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清濁:罪惡與邪惡之辨

人氣: 4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6月29日訊】共產主義共產黨之惡,以「罪惡」二字述及,已顯單薄,用「邪惡」一詞論之,方合實情。本文嘗試以一句俗語和兩個人物為例,對罪惡與邪惡的區別略作分辨。

歷史上兩個反面人物,因為名聲太惡,兩千五百多年來一直無人敢為其說半句好話,可是到了1949年之後,卻被中共捧上天:一個是盜蹠,一個是少正卯。這兩個人都是被孔子憎惡的,因此在中共對孔子批倒批臭的年代,他倆不但翻了身,且享盡無窮美譽。盜蹠自不必說,不但嗜殺,還吃人,中共最喜歡「亮劍」式的好勇鬥狠,盜蹠自然成為中共宣傳裡最富革命性的農民起義領袖,一直到文革之後,教科書中的盜蹠依然是響噹噹的推動歷史進步的人物,以至於中學語文《竇娥冤》中出現那句「天地也,只合把清濁分辨,可怎生糊塗了盜蹠、顏淵」時,很多被洗腦的學生果然也清濁難辨,反以為被拿來和盜蹠作對比的顏淵是個大壞人。

至於少正卯,在中共的宣傳裡,是先驅——為「言論自由」獻身;是勇士——敢於挑戰「復辟狂」孔子;是教育家——因和孔子爭奪生源而遇害;是冤鬼——成了文字獄的首個犧牲品。與之相比,孔子反倒成了文字獄的始作俑者。(今天我們應該能看清楚,共產紅魔鼓吹言論自由,是為了慫恿人不斷衝破道德禁忌話題,它只給人散佈歪理邪說的自由,卻從來不敢給人說真話的自由;而中共大力撻伐「文字獄」,是為了聲討所謂萬惡的封建社會,都和普世價值中的人權、自由毫不相干。)

盜蹠和少正卯,代表了兩種不同程度、不同性質的「惡」。兩者的差異,古人已有所論及,在《晉書》列傳第五十八中,記載了東晉光祿大夫顏含一段論述:時人談論少正卯、盜蹠哪個罪孽更重。有人說:「少正卯雖惡,不至於像盜蹠那樣殺人、吃人肉,當然盜蹠更惡。」顏含說:「做惡做在明處,人人都知道他該死;隱藏很深的奸邪,只有聖人能察覺並除惡務盡。由此言之,少正卯更惡。」聽聞這番話,「眾鹹服焉」。

根據顏含的說法,盜蹠屬罪惡之徒,其惡在一般人能夠察覺、判斷、規避、防範;而少正卯之流隱藏很深的奸邪,為一般人所不能明察、只有聖人能察覺並去除的惡,是「邪惡」。

如果結合《馬太福音》裡的話:「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唯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它。」以「殺」而言,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是為罪惡,而能殺靈魂的,是為邪惡。罪惡屬於人性先天自私帶來的惡,邪惡是敗壞道德放縱欲望的魔性之惡。

從孔子對少正卯的評價中,我們再看邪惡之惡:

據史載,孔子被任命大司寇僅七天,即公開誅殺少正卯。性情直率的子貢(端木賜)問孔子:「少正卯是魯國顯達之人,您為政剛開始就殺他,是否欠妥?」孔子回答說:「賜啊,聽我說。大惡之人有五種,大大小小的盜賊都不在其列。第一是:心達而險;第二是:行辟而堅;第三是:言偽而辯;第四是:記醜而博;第五是:順非而澤——五者居其一,就應該被處死,而少正卯五者兼具。所以他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佈邪說卻能蠱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為正,卻能自圓其說。這是小人中的桀雄,不可不誅。所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止,周公誅管叔,太公誅華士,管仲誅付裡乙,子產誅鄧析、史付,這七人,雖處不同時代,心術險惡如一,不可不誅。《詩經》說:『憂心悄悄,慍於群小。』品行不端的人成了氣候,最令人擔憂。」孔子參與治國僅三個月,魯國百姓安居,路不拾遺,民無爭訟。

