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倪匡談共產黨本質未變

林 淵

人氣: 72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13日訊】以科幻小說衛斯理系列風靡讀者的香港作家倪匡今年自美返港,一如既往反共,他說所謂共產黨進步猶如說食人部落開始著西裝用刀叉吃人肉。

移民美國十三年,今年中回流香港定居的小說家倪匡,依然人氣極旺,不但傳媒爭相採訪,他近期與讀者會面的兩場公開座談會都全場爆滿。

從不畏言自己恐共、反共的倪匡,政治立場一如既往,且緊貼中國時事脈搏。在九月十五日的座談會上,被讀者問及為何對中共沒有改觀時,他一臉嚴肅地說:「很多人跟我說共產黨進步了,但它的專制極權本質並沒有改變,它的所謂進步只是表面現象,真正的民間疾苦,你們應該看看《中國農民調查》這本書,就知道廣大的中國老百姓的生存狀態,最近的消息是關於新會市沙堆鎮的選舉(九月十二日發生),鎮政府的官員壟斷選舉人民代表的選票,不發給村民,村民起來造反,與官員打架,目前還不知結果如何,受欺壓的總是大多數老百姓,很多權貴和富商曾勸我去北京看看,我說你們去北京是看高樓大廈,北京有個地方叫上訪村,你們知道不知道?他們連聽也沒聽說過。我說你們應該去看看,就知道中國底層老百姓過的是什麼日子!」

香港人去大陸應該去看看上訪村

其實,豈止權貴和富商這類人會這樣反應,筆者曾跟一些在香港唸大學的大陸學生談起北京南站的上訪村,他們竟都表示聞所未聞。一位由北京來香港中文大學唸博士學位的社工系學生說,知道很多人到北京上訪,卻沒聽過有個上訪村,大學生尚且如此,可見大陸美化自身形象的功夫確有一手。

倪匡還說,自己親身經歷過共產黨很多倒行逆施的事情,共產黨最可怕之處是要控制別人的思想意志,人在共產黨的制度裡只會變成完全服從的機械,非常恐怖。九二年移居美國是害怕中共收回香港,那時他說過,共產黨不死光,他不會回來。如今食言回來,是因為太太不適應美國的生活,所以他沒辦法,「我晚節不保就是了!兒女情長一定英雄氣短。」

倪匡這份坦白,不禁令人想到他的兩位好友查良鏞和黃霑,晚年如何由反共轉向媚共,對中共政權完全喪失批判能力,甘心淪為統戰工具,查、黃二人那種晚節不保,才教眾多香港人感到痛心和失望。

倪匡這次回港,專訪他的媒體,還包括上海的時尚雜誌《外灘畫報》。原來倪匡的小說因內容有著強烈反共意識而一直被大陸當局列為禁書,但盜版的倪匡作品十多年前已在內地大行其道,近年還全部上網,風靡了不少讀者,其中令倪匡冠上科幻小說大師之名的《衛斯理系列》最受歡迎,不但有大陸讀者把他的作品分析研究,還有人盜用他的名字,模仿他的寫作風格出版小說,倪匡到了美國迷上網絡世界後還發現,有大陸「粉絲」在網上搞了一個只准講衛斯理好話的「最愛衛斯理」網站,倪匡主動留言聯絡該網主時,網主還不相信是名副其實的倪匡找上網來。但上海《外灘畫報》的訪問內容,自然隻字沒有提及他的反共立場,倪匡的早年生活也只是輕輕略過。

倪匡五七年歷盡艱辛逃亡香港

倪匡的政治取向和寫作思維,跟他年青時在大陸的經歷有著密切關係。原名倪亦明,又名倪聰的倪匡,祖籍浙江鎮海,一九三五年在上海出生。他說:小時候家裡很窮,兄弟姐妹眾多(兩個哥哥、兩個弟弟、一個姊姊、一個妹妹),沒有什麼娛樂,最大的樂趣就是看書,各式各樣的書都愛看,那時舅父家裡藏書很多,中國的幾本著名小說,他在十二歲前已讀過,現在記得最清楚是十歲前背的詩,那時最喜歡的書是《孟子》,升上中學後就愛看繙譯小說,倪匡認為人腦和電腦一樣,都是要先輸入很多材料才會運作,相信童年時從書本的吸收,便成了他日後寫作的資源。

倪匡十六歲時為了追尋共產黨宣傳的烏托邦理想,輟學離家,隻身北上加入解放軍,參與過土地改革和治理淮河的工程,後來又去了內蒙古墾荒。當兵期間,他發現共產黨的種種不合理和愚蠢行為,跟宣傳的平等世界完全是兩碼子事,軍隊內部就有不少特權階級橫行,而且事無大小都要匯報思想、開會檢討,令愛好自由的倪匡越發感到不滿和失望,經常跟上級爭拗,也多次成為批鬥對象。一九五七年的冬天,身處內蒙古的倪匡因兩項罪名被迫逃亡。其一是因為風雪太大,運煤車不能把煤送到,他和另外幾名士兵為免凍斃,合力把小河上的木橋拆下來生火取暖,結果被單位書記指為「破壞交通」。其二是他偷偷飼養的狼狗把軍中的大隊長咬傷,這兩罪足以判他監禁十年,於是他聽從朋友的提點,連夜騎馬逃往北方,原本想到外蒙古避難,卻誤打誤撞到了火車站,坐上一列開往南方的火車,把他送到出生地上海,但那時沒有人敢接待他,他只好繼續南逃,歷盡艱辛,多次靠吃老鼠、螞蟻、棉花充飢,走了三個月的路到達廣州,再經澳門,於五七年七月成功偷渡到香港。

在港奮鬥一枝筆名成利就

倪匡抵港初期在工廠幹雜工,晚上在大專院校進修,後來投稿到《真報》和《工商日報》,不但被採用,還獲《真報》聘用,先後出任校對、助理編輯、記者和政論專欄作家。他的第一篇小說是寫中共的土改故事,叫《活埋》,一九五七年底發表於《工商日報》。翌年倪匡開始創作武俠小說,早期作品包括女黑俠木蘭花、浪子高達的故事、神仙手高飛的故事以及六指琴魔等。一九六二年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在《明報》副刊連載,已出版的《衛斯理》系列小說達一百四十多本。在六十年代末,香港武俠影片興起,倪匡轉而從事劇本創作。十多年間,所寫劇本不下數百部,代表作有張徹導演的《獨臂刀》。

現時年過七十,曾經日寫過萬字的倪匡坦言自己已過了寫作的高峰期,不是不想寫,而是「寫不出,配額已用盡了」。寫作令倪匡名成利就,他也因此而一度意氣風發,沉迷於酒色財氣,八六年信奉基督教後,才逐漸擺脫各種生活惡習。不變的,是他依然厭惡共產黨,倪匡堅信,一黨專政始終行不通,權力無限擴張、沒有監督力量,共產黨必然腐化。他說:每當聽到別人說共產黨進步了,總會想起一個老笑話,話說一個食人部落的領袖,不服別人批評他殘忍野蠻,於是派了很多子弟到哈佛、劍橋留學,多年後,這些留學子弟都西裝筆挺的回來,人家問食人部落領袖現在怎樣了?他說我們好進步了,用餐刀吃人肉。共產黨現在的所謂進步就是用餐刀吃人肉!

轉自《開放》2006年10月號(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0-13 9: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