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文學連載教育人物生活美食旅遊保健移民職場投稿

新聞評論社區科技網聞體育娛樂突破封鎖關於我們

延平南路到小南門

東吳大學城區部
更新: 2006-01-31 02:30:13 AM   標籤:tags: 張三

  延平南路到小南門,短短一條不到一公里的路,大學四年的黃金歲月就在這裡渡過,採踏之間,歲月就消逝在步履煙塵裡。 

大部份足跡都在衡陽路到小南門這段,走這條路,當然沒有中華路那麼熱鬧,常常從中華路或衡陽路彎進來,只有小車和行人,感覺一下子就安靜許多。

延平南路前段,看老照片好像是公車站的樣子,台北古蹟偵探遊這本書裡,有棟老房子稱為撫臺街洋樓,在延平南路26號,是法國曼薩式的屋頂,看導覽手冊,才知延平南路在清代就稱為「撫臺街」,這附近還有東一排骨總店,大學時吃這個就算是不錯的。

還有老店的雪王冰淇淋,我把冰淇淋在照相,老闆以為我在測試相機,只怕冰淇淋融化了,玻璃杯很厚實,有人點了核桃,好大的瓢子,老闆說惜福吃不完,看來很實在的在作生意,冰淇淋最貴的是六年生高麗生參 $150,白蘭地 $120,老闆說颱風天也有觀光客來,幾乎沒有什麼休息。

 

雪王冰淇淋

這裡往小南門走會先到衡陽路,中山堂就在這附近,讀書時學校的晚會曾經在這裡舉行,我們穿著紅白黑色的運動服,青衫少年,年輕的影子,經過這走到中山堂看學校的晚會,聽 「就在今夜」,喜歡古建築時,在這附近逛了很多次,也爬到樓上陽台,看這周遭環境,中山堂是林懷民雲門舞集的首演,民歌的演唱,都在這裡,去年參加台北建城一二o週年史蹟巡禮的活動,「五福臨門喜慶多」有五條路線,我選擇小南門的重熙懷古線,從中山堂繞到小南門再走往布政使司衙門,像小學生集合幾路會師,就在中山堂門口集合出發。 
 
撫臺街洋樓的法國曼薩式屋頂

台北居,搬了幾次家,我大部份走到中華路南站搭車,那時很多時候會經過衡陽路或到重慶南路或到車站,衡陽路附近最高的是力霸百貨公司,為原日日新報社,後來改成新生報,是第一份漢文的報紙,在日據時期是有名的新聞管道,我常在這裡看武俠小說,直到放費玉清「晚安曲」的音樂準備關門,大學有時和同學到力霸百貨看泳裝表演,眼睛吃吃冰淇淋,真是酒肉朋友損友一族。

力霸百貨公司為原日日新報社

  往前遠東百貨公司就有點熱鬧,記得有段時間,電影牆一直播放瑪丹娜的「Like virgin」,喬治男孩「Karma chameleon」,年輕的歌聲,青春的年代,動感的音樂也襯出後段路的單純樸實,過後是三軍軍官俱樂部,以前偶而會到這裡吃排骨麵,過軍史館,國軍英雄館,夜間部學生會在這裡放電影,大學考完試時,看電影是最好的消遣,記得那次是放「羅馬假期」和「兩小無猜」,兩部都是好片,劇情優美、歷久彌新的,站了近四個小時,也不會覺得累,大學時看的好電影都是記憶猶新的,想想現在也很久沒有看到好電影了。

國軍英雄館

 
遠東百貨

前面有條巷子,現在拆掉了?,在天天利或到中華商場點心世界吃東西,總統府後門特區,有石柱的交通部,和總統府的建築都有明顯的特徵,走往總統府後門,左邊長沙街27號是婦聯總會,以前是陸軍軍官俱樂部古地圖上稱為「偕行社」,清朝時是「登瀛書院」,現在大門深鎖,裡面的建築拱形迴廊漆成粉紅色,我把鏡頭伸進去照相,寫著「至德堂」,婦聯總會當然跟宋美齡有關係,這裡是中正特區,遠遠的可以看到衛兵,過長沙街這個馬路,有一小段回憶,是昔日去看電影的印象,那是大二暑假時去西門町看「魂斷藍橋」 時,有經過這裡。

延平南路119號有棟房子,這棟房子是舊時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社長宿舍,圍牆好像也是日據時期至今的,宿舍現在已列為市定古蹟,是少見的日據時期至今仍然完整的官舍,戰後曾作為招待所及省主席官邸,庭園樹木很多,掩映著白牆拱窗南歐別莊的樣式,昔日的株式會社就在總督府後方,有舊照片是高大巍峨的磚石建築,為森山松之助在1907年設計建造的,網路上有會社昔日美麗的身影,這條路走了四年,去年參加台北建城的活動時,才知這裡是台電的社長宿舍,圍牆仍舊有昔日的感覺。
 
過來是延平南路的舊新生報,這裡我以前讀書時是新生報,現在變成是文化大學的推廣中心,更久以前日據時期,是台灣日日新報社印刷的地方,我學生證遺失時曾在這刊登過遺失啟事,除了大學聯考外,名字再次的上報。對面是實踐堂,大學三年級時,我在這裡看日本電影「砂之器」,在某個冬日的晚上,劇情感人氣勢磅礡,眼淚隨著寂寞掉下來,那時日本電影好像剛剛解禁,開放四部日片,好像是「望鄉,205高地」之類的。 
 

台電的社長宿舍

實踐堂對面巷子就是東吳大學城區部,我在這裡混了四年,城南舊事,讀大學當然會有一些回憶,因為跼踀於市中心城南舊事,所以參加登山社,我同學還當上過社長,另一個同學發生山難,晚了四天下山,還上過報紙,大學時爬過七星山,五寮尖,因為是可以最便宜的旅行,後來有再去爬大霸尖山和雪山,留下學生時代山林的印象。
 
東吳大學

  後段兩邊都是小餐廳,再過去是小南門,現在已變成北方建築了,難以想像昔日清麗的模樣,小南門據說是板橋林家出錢所蓋通往板橋的,有別於西門是往艋舺的,秀麗的樓閣,李乾朗教授幾筆畫畫出它的精髓,我一看就感覺像老照片裡的小南門,那時也不知小南門原名什麼門,看席德進形容的「…我們坐上三輪車,經過台北小南門,那時小南門是清朝時代的風姿,真把我震懾住了,我立刻叫三輪車夫停一下,拍下了一張它原先的面貌,不久小南門就被改造,像一座電影片場的布景…」,「千江有水千江月」裡也有提到小南門,多年後又重新看過一遍,重新體會細緻又細膩的感覺,「車到小南門,已經八點十分,貞觀提前兩站下來,準備走著去呢,大信在那裡長大,她也應該對那個地方有敬意!」,這些都是離開東吳後,再仔細的回味出來。
 
小南門

過了小南門,再過去就是和平醫院了,讀書時曾送室友到這裡急診,警廣也在這裡附近,這裡較遠以前也較少來,附近都是日式宿舍,和平醫院在Sars期間全國知名,白色巨塔人性的光輝,都在這裡呈現出來。

短短的一條延平南路,幾棟不顯眼的建築,這幾年沒什麼大變化,從延平南路到小南門,有我無限的回憶。

——本文轉載自虎茅莊的旅行http://home.kimo.com.tw/@(http://www.dajiyuan.com)

/b5/6/1/31/n1208057.htm  二維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相關文章
高鐵青埔站 1/10/06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