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專輯·迫害真相
張良被接回家,怎麼上樓呢,一步他都邁不動,是關叔把他背上了四樓的家。剛回家張良甚麼都聽不見,把嘴貼在他耳朵上,他才能聽清
(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煙台法輪功學員,高級軟件工程師鄒德用於4月13日在北京被非法抓捕並關押至今。鑒於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由江澤民及其死黨一手發動和維持的,日前鄒德用的妻子已向中國最高檢法及公安部門等機構遞交訴狀,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據悉,新一波訴江大潮將漸起。
張良被接回家,怎麼上樓呢,一步他都邁不動,是關叔把他背上了四樓的家。剛回家張良甚麼都聽不見,把嘴貼在他耳朵上,他才能聽清說甚麼,緩了半個月,張良就活過來了,而且煉功後張良身體恢復很快。 沒想到三個月後,剛養好身體,張良就又被抓了,因為要開「十六大」了。那天是給李梅的弟弟過生日,在外面一起吃火鍋,回到家已經夜裡十一點多了,有人按門鈴,從貓眼裡看,是樓下的保安。
在拘留所,警察問楊大智:「你想要多少錢?」「不想要錢,就想要個說法。」楊大智的回答非常乾脆。林茹被銬在鐵椅子上已經一整夜了,警察拿皮帶抽她,威脅說要把她送進監獄,林茹不服軟。她和丈夫是正常上訪,沒有罪錯。
1999年7月至今的16年來,江蘇南京人士朱鶴飛因為修煉法輪功而屢遭迫害。近日,她向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遞交了刑事控告書,起訴製造和維持這場迫害的元凶江澤民。
自從妹妹接見後,張良就被允許正常吃飯了,但雙手還是銬在「死人床」上。張良所有的活動,都在「死人床」上進行,「死人床」就是他的家。胥大夫戴好聽診器,手握氣囊,向袖帶內打氣,再慢慢放開氣門,看著水銀柱的刻度,最後他說,「身體虛弱,缺鈣,給他曬會兒太陽吧。」
一群黑衣人圍著一個人暴打,開始看不清打的是誰,漸漸母親認出來了,被圍在中間的不是兒子嗎?雙手被銬的張良被一腳腳踢踹著,每一下好像都踢在母親身上,拐帶著她的五臟六腑翻江倒海,母親呻吟起來,但她看見張良蜷縮在地上,不吭氣。醒來後,似乎還躺在冰涼的地面上,母親冷到骨子裡,前胸後背還在隱隱作痛,她想,如果能把痛苦轉到我身上也行啊。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國發生了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願到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事件,在時任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調解下,事件得到解決,海外媒體對此一致好評讚譽。
睜眼又是頭上的白屋頂,張良想起了前一天晚上的夢。夢裡好像是過年了,因為忙自己的事兒沒有去看奶奶,張良心裡特別難受,埋怨自己:怎麼都在一個城市,還不知道去看奶奶呢?以前張良每年都要回老家陪奶奶一起過年,一起照個相。奶奶是可憐的孤寡老人,父親的去世使她老年喪子,長年一個人生活,經常在街上靠揀破爛攢點錢,她最喜愛張良,老說自己是個沒錢的窮奶奶,沒有給孫子留下財產,上大學時她還給張良寄過好不容易攢下的十元錢。
中共當局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鎮壓持續至今已經將近16個年頭,據報導,在中國大陸,從今年的1月份到4月份,共有1,449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479人被非法庭審,245人被非法判刑,而且,根據逐月數據分析,中共當局對法輪功的迫害呈加重的趨勢。
