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再論西藏問題

——從有關藏、漢民族歷史故事解析問題癥結

王天增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1月24日訊】(本文內採用作者在今年四月所寫的《雪域高原……》一文片段)

11月1日,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世界藏傳佛教界法王達賴喇嘛蒞臨日本。我非常有幸地參加了法王的會見。這本來是大家傾聽法王弘揚佛法、並再一次解釋他對西藏前途問題主張見解的一個機遇,但是一個女孩子對法王的質問,這種行為就叫做逼著啞巴說話,使我不得不再一次發表我對西藏問題的立場和觀點。

好了,現在我開始回到正題。

那麼西藏問題的癥結是什麼?——簡單地說:是一個政教合一的執政集團,堅決要阻止一名宗教領袖和他的隨員返回他們的家園,去保持自己民族固有文化的純潔、去維護自己宗教的尊嚴!而且這個願望,也大大地得到了廣大的本民族人民的衷心盼望。因此激怒了中共,才不斷地造出輿論。這就是剛才那位女孩子提出的兩個問題!—— 即:指責法王1,妄圖搞西藏獨立;2,幻想恢復農奴制。

坦率地說:我不止一次地在媒體報導中,看到法王在向全世界宣告:「我是走中間路線的;我們要求西藏真正地實現藏人治藏。軍隊、外交由中國政府管理。」 這簡單的兩句話,是法王全部立場的核心。沒有絲毫的『獨立』、『恢復農奴制』的含義。這也是法王對血腥專制的共產黨法西斯政權的最大誠意和讓步。

然而,這位女孩子一再地重複著這兩個問題,那就不得不令人懷疑:在她的後面有一個強大的力量做支撐。這是個什麼樣的力量?

我公開坦率地指出:是潛伏在我們中國人裡面的中共特務。

好吧,既然你們公開較量,那麼就請你們跳出來,咱們在國際場合,找一個地方來公開進行一場世紀大辯論吧!——你們
敢嗎?!你們有這個勇氣和膽量嗎?!

下面是我要談的觀點。

一,西藏的問題是沒有問題的『問題』:

此話是否有些矛盾?——不!一點矛盾也沒有。既然如此,那又為什麼惹得中共大開殺戒呢?這個問題是必須從歷史的角度上來解釋的。

(一),中國與西藏關係的歷史定位:

首先我認為要從三個歷史年代來分析。

1,在已知的歷史記載中,西藏從漢朝開始,到元朝這段漫長的歲月中,一直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因此西藏不是中國的固有領土。

我們從古代文學故事《三國演義》和歷史記實《三國誌》中,可以毫不遲疑的查找出:這個定位的源由。既然本文的大題目是從歷史故事的角度山來解析,那麼就從諸葛亮七擒孟獲開始吧。

七擒孟獲的戰場是在大渡河岸畔、高山峽谷展開的。這個地區在民國時期,叫西康省,這裡居住的是康巴人的群落;孟獲就是康巴人的祖先。諸葛亮的指揮中心即中軍帳,設在打箭爐。打箭爐的名字是後人為了紀念諸葛亮在此打造箭頭而取的。它現在的名字叫康定。正是因為第七場戰役開始不久,孟獲使用了籐甲兵,擊敗了諸葛亮率領的大軍;正當諸葛亮愁眉不展的時刻,哨兵俘獲了一名籐甲兵;謀臣發現籐甲上沾滿了桐油;經過審訊得知為了防止籐甲被刀劍所傷,於是將籐甲放在桐油中浸泡幾天,然後晾乾。這樣一來不僅刀劍不入,而且比銅製盔甲要輕便的多。為此謀臣提議火攻。

諸葛亮立刻接受了建議,在大渡河畔建造了火爐,打造箭頭;最後一舉擊垮了孟獲的籐甲兵!孟獲在眾親人綁捆後,負荊請罪;不僅得到了諸葛亮的赦免,而且仍然作為土司,掌管一方;從此邊關安寧,人民休養生息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上面提到的康巴人,即是藏人的一個分支。他們並不隸屬於中原王朝;即使是被降服,也只不過是作為土司,管住自己的部落,不再騷擾邊關罷了。

因此此時的西藏,不是中國的固有領土!

