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致青春——一位中國80後女生的故事(下)

人氣: 721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8日訊】編者按:一段花樣年華,被迫在黑牢和流離失所中度過。美國一位華裔專業人士回憶自己在中國大陸就讀大學期間被中共非法關押的人生經歷,以及來到美國後所遇到的挑戰。以下是本文作者宇微的自述,分為上、中、下篇連載。

接中篇

身陷名、利、情

我的本科專業本來是有關工程的,在來美國之前,我根本沒有聽說過「精算師」這幾個字。來到美國後,偶然一次,一位師姐提起來說精算師這個職業相當不錯。之後,不知道哪裡來的神秘力量推動我,我一頭扎進精算師考試當中,當時甚至連一本參考書都沒有。第一門精算考試是關於概率的,因為準備太不充分,我竟然第三次才考過。

後來知道每一門考試,都有一本專門針對這門考試的教材後,後面的考試就順利多了。等我考完第三門的時候,在一家世界一百強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初級精算師的工作。

之後的每一年,我都會考過一兩門精算考試,每一年都會被公司提升,等我考完所有的精算考試,正式成為一名註冊精算師的時候,已經升職到公司中層領導的職位。

這個時候我已經完全陷入名、利當中了,工作中努力的表現,和同事開始小的勾心鬥角。下班後,努力與不同的同事保持良好的關係。同時開始關注名牌包包,嗜好逛街。活得不亦樂乎,很受領導賞識,覺得前途無量。

後來我的先生博士學位畢業後,在另外一個州找到了一份工作,因為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找得相當不容易。而我已經有好幾年的工作經驗,相對來說換工作容易得多,所以我們決定由我從現在的公司辭職,換工作到他所在的州。

很快,我就被當地一家最大的保險公司錄用了,而且這家公司給的薪水和我原來公司相差無幾,我抱著對這家公司的美好期望就職了。

到了新公司之後,我才發現壽險根本不是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銀行和車險、房險才是它的核心業務。新公司所在的部門還沒有我原來公司的百分之一大,完全沒有任何「前途」可言,再加上地域文化的不同,我覺得備受排擠。

開始的一兩個月,我每天下班,都是一邊哭一邊開著車回家,並埋怨先生,為什麼因為他我要到這個鬼地方來。那時候覺得度日如年,在這個公司一分鐘也待不下去了。

法輪功再次把我洗淨

雖然我是那麼的想儘快離開這家公司,可是,現實根本不允許。首先,先生和我都需要重新找工作,再其次,如果你的簡歷上在一家公司只幹了幾個月,看起來非常不好看。

我只好忍下來,同時開始再次認真地讀法輪功的書籍,因為讀這些書籍的時候,我的心會平靜下來。

這就是法輪功著作和其它任何書籍不同的地方,也是其神奇所在。一些人為了鞭策自己,會記一些名人語錄,可是那些名人語錄並不能在真正困難的時候安撫人的心靈。但是,如果你靜下來真正讀法輪功著作的時候,你真的覺得你的心在昇華,而那些紛紛擾擾都會離你而去。記得年幼的時候,因為一些事情,爺爺無法入睡的時候,就盤腿讀佛經,我現在忽然明白他的感受。

通過不斷的學習法輪功的著作,我對名、利的追求逐漸淡了下來,從當初的度日如年,到現在已經在這家公司工作了將近四年。

剛來公司的時候,我通過更有效的預測保單持有人棄保的概率,曾經給公司帳面上創造了好幾百萬美金的收益,但是我並沒有因此而得到應有的獎勵,為此憤憤不平好久。直到現在,由我負責的項目,我都儘量給其他同事表現的機會,讓他們去匯報結果,心裡已經不再起一絲波瀾。在遇到不公平的對待時,已經能夠非常平靜地對待。這巨大的變化,全部得益於認真地學習法輪功著作,我的心、我最本質的東西被淨化,昇華了。與此同時,我和同事之間的關係也更加融洽了。

如果您真的可以靜下心來,去認認真真地讀一下法輪功的著作,我相信您也會體會到我所說的那種心靈的昇華所帶來的安寧與平靜。

神、佛不是迷信

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讓本來很多相信神佛的人們不敢信佛。經過一代代無神論教育,現在中國的年輕人大多不信神、佛了。甚至誰說起來自己信佛信神,都會被看不起,甚至被排斥。

這種不加思考,不加判斷,對神、佛油然而生的排斥,在中國絕大多數年輕人身上實在見怪不怪。可是,大家是否發現,在東方,無論泰國、印度、中國、韓國、日本,到處都是寺廟,而在西方,到處可見教堂。在交通不那麼發達的古代,人們交換信息沒有那麼方便,但是不約而同的是,在世界各地藝術作品中的佛像、以及西方神的形象,看起來很多都大同小異,這本身就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

而在西方,基督教經過三百年迫害後,現在已經變成了全民宗教一樣,沒有人會因為信上帝而受到歧視,包括總統也在公開場合宣布自己的信仰。

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用自己現在的觀念去衡量所見所想的一切事情。譬如有人做了壞事,但是還活得好好的,那麼人們可能就會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不靈驗啊。但是天法自然有其自己運行的道理,豈是由人的觀念所決定的。下面這段歷史故事很有意思,只是篇幅有些長。