其實張良從小就怕死。小時候,也就五歲吧,他還沒上小學。夏天幾乎每週末的晚上,單位大院都在廣場放露天電影。白色的銀幕掛在廣場和主路接口處的梧桐樹上,主席台上擺著放映機,毛澤東的大理石像也立在台子上面,舉著一隻手。
「看,野雞!」李萬年站在窗前,眼睛放了光。趙俊生過來看了看,「還真是野雞。」 「看,大野雞還帶了幾隻小的,這雞真傻,等我出去後到這兒來抓它幾隻!」李萬年激動的說。
今年的5月13日是「世界法輪大法日」洪傳23週年紀念日,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相繼舉辦各類慶祝活動。在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家和地區的政府也紛紛給法輪功修煉團體發出賀信,讚揚以實踐真善忍傳統價值理念為標準的法輪功學員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及精神昇華。
趙俊生就不會犯李萬年這種錯誤,他知道自己當上「四防」不容易。上次王紅宇值班,跟「四防」要礦泉水,「四防」當時都沒存貨了,沒要著,把王紅宇氣的,在筒道裡結結巴巴的嚷:「這幫窮鬼,都想不想幹了?明天都讓你們下車間幹活兒去,誰有錢誰上來!」
筒道裡的洗漱聲一浪接一浪,勞教們興奮的熙攘著,每天就盼著這一刻,他們一隊隊到庫房取行李。又熬過了一天,終於捱到了這短短幾個小時的睡覺時間了。一挨枕頭,就可以進入不受打攪的空間,就能暫時逃離馬三家了。漸漸靜下來的筒道,鼾聲響起來。然而張良的一天沒有結束。
「不好了!出大事兒了!」余曉航聽見劉二喜喊起來,一看,魯大慶正端著盆,用毛巾把宣誓欄上的簽名給擦去了一大半。擦宣誓欄是魯大慶蓄謀已久的行動。過完「十一」不久的一天早上,洗漱的時候,魯大慶拿著事先準備好的濕毛巾,逕直走到宣誓欄前,擦掉了上面連自己名字在內的很多法輪功學員的名字,還沒擦完,就被劉二喜發現了。
過去都想當「四防」,現在李萬年可就不這麼想了。拉關係、獻慇勤、看警察的臉色,這還不算,在三大隊還必須違心的打人,這種生活就像太監一樣,也沒啥意思。當「四防」就得上貢,至少給當班警察一天一盒煙吧,自從北京、上海的(勞教)來了之後,上貢的煙都是十幾塊以上的,警察的胃口越吊越高,十塊錢以下的煙根本看不上眼。李勇就說,別人給的我一般都不要,你看我的煙,李勇掏出來的都是好煙。
李萬年一到三大隊就當上了「四防」,一分錢沒花就戴上了紅袖標。于愛江瞭解到,李萬年1999年曾在馬三家被勞教過,那時就當「四防」,他估計李萬年有管人、打人的經驗,就親自把他從一大隊挖過來。專管隊需要更多的「四防」來加強對法輪功的管理,不得不讓有「管理經驗」的勞教不花錢就當「四防」,這樣一來,花錢買「四防」的就少了,財源明顯減少,于愛江著急了。過去管教大一年能掙小二十萬呢,現在做法輪功轉化只能得個名,落不著實惠呀。
五、六十年大慶 1 聰聰病了,其實過年時聰聰就病了。樓上有東西掉到地上的響動,樓下小孩的尖叫,窗外摩托車的嘟嘟聲,所有稍大一點的聲音,聰聰都害怕,閃電雷鳴它也害怕,但它最怕的是鞭炮禮炮。钂!钂!钂!外面響起了禮炮聲。聳起背上的棕色毛,聰聰呆立著,渾身顫個不停,嗷嗷叫了一會兒,然後無望的蹭到李梅腳下嚶嚶起來。
自1999年7月20日起,中共全面迫害法輪功至今已16年,其所實施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鬥垮、肉體上消滅」滅絕政策,致使數十萬法輪功學員遭到非法拘捕、勞教、判刑、遭受酷刑虐待等殘酷手段,據不完全統計,因鎮壓遭酷刑致死者近4千人。
在教室裡上課,有法制課、心理衛生課、科普課、歷史課等等,每次上課,警察都要錄像,這些錄像要存檔備案,是給上級匯報工作成績的證據。有一次,一個外來的警察來上課,講世界幾大邪教及其特點。台下沒有反應,在後面聽課的于愛江火了:「以後上課必須鼓掌!必須積極回答問題!必須發言!」從此以後,上課時就有警察拿著電棍在後面監督了,「誰不鼓掌?聽課必須鼓掌!」