2,文成公主嫁藏王:

幾乎所有的中國人,都知道唐朝皇帝嫁文成公主給藏王松讚干布的歷史故事;這是中原王朝同周邊民族和親政策的典範。這不僅穩定了的政權,而且為邊民創造了和平安寧的生存環境。雖然李世民沒有毛澤東的解放全人類的狂妄叫囂,但是卻換來了萬邦來朝,換來了天下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貞觀之治,換來了大唐盛世!那時節如果小民舉報地方貪官污吏,土豪劣紳,各路官府不得阻撓,而且還要管待食宿。

大唐盛世與圖博是國與國的關係,也不存在著中國固有領土的關係!

3,元帝國尊崇藏民上師為國師:

歷史上雖然漢藏之間也有過戰爭,但是最終總是雪域高原的藏民族向中原王朝輸誠,雙方各不侵犯和平相處;幾千年以來基本上相安無事。到了元朝,那位只『識彎弓射大鵰』的成吉思汗西征歐羅巴,降服波斯,震撼世界後,他的兒子忽必烈忽然想到,在西南還有個雪域高原的烏斯藏沒有征服,於是派出蒙哥率十萬鐵騎,直撲青海,在高原峽谷與藏軍擺開了戰陣。藏軍以一萬騎步兵佈陣,雖然只有一萬騎步兵,但每個騎士身邊,都有一頭平均身高有一頭小馬駒的藏獒垂耳聽令!……

當元軍牛角號吹響之際,藏軍中的鐘鼓齊鳴,喇叭震天!只見黑壓壓一片黑潮湧向蒙軍,它們只咬馬腿,而隨之而來的藏軍騎士,就像切瓜剁菜一樣,把落地的蒙古騎士給結果在青藏高原!……

驕橫一世,踏遍歐亞的蒙古騎士,在他們已經領有土地的家門口被打得狼狽逃竄落荒而去。……

後來的結果是:元朝皇帝忽必烈把西藏的上師巴思巴請到元大都北京,聘為國師,然後由巴思巴按照藏文的字形,創造了現代的蒙文,又幫助忽必烈制定法律,匡正朝綱,促使一個窮兵贖武的蒙元皇朝開始了吏治的時代。當然,由於元蒙皇朝終因以殺伐起家,把一國民眾分為四等,結果民怨積累,終至統治不到百年,就被人民推翻。

我們說:西藏同元朝的關係,是西藏自願臣服,而不是降伏。是西藏人的佛教教義不允許他們殺伐,更加上羨慕中原王朝的先進文化和佛教機緣,吸引了他們。這才是一個重要的前提。但是,此時的西藏,與元朝的關係是藩屬關係,也就是聯邦關係。為了表示尊重,西藏就把金瓶執簽交給元朝皇帝。兩國的關係就像當年的俄羅斯同各加盟國的關係一樣。

也就是從此時開始,西藏才同中國建立了藩屬國關係。中國是上幫,西藏是藩屬國。這是進入第二個歷史時期:即西藏從
獨立的國家,變成了中國的藩屬國。

自從西藏上師宗格巴改革佛教後,指定了兩名徒弟為繼承人,名稱定為達賴、班禪喇嘛,並分管前、後藏。歷經六百年來,雖然繼承人死生更迭,但是從來也沒有像中原王朝那樣,在殺伐中變換朝代。

但是中原王朝幾經更迭,而藏區政權卻始終只是達賴與班禪去世後,由靈童轉世。政教合一的穩定卻始終未變。不僅如此,藏區政權向歷代皇朝輸誠也一直未有改變。誰能說西藏不是心向中原皇朝呢?!

