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華 :曼德拉的九十年傳奇人生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曼德拉在家中慶祝九十歲生日。(法新社)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8月26日訊】編者按:一生致力於結束種族隔離政策的曼德拉,是南非首位黑人總統,他以個人魅力促進南非種族和解,成功的以非暴力行動將南非塑造成種族多元的國家,成為白人前總統德克勒克口中二十世紀最偉大的人物之一。

七月十八日,南非前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Nelson Mandela)在家鄉與親友度過了一個平靜的九十大壽,然而在世界各地媒體上卻是另一番熱鬧景象。人們之所以不約而同的稱讚這位上世紀的傳奇英雄,除了他的政治業績外,還有他高貴迷人的個人風采。


一九九三年曼德拉和南非白人前總統德克勒克分享當年的諾貝爾和平獎。(法新社)


非暴力行動的實踐者

曼德拉一九一八年七月十八日出生於南非特蘭斯凱一個大酋長家庭,先後獲得南非大學文學士和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律師資格。這位酋長繼承人天生具有強烈的自由平等信念。剛強有主見的少年曼德拉,曾獨自跑到約翰內斯堡半工半讀。二十六歲時他參加了南非非洲人國民大會(簡稱非國大),三十六歲任非國大全國副主席。

受印度聖雄甘地的影響,曼德拉在一九五二年成功組織並領導了「蔑視不公正法令運動」,贏得全體黑人的尊敬。他說:「讓黑人和白人成為兄弟,南非才能繁榮發展。」四十三歲那年他創建非國大軍事組織「民族之矛」並任總司令,第二年被捕入獄。起初白人政府以政治煽動和非法越境罪判處他五年監禁。一九六四年六月,他又被指控犯有以陰謀顛覆罪而改判為無期徒刑,從此開始了漫無邊際的鐵窗生涯。

在被關在人稱「活地獄」的羅本島監獄期間,白天曼達拉必須做打石頭、撈海帶、採石灰等苦力,晚上則被關在不到四平米的「鋅皮房」裏。由於是要犯,每天都有三個看守尋找各種理由虐待他。

「全球總統」的魅力

然而無盡的折磨並沒有摧毀曼德拉的意志。「在那漫長而孤獨的歲月中,我對自己的人民獲得自由的渴望,變成了一種對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獲得自由的渴望。」他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後就做俯臥撐、站立蹲下等各種體育運動,晚年時他曾表示「我非常遺憾沒能成為一名世界級拳擊冠軍」。在毫無希望的鐵窗生涯中,他依舊不時從獄中傳出不屈的聲音,從而多次成為全球焦點。

在他和平非暴力精神的鼓舞下,一九八一年一萬多名法國人聯名要求釋放曼德拉;一九八二年全球五十三個國家的兩千名市長為曼德拉的獲釋簽名請願;一九八三年英國七十八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五十多個城市市長在倫敦盛裝遊行,要求英國首相向南非施加壓力,恢復曼德拉自由。如此「強大的人緣」無人能及,難怪有人稱曼德拉為「全球總統 」。

在國際社會的長期制裁下,一九九零年二月十一日,南非白人政府迫於無奈最終釋放了曼德拉。此時這位七十二歲的老人已經在獄中度過了漫長的二十七年。

寬厚仁慈的囚犯

當他步出監獄時,他對自己的苦難沒有一絲怨恨。他說:「壓迫者和被壓迫者一樣需要獲得解放。奪走別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見和短視的鐵柵囚禁著。」「如果我讓憤怒纏糾我,就等同仍然囚於牢獄內。」

一九九四年五月,曼德拉成為南非第一位全民選舉出的黑人總統。在總統就職儀式上,他把三位特殊客人介紹給了在場的全球政要。看著年邁的曼德拉緩緩站起身來,恭敬地向三位曾關押他的看守致敬,整個世界都靜下來了。曼德拉博大的胸襟和寬宏的精神,讓南非那些殘酷虐待了他二十七年的白人無地自容,也讓所有人肅然起敬。

