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曉波:一國良制──阿扁的明智選擇(下)

──阿扁的明智選擇(下)

劉曉波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9日訊】再看當下的兩岸關係。

從台灣的角度看,中國100多年的現代化努力在台灣所創造的經濟奇跡和政治奇跡,使華人所居住的一個島嶼成為舉世矚目的自由、民主、富裕的社會,並因而得到世人的驚嘆和尊敬,也得到了以美國為首的自由聯盟的支持。台灣經驗為欠發達國家、特別是為大陸中國提供了怎樣走向制度現代化的成功示範,有力地駁斥了中國人不適於民主的「國情特殊論」和「文化決定論」。現在,台灣的民主政治已經結束了一黨獨大的不健康局面,開始了政黨輪替的新階段。多黨政治的內部紛爭再激烈,也能夠通過和平、法治的方式來平息。全世界的華人終於可以期盼自己的第1個多黨政治時代的到來,標誌著台灣的民主政治正在走向健全──在有著幾千年帝制傳統的中國,在黨國體制統治了半個多世紀的的台灣,也在大陸的13億人仍然屈從於一黨獨裁的悲劇下,台灣現在取得的民主成就實在來之不易,值得所有的中國人珍惜。

但是,就現實而論,「台獨」決不是台灣人自我珍惜的最佳選擇。因為,北京政權畢竟還擁有實力上的和國際法上的優勢:世界上大多數國家仍然承認「只有一個中國」。如果台灣現政府在兩岸關係的處理上,僅僅把「國共之爭」轉化為「統獨之爭」,正好迎合北京政權應對國際壓力而維護一黨獨裁的慣用手法,即把「自由與獨裁」的制度之爭轉化為「干預與反干預」的民族之爭,那無疑是民進黨政府的最大失敗。

現在,既然大陸政權承諾「在一個中國的原則前提下,什麼都可以談」,台灣政府就可以用承認「一中原則」來交換大陸放棄「一國兩制」模式和武力威脅,而接受「民主的和平統一原則」。兩岸統一的時間表就是大陸的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的時間表。也就是說,只有大陸莊嚴地承諾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台灣才承諾「一中原則」下的統一。民主的和平統一應該是台灣重開兩岸談判的底線。如果一個只有2,300萬人口的島嶼,能夠利用統一的契機促成有13億人口的大陸社會的民主轉型,那不僅是對中華民族的、也是對人類文明的史無前例的偉大貢獻。

從大陸的角度講,歷盡內憂外患(主要是內憂)的大陸中國人,好不容易進入改革開放的時代,所處的國際環境也是100多年來最好的,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遇的最優選擇,不是追求以武力威脅為手段,在短期內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台灣,而是以台灣經驗為中國人的驕傲和典範,集中全部精力從事本身的經濟及政治改革。既然對台灣的任何讓步都是「讓步給中國人」(朱鎔基語),既然台灣的民意是民主式的和平統一,那麼,放棄「一國兩制」的鄧小平模式,接受台灣提出的「民主統一」模式,恰恰證明瞭中共現政權不同以往政權的高瞻遠矚之處。

現在,阿扁的不排除在民主制度的基礎上與大陸統一的宣示,已經把球踢到給了北京政權。大陸當局應該認清:「一國兩制」能夠用於香港和澳門,只因為那是收回殖民地而已,主要由中英、中葡兩國政府來操作,而基本排除了港澳的民意參與,所以沒有太多可以還價的餘地。但把「一國兩制」用於台灣這個國共內戰的遺留問題,就很是文不對題、強人所難了。國民黨退居台灣後,中國分裂成兩個政權是已然的客觀事實。台灣幾乎是在與大陸完全隔絕的環境下,自主地生存、發展了50年,創造了舉世矚目的經濟奇跡和政治奇跡,如今又進入了政黨輪替的民主政治的新時期。台灣人太知道生活在沒有自由的專制制度之下的痛苦,太珍惜靠著幾十年的流血犧牲所爭取到的自由和富足,他們怎麼可能接受一個專制政權的統治──哪怕僅僅是形式上的統治!鄧小平本以為是寬大為懷的「一國兩制」,香港人和澳門人的接受已經實屬無奈(因為這種統一並沒有徵求港澳的民意,只是中英、中葡政府之間的決定),更何況已經自主生活了半個多世紀的台灣人了。

實際上,「一國兩制」是鄧小平面對社會主義在世界範圍內失敗的事實而不得不做出的無奈選擇,等於他已經承認社會主義失去了吸引力,大陸的統治模式無法強加於港、澳,只能在實質上放棄制度性的政治強求,以換取在面子上的民族統一。這種社會主義對資本主義的讓步和妥協,本身就是制度失敗的結果。那麼,面對蘇東劇變、冷戰結束的社會主義全面失敗的國際大趨勢,面對阿富汗、伊拉克、巴勒斯坦等地的成功大選,面對自主地完成了由威權政治向民主政治的成功轉型的台灣,中共現政權為什麼就不能尊重現實、順應民意和歷史潮流,放棄「一國兩制」而實施「一國良制」呢?

如果大陸政權不想讓台灣無限期地拖延和平統一的談判,那麼大陸政府也不能無限期地拖延政治民主化改革。所以,大陸當局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放棄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接受台灣所提出的「民主統一」的對等談判,把「兩制」刪除,只留下「一國」。也就是大陸政權放棄「一國兩制」,而接受台灣的「民主統一的原則」,以換取台灣政府放棄「台獨」而接受大陸的「一中原則」。換言之,大陸政權應該以和平統一的誠意來感召對方,而不是用武力威懾來恫嚇對方;以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的雙重成就來吸引對方,而不是用「一國兩制」來強制對方。如果雙方能夠在「民主的和平統一」的基礎上對等談判,我相信用不了50年,統一大業就會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如果這樣,大陸的現行執政者就既在兩岸民眾和國際社會之中贏得了道義上的合法性,又完成了中國的民主化和統一大業。可以說,誰有魄力完成這種「民主的和平統一」,誰就是開創中國曆史新紀元的功德無量且名垂青史的偉人。

道義的責任和現實的要求都指向一個目標──兩岸問題的最終解決:和平是唯一的選擇,民主是最佳的前提。

對此,兩岸都應該懷有充分的信心和足夠的耐心與善意。有堅定的信心才會有從容的耐心和善意。無論中共現政權能否完成民主統一的事業,歷史的潮流所預示的中華民族的最佳未來只能是:今日的台灣就是明日的大陸。(2005年3月2日於北京家中)

——轉載自《民主論壇》網站(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5-03-09 1: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