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你,撐傘了嗎?

在這種有意無意「去傘化」的時代,一年四季用傘的機會,真的屈指可數。(Fotolia)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作者 | 拉拉

世界盃結束已有時日,有關它的一切正在漸漸淡去,人們關心的話題又回歸日常。但曾被熱議的頒獎儀式上普京的那頂雨傘,倒是讓我一直想問:「你,撐傘了嗎?」

在加拿大,你是否發現當地人是不怎麼撐傘的?瓢潑大雨的時候,外面沒有了行人,即便你看見,多半也是一兩個雙手空空、被雨水澆得濕透而疾跑的;細雨濛濛的時候呢,許多路人不但不撐傘,而且走得比那雨還散漫,這份淡定,我倒也在二十年前的校園裡見過。

記得在國內上大學的時候,但逢下雨天,教學樓間的人行道上,總是流動著五顏六色的雨傘,爭奇鬥艷,有時會因為下課後或上課前的一時擁堵而造成小徑上的雨傘漫出路邊沿的現象,從樓上看下去,猶如一座色彩繽紛的雨傘橋。

然而,另一邊同樣吸引我們女生眼球的是:在一朵朵飄然而至的傘花間,你總能遇見幾個高鼻子藍眼睛的留學生,一副世界流浪者的模樣,背著個乾癟的背包,不打一頂雨傘,任由雨水淋濕了頭髮捲起一綹綹耷拉在額前,從容不迫,腳下不見半點急意,令到我們班的一個女生感歎:「好有詩意!」那時,我並不為意,因為,我嚮往擁有一把漂亮的雨傘。

興許,雨傘是屬於我們亞洲人的配物,它不僅實用,更是一種裝飾。那時似乎受了日韓的影響,空氣中瀰漫著雨傘時尚,人們開始對雨傘有了很明顯的審美追求。在折疊傘一統天下多年後,傳統長雨傘又回潮流行起來,更有圖案、顏色、材料、傘骨數、傘柄……都在不斷地推陳出新,給雨傘帶來千變萬化的魔力。那時,不管大雨小雨,還是大熱天,能撐起一把「挺括」的雨傘(亦稱陽傘),似乎都能令到擁有者的精、氣、神上一個臺階。

至今,我還保留著二十年前買的那把藕紅色綢布、紅玫瑰花圖案的長雨傘。剛移民過來的時候還拿出來使用過幾回,內心很有配合一下發達國家的生活指數、替國人爭光的悟性,但每次都會情不自禁地覺得——招搖(過市),特別是搬到南岸以後,誰讓我們生活的地方叫蒙村、土狼屯呢?!加拿大,大農村,弄得我現在出門都打黑傘,傘柄還是壞了的。

移民加拿大後,有關傘的記憶都是澀澀的。我是在四月初登陸蒙特利爾的,緊接著的兩個月多雨水和冰雹,撐傘,天經地義,不想我的傘有點招搖。然後進入夏天,拿起雨傘作遮陽用,後知後覺的我哪天在外邊走了好長時間才猛然發現,滿大街的就我一幟,突兀得很吶,東張西望之下期盼著有人來「救援」,結果在Queen Mary大街上還果真遇見了一位和我一樣豔陽天打雨傘的大媽,看起來很像我的同胞,不知中國大媽是否也覺察出我倆的與眾不同?

再後來,進入冬季,大雪紛飛,看著窗外的行人,「咦,怎麼都不撐傘呢?衣服被雪沾濕了可不保暖了啊。」於是,出門撐傘擋雪,兀自堅持了若干年,不知到了哪天才發現,這兒的雪乾得很……

在加拿大過日子,傘的用場被大大降低,如果你還經常開著車子東奔西走,傘真的就成了多餘。由此,我不難理解為什麼加拿大人會在細雨中漫步,當然,我們也不能說沒有他們熱愛大自然的因素,淋點雨、沾點雪,似乎是一種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的選擇,在這種有意無意「去傘化」的時代,一年四季用傘的機會,真的屈指可數。「你,撐傘了嗎?」

責任編輯:顏永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