4,清帝國為達賴、班禪修廟宇、建宮殿:

到了清帝國,康熙皇帝不僅把藏民的喇嘛請到北京,而且在熱河省的承德修建了小不達拉宮,供西藏達賴,班禪喇嘛有了一個安逸的宮殿和講經宏法的聖地。同時在北京的法門寺還專門設有供西藏大喇嘛講法宏傳藏傳佛教的寺院。大清在西藏雖然設立吏治,但是也只不過是代表中原政權而已;西藏的稅收,一般政務仍然由西藏政府葛廈管理。西藏一直就保有藏軍,大清只是在西藏要求避免外國入侵時才派兵保衛。

其實,自元代以來,還有另外兩個國家,同中原王朝保持著藩屬關係,即:朝鮮、越南。但是他們與西藏不同的是:中原王朝在這兩個國家長期駐有軍隊;中原王朝也經常派駐大員參與管理兩國的軍事和政事。歷史上把這兩個國家稱作保護國。

到了中華民國時代,雖然十三世達賴喇嘛在遭受英軍侵略時,逃到了外蒙古,但是他終於還是回到了民國的懷抱。國民政府沒有向西藏派過駐軍;(短暫的川軍入藏是為了驅逐英國侵略)西藏也沒有鬧過獨立。而藏民們仍然是經常三步一拜,九步一叩地奔向他們心中的聖地——拉薩朝聖。無論是血雨腥風的抗日衛國戰爭,還是1957年的反右鬥爭都沒有動搖藏民們的信仰。

從以上事實來看:雖然大清王朝和中華民國政府把西藏劃入了中原王朝的版圖,但是他們也沒有改變西藏的藩屬國關係!

5,獨立與藩屬:

根據以上的歷史資料及歷史故事,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在元朝以前,西藏一直就是一個獨立的、政教合一的國家。

元朝以後,直到中華民國時期,西藏是中國的屬國;也就是說:

中國與西藏是藩屬的關係,換句現代話來說:是盟國的關係。西藏是加盟到中國,而不是降伏於中國。這就像今日的加盟店一樣,可以是同盟,也可以拆盟。蘇聯的結局就是拆盟的結局。是因為暴政的統治,是曾因為被侵略後,逼迫加盟;所以落得個拆盟的結局!

歷史上從元朝到民國,所有的統治者對西藏所採取的都是懷柔政策,而西藏也從來沒有表示要獨立過。偏偏到了共產黨時代,把漢人納稅的血汗錢大把地支援藏地,卻仍然沒有換來藏民的感激,共產黨為什麼不從自身在對待藏民的態度上,去檢查自己呢?!

二,作為國家或類國家的地區(如:巴勒斯坦地區)的區別:

判斷一個國家或地區是不是獨立的實體,要具備以下標準:

1,有自己的軍隊,在有效地保衛自己的地區;

2,有自己的政府,在有效的管理著這個地區;

3,自己的行政經費來源於自己人民的稅收。

第一條:西藏在1959年以前,一直保有自己的軍隊;這個軍隊的名稱叫藏軍。

第二條:西藏在1959年以前,一直保有自己的政府;這個政府的名稱是:葛廈。她始終在有效地管理著那裏的人民。

第三條:西藏政府的稅收,一直來源於自己的人民;而且政府的運作經費,也是從稅金裡支出。

還有最重要的一條,就是那裏是與中原王朝完全不同的一個政教合一的政府,在行使著自己的權力。而且六百年來,一直也沒有變動過。這不僅是歷史,也更是事實。

在政教合一的國家或地區,他們的最高領導人,不是依靠人民選舉,而是根據教宗的選拔或任命。像西藏地區,則是根據靈童誕生來選拔。達賴和班禪兩位喇嘛是藏民心中的神,你共產黨可以進駐西藏,你可以屠殺藏民,但是你奪不去藏民心中的神!因此共產黨的愚蠢也就在這裡。

寫到這裡已經很明白了。中國同西藏的關係是:藩屬關係!

西藏真正地變成了中國的『領土』,是在1959年。這就是第三階段。是政教合一的共產黨政權用血腥暴力征服了西藏,而根本不是對西藏的『民主改革』。共產黨連自己的本土人民都從來沒有給予民主,又怎能給西藏民主呢?!