從孔子描述的五種大惡之人,我們仿佛能看到少正卯之流正活躍於當今世界舞臺。而至於「到哪都能聚徒成群;散佈邪說卻能蠱惑人心;排斥正的、以邪為正,卻能自圓其說」,幾乎就是對共產黨發跡過程的入木三分的刻畫。怪不得毛魔頭對孔子懷有那麼刻骨的恨,原來是孔夫子不小心揭了這個魔頭的老底。

今天我們有幸拜讀《九評》編輯部的三本書。借助書中的開示,我們看看少正卯之流穿越兩千多年後的邪性表演。以下僅從孔子描述少正卯的五種大惡入手,引用的文字多摘自《九評》編輯部發表的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一、心達而險——野心勃勃,用意險惡

通過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我們知道,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魔鬼的手段,從新書「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之【第二十一計】煽動革命中可見一斑:掌握政權是魔鬼毀滅人類的快捷方式,只要有可能,魔鬼總是以掌握政權為第一選擇。馬克思在總結巴黎公社的「經驗教訓」時指出,工人階級必須打破原有的國家機器,代之以自己的國家機器。政權問題一直是馬克思主義政治學說的核心問題。煽動革命可以分為幾個步驟:第一步,煽動仇恨,分化人群;第二步,用謊言欺騙大眾,建立「革命的統一戰線」;第三步,各個擊破反抗力量;第四步,用暴力製造恐怖氣氛和混亂局面;第五步,發動政變奪取政權;第六步,鎮壓「反動派」,用革命的恐怖建立並維持新秩序。共產國家妄圖發動「世界革命」,成立共產國際,向全世界輸出革命,扶植各國左翼勢力,在各國製造亂局。

二、行辟而堅——行為邪僻,持之以恆

新書「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之【第二十五計】恐怖主義:

共產主義革命以恐怖主義起家,共產國家實行國家的恐怖主義。前蘇聯、中共資助扶持國際恐怖主義,作為對抗西方自由世界的一支別動隊。以鬥爭哲學發展出的列寧主義為當代恐怖主義提供了理論溫床。魔鬼以各種方式分化人群,挑起仇恨,使個人怨恨擴展為對更大群體的仇恨,滋長各類恐怖主義行為。恐怖主義非理性的濫殺無辜,增強人的荒謬感、無助感,把社會變成一個無處可逃的所在。無處不在的暴力更容易使人變得反社會、抑鬱焦慮、憤世嫉俗,這就破壞了原有的社會肌體,使社會碎片化,達到了魔鬼對人「分而治之」的目的。

三、言偽而辯——鬼話連篇,氣焰熏天:

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我就是玉皇,我就是玉皇,喝令三山五嶽開道,我來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這些鬼話和邪說可謂氣焰熏天。僅以「言論自由」為例,且看新書開示:這裡需要簡要說明的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所規定的言論自由權利原本是指表達政治意見的言論自由,而非出版色情製品的「言論自由」。

新書「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之【第十計】控制媒體

為了蒙蔽人,魔鬼千方百計地控制人的資訊來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大眾媒體。在掌握了政權的國家,壟斷一切媒體;所有的媒體都是「黨的喉舌」,起著替共產黨宣傳辯護的作用。在尚未掌握政權的國家,鼓吹極端的言論自由,讓謬誤和造謠、低俗和瑣碎淹沒一切嚴肅的探討和交流。

四、記醜而博——專汲糟粕,發揚光大:

新書「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之【第九計】魔變藝術

人類的正統藝術來源於神,最早出現在神殿、教堂和廟宇中,是神與人溝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維持人的道德水準的重要文化形式。正統藝術表現真和善、美好和光明。變異文學藝術是魔鬼破壞傳統文化敗壞人類道德的重要一環。魔鬼以「表現現實」為藉口,在藝術領域引入印象主義,在文學領域引入現實主義、自然主義;又以「創新」、「批判現實」等為藉口,引入表現主義、抽象主義等形形色色的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對崇高的嗤之荒謬,純潔的標上無聊;下流的變成有趣,無恥的賞以成功。垃圾被擺上藝術的殿堂,大噪之音和靡靡之音被吹捧為藝術的新潮流,陰暗的繪畫表現的直接就是鬼的世界,充滿魔性的搖滾樂、行為藝術早就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線。很多青少年更是把外形醜惡、行為墮落的明星當成偶像,狂熱地追捧。

