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始末 (7)

——文革機密檔案揭密之一
小平頭(丹麥)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

(五)南寧地區亂殺成風

1968年6月18日,南寧地區《聯指》發出《關於徹底摧毀「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的緊急動員令》。

6月23日下午,南寧專區革委會在地委樓上會議室開會,南寧專區革委會第一副主任董以法主持會議並講話,他說:「反共救國團」實際在我地區,應徹底追查破獲。破獲了還不算完,要結合這個狠抓階級鬥爭。

6月28日南寧專區革委會又發出《關於破獲中國青年黨反革命組織的公告》。從此以後,全地區到處出現空前的聲討和追查「反共救國團」和「反革命集團」的高潮,並以此爲藉口亂抓亂殺人。(22)

武鳴縣從6月22日至7月5日,十二個公社有十一個先後聲討「反共救國團」的萬人大會。在會場內外打死698人,其中兩江公社一天就打死159人。(23)

武鳴縣的一個公社,在趕集時將六十多人押到墟場,一字排開,用鐵錘逐一砸開腦門。相鄰一個公社,將四十多名「反」字型大小押到集上,全部用亂棍打死。武鳴縣自開聲討會至追查結束,被打死及迫害致死1546人。整個武鳴縣文革中非正常死亡約2500人。而非正常死亡的「農村居民」中,「四類分子」(地富反壞)及其親屬1800多人。武鳴縣華僑農場有兩三萬人,大部分是華僑,一般都是「四.二二」派成員,受到武裝部和「聯指」的屠殺武鳴華僑農場1300人集體上京告狀,要求中央保障歸僑人身安全。當時的革委會、縣人武部頭頭調動民兵在雙橋鄉攔截,當場抓捕74人歸僑崔光榮當天被槍殺。後來嚴刑拷打逼出一個「反共救國團武鳴華僑農場支隊」,並宣佈上京告狀是反革命事件。歸僑和場內職工1337人被列爲審查、鬥爭物件,其中有211人被抓捕,202人被關押,162人被吊打,107人被打逼死,341戶,人家被抄。駐紮當地的野戰軍有些部隊支援「四.二二」,不得不派了一個連去繳縣武裝部的械,才止住屠殺。

上林縣從6月29日至7月2日止,共挖出「反共救國團」、「反共救國軍」等17個反革命組織。僅7月份,全縣打鬥致死334人。(24)

賓陽縣新僑區打死的兩百多人中,多數是被扣上「反共救國團」、「青年黨」帽子被殺害的。(25)

天等縣把荷公社的懷安、吉蘭兩個大隊被扣上「反共救國團」罪名有103人,其中被打死49人,占這兩個大隊「文革」死亡61人的80%。(26)

7月8日,董以法在南寧專區革委會第二次全體會議的報告中,對各縣出現以追查「反共救國團」爲藉口亂抓亂殺人的嚴重問題,不但沒有制止,反加肯定「在廣大農村擊退了沒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壞右分子的倡狂進攻,並協助專政機關破獲了我專區的‘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中國青年黨’,穩、准、狠地打擊了一小撮階級敵人」。

董以法的報告後,又使一些地方繼續發生追查「反團」亂殺人的事件。

8月21日,大新縣大嶺大隊把脈生産隊社員許振益,被該大隊文書周均定揪鬥逼供,被逼承認參加「反共救國團」,還供出許定武等56人是「反團」成員,假案逼成後,該大隊革委組織以周均定爲首的「專案組」和以農德爲首的民兵糾察隊,把「反共救國團」成員關押吊打逼供,先後用木棍、鋼釺、槍殺害33人。(27)

「中國青年黨」等四個反革命集團案

1968年6月10日,寧明、崇左、扶綏三縣先後呈報南寧地區公檢法軍管會,要求捕判以盧秀業爲首的「二0三戰略部」、林春初爲首的「中國青年黨」、陳韜爲首的「反共救國農民起義軍」、黃志忠爲首的「叛國投敵集團」等案的首要分子。

南寧地區公檢法軍管會從寧明、崇左、扶綏、憑祥四縣(市)公檢法軍管會中抽調13名幹部組成專案組,將四個集團案的首要分子押到南寧進行審理,認定這四個集團案的負責人,就是隱居越南的外逃反革命分子黃志忠(又名鍾龍伍)。同時還認定有「惡毒攻擊、污蔑毛主席,醜化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等五個方面的罪行。

此案涉及到越南的陸平縣和南寧地區的寧明、崇左、扶綏、上思、憑祥等縣。其中寧明縣涉及11個公社成員619人;崇左縣涉及28個公社成員222人;扶綏縣成員11人。全案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有7人,判處無期徒刑的1人,判處有期徒刑的有21人。被戴帽管制7人。