清朝末年,在京東盧龍境內,有個老員外叫趙德芳,日子很好過,人旺財旺,富足豐食,老兩口子有三個兒子,而且都娶了媳婦。

老員外六十大壽的時候,把三個兒子叫到跟前,說:「兒呀,你們都聽著,當初我以坑人出身,昧心利己,白手起家,掙下了這份家業。我成家立業,就是憑一桿空心秤。秤桿裡灌了水銀,買人家的,能買二十兩算一斤;(古代十六兩為一斤)賣給人家,十四兩算一斤。二十年前,我買了幾千斤棉花,每一斤就多得四兩,賣棉花的客人賠了老本,被氣出病來,得傷寒病含恨而死了。對這事我心中一直抱愧難安。還有一個賣藥材的,也被我算計坑害死了。還有……如今我不但有了這份家業,而且兒孫滿堂。但我每想到被我坑害死的商人,就覺得如坐針氈、寢食難安。為了心靈的安寧,我決定從今以後要棄惡從善。現在我當著你們的面兒,把這杆空心害人秤砸了,再也不做坑害別人的壞事了!」

三個兒子聽了都說:「爹爹早該如此,我們都支持你。」當下,老員外就三下五除二的把空心秤砸碎了。從此以後他說到做到,改惡行善,樂善好施,做了很多善事。

但似乎是天有不測風雲,沒想到趙員外自從砸了空心秤,樂行善事之後,家裡卻連遭不幸。不到一個月,大兒子得暴病死了,大兒媳婦改嫁他人;趙員外剛料理完大兒子的喪事,突然二兒子又得暴病死了,二兒媳也改嫁了;老員外剛把二兒子的喪事料理完,三兒子又得暴病死了,三兒媳婦因有孕在身,沒能改嫁。

家裡連遭喪事,使趙德芳很難過,他對人說:「我大秤進小秤出吃黑錢時反倒兒孫滿堂發財致富,如今我積德行善,反倒喪門星進門,如此看來,這因果報應純粹是子虛烏有的事。」鄰居們聽了,都說老天不開眼,辦事不公平。

這一日,趙員外的三兒媳婦要生育臨盆了,沒想到連續三天三夜孩子也沒能生下來。請了不少接生婆都束手無策。有的說保孩子不保大人,有的說保大人不保孩子。趙員外想到家中連遭不幸,心中煩躁得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這時,一個遊方的和尚到門前化緣。房門裡出來一位管事的,說:「大師父,你要化緣到別處去吧,我家三少奶奶臨盆三天三夜也生不下孩子,我家員外心裡正煩著呢,沒心思接待你,僧道無緣,一概不施捨了。」和尚說:「這不要緊,你回稟你家員外,就說和尚我有催生的良藥,吃下去保管立時生下。」

管事的聽了不敢怠慢,立即回稟。趙員外正在著急,聽了管事的話,趕緊吩咐把和尚請進來。於是,將和尚讓進書房請到上座,員外問大師父寶剎在何處?和尚說:「我乃云遊之人,無有寶處,哪裡有緣即到哪裡。」當下,和尚取出藥,趙員外趕緊讓人送至產房,繼續同和尚說話。正說著話,有家人來報,說三少奶奶吃了和尚的藥就生下一個男孩。趙德芳聽說自己得了孫子,大喜,對和尚說:「聖僧真是神仙。」言罷,立即吩咐手下的人花廳擺宴。說話的功夫,宴席擺好,趙員外請和尚入席。

席間,老員外說:「聖僧,我有一事不明,想向聖僧請教。」見和尚點頭默許,又長嘆一聲說:「唉!說來慚愧,我以前是憑著一桿空心秤黑心害人起家的。年前,我把秤砸了,決心改惡從善,誰想不到半年,我的三個兒子都相繼死了,兩個兒媳改了嫁,我這三兒媳給我生了個孫子,總算使我沒斷根兒。我不明白,我作惡時發家致富、闔家團圓,我行善時為什麼反遭惡報呢?善惡之報的說法令我費解。請聖僧賜教!」

和尚聽後哈哈一笑,說:「你不必亂想,善惡因果的報應確實是如影隨形、毫釐不差的。我明確地告訴你,你大兒子就是那個被你害死的賣藥材的商人,你把他算計死了,他投生你家做你的大兒子來找你要帳;你二兒子是那個被你坑害死的賣棉花的商人,轉生到你家給你敗家報仇來了;你三兒子也是你欠下的業債造成的孽緣,他要給你闖下塌天大禍,到你年老時準得讓你病痛窮極餓死。你真要是做惡不改,斷定就是這個下場。皆因你改惡行善改變了自己的命運,上天慈悲於你,先後把你三個敗家兒子統統收去,你這才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趙德芳聽了,如夢方醒,說:「多蒙聖僧指教,使我茅塞頓開,也更加明確了善惡果報的天理。現在我得了一個孫子,可能成立成人否?我真擔心他步父輩的後塵,也是來向我討債的。」和尚說:「不必擔心,你的業報已經還完了。你這個孫子,將來能給你光宗耀祖,改換門庭。這是你行善積德得來的福報。」趙德芳聽了甚為高興,行善積德的信念也更加堅定。

做一名真正的炎黄子孙

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而我們民族文化的靈魂一直都是儒、釋、道。中共建政用馬克思主義、共產主義洗腦中國人到現在還不過幾十年,在這幾十年中,在中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鬥爭哲學下,歷次的運動中不知道整死了多少人,文化大革命期間有多少文化、藝術、科技界精英被當做「臭老九」、「資本主義走狗」被殘害。放眼世界,與中共為伍的共產主義國家還有幾個?

