮壓法輪功修煉者,那裡同樣有我們欠下億萬中國人的血債。可是就是這樣,我們卻獲得了中共邪黨邪教的重重獎賞,有了官位,有更大的住房,有了轎車、情人,有了更多老百姓的納稅錢供我們無盡的享樂。」

「可幾乎我們每個人都做過惡夢,我們被五馬分屍,被碎屍萬段,幾乎不能呼吸。我們明白了,不能再做這樣的事,不能再被中共邪黨、邪教、邪靈操控了,我們要從心靈上徹底鏟除中共邪惡勢力,要重新做誠實、善良、正直、勇敢、樂於助人的好人。所以,我們從現在開始正式宣告:我們完全退出中共邪教、邪靈獨裁統治集團,我們還呼籲其它的中共各級政府、機關各級官員,勇敢站出來,像我們一樣,可以用匿名的方式退出中共邪靈的控制。打電話、寫信或用英特網,或像我們一樣,拜託國外親人、朋友幫助撰文退黨,轉交給各國《大紀元時報》刊登,退出中共,讓中國更早跨進民主、自由、人權、法制的美好富強的國家的行列。」(中央黨校25位官員)

這些原中共高官,甚至是原中共内定的最高領導人的退黨,他們鏗鏘有力的退黨聲明,就仿佛是一聲聲冬雷乍響、閃電劈山,在中國共產黨這頭怪獸的身軀内炸出了一個個致命的大洞。這些大洞就是它的催命符。以這堅決而勇敢的行動,原本是這西來共產幽靈最牢固的人質從這頭獸的内部釋放了自己,解救了自己。這些高官的退黨更説明了那把自己膨脹得比天高,叫人們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共產黨,其實不堪一擊。退出共產黨,這它窮途末路的今天,是一件簡單而必然的事情。

1990年,葉利欽宣布退黨之後,前蘇聯兵敗如山倒,短短一年後蘇共解體。今天的中國共產黨被捆綁在自己一個個欺世的謊言之中,被綁架在無法贖回的活摘器官的滔天罪行中,對於它來説,那迎面而來的解體是一個無法承受的大劫。然而對於在其中的每一個個體來説,也就是說,對於每一個在其鏈條上的共產黨人來説,退出共產黨其實輕而易舉。因爲神已經舖好了一條大道,一條只要有心就可以踏上的大道。那些寫在真相幣上,貼在布告欄、電綫杆、各機關學校門口,還有刊登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的一篇篇退黨聲明,就是每一個退黨勇士指給自己同胞的指路燈。

1991年8月19日,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在莫斯科呼籲軍隊槍口不能對向人民,號召軍隊和市民抵制「8‧19」政變,並呼籲舉行全國總罷工和大規模示威。隨後,葉利欽宣布蘇共為非法組織。 (AFP)

三億人退黨,三億人的退黨聲明匯聚成一條浩浩蕩蕩的大道,向前湧進。我們需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的名字匯入這一條大道。這是一個由心來完成的動作,你的名字只是一個象徵。然而首先,你的心得動起來,給自己鬆綁,告別共產黨,一併告別它在你生命中種下的災難和謊言。每一篇中國人的退黨聲明就是在移去共產主義機器上的一個齒輪,一個螺絲釘,在三億人的集體努力下,這架機器已經被拆卸的差不多了,所以對於後來者來説,接下來的動作就會越來越簡單。就是邁出這一步,如所有退黨的中國人一樣,告訴所有的人:「經歷這麼多年,終於看清它的真面目了,所以我,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

中心之國的後裔

對於被綁架了半個多世紀的古國人民來説,要掙脫共產幽靈的附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換一個角度來看,對於神傳文明的後裔、敬天敬地的中華兒女,要褪下那一件共產邪靈打造的外殼,只存乎一念之間。因爲無論多麽狡獪,共產邪靈永遠無法企及神的兒女最本源的生命。那個東西是不變的。無論迷失了多少年、多少代,中華兒女一旦記憶起自己生命的根源,那一襲邪惡硬生生套上的外衣就將悄然脫落,露出裡面依然不變的真我。