1970年3月17日和4月1日,廣西區革委保衛組以(70)革保審字第170、173、174、175、199號的死刑通知書,分別通知崇左、寧明、扶綏三縣公檢法軍管會,於1970年4月9日,在上述三縣對黃志忠、盧秀業、黃敬賢、黃吉林、林春初、陳韜、王石養執行槍決。(28)

1980年11月,南寧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復查認爲所謂「中國青年黨」、「反共救國農民起義軍」、「叛國投敵」、「二0三戰略部」純屬冤假錯案,一無反革命綱領;二無反革命組織;三無反革命行動計劃。所謂「中國青年黨」實屬杜撰,所謂「反共救國農民起義軍」的組織名稱,是審訊人員在出身不好的梁春喜等人的嚴刑逼供出來的。陳韜等人一直否認有這個組織,「二0三戰略部」是文革中的一個造反派群衆組織,全稱是「中南局‘四.二二’二0三戰略部」。被定爲反革命組織時,把「四.二二」刪掉了;所謂「叛國投敵集團案」也不成立。(29)

令人髮指的扶綏「篤邦經驗」

南寧地區的扶綏縣篤邦公社,在文革中是地、縣、區三級重點,是嚴抓「階級鬥爭」的樣板。

從1967年5月至1968年10月,縣、區曾先後九次在此召開現場會。特別是1968年5月中旬扶綏縣革委在此召開的一次現場會,參加人數達1064人。會後篤邦大隊共揪鬥58人,打死6人。挖出「反共救國團」、「紅青戰鬥團」、「中國救民黨」等三個「反革命組織」和四個「經濟犯罪團夥」。

篤邦公社在追查「反團」中,大搞嚴刑逼供,非法使用踢、打、跪、吊和諸如罰被鬥者輪流吃屎尿,將被害人光身從20米高的陡坡上滾下,把人塞進泄洪管(水管)讓水從另一端沖出,將人脫光衣服推進石灰池中翻滾等罕見的十八種酷刑。其迫害手段之殘酷、兇狠,達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程度。(30)

南寧地區還專門推廣這令人髮指的扶綏「篤邦經驗」

1968年8月9日,南寧專區革委以南革發(66)100號文件,《介紹扶綏縣開展對敵的經驗:「充分發動群衆,穩、准、狠地打擊一小撮階級敵人,揪出階級敵人1500人,並揭露了一批反革命組織,如‘反共救國團’、‘青年黨’、‘救民黨’」》等。

9月10日,在橫縣召開的南寧專區「積代會」上又印發了《扶綏縣篤邦公社持久開展大批判的經驗》的典型材料。(待續)

注釋:
(22)中共南寧地委整黨辦公室的內部機密檔案。《南寧地區文化大革命大事記19666-1976》1987年5月11日編印.第58頁。
(23)同注22,第59頁。
(24)同注22,第59頁。
(25)同注22,第59頁。
(26)同注22,第59頁。
(27)同注22,第59頁。
(28)同注22,第60頁。
(29)同注22,第61頁。
(30)同注22,第72頁。(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68年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中央文革發出所謂《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廣西分團」一案報告》的電報。
  • 廣西「反共救國團」冤案分爲兩個階段,1968年5月17日爲標誌,在此之前爲第一階段,是廣西各地「聯指」深挖「四.二二」中的「反共救國團」(簡稱爲「老反團」);在5月17日,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向中央發出《破獲蔣匪「中華民國反共救國團」一案報告》的電報爲第二階段,則是廣西革籌、廣西軍區大張旗鼓地利用「老反團」追查「新反團」,對「四.二二」造反派進行大屠殺。
  • 林彪折戟沉沙後,毛魔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文革浩劫的後期,挑選毛魔的接班人的事,明裡暗地都在發生著,明裡是毛魔選擇了華國鋒作接班人,暗地卻是共產邪靈附體選定了繼毛魔之後,讓鄧小平作為「中共第二代領導核心」。
  • 7月24日,即「七二五講話」的前一天,武傳斌離京返廣州參加省革委常委會議。7月30日、31日,廣州省革委會按照「七二五講話」精神,召開全委會批鬥武傳斌,令其交代「反共救國團」問題,同時還要交代與被打倒的中央文革小組成員王、關、戚、林的關係問題、揪軍內一小撮問題、「中南局第二套黑班子」問題、「反革命屠殺團」紅警司問題等。
  • 所謂「七.二五」講話,即《中央、中央文革首長接見廣西來京學習的兩派群衆部分同志和軍隊部分幹部時的重要指示》。時間是1968年7月25日淩晨1時5分至6時15分。地點在人民大會堂東大廳。
  • 在全國各地造反派在各地軍方和保守派的聯手鎮壓下灰頭土臉之際,柳州「造反大軍」卻絕地反擊,打出一片新天地,一舉將「聯指」趕過柳江以北,佔領柳州三分之二的土地作爲根據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