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面對不確定性如何管理風險?波灣戰爭的啟示

文/ Allison Schrager 翻譯/吳慕書, 曹嬿恆

麥馬斯特將軍乘勝追擊,打贏波灣戰爭關鍵的一戰。圖為1991年2月28日遭到盟軍擊中的伊拉克坦克車。(圖片來源/維基公有領域)
人氣: 33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編者按,中國歷史上不乏「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將軍及其傳奇故事。在現代,美國將軍麥馬斯特(H. R. McMaster)同樣打嬴了一場波灣戰爭最具決定性的戰役,改變了五角大廈對戰爭的看法。

******
風險衡量是我們對於將發生什麼事情的最佳猜測,而風險管理則墊高情勢有利於我們的機率。不過,這一切都基於我們對風險的估算做得好,我們推測得到大部分的風險可能性。可是剩下的不確定性呢?那些我們看不到卻即將發生的事呢? 我們如何為無法想像之事做打算?

退休將軍麥馬斯特(H. R.McMaster)在戰場上的決定性勝利,使他成為軍事圈的傳奇人物。他更為人知的是在白宮擔任川普總統第二任國安顧問的那段騷動歲月,可是很多人不知道,他也是嫻熟戰爭風險的一流專家,深諳不可預測的規劃之道。

曾被川普認命為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麥馬斯特(H.R. McMaster)。(Win McNamee/Getty Images)

東距七三之戰

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三日,第二裝甲騎兵團第二中隊的「鷹隊」(Eagle Troop)跨越沙烏地─伊拉克邊界。這是「沙漠風暴行動」(Operation Desert Storm)地面戰的開始,而騎兵團的任務是包圍並擊敗來自西面的伊拉克共和國衛隊。

鷹隊的指揮官是麥馬斯特中尉,當年的他還是個二十八歲的西點軍校畢業生。他帶領的鷹隊有一百四十名士兵,分成兩個裝甲排。弟兄們士氣高昂,大部分人從沒親眼見過戰鬥,對於深入敵後感到興奮莫名。美國離上一次大型戰鬥行動已有一個世代之久,士兵雖有這方面的訓練,但從未想過能真正上戰場。

波灣戰爭是繼越戰之後美國的第一個戰爭。就跟所有的戰爭一樣,軍方高層仔細審視風險規劃。五角大廈進行模擬,試著推測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並決定使用哪些戰術與裝備,以期把最糟結果的可能性降至最低。軍方做最壞的打算,估計為了把海珊(Saddam Hussein)趕出科威特,會賠上好幾萬名美國士兵的性命。除了推定伊拉克軍隊火力與素質的情報,就某種程度來說,這些預測是根據越戰經驗做出來的。

鷹隊既緊張又興奮。他們以為會遇到頑強的敵人,可是穿越邊界的頭幾天,麥馬斯特和兄弟們很驚訝地聽到騎兵團其他部隊如何輕易打敗伊拉克軍隊。

二十四日晚上,一個鷹隊偵察兵偵測到伊拉克士兵。麥馬斯特下令坦克發射,殺了幾名伊拉克人,有些人逃走,其他幾人則投降了。這是鷹隊的第一次軍事接觸,來得快去得快,易如反掌,跟他們想的不一樣。麥馬斯特警告弟兄們不要過度自滿,他們還沒遭遇到伊拉克軍隊的菁英攻擊部隊共和國衛隊。

接下來幾天,鷹隊更深入伊拉克,士兵們第一次看到被聯軍殺死的伊拉克人,也碰到伊拉克士兵棄械投降,有些人還高興地舉起大拇指歡迎鷹隊,甚至似乎在為美國軍隊歡呼。麥馬斯特形容他們極度渴求食物和水,「他們都是衣衫襤褸、一臉疲倦、滿臉大鬍子、黑頭髮的男子,除了穿著綠色軍服和靴子,身上一無所有。」

二十六日一早,鷹隊在一片濃霧中醒來,霧終於散去後,取而代之的是一場沙暴。風暴使得空中偵察隊降落停飛,這表示如果部隊在戰鬥時受傷,需要撤離接受醫療協助,便少了空中支援這一層保障。

早上十點前,鷹隊在一次偵察任務時偵測到三輛伊拉克坦克,騎兵團另一個部隊已經摧毀其中兩輛,所以現在輪到麥馬斯特來解決第三輛。他用無線電呼叫:「那臺MTLB〔該輛伊拉克坦克〕上面刻有我的名字嗎?」傳來的答案是:「收到,車上滿滿都是你的名字。」

