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容:申紀蘭退場 「舉手機器」還在

人氣 2375

【大紀元2020年06月28日訊】6月28日,山西省人大代表申紀蘭去世。申紀蘭是唯一一個從第一屆連任至第十三屆的全國人大代表,曾獲中共多名最高領導人接見,所得榮譽包括「全國勞動模範」、「全國道德模範」及「共和國勳章」等。

在2010年兩會期間,申紀蘭公開說:「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這一表態引起了外界的關注,外媒開始點評「申紀蘭現象」。近年來,大批網民發貼批評申紀蘭「永遠跟黨走」的立場,這種一致的反感並不完全針對個人,更多地體現了民眾對中共極權的厭惡。

一位網民曾說:「申紀蘭現象是這個體制的象徵、是偉光正的特色、是人民代表的諷刺、是大陸這個時代的見證!是大陸人的恥辱!」

中共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制度號稱「人民行使國家權力」,「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可是,基層和全國代表並非由人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他們的主要職責也不是為民請命。表面上,這些「代表」代表人民,實際上,他們是「民主集中制」的花瓶,被中共利用來作秀、推行黨所需要的策略,而那些行動往往是以壓榨和壓制人民為目的。

在申紀蘭擔任「人民代表」的半個多世紀裡,中共發動了殘害人民的數次政治運動,例如:反右、鎮反、「大躍進」、文革、「六四」屠殺、迫害法輪功等等,幾千萬中國人被奪走了生命。因此,對中共舉手贊成,從根本上違背道德良知,有負受迫害的千萬同胞。

去年「十一」前,申紀蘭對記者稱頌「奧運來北京、農民喜洋洋的驚人巨變。」殊不知,「驚人巨變」的背後,掩蓋了多少人權侵害,堆積了多少貧困農民的血淚!然而,這樣的讚歌,最得黨的歡心,於是乎,一些代表便成了「先進」,甚至是「道德模範」。這種稱號是對道德的褻瀆。

2015年8月,新浪微博貼出一篇為申紀蘭辯護的評論。作者稱,檢驗中共制度所需的「忠誠性」,就是「聽黨的話,跟黨走」。「在這方面,申紀蘭無疑是最符合標準的」,「申紀蘭的經歷、成就和榮譽,就是這樣一個正循環。」「不安排這樣聽黨的話跟黨走的人當代表,難道要安排專門與黨唱對台戲的人當代表嗎?」

此文赤裸裸地點明,「最符合標準」的「人民代表」就應當是黨的「傀儡」。這簡直是對黨和申紀蘭的「高級黑」,反諷效果甚佳。

2016年10月5日,美國之音報導了中國基層選舉的亂象。江西資溪縣維權人士楊霆劍(本名楊微)介紹了他參選當地人大代表遭到打壓的經過。在選舉登記時,當地選舉機構工作人員說,他沒有資格參選。楊前往當地選舉委員會查閱相關法律文件,以證明非共產黨員也有參選資格,結果被以「擾亂單位秩序」行政拘留十天,因而失去了領表的時機。他所在的選區投票時,地方當局違規操作,還恐嚇投票民眾。儘管如此,仍有三十多人在「另選他人」一欄填選楊霆劍。

此例充分說明,中共為何禁止人民擁有真正的選票,為何抹黑民主制度。

71年來,中共打著「人民至上」的幌子,持續迫害善良、正義的中國人。「全國人大」就是它作惡的制度性工具,謊言、高壓和名利的誘惑,催生出一批批「舉手機器」。

今年5月,人大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許多「代表」在表決前即紛紛響應擁護,營造了又一波「民意」。中共指揮棒下,他們都是「申紀蘭」。

申紀蘭的特例代表了背離普世價值的「舉手機制」。所謂的「人民代表」不被允許為人民謀福。如此荒唐、畸形的存在,是中國人民的不幸。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程曉容:誰投出了兩會的第一張反對票
批中共大閱兵和申紀蘭 多名異議人士被抓
中共代表對港版國安法紛表態 申紀蘭現象引關注
李春草:申紀蘭的示範效應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高中生墜亡內幕曝光 央視罕見發聲
【時事縱橫】中紀委再揪內鬼 人口數據被指造假
【唐浩視界】中共暗示新疫情?黑客攻美能源動脈
《鐵證如山系列片》第1集:目擊者舉證
【首播】專訪程曉農:氣候變化是偽命題?
【珍言真語】袁弓夷:國際反共形勢不斷推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