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
在催淚彈、橡皮子彈之外,港人的日常工作和社交生活都受到威脅。一個香港人,在搭乘地鐵返家的路上,可能會被大陸公安帶走,原因「不明」。
近幾日,來自美國、加拿大和澳洲的幾條消息引發關注。中共正在把仇恨與恐怖的火焰引向世界。
8月19日,澳洲新聞網發表評論《中國(中共)正以宣傳機器式的媒體為武器來打倒香港抗議者》,文章指出,中共利用國家掌控的媒體,以假新聞為武器,根據其所需要加工報導陳述。事實表明,澳媒此文一針見血。
面對暴力威脅,香港民眾沒有退縮,堅持抗爭。多個國家政府和國際組織表示支持港人和平抗議的權利,並且警告和敦促中方,必須尊重「香港高度自治」。許多西方主流媒體陸續發表了力挺香港、維護民主自由的評論。
在港警暴力升級、中共以軍事干預威脅的嚴峻時刻,《大紀元時報》遇此打壓,說明以下幾件事:第一,中共正在拚命阻擋有關「反送中」真相的傳播,尤其懼怕此事對大陸產生影響;第二,中共動用一切手段,不斷地侵蝕香港的新聞自由,損害公眾的知情權;第三,中共在侵蝕香港新聞自由的同時,也在破壞香港的正常商業運作,破壞社會道德秩序。
港警近期在清場過程中頻出狠手,越來越無所顧忌。究竟是誰引發動盪,誰逼警隊與民為敵,令「東方之珠」淪為催淚彈和警棍之城?
從中共起家階段的「痞子」暴動,到建政之後瘋狂的政治運動、武力鎮壓、人權迫害,再到今天的全球滲透、大外宣和戰狼外交,世人有目共睹:流氓之風貫穿在中共七十餘年的言行中——我是流氓我怕誰?
近期,港府和北京當局祭出連番動作,充分暴露了中共的流氓本質,而且恰恰說明,港人的抗爭具有遠見,合理而正確。
喉舌時評稱「中央不會坐視不管」,中共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出兵香港嗎?果真如此,那它就是撕下了「一國兩制」的最後一絲偽裝,公然與世界為敵。屆時,中共將給自己的罪惡和恥辱記錄再添新罪證,除此,它不會有任何所獲。
中共自1998年建立「防火牆」以來,對網絡的監控不斷升級,從單純的屏蔽網站、刪除訊息,到主動審查內容,再到迫害異議人士,進而發展至要求外國公司進行自我審查,以及懲罰個人在境外社媒上的言論等等。
中共以惡的標準,決定誰是「暴民」,誰是「英雄」,誰是「反華」。它的強硬言行流露出深深的恐懼。它懼怕寫著真相的標語、貼紙、網絡留言,懼怕外界的譴責和對正義的聲援,懼怕遊行隊伍和敢於說真話的所有人。
有人希望北京最高當局能夠特赦黃琦。黃琦不是罪犯。無罪釋放黃琦以及所有被非法關押的無辜民眾,實際上是當政者為自己挽回未來的一條路。
港澳辦以雙重標準衡量「暴力」,以「毫無根據的污衊」來阻擋獨立調查,這就是「一國兩制」的特色?
97主權移交後,香港的新聞自由逐年倒退。在北京「紅線」的壓力和政治滲透下,多家港媒漸失客觀和公正原則,採訪權、表達權、發表和播出權日益萎縮。有觀點認為,「煮蛙」的溫水已變為熱水。
中共高喊對塗污中聯辦的「暴力和暴徒」「零容忍」,想要為鎮壓開道。豈料,在元朗恐怖之夜,中共的「愛國」與「英雄」說辭徹底露餡。
為中共效力者,除了中共體制內各系統人員以外,還有一眾外圍人馬,包括政客、科技工商界、文化傳媒人士,以及僑團甚至黑社會等。這些人在海外積極執行中共的任務,輔助中共滲透。他們的活動及破壞力引起了多國情報部門的重視,許多人已經受到或正在面臨法律制裁。
國際社會高度關注香港局勢,元朗恐襲的表象和內幕敲響了警鐘。中共歷來揚惡抑善,它的本性決定其不停地輸出暴力,製造「暴民」。假如任由中共胡作非為,對它的暴力侵犯示弱,更大範圍民眾的自由和權利將被悉數剝奪。
本次元朗恐襲,係紅色暴力的升級發作,因為暴徒針對的不是某個中共仇視的團體或個人,而是無差別地毆打市民,皆在製造全港範圍的恐怖效應。
中共官媒企圖以「數典忘祖」來歪曲事實,煽動群眾間的敵對情緒,掩蓋它的罪責和陰謀。中共毀滅中華傳統文明,罪過之大,「數典忘祖」根本不足以形容。
美國總統與法輪功學員握手,可謂跨過了中共政局中最敏感的一道紅線,具有特別的意義。有評論說,美方此舉點了中共的「死穴」。
中共大外宣向社媒進軍的連番動作,引起了觀察人士的注意。對此,外界主要有兩方面的評論,第一:中國網民被禁止使用推特、臉書等社媒以及谷歌應用,而中共外交官卻可以發推並應用gmail。他們應當先賦予中國人民自由登錄推特的權利。
要論國際話語權,中共必須面對它給國家帶來的恥辱、災難以及對人民造下的罪孽,必須停止做惡。
杭州女童命案讓人看清:中國社會到了何種混亂和危險的境地!在政治、經濟、法制、文化、婚姻、家庭、人權等領域,各種亂象綜合發酵,中國少年兒童屢屢受害,誰來救救孩子?
中共顯出末路瘋狂,在紐約赤膊上陣,拙劣的表演恰恰說明,醜惡的紅色暴力不受歡迎,中共的渣滓應被清除。中國不是敵人,然而,欺壓善良大眾、散播共產主義毒素的中共是全世界的敵人。
被稱作「盾牌女孩」的林嘉露對記者說,經過這次運動,「香港每一個人都更加接近神」。她表示,在事件中真切地感到,神就在身邊。林嘉露並無宗教信仰,卻對於「神」有所感應,此言意味深長。
香港民眾的覺醒與抗爭迸射正氣,震懾邪惡。港媒《鏡週刊》援引一名24歲的示威者稱,「或許香港會死亡,但我們不能死得無聲無息,我們會抗議,直到最後」。
香港人民反惡法的戰役,凸顯正邪分界。中共禍亂中華70載,還在繼續作惡、侵蝕更多國家和地區的自由和道德。事實表明,中共不會改良,不會停止散毒。一個沒有共產黨的天和地,才會展現真正的美好、安寧。
一旦某個中共官員被確定為人權及宗教迫害者,其各類美國簽證都將受影響,其存放在美國的非法資產也將被清查甚至處理。全斗煥一例即是生動的說明。
當人們為受難者點燃蠟燭,在沉思中探討中國未來之路時,無論大陸民眾,還是海外政要或專家學者,都需要看清一點:對中共的輕信和誤判,曾經為邪惡輸血、助長淫威,招致嚴重的禍端。
我們的日子過得怎麼樣?中共殘酷地鎮壓了和平請願的學生,繼而以謊言欺騙世界,持續作惡,一次次摧毀社會走向美好的機遇。當我們被毒食品、毒疫苗、毒謊言和毒霧霾包圍時,我們全部淪為難民
共有約 313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