那輛坦克距離兩千公尺遠。麥馬斯特坦克上的電腦根據風速和目標的行進速度做出計算。他等待適當時機,然後大喊:「發射!」

當們對伊拉克坦克開火,大家都想要湊一腳。老是這樣打打停停,讓鷹隊既沮喪又焦慮,他們之前連一場小戰役都沒打過,而且可能很快就要遭遇大砲的隆隆聲在麥馬斯特的坦克車廂裡迴盪、車內充滿了火藥味之際,那輛伊拉克坦克已陷入火海。兄弟們責怪他不讓他到共和國衛隊。一旦深陷猛烈炮火,些微的遲疑可能會要了他們的命。

他們繼續挺進,接到攻克更多土地的任務,中午時已經抵達東距(easting,一種〔往東方〕距離測量單位,以公尺計)六○之處。到了下午三點二十五分,他們接到命令前進到東距七○,可是不要再往前。儘管鷹隊知道目標的概略位置,但對於他們即將面對什麼狀況並沒有詳細情報。麥馬斯特有感覺他們會遇到敵軍,所以告訴弟兄們:「我們等待已久的時刻到來了。」沙暴使能見度變差,又因為沒有地圖,所以鷹隊穿越沙漠,渾然不知有一條路跟他們的前進方向平行。他們也不知道自己正進入共和國衛隊菁英卡瓦塔那師(Tawakalna Division)的訓練場,而後者的任務是阻止他們進入科威特。

敵軍指揮官穆罕默德少校(Major Mohammed,伊拉克和美國結盟時,此人曾在喬治亞州班寧堡〔Fort Benning〕受訓過)打算從被這條路一分為二的村莊進行防禦。他不清楚美國有導航設備,可以讓鷹隊穿越沙漠,而不是在路上行進。這是新的科技:波灣戰爭是第一個衛星定位戰,讓鷹隊得以擺脫傳統的地圖和道路,不受其拘束。穆罕默德少校沿著道路加強防禦陣地,打算等軍隊一進入村莊就拿下他們。數百名躲在掩體裡的伊拉克士兵等著一百四十人的鷹隊。

可是鷹隊沒有走在路上,而是取道沙漠,繞過村莊突襲伊拉克軍隊,對他們開火,並且由坦克領軍以V字隊形向前挺進。
下午四點十八分,沙暴依舊肆虐,坦克排爬上沙漠的一處陡坡,遇到一大群伊拉克共和國衛隊。這是鷹隊深入敵營以來,第一次遭到猛烈攻擊。波灣戰爭中最戲劇化也最具決定性的二十三分鐘戰役於焉展開。

訓練有素但缺乏戰鬥經驗的鷹隊並未停下前進的步伐,他們很快回擊,而且力克敵軍。麥馬斯特回憶說:「我記得我對部隊的反應感到驕傲。你很難在訓練時複製遭受砲擊的情況,可是裝甲兵完全照著練習做反應。」

練習與訓練當然是關鍵,不過鷹隊的運氣也很好。捲起沙暴表示大家的能見度都很差,可是鷹隊的科技比較強,所以他們還是能找到並襲擊伊拉克的部隊。

鷹隊向東方挺進,遭遇到更多伊拉克士兵。敵軍的防禦比上一波更難應付,對方有三十輛坦克、十四輛他種裝甲車和數百名步兵,兵力遠勝過鷹隊。可是鷹隊憑藉著優秀的訓練、更好的裝備及出奇不意,更能彌補人數較少和對地形的不熟悉。
戰鬥很快地展開,鷹隊在幾分鐘內便摧毀數十輛伊拉克坦克,啟程向東移動,就在這時候,指揮部的一名中尉以無線電告訴麥馬斯特他已經跑太遠了,提醒他不要超過東距七○。麥馬斯特說:「跟他們說聲抱歉!」然後繼續前進。

過了二十五年,麥馬斯特回想當初,還是認為自己做對決定。他們一向前推進超過東距七○,就襲擊並打敗了另外一隊正在整軍備戰的伊拉克預備軍。如果他們奉令停在三公里後,伊拉克人就可以重新整頓,發動一次成功反擊。麥馬斯特詳述這場戰役,說明他的決策:
如果我們停下來,就會喪失施加在敵軍身上的震撼效果。假使部隊停止前進,就給了更東邊的敵軍一個機會去組織對抗我們的力量,同時我們又成為固定目標。我們占有優勢,必須盡快結束戰役。我們要強力攻擊,直到所有敵軍都被殲滅或投降為止。

他們奮進取得更多勝利。過了四點四十分沒多久,他們終於停下來,在快要逼近東距七四之處,戰鬥停止了。

鷹隊沒有任何傷亡,還打敗了一整營伊拉克最好的士兵,他們的兵力比美軍大上許多,坦克的數量也超過十倍以上。這場戰役,特別是那關鍵的二十三分鐘,成為聞名於世的東距七三之戰(Battle of 73 Easting),波灣戰爭裡最具決定性的一場勝利。

<本文摘自為什麼最便宜的機票不要買?,商周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茉莉

評論
2019-08-22 5: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