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小溪:按下呂加平 冒出蔣彥永

小溪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3月9日訊】按下葫蘆浮起瓢,那廂剛剛演出捉放 呂加平鬧劇,這廂又冒出蔣彥永上書好戲。水鏡先生神機妙算鐵口直斷,說2003年是氣數將盡,2004年是“氣數已盡”,奇哉偉哉!2003年春呂加平上萬言書揭開漢奸特務叛徒歷史嫌疑,本是一棵重磅炸彈,可是投在了死海裏,僅僅激起一陣漣漪就石沈大海;2004年今春一篇短文,揭穿了現行淫褻醜事,猶如一支短箭,卻掀起了壯闊波瀾,險些掀翻龍船。時過半月境未遷,驚嚇稍定又出了大麻煩,又冒出再次爲民請命的蔣彥永,上書“兩會”要求六四平反,請求黨中央自己出來糾正這個震驚世界的千古大冤案,此乃民心所向黨心所願,大勢所趨,公理昭然。平反六四是歷史的必然。可是,六四是朕的命根子,登基篡位的順風船,六四一旦平反,豈不毀了寡人殘存的的半壁江山?

直到2003年八月,中國政府仍然下令嚴格禁止中國高級知識份子自由辯論有關政治改革、修訂憲法以及爲六四天安門事件平反等議題。作家王萬星在1992年6月3日獨自一人走上天安門廣場上,平靜地從口袋裏拿出一張上書”呼籲平反六四”的標語時,迅速趕上來的便衣搶走了他的標語,把他帶離了天安門,以古今中外醫學史上沒有過的“政治偏執狂“關進了精神病院,關押至今不放!西安市中級民法院12月8日以「煽動顛覆政府罪」判處高中生物教師網路異見人士顔均兩年監禁。因呼籲六四平反而受迫害者究竟有多少?

兩會期間,抗非典人民英雄蔣彥永再次上書要求平反六四。 呂加平抓不得,蔣彥永更抓不得。抓了呂加平,引爆性愛光碟醜聞,趕緊放人,至今軟禁。要是抓了蔣彥永,那就真是官逼民反了!

想當年老江踏著六四的血海,戰戰兢兢登上龍船,還沒坐穩當,就差點兒被掌舵人打下船來,幸虧有曾國師施展妖法,連發二十道金牌表示效忠,迷住了掌舵人的眼。繼而再用邪術,除去了掌舵人的大副水手楊家將,用攝魂大法迷住了掌舵人的心,乖乖交出了掌舵權。這才得以親自掌舵,得意稱心,曾國師充當大副兼保鏢,把衆水手換成自己的親隨家丁,於是乎,安安穩穩,得意忘形,驕奢淫逸,爲所欲爲無所不用其極,草芥人命,魚肉百姓。親隨家丁個個腦滿腸肥,四海百姓村村民不聊生。金銀珠寶搜刮盡,劫財越貨還害命。

雖然用妖法邪術除去了老的掌舵人及其親信,老掌舵人留下的緊箍咒卻未離身,一眨眼13年好日子過盡,緊箍咒如定時炸彈顯靈,不得不把舵輪移交給老掌舵人的隔代弟子胡溫。心不甘來情不願,忙找曾國師定詭計,三招定乾坤。第一招,曾國師充當二舵手,窺視在旁伸手頻頻。第二招,搖櫓撐篙換上一批得力家將死黨,隨時聽令。第三招,移駕中艙設龍椅,寡人高坐發號施令,手執大刀兼任船長,違令者斬,誰敢不聽號令。你掌舵人要往東,寡人指揮衆家將把船往西撐。

可憐胡溫掌舵人,天天日曬加雨淋,風高浪急船欲傾。大副水手不配合,船長作梗寸步難行,只等你舵手出差錯,一篙打落水中撈月去。船長中艙坐龍椅,懷抱美人豔福深。

料不到,船民中殺出個程咬金,呂加平上萬言書,認出了這假船長原來是海盜,罪行累累惡迹斑斑。寡人趕緊指示親信王剛銷毀了黑色的歷史擋案。擋案可以銷毀,罪證人證無法消滅。當年劉少奇的“叛徒內奸工賊”罪名是毛皇上栽贓陷害,如今這“叛徒特務內奸”帽子是老江早年爲自己定做好的壽帽,壽終正寢時自然會自動現身。怪不得呂加平。是數,是命。 要是知道悔改,行善積德以消除早年孽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尚可消禍積福,修成正果。可是愚不可及的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得意忘形,結黨營私,貪污腐敗,驕奢淫逸,濫權枉法,加倍殘害衆生,製造了無數冤魂,年近八旬老翁,偏要與孫女輩行淫。不信邪也不信神,自己還拼命抓著自己頭髮往天上提,登上龍位不知道滿足,還妄想登上神壇,三個代表入黨章,三個代表要入憲,都是爲了登神壇。讓下人吹喇叭擡轎子,一心想登上神壇,超越毛鄧。如此這般倒行逆施,天怒人怨,必遭天譴。活人上書,冤魂討債,億萬百姓義憤填膺。岩漿溫度越來越高壓力越來越大,火山隨時會爆發。吹喇叭擡轎子的人們,你們可知道,你們吹的是送葬曲?擡的是即將斷氣的僵屍?

按照沙堆理論,這個即將但塌的沙堆,呂加平,蔣彥永,都是那最後的幾粒沙子之一。該來的,必然來到,該走的快快離去。再添幾粒呂加平,蔣彥永這樣的沙子,沙堆倒塌無疑。

天際傳來梵音:天靈靈,地靈靈,混世魔王不是人,黎民百姓來送葬,蒼茫大地得乾淨。

──轉自《博訊》(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09 10: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