「救救我吧,我想活著出去!」聽到魯大慶說出這麼一句話,井向榮很是詫異。此時,由於轉化工作頗有成效,一所三大隊已被評為省級先進單位,大隊長高衛東也破格提升為一所所長,井向榮接替他成為三大隊大隊長。因為當眾說了「法輪大法好」,2009年7月,遼寧鞍山的魯大慶被判一年勞教。早在1999年政府不許煉法輪功時,魯大慶就放棄了修煉。當地的派出所讓他交《轉法輪》,他也上交了。之後他娶了媳婦,開了涼棚飯店,掙了一點兒錢,過上了安穩的日子。
記得在飽受憂傷、恐怖歲月裡,我從大陸冒險到了泰國,這片熱帶的土地和善良的民眾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如今,雖然離開那裏多年了,每每與朋友們談起泰國,我仍總是要盛讚這個篤信佛陀的國度。然而,那裏近期發生了一些令我吃驚的事情,我不免心生擔憂並天天掛念泰國。
三、抻床、大掛、開口器、灌食 1 再一次抻拉,一次比一次時間長……「四防」又被叫進來,手忙腳亂的給昏死過去的張良掐人中。等胥大夫被從所部叫上來的時候,張良已經緩了過來。打開老式的鐵盒血壓計,量血壓、測脈搏,然後胥大夫眼皮都不抬,慢吞吞的說:「血壓有些高,休息一下吧。」
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荷蘭部分法輪功學員向泰國駐荷蘭大使館遞交了一封重要的請願信,呼籲泰國政府釋放十九位被關押在移民監的法輪功學員。
郝三平一大早就要趕班車,從瀋陽市區坐通勤車,大約一個小時才能到馬三家教養院,現在方便多了,過去上班得坐火車呢。一些急匆匆的面孔,唰唰掠過車窗,穿過了繁華的城區,之後就是越來越荒涼的景色了,已經上了高速,瀋陽西北方向。雖然人抓回來了,郝三平沒有感到輕鬆,所裡成立了法輪功專管隊,他不願意被調過去。
據明慧網5月6日報導,2015年5月5日晚6點,新西蘭電視三台播報了一則新聞:正在中國訪問的外交事務部長馬銳•麥克卡利(Murray McCully)通過其辦公室給所有議員和部長髮了一封電子郵件,警告他們不要參加法輪功舉辦的「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因為那將觸動中共使館的「敏感神經」。麥克卡利本意是想發給國家黨議員和部長,但卻陰差陽錯地發給了所有議員,因此電視三台獲得了一個副本。
剛剛得知,曾和我在中國被非法關押在同一個勞教所、同一個監室的法輪功學員王志勇剛逃出中共虎口,近日又在泰國遭綁架。那個憨厚壯實的大連鞋店小老闆,終日浮現在我眼前。
2004年山東煙台法輪功學員賀秀玲被迫害致死案,並非個案。但是,因為案情洩漏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和對賀秀玲實施「活摘」的直接策劃者是「610」,所以賀秀玲案,頗為敏感,驚動了中共高層,震驚了海外,真相始終被中共刻意掩蓋。
馬三家地處偏僻,但建院以來,歷年的「國慶」節、黨代會及國家重大事件期間,安保工作都被放在第一位。這次發生在奧運期間的跑人事件,使馬三家丟了臉,「上面」要求加大管制力度,限期整改。於是教養院立即開展了全面的安全檢查和整改,很多例行的手續和政策被叫停。
共有約 3566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HEADLINES
(大紀元記者穆清綜合報導)煙台法輪功學員,高級軟件工程師鄒德用於4月13日在北京被非法抓捕並關押至今。鑒於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是由江澤民及其死黨一手發動和維持的,日前鄒德用的妻子已向中國最高檢法及公安部門等機構遞交訴狀,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據悉,新一波訴江大潮將漸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