綜上所述:共產黨提出的西藏問題,就是根本沒有問題的『問題』。西藏問題是共產黨製造出來的,是上帝讓魔鬼在人間盡力表演,然後再聚而殲滅之!

三,共產黨得不到藏民的人心:

從西藏全民抗暴鬥爭來觀察,可以明顯地看出:共產黨根本沒有征服西藏的民心。豈止如此,共產黨連自己本土的民心,也沒有征服,又何談征服西藏!為什麼?原因只有兩個字:暴政!

今天不是我要說的主要內容,這裡就不多敘述了。我只講述有關西藏的暴政問題。

西藏的葛廈存活到1959年,在共產黨『解放農奴 民主改革』的一場『平叛』戰爭中,終於瓦解了。那是一場從裝備到兵員素質都相差到不可同日而語的戰爭。是在共產黨撕毀十七條協議後,背信棄義的戰爭!最終當然是共產黨『贏得』了勝利。

但是,贏得極不光彩,贏到了沒有人心的地步。正因為如此,西藏才一直處於不安定的政局中。西藏的動亂,是共產黨一手挑起來的;是以暴力加殺戮來實行統治的。這是全世界都看到的血寫的史實,不是墨寫的謊言你共產黨欺騙得了中國人,但是你欺騙不了全世界人的眼睛!如今無遠弗屆的衛星電視,早已把現場的每一個血腥的畫面,告訴了善良的世人。

那麼共產黨又是怎樣的暴力呢?

一場血雨腥風的殺農奴主斗喇嘛的運動在雪域高原爆發了。

……時間正是1960年初,為了解放全人類的『遠大理念』,毛澤東向蘇聯購買核導技術,當時的中國並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工業產品,只有糧食可以還蘇聯的巨額欠款;於是,由從漢地人民口中奪糧,延續到藏民地區。窮兇極惡的漢人藏(奸)幹部,把普通藏民家中的少得可憐的纘巴搶走,把牛羊拉走;甚至於連人民的飯碗,也給繳了去。

明朝太祖朱元璋曾經一再告誡臣子說:「天下初定,百姓財力困乏,好比小鳥不可拔羽,新樹不可拔根;當今正要在於修養生息」。

今天讓我們來看看共產黨是怎樣對待西藏人民的吧!

班禪喇嘛視察青海後,寫了一篇七萬言的陳情書,上呈毛澤東,竟然被下大獄長達九年之久。

班禪喇嘛說:「以前只聽說人們向喇嘛施捨,現在卻要我給人民送碗;舊社會要飯的手裡還有個破碗,蔣介石馬步芳統治青海十幾年,藏族老百姓也沒有窮到連個碗也買不起的地步」。

「……人們哭喊著:勿使眾生飢餓!勿使佛教滅亡!勿使我們雪域之人滅絕!為祝為壽!」

三,從共產黨對漢地人民的統治,就可以推測出中共是如何對待藏民的了:

中國歷代皇朝新朝開端(除了秦始皇)莫不是讓民休養生息,莫不是還田於民讓租減息;偏偏到了這個自稱為中國人民大救星的共產政權,卻自始至終瘋狂地打人民的主意。

從1948年開始的土地改革,把地主富批鬥甚至於全家趕盡殺絕,把他們的土地從他們手中奪走,『分』給無地的貧農;但是1958年一場人民公社化後,不僅又把農民的土地從新奪回,同時連人民家中的鍋碗瓢盆也搶去,然後全部趕進食堂,美其名曰:社會主義公有化,卻使廣大人民失去了生存的自由。

自1954年開始,對城市裡實行『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改造』,把那些辛辛苦苦建起的民族工商業企業,一夜之間變成了共產黨的資產;緊接著三反五反,把個資本家搞得從高樓跳下,而共產黨卻辛災樂禍地戲稱空降部隊。

