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馬思聰是中國20世紀30年代揚名中外的小提琴演奏家、作曲家、音樂教育家。
民國時期由北京《順天時報》評選出的「四大名旦」梅蘭芳、程硯秋、荀慧生、尚小雲更是代表了京劇旦行藝術的最高成就,他們創造了各具特色的旦角藝術流派。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出自《詩經》,司馬遷在《史記》中專門引用以讚美一個人,並且說:「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在中共維持政權的需要下,真實的毛被掩蓋,眾多的國人繼續被蒙蔽,甚至近年來,一些人因對現實的不滿,在思想中泛起了「懷舊」的情緒,再次將毛「神化」。
九十年代,最受歡迎的兩本書是《中國法輪功》和《轉法輪》,後者1995年出版後,即在1996年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全國十大暢銷書。據悉,當時有成百上千萬冊的法輪功書籍被焚毀,法輪功書籍在大陸也成為了禁書。
大躍進不僅造成大饑荒,還對農業、自然資源造成嚴重破壞。
賀龍在「文革」中慘遭迫害致死。不斷披露的歷史事實顯示,與賀龍有著42年交情的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
俄國作為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克格勃的前身「契卡」扮演著恐怖的角色,譬如暗殺、製造冤假錯案、刑訊逼供、濫殺無辜等,都和它的存在和觸角的延伸有著密切的聯繫。
在京劇界,「鬚生」通常指表演老生的演員。上個世紀30年代,著名鬚生余叔岩、高慶奎、馬連良、言菊朋各自創立了獨具風格的藝術流派,被稱為「四大鬚生」。
賀龍在「文革」中慘遭迫害致死。不斷披露的歷史事實顯示,與賀龍有著42年交情的周恩來不僅是賀龍專案組的負責人,親自落實對賀龍的隔離審查,還簽署了對賀龍的逮捕令;賀龍罪名的升級更與周恩來有直接關係。
本文旨在追根溯源「狄、林反黨集團」的由來,揭開毛澤東和中共勾結日偽、破壞抗日的漢奸秘辛。
文革的殘酷、血腥,不僅體現在普通人身上,還可以從各級被打倒的中共高官及受到株連的子女身上窺見。
文革前在北大發生的規模最大的迫害是1957年的「反右派」運動。在1957年「反右派運動」和延續到1958年1月底的三個月的「反右補課」中,北京大學有589名學生和110名教職員,一共699人,被劃成了「右派分子」;後來又再「補劃」,一共劃了716個右派分子。另外,據1979年《人民日報》上的一篇文章:北大劃了715名「右派分子」,還有842人受到各種處分。因...
道家高人張果老「倒騎驢」,不是圖個好玩兒,也不是為博人眼球兒。是因為他發現塵世之人世風日下,離「道」越來越遠。故以「倒騎驢」來警喻世人。這才是張果老「倒騎驢」的真正原因。
中國,亟待恢復傳統的道德觀念、倫理綱常;中國人,需要復甦人性,回歸真誠與善良。只有拋棄中共,清除魔性,人們才能獲得溫馨的親情,享受家庭的和睦,構建美好的社會。反思中共之惡,挽救個體與民族的靈魂,乃今日之重大課題。
52年的鎮反,中共殺了87萬餘人。說83年嚴打殺了96萬餘人,既非空穴來風,也不足為怪。89年發生「殺二十萬保二十年」的天安門大屠殺,繼續詮釋96萬這個數字的可能性。近十七年,中共屠殺了上百萬法輪功學員,甚至活摘器官牟利。中共的邪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
文革迫害的殘酷程度超過了以往所有的「政治運動」。把「鬥爭」對象侮辱、折磨、捆綁、毆打及拷打致死,以前就發生過,但一般來說只發生在農村,在文革中則長期大量地出現在校園之中,包括北大這樣的「最高學府」。這不單是犯罪,也是民族文明的墮落。