五、順非而澤——取悅人欲,放大執著:

共產黨利用這一點腐蝕各個階層的人:「打土豪分田地」,工會,最低工資標準,女權主義,用高稅收、高福利讓不勞而獲的人心安理得地坐享其成、環保主義(一方面把這篇承載五千文明的國土變成世界上最不適合居住的土地,另一個面在國際上把「環保」、「氣候調控」這些空話喊得震天響,仿佛它最憂心人類的居住環境福祉。)新書「魔鬼毀人之三十六計」之【第二十七計】拉攏精英拉攏各國、各行各業的精英,使其為自己服務。為了讓精英為自己服務,魔鬼有針對性地施以利益,並以聽命於自己的程度來決定給予其大小不等的權力。對求權求名的各類精英,予之以名、權;對貪婪之士,誘之以利;對狂妄之徒,進一步助其自我膨脹;對無知者,充分利用其無知;對忠誠者,轉移其忠誠的對象;對癡迷者,加重其癡迷程度;對才智之士,用科學、唯物的幌子和話語權去引誘;對有遠大抱負和良好願望者,充分利用其善良和抱負。讓他們覺得自己是總統、總理、學者、智囊、決策者、當權者、精英、領導人、財閥銀行巨頭、教授、專家、諾貝爾獎得主……讓他們有組織,有等級,有出人頭地的身分,有萬眾矚目的權勢,有取之不盡的財富。因勢利導,不拘一格,對症下藥,百試不爽。在魔鬼眼裡,那些上當受騙者統統是「無知的代理人」、「有用的傻瓜」。

以上通過比較盜蹠和少正卯不同的惡,來分別罪惡與邪惡。下面,我們從新書中引出的一句俗語再來辨析罪惡與邪惡的差異。

民主國家的制度本來就是給有一定道德尺度的人設計的,對於處心積慮想幹壞事的人來說,這個制度有很多「漏洞」,如果要顛覆自由社會制度,有很多條道路可供選擇。中國有句俗話:「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共產主義分子和被他們欺騙的無知的代理人處心積慮地顛覆自由社會的制度,經過幾十年的籌畫和運作,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政府和社會都已經被蠶食得千瘡百孔,共產主義思想、因素已經深度侵蝕進了美國的肌體。

上面引出的一句俗語就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以人物比,監獄裡的罪犯,像盜蹠一樣,大多屬於「偷賊」,其行為可以用「罪惡」描述;而監獄外癡迷於暴力與謊言的邪黨黨徒以及世界上形形色色作為共產紅魔在世間代理人者,被魔鬼附體而不自知的人,就屬於「惦記賊」,其行為應以「邪惡」論之。在當今中國,尤其是那些以散佈馬列邪說為職業、愛好的人,那些不斷發明新真理、新思想的人,皆為魔鬼子孫,屬少正卯之流,為聖人所不容。在《九評》編輯部的兩本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發表之後,「惦記賊」的鬼言、鬼行、鬼態就顯得格外刺眼奪目。生活在當今的世人,生老病死的每一個環節,衣食住行的每一項需求,德、智、體、美、勞的每一則修養,全都被共產紅魔在世間的代理人——這些「惦記賊」——惦記著,即使到了地球的另一端也難逃其魔爪。

當今,通過拜讀《九評》編輯部的三本書我們知道,創世主的洪大慈悲公平地給予每一個人,包括為聖人所不容的少正卯之流,因為他們也是被紅魔迷惑和欺騙的。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夠快快看看這三本書,借助高層智慧的開示,用良知衝破偏見,做出對自己生命尊重和負責的選擇,擁有美好明天!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8-06-29 10: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