曾與曼德拉談判結束種族隔離政策的南非白人前總統德克勒克表示,曼德拉是上一個世紀最偉大的人物之一。「他是天生的領袖,有君子的自信、謙遜和慈悲。」由於其傑出貢獻,曼德拉曾榮獲聯合國和平獎,諾貝爾和平獎、美國「國會金獎」、「卡馬」勛章等。

監獄畫風與曼德拉服

然而在非洲領袖多獨裁、攬權、腐敗的大氣候下,曼德拉不戀棧權位,做了一任總統後急流勇退。一九九九年六月退休後的曼德拉投身於慈善事業,他設立了曼德拉基金會,主要從事改善農村兒童受教育條件和幫助解決愛滋病問題上。僅二零零二年後的頭三年,基金會就幫助建立了三百多所「曼德拉學校」,讓很多窮人孩子受益。

為了給基金會籌集善款,八十六歲的曼德拉別出心裁,以他多年牢獄生涯中的繪畫作品等為主題,設計並生產了系列服裝。彩色襯衫是典型的「曼德拉服」,充份顯示了老人心中的陽光與溫暖。

八十四歲時曼德拉曾在南非舉辦個人畫展,作品主題是監獄生活。在二十七年的鐵窗生活中,他曾用木炭和蠟筆繪畫來打發時間,漸漸形成了獨特畫風:線條簡單、色彩豐富。畫中他用明亮輕快的色彩來表現獄中樂觀積極的心態。

真實的人

曼德拉同時也是一名投身愛滋病防治事業的先鋒,他和愛滋病女患者擁抱的照片頻頻出現在南非媒體上,他呼籲大家不要歧視愛滋病患者,要積極行動起來幫助他們。二零零五年,當愛滋病奪走曼達拉剩下的唯一一個兒子時,他哀傷但沒有隱瞞這個具有諷刺意味的結局。

在公眾眼裏,曼達拉是個誠實真誠的人。一次在總統競選時,曼德拉乘坐的小飛機的一個引擎突然熄火,機上的人慌做一團,而曼德拉依然安靜地坐在那裏看報紙。最後當飛機安全著陸後,曼德拉對人說:「我當時嚇壞了!」

一生中的三個女人

具有文學素養的曼德拉一生充滿情義,在他傳奇人生中留下了三個女人的痕跡:初戀情人伊芙琳、「黑人母親」溫妮和「晚年知己」格拉薩。一九四一年二十三歲的曼德拉與反種族隔離人士西蘇魯成了朋友,於是西蘇魯的表妹伊芙琳‧梅斯成了曼德拉的第一位夫人。兩人有三個孩子,後來由於曼德拉全身心投入民族運動中,生活動盪,夫妻倆隔閡日益加大,最終黯然分手。

曼德拉的第二次婚姻最受人關注。一九五八年曼德拉與年輕漂亮的溫妮一見鍾情並結為伴侶。溫妮曾以戰鬥、忠貞、母愛的形象贏得了廣大黑人的愛戴,被稱為「黑人母親」。但等到曼德拉出獄後,溫妮慢慢變了。隨著個人威信逐步擴大,溫妮性格中專橫跋扈、野蠻霸道的一面逐漸暴露在世人面前。她的政治觀點變得激進,崇尚暴力,生活腐化,還發生了婚外戀。一九九六年兩人離婚。

後來曼德拉「再次墜入了愛河,連我自己都沒想到。」新人是莫三比克前總統馬歇爾的遺孀格拉薩。一九九八年七月十八日,曼德拉八十歲生日那天,五十三歲的格拉薩成為了他的新娘,她也成為全球唯一一位兩度成為國家元首妻子的女性。「每天我都當成我們相處的最後一天(來珍惜)。」

如今曼德拉一生致力於消除的種族差距依舊怵目驚心地存在,暴力犯罪荼毒南非,除戰區外無可比擬,該國愛滋病帶原者人數也居世界首位,各種矛盾依然尖銳。正如格拉薩所說,堅持「人人生而自由平等」信念的曼德拉,「是一個象徵,但他絕不會自高自大、自以為是聖人」。◇

本文轉自第80期《新紀元周刊》焦點新聞
http://mag.epochtimes.com/082/5082.htm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8-08-26 1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