夾邊溝勞改農場三千多犯人,絕大多數是右派分子,當時甘肅的知識精英和黨內幹部被打成右派的大都集中在這裡,其次是所謂的反革命分子,刑事犯所佔比例很小,前兩者都是政治犯。夾邊溝可以說是關押右派分子的集中營。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中共打著抗日的幌子,藉機發展壯大自己的力量,並時刻不忘記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除了在軍事上、政治上、經濟上採取了諸多措施外,在思想上,毛澤東親自發動和領導了延安整風運動,初步確立了自己絕對的領導權威。
中共明知有人餓死也不開倉放糧。信陽事件中,100多萬人是守著糧倉餓死的。
「產鉗,產鉗,快拿產鉗來!」「又是一個胖娃娃,一晚上接生了3個,真好!」這是中國被視為「萬嬰之母」的林巧稚醫生臨終前留下的最後兩句話。
張國燾在鄂豫皖蘇區發動大規模「肅反」行動,僅1931年的9月至11月的兩個月間,就殺掉2,500多名指戰員;紅25軍原有1萬2千人,肅反過後,僅剩下了6千人。張國燾還將「肅反」擴展到地方各級黨政機關、地方武裝和群眾團體。時任紅四方面軍軍長徐向前的妻子程訓宣也被張國燾祕密處死。
本來是好意照顧,結果卻成了企業家剝削的罪證,內心的苦悶可想而知。1952年4月21日,在被工人圍困在辦公室裡兩天後,冼冠生就從冠生園的樓上跳下,斃命在南京路上。不甘受辱的他的縱身一躍,使其成為上海眾多「空降兵」中的一員,終年64歲。
而從兩次發出「後悔加入中共、跟著毛」的譚震林看,他是深知中共的殘酷的,因為他自己就曾經在肅反擴大化時,以莫須有的罪名,和項英共同合謀處決(用大刀砍殺)了原紅12軍參謀長林野夫婦。
從北大的六十三名受難者可以清楚看到,他們之被害,是因為他們屬於文革領導人規定要打擊的某個群體。沒有文革,六十三人都是社會中的守法公民;有了文革,就變成了「敵人」。
今天看到大紀元開始連載丁抒的《陽謀》,不由得想起在我家鄉四川中江縣一個廣爲人知的故事
在中共長年累月的宣傳下,很多中國人一聽到「地主」這個詞,第一反應就是他們「凶狠、殘暴、貪婪」,他們是「剝削階級」的代名詞,而被中共立為典型的是劉文彩、周扒皮、黃世仁和南霸天這四個。然而,許許多多的中國人並不知道的是,如其他被灌輸的並非是歷史的真實一樣,「四大地主」的惡行同樣是中共炮製出來欺騙民眾的。
《陽謀》內容提要 一九五七年夏季,由毛澤東親自策劃和指揮的「反右派鬥爭」,是一場大規模鎮壓言論自由的政治運動。運動採取卑鄙的誘騙方式,號召「大鳴大放」「言者無罪」。最後,一網打盡,使上百萬無辜者淪為家破人亡的專政對象。 本書以大量資料文件、受害者證詞和訪談記錄,對反右運動發生的背景、激烈而戲劇化的過程、結局及其後果,作全方位的描述和分析。不僅揭示...
1966年5月文革爆發,「破四舊」運動隨之掀起,白馬寺附近的白馬寺生產大隊的黨支部書記帶領農民革命,將遼代十八羅漢泥塑、兩千年前印度高僧帶來的貝葉經、稀世珍寶玉馬在內的佛像、經卷破壞,寺廟也差點被燒掉。
文革爆發前夕,鄧蜀平被調往貴陽市南明區當副區長。然而,他還沒有到新的崗位上任,鄧小平已當作黨內第二大走資派揪了出來。得知這一消息,鄧蜀平長嘆一聲,「完了」。接著他被革了職,天天被揪到大庭廣眾之中交代問題。死去活來的折磨使他身心憔悴。躲過了肅反、反右、四清運動的鄧蜀平,在1971年3月15日這一天自殺,時年58歲。
共有約 2411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2017年3月23日,剛剛在臺灣創下35場大爆滿票房奇蹟的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飛抵澳大利亞墨爾本國際機場,正式展開在大洋洲7大城市的32場巡迴演出。熱情的神韻粉絲們一大早就守在接機大廳,拉起「歡迎神韻藝術團蒞臨澳大利亞巡演」的條幅,手捧鮮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