清醒的中國人要有勇氣、有清醒的頭腦脫離共產主義,這不等於不愛國,這恰恰是最大的愛國,因為真的是時候擺脫這個「共產主義」─馬克思自己都稱為「西方的幽靈」的異物了。而在這過程中,你並不孤獨,因為已經有將近3億1千多萬的中國人公開自願脫離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因為網絡封鎖,人們可能看不到這些消息。

而這也不是「搞政治」。首先,「搞政治」作為社會中的一員,本來就是正常的。在民主國家,就是全民政治,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選擇,自己的訴求,選舉自己認為可以為民服務的好官,每個人到了一定年齡甚至都可以競選總統。其次,這實在談不上什麼「搞政治」,你甚至不用告訴任何人,心裡自己決定退出「中共黨、團、隊」,就已經算數了,因為三尺頭上真的有神靈。

中共、以及其它國家的共產主義,有一天一定都會土崩瓦解,因為這個「幽靈」、異物,給人類帶來了無數的災難,看看現在北朝鮮的狀況,足以讓人心痛。那麼當初對著血旗宣誓的人說「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的人,如果不和共產主義決裂,就會為這個誓言付出代價。當然現在的人,是不把誓言當回事了,出了什麼事情,認為是偶然的。可是你不當回事,不等於老天不當回事。這裡有一個歷史上關於誓言的小故事:

隋朝末年的一天上午,表弟羅成正陪表兄秦瓊在後花園練武,表兄弟二人便互相傳授武藝。羅成笑著對表兄說:「表哥,您可要把秦家鐧法好好傳給我,我也要把羅家槍法毫不保留地都傳授給您。如違此誓,必亂箭穿身而死。」秦瓊聽了很受感動,也隨口接著說:「表弟放心,我會把秦家鐧法如數傳授給你,如違此約甘願吐血而亡。」

但人心真是複雜的。羅成教秦瓊前71路羅家槍法的時候,教得都很實在,剩下了一路絕招他猶豫了,最後經過思想鬥爭,把這個招數改動後才教給表哥,這個絕招叫「回馬槍」。後來在戰場上羅成使用這一招時被秦瓊看到了,才明白自己當初學的這一招是假的。可他也沒有什麼可抱怨的,因為他當初教羅成時也留了一手絕招——殺手鐧,也叫撒手鐧。一次在戰場上,羅成見秦瓊同敵將交戰時,趁敵將不備把一隻鐧撒開,然後用另一支鐧在撒手的鐧尾上一磕,被磕飛的鐧便飛速的刺中敵將,敵將應聲落馬而死,羅成也高聲稱讚:「表哥好殺手鐧!」二人又都不禁開懷大笑,絲毫沒有責備對方違約行為的意思。人雖然沒有抱怨,但天報卻是如期而至。

羅成在和蘇定方的一次交戰中,中了蘇定方的奸計,單人獨騎陷在淤泥河內被亂箭活活射死。可嘆百戰百勝的常勝將軍在23歲時就這樣應誓死於非命!秦瓊的應誓兌現來得晚一些,他在青、中年時都歷任唐太宗李世民的兵馬大元帥,可以說是大唐朝的開基立業元勳。但儘管這樣,也沒能逃脫自己誓言的兌現果報。他在晚年的時候,同尉遲恭比武奪帥印,在舉千斤鼎時累得吐血而死。

表面看起來是因為年老力衰,用力過度吐血而死,實際上這只是個結果,前因就是他立誓言卻又違背誓言的行為造成的。也就是說他即使不這樣吐血而死也要那樣吐血而死,因為吐血而死是他的誓言選擇,也是上天鑑察、兌現的結果,這是天理,任何人也不能逾越。」

結語

我們幾乎每時每刻都在做選擇,人相信什麼,不相信什麼,也是由人自己決定。只是現在中國網絡封鎖嚴重,在信息嚴重失衡的情況下,人們也許因此被輿論宣傳蒙蔽,從而做出錯誤的判斷。那是很讓人痛心的一件事。

我們都是彼此擁有黑頭髮、黃皮膚的兄弟姐妹、父老鄉親,骨子裡都是很善良的人,真心希望我們都有個美好的未來。待共產主義從中華大地驅逐出去之後,道德標準回歸之後,我們可以拾回那些父慈子孝、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美好。#

(全文完)

責任編輯:李緣

附:致青春——一位中國80後女生的故事(上)

評論
2018-08-18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