自此以後運動從未間斷,一直到文化大革命。……

漢地人民所經歷的,在藏地必然要從演。看一看班禪喇嘛的七萬言書,看一看藏族女作家唯色的《殺劫》,就不難理解藏民族為什麼得到漢族政權的支援,仍然毫不領情,仍然離心離德了。原因非常簡單:共產黨自從它們在井岡山製造國中之國開始,就一直對人們進行階級劃分,到了文革竟然把人畫分成九等,而最底一等就是知識份子!那些『革命群眾』盛氣凌人,遂意欺壓人民,批判鬥爭那些稍微對它們表示抗拒的無辜者!……同樣,共產黨又把它們的鬥爭哲學帶到了西藏;他們每日要面對的是那些一個個偽裝不了的野獸面孔,這個政權之所以要支援西藏,就像是在牧場裡圈養一群家畜,隨時隨地都可以把你宰殺以讓它們『大飽朵頤』。

不是嗎?!——1950年就開始修建的青藏公路,是為了運兵,以征服藏民。以及最近才通車的進藏鐵路,就在這次的『平暴』中得到了充分的幫助。

不是嗎?!——在藏族的學校裡,是以漢語授課,而藏語只能做為一個民族語言來學。這就像日本佔領台灣後,只准講日語一樣,目的非常明白:同化藏民族,以為今後對藏區的控制和掠奪創造條件。究竟是共產黨把『農奴解放出來』,還是把西藏人民變成更為原始的奴隸,不是一清二楚的嗎?!它們還大批地向西藏移民,以加速漢化的進程。但是,當藏民稍微有反抗的表示,則怒髮衝冠,不是批鬥,就是把他(她)抓進監牢,或者乾脆指你就是藏獨,把你踏上一支腳,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別看這幾天在國外,那些糞青、現代的義和團們,手裡打著五星旗高喊著『愛國』的廢話,也別看它們喪失理智地狂吠亂咬,連一名剛滿二十歲的少女王千源也不放過;但這其實這正像滿清滅亡前的的義和團『扶清滅洋』一樣;儘管緊接著慈禧太后要實行君主立憲,以保大清江山永續;但是這不僅沒有救了他們覆滅的命運,反而引爆了辛亥革命;孫中山先生終於領導中國人民走上了共和的不歸路!當然,這裡指的不是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假『共和』,而是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共和,而台灣的中華民國的共和是繼承了孫中山先生的共和理念。即:軍政—訓政—憲政分三步走向共和!共產黨近六十年的統治,竟然還沒有進入共和法統,豈不是飴笑天下,共產黨自己在嘲弄自己嗎?!

綜上所述:共產黨要的不是西藏人民,共產黨要的是西藏雪域高原地下的無盡寶藏,要的是那片肥沃的土地。君不見:中共特供食品中有西藏雪水專門種植的大米和專門養殖的牛肉牛奶嗎?所以它們才如此殘暴地鎮壓、虐殺藏民!

四,翹首以盼,民主憲政在招喚:

一當有人提出要求實行民主選舉時,共產黨就以中國的國情來推脫,真是國情不允許嗎?!——那1946年毛澤東在延安窯洞同黃炎培的對話,至今仍記憶猶新;共產黨在四十年代的一系列的有關民主憲政的論述,白紙黑字歷歷在目!那時怎麼就不談國情了呢?!現在可好了台灣已做了回答!——什麼國情,說穿了是共產黨欠下人民血債太多了,害怕有那一天要償還!

血債當然要償還,但不僅僅是首惡必辦,更重要的是:共產黨必須要像德國總理施耐爾向第二次世界大戰紀念碑下跪、和馬英九那樣,向人民道歉,並由歷史學家總結歷史教訓!對於在歷史上,製造過殺人罪惡的梟雄毛澤東等,雖然早已死亡,但是它們的罪惡必須讓人民知道!雖然六四事件中的指揮者鄧小平已經死去,但是他的罪惡是決不會隨著死亡而消失的。人民會正確地評價他的歷史功過;至於當今的中共領導人,人民曾經抱有巨大的期望。但是如果繼續共產黨的鐵血政策,就絕沒好下場!