所以對於這些人來説,退出黨團隊,只需邁出這一步;邁出了這一步,你就獲得了新生。你的真我就獲得了重生,一切就像是從一場夢中醒來一般,不費吹灰之力。這就是爲什麽許多人一旦退了黨,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臉上煥發出一種光來,叫人無限的感慨。這就是中華兒女的重生,這就是我們集體的重生,這就是我們集體的復國記。

退出共產黨,從綁架自己,捆綁自己的一架機器上退下來,然後在那一瞬間,你突然感覺到那架機器什麽也不是。一旦恢復了身爲一個人的自由意志,那所謂的「偉光正」的黨就變得什麽都不是。這也就是説,任何人,無論是什麽職銜,在什麽單位,無論是多麽高位的領導,都可以從這架機器上退下來,成爲一個完整的、獨立的、具有自我意志的人。

共產黨是一個外來政權,中國共產黨員被這外來幽靈綁架了四分之三世紀。一旦退出了這個黨,我們就恢復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我們就再度是堂堂正正的中華兒女,炎黃子孫。對於這架機器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是如此。

而對於現任中共政府來説,卸下了共產黨幽靈的身份和種種的性格、意識形態、政策,卸下這部共產黨殺人卸磨的機器上的鋸齒,卸下那百年强國大夢的欺騙的包袱,就是另一番景象,就是攀越山嶺之後的另一座高原。而這翻越山巒的旅程,從蘇聯到波蘭、捷克,許多共產國家都已走過了。

對於整個世界來説,三億中國人退黨都是一件轟轟烈烈的事。曾經,天安門廣場上的古國人民感動了世人,感動了被共產極權囚禁了太久的斯拉夫民族、古波羅地海民族,帶領他們打破牢籠,把共產極權陣營瓦解。現在,世界上唯一幸存的文明古國人民展現了自己的自由意志,褪下了共產邪靈的枷鎖,從囚禁了自己半個世紀的囚籠走了出來。

香港和各國法輪功學員3月18日在愛丁堡廣場舉行慶祝及聲援三億中華兒女退出中共的集會。(宋碧龍/大紀元)
本月「三退」大潮將要衝破三億人,大陸和香港民眾對此表示支持。圖為多倫多大遊行,慶祝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艾文/大紀元)
中國「三退」人數衝破三億人。圖為多倫多大遊行,慶祝三億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艾文/大紀元)

關於歷史,我們需要一些想像力。關於我們這個古老民族的歷史,我們更需要一些信念和果敢的想像力。中華兒女三億人退黨是一座豎立在時間中的紀念碑。今天,我們站在這座豐碑前,用我們心中的善喚醒更多中國人心中的善和勇氣,退出共產黨,恢復我們真實的身份。我們是中華兒女,神傳的後裔。三億人是一個全新的開始,我們站立在這座紀念碑下,從這裡從新出發。作爲世界上唯一幸存文明古國:中心之國的後裔,我們從新出發。

與當年《九評共產黨》的出現異曲同工,《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的出現標示了歷史的一個全新的起點。今天,隨著三億人與中國共產黨決裂,共產主義的真實面目又一次曝露在日光之下,所有的欺騙、僞善、罪行,所有的謊言、侮辱無所遁形。接下來,退黨人數會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增長,直到神州大地被洗净,腥紅如海的血被洗净,天地換上新的容顔,宛如為天穹如洗的聖光所滌蕩、照亮。世界上唯一幸存的古國文明淘去了身上的沙塵,蕩盡了一切的污濁,從一場做了近四分之三世紀的噩夢中醒來,神傳文明再度輝煌的開始。

歷史就是這樣締造的。時間就是這樣重新啓動的。一個人、一個國家就是這樣贏回了自己的生命,贏回了神的眷顧。神聖的中心之國勤勞勇敢的後裔:中華兒女,就是這樣寫下了震撼人心的復國記。從這裡,歷史轉了一個彎,屬於我們的時間重新開始。#

(全文完)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4-13 11: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