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薛蕾:誠意不足 備受騷擾

薛蕾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6月26日訊】《非誠勿擾》重點在誠,但此片卻是馮小剛最無誠意的一部作品。

誠意不足的是劇情鋪排的虎頭蛇尾,不甘淪為愛情小品的野心,讓「剩男vs敗犬」的「中年偶像劇」,演變成日本北海道的旅遊節目。倍受騷擾的是「觀眾不笑,除非打麻藥!」的宣傳口號,事實卻是笑果不大,廣告很多。

號稱中國版《海角七號》的《非誠勿擾》,香港地區反應平平。但挾著天時地利人和,硬是打破中國有史以來的多項影史紀錄,包括單日票房最高、首週票房打破一億人民幣,以及總票房近4億人民幣……等紀錄。《非誠勿擾》上映時值金融海嘯,而作為中國每年賀歲片常勝軍的馮小剛所提供的愛情靈藥,稍稍撫慰了人們在金融海嘯失去財富的缺口,中國觀眾的賞臉捧場,也為票房開出亮麗成績。

《非誠勿擾》故事靈感緣自陳國富1998年的作品《徵婚啟事》。舊戲新拍,馮小剛採取偶像劇的包裝手法,直指現代男女感情的多樣面貌與盲點。「剩男」(被人挑剩的醜男)葛優事業有成,獨缺老婆。「敗犬」(已逾婚齡的單身女子)舒淇貌美亮麗,偏是他人婚姻的第三者。一個癡心守候,一個做繭自縛,中間穿插著有各懷鬼胎、另有所圖與算計的徵婚者。把一場本質是遊戲人間的愛情實驗,轉化成尋訪真愛的考驗。

從偶像劇的觀點來看,《非誠勿擾》確實努力地遵守「俊男美女、時尚場景、異國風情」的三部曲公式(葛優用癡情彌補了外貌缺憾)。導演也深知愛情故事需要情歌的催淚,選用70年代由鳳飛飛唱紅的「另一種鄉愁」的日本原曲,巧妙讓歌曲旋律蘊釀激盪出男女主角的心情轉折。

劇情後段的北海道之旅更是拖拉急就章,表面上是女主角在那裡跌倒就從那裡站起來的療傷之旅,也試圖以運境呈現清晨朝露、黃昏晚霞、海邊曠野,以營造男女主角各自面對情傷的孤獨無助,但運鏡畫面的商業角度有著濃濃北海道旅遊特輯節目的味道,大大折扣了想在浪漫的喜劇中融入一些憂傷色彩的企圖,以至於舒淇的投海尋短更是突兀與多餘。

全片最古怪的還是「分歧終端機」這個假科技的玩意兒,原以為或是用來處理愛情的紛爭,但一次也沒用上。如果是為了說明男主角因何致富,或是反映現今中國人暴發戶似的財大氣粗,它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但卻放在影片的開始與結尾,既不幽默又不好笑,怎麼看都覺得莫名奇妙與無聊。而最大敗筆則是葛優與徐若瑄相親的那場戲,一句川震時期台灣同胞展現愛心的「時事評論」,頓時又成了洗腦式的統戰文宣短片。

做為賀歲片的大導演,馮小剛更是中國電影「置入行銷」的開山鼻祖。如果大家對《天下無賊》劉德華臨死前傳出簡訊的那一幕手機大特寫畫面印象深刻的話,那麼《非誠勿擾》中的置入行銷更是玩到極致。舉凡手機、電腦、洋酒、皮夾、行李箱、車子、豪宅、郵輪、甚至信用卡……在《非誠勿擾》裡,馮小剛竭盡所能地植入了各類商品廣告,更不要說是那些配合劇情需要所挑選的現代化設計裝潢的茶樓、酒館、餐廳及咖啡廳等約會場所。即便人美景優,但太多的廣告符號,像是對商業社會的妥協,也是對廣大年輕市場的妥協。整部電影看下來,令人覺得備受這些置入廣告的騷擾。當然,如果你喜歡玩「大家來找碴」,那又另當別論。

電影在娛樂功能之外,其實有機會提供觀眾另一個更宏觀的思考;為什麼現代的人距離更近,溝通管道更多,但人際越疏離?剩男與敗犬是人的問題?還是城市問題?是純粹的社會問題?還是一個普世價值的問題?關於這些,我沒有看到導演的誠意,只有草草了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9-06-26 1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