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為上海老舊廠房注入新生命的外來客登琨艷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7月25日報導】(中央社社記者焦興華上海特稿)台灣建築界知名人士登琨艷,十七年來不遺餘力地保護上海蘇州河、黃浦江沿岸老工業區廠房,賦予老舊廠房新的藝術生命。但由於他一向敢言人所不敢言,上海人對他敬而遠之,他戲稱自己永遠是個外來客。

上海生活了十七年的歲月,登琨艷對上海有很深的感觸。基於對上海文物無怨無悔的投入及熱愛,他敢於批評別人所不敢批評之事,勇於講出一般人所不敢講的事實真相,自然很容易得罪一些既得利益者。

給人孤傲自負感覺的登琨艷,對上海的文物保護可說是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他在接受中央社記者訪間時表示,保護蘇州河工業老廠房,如果有人說這是登琨艷的功勞,他(登琨艷)「明天一定會被亂棍打死」。因為上海人絕不容許一個外來人有任何豐功偉業,所有的功勞一定要歸於「偉大的祖國人民」。

他指出,前一陣子,上海同濟大學舉辦建築研討會,邀請一批專家學者,但把他排除在外。像他這樣子在上海已經居住了十七年的文化人,都無法被上海接納,上海人對外來客的包容性可見一斑。

登琨艷說,上海市政府自稱有七十六個創意產業,但絕對沒有包括他的創意產業,因為他並非大陸人士,被歸類為外來人士,外來人士在上海的功勞是不能被接受的。

不過,他自認,在他的推動之下,蘇州河畔、黃浦江沿岸一些老工業廠房受到保護,有了新的生命。對他而言,短期目標已經達到了。他不需要留下什麼大作品,只需要活在當下。

登琨艷作為一名城市建築師,他用自己的專業觀點去改變上海疏於保護文物的現狀,他稱這是「以身侍佛」。經過他不懈地努力,成功的例子包括蘇州河倉庫的保護,上海著名的杜月笙糧倉都成了登琨豔的工作室。

目前登琨豔正在如火如荼進行另一項工作,那就是全心全力投入於黃浦江沿岸十五公里的老舊工業廠房的保護,位在楊樹浦路二二零零號的上海電站輔機廠。

這座建於一九二三年的上海電站輔機廠,當初是美國GE電子在亞洲投資最大的電子工廠,廠內一所高大的廠房牆面上至今仍清晰地留著GE的LOGO。經過登琨艷的規畫,這裡將作為上海創意(亞太)設計中心。

依照登琨豔的設計風格,儘可能地保留了上海電站輔機廠老舊的原貌,改造完成的上海創意亞太設計中心將保持既古樸又前衛的風格。未來凡是喜歡懷舊的藝術家可以到他的創意設計中心,不論畫家、建築師、設計師、廣告人都可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

值得一提的是,登琨艷以前在蘇州河畔的傑作,蘇州河畔倉庫,現在則成了一百多個各式各樣的文化工作室,聚集了一千餘位畫家、建築師、設計師、廣告人、影像藝術家等藝文工作者。由於登琨豔等一批有影響的文化人的努力,蘇州河畔倉庫成了上海一個活力四射的文化傳播中心。

登琨豔可說是台灣建築設計師中的傳奇人物,一九五一年出生於高雄一個普通家庭,就讀農專,畢業後一個偶然的機會,登琨豔被台灣建築界名師漢寶德相中。於是,他當了兩年建築系的旁聽生,然後進入漢寶德主持的漢光建築事務所,自稱為台灣「最後學徒」。

一九八五年,登琨豔離開師門,成立了自己的設計工作室。推出了「舊情綿綿」「現代啟示錄」等後現代風格的設計,聲名大噪。一九九零年他到了上海,在上海一住就是十七年,做了很多精彩的設計,被人稱為「新上海人」,又和余秋雨、陳逸飛一起被稱為「上海三少」。

評論
2007-07-25 7: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