在當前,最重要的是:若不立即停止對人民的掠奪和殺戮,由暴政轉向仁政,那麼蘇聯的結局就決不是危言縱聽。不要忘記:當葉利辛站在坦克頂上一聲呼喊後,大炮立刻轉向蘇維埃中央黨部!從此被藏去八十四年的三色俄羅斯國旗,又從新飄揚在莫斯科的上空!

縱觀歷史,秦始皇、隋煬帝、成吉思汗都是中國的短命皇朝;就是因為暴政的使然。今天共產黨仍然拿著社會主義這面遮羞布,已經不會再矇騙多少人了,共產主義烏托邦搞了二十七年,搞得中國經濟到了崩潰邊緣。

今天由太子黨把持的官僚資本主義,也是兔子尾巴——長不了。

民主還有多遠?——台灣已經實現了第二次政黨輪迴,被當年台灣人民曾經視為獨裁和白色恐怖的國民黨,經過八年的臥薪嚐膽,又從新奪回政權。現在共產黨已經再沒有理由推說『中國國情』的理由了。大陸人是炎黃子孫,台灣人也是炎黃子孫,為什麼台灣人就可以實行民主憲政而大陸人就不可以實行民主憲政呢?!

以前還有借口說台獨,現在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各自表述,共產黨還有什麼理由藉故死抓政權搞獨裁?!

加上海外發起的退黨大潮已達到四千五百萬,共產黨已經是一棵被挖掘了主根的枯黃大樹,一旦狂風暴雨襲來,必然將轟然倒塌,這已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了。

誠然,共產黨有三百萬黨衛軍;誠然,它們也有無以數計的黨衛隊(秘密警察,特務),以及『金盾』的網絡高手,但是,人權聖火照樣進入大陸,人們照樣在暗中和公開準備。

西藏的全民示威,台灣的民主大選,同時在中共的兩會亮相;以及剛剛在《人民日報》上大肆鼓吹『太湖藍藻已成了歷史』文章墨跡還沒有干,四月上旬的太湖藍藻又大面積爆發,實在叫人忍浚不禁(比去年提前近一個月);加上今年春節前後的南方暴風雪的肆虐……;更有本年4月28日凌晨4時41分奧運專列在山東王村至周村段,發生了列車相撞事件,已經造成了七十餘人死亡,四百多人受傷;上帝在警示世人:諾亞方舟已在遙遠的天際出現。寫到這裡,我想提示人們:明朝滅亡前期,一個晴朗的白天(1626年5月30日),忽然一聲巨響,如山崩地裂,狂風驟起頓時人畜、土石、磚瓦沖天而起然後又隨風飄下;……石駙馬大街二千五百公斤重的大石獅子居然飛到五公里外的順城門外。……最令人驚駭的是:不管男子還是女人,災後盡皆裸體寸縷不掛!……接著於1627年陝西爆發農民起義,大明皇朝搖搖慾墜!……

1976年7月28日四時三十八分,一場七點九級大地震,造成唐山三十餘萬人喪生,接著9月9日殺人惡魔毛澤東死了……。
我不是先知先覺,但是共產黨企圖利用奧運來為自己的殘暴統治粉飾太平,妄圖為它們的非法統治披上合法的外衣!那麼以上的現象,4月28日奧運專列的預告呢?!誰又能保證在8月8日不會出現1626年的報應呢?!這裡的8字乘2,恰恰是16,人們常說禍不行,16是雙數,這正是中國算命的八字;現在八字已經有撇了!共產暴政絕無好下場!

無論從天災、人禍,都在再顯現出:共產黨這個秋後的螞蚱,已時日不多了!……

中華民族終於在血雨腥風的苦苦期盼中,苦熬到了黎明前短暫的黑暗,人們常說: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

朋友阿!再加把勁,讓退黨大潮這條偌亞方舟,堂堂正正開向那封閉和充滿謊言的古老大陸去吧。

今天我要大聲說:春天已經到了,雖然乍暖還寒,但是當艷陽高照之時,讓我們伸出雙臂,熱烈地擁抱憲政民主的新時代降臨吧!

朋友們:祝你好運,乾杯!

2008 4 28——11 7 於日本東京家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8-11-24 2: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