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史為鑒
是鬼不是人、罪孽深重的康生就這樣死前不得安寧,死後則是滾滾罵名和不為人所知的更深重的懲罰。還有多少中共高官也是如此呢?!
他在嚴酷的戰爭環境還能夠堅持獨立思考,真正體現了北大精神的精髓。因此他就要為自己的思想和骨頭付出全部生命的代價。王實味死了,他留下的有關人性的討論並沒有結束,也永遠不可能結束。
肅反AB團是中共內部殺戮的開端,直接為各根據地肅反運動的亂打亂殺開了先例。中央蘇區累計有10萬紅軍在肅反中被自己人屠殺。
絕大多數的廣西大屠殺的案例都是由軍人領導、指揮、縱容甚至直接動手的。
肅反AB團是中共內部殺戮的開端,直接為各根據地肅反運動的亂打亂殺開了先例。中央蘇區累計有10萬紅軍在肅反中被自己人屠殺。
在飽受摧殘後,梅汝璈因病於1973年離世,終年68歲,其希望完成的《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巨著也未能完稿。在遺憾離世前,梅汝璈是否後悔當初的選擇呢?
延安整風審乾的甄別階段,一個特務都未發現。
朱自清父子被中共利用後的痛苦和結局,其實就在昭告世人:遠離中共,才能遠離災禍。
延安整風運動最恐怖的一幕,莫過於擴大到全黨的整肅——「搶救運動」,它最後演變成一場群體滅絕的殺戮。
延安整風從1942年春開始,歷時三年之久(1942—1945),包括高層整風和普遍整風兩大層面;經歷了整風、審幹肅反、搶救運動、甄別幾個階段。
扮演他的男人和他的女人都結局悲慘。歷史的真實記錄,不令人深思麼?
延安整風從1942年春開始,歷時三年之久(1942~1945)。包括高層整風和普遍整風兩大層面;經歷了整風、審干肅反、搶救運動、甄別幾個階段。
然而就是這樣一部充斥著謊言的劇目,這樣一部背後充滿著血淚的劇目,卻一再被中共拿出來在國內外洗腦,宣傳中共暴力。中共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如何應對中共,那就是揭穿謊言,還原真相,直至中共垮台。
延安整風從1942年春開始,歷時三年之久(1942~1945)。包括高層整風和普遍整風兩大層面;經歷了整風、審干肅反、搶救運動、甄別幾個階段。
西路軍慘敗堪稱是中共歷史上最大的黑幕,西路軍真正的殺手是中共中央軍委。像西路軍這樣鮮為人知的「黑幕」還有多少?還會塵封多久呢?
不能告人的歷史真相是:毛澤東、周恩來策劃西路軍慘案,借軍閥之手葬送西路軍兩萬人的性命,又把慘案的罪責強加在張國燾頭上。
掀起這場暴風驟雨的中共,至今的罪責仍未被清算。但紀錄片《暴風驟雨》已掀開了中共黨史又一頁虛假的歷史。
馬克思用他擅長歪曲的手法,將種種早期自由產業的弊端和那個時代一時難除的社會舊疾,全部潑向新生的民主、自由政體,將新生的平民自主生產、自由競爭的社會,和摧毀特權實現人人平等的新時代,掛滿了讓人人膽寒和恐怖的辭條。
沒有任何科研成果的何祚庥靠製造歪理邪說能穩居中國科學院院士36年,而有研究成果的屠呦呦等真正為國家和世界做出貢獻的傑出人才卻成不了院士。這是為什麼?因為何祚庥是江澤民的奴才,而中科院是共產黨的。 如今,中共面臨解體,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一個個被告上國際法庭。在「追查國際」的追查名單之列的何祚庥,也決 不可能逃脫法律的懲罰。大審判就要到了。
替政客站台的何祚庥,誹謗、污衊、打擊、迫害的對象都是中國大陸主流社會道德高尚的好人。何祚庥的罪可大了去了。他借反偽科學之名,整錢學森、整法輪功,把科學領域裡的學術問題政治化,誘導江澤民,使其利用中共、啟動國家機器,對祟尚「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實施了一場歷時18年的政治迫害。
閻又文的情報,都直接影響中共中央的戰略決策,但幾十年來,為了維護自己的光環,中共一直掩蓋這一點。
平津戰役後來被中共視作情報工作的「巔峰之作」,據平津戰役紀念館的統計數據,當時北平中共臥底有3,000人之眾,外圍人員超過5,000人。滲透到傅作義集團的每一個角落,其中包括傅作義的女兒傅冬菊。
八一南昌暴動一直為中共高調渲染,南昌城裡至今還保留十分隆重的紀念館與暴動領導人群雕。
中共所吹噓的「三大戰役」的勝利,都不過是紅色間諜臥底的功勞,毛澤東之所以能決勝千里之外,就是依靠周恩來創立的中共中央特務科的特務活動,中共的勝利史不過就是一部特務史。
人人都有作夢的經歷,人人都會有夢醒的感受。如果是好夢醒來,你也許會感到遺憾、惆悵;如果是惡夢醒來你大概會暗自慶幸。
眾所周知,鴉片是一種毒品,而與鴉片緊密相連的中共之毒,則明顯甚於鴉片。無疑,中國要復興,中共之毒必須連根拔除。
1953年春夏之交,毛交給高崗一個「絕密任務」:命他親自去查閱東北敵偽檔案,瞭解二十年代劉少奇在奉天(瀋陽)被捕後的表現...
在過去的68年裡,中國的知識分子,一直是痛苦的見證人和承受者。這一個群體,歷經一次次政治運動的衝擊,窒息在思想鉗制的壓抑中,飽受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摺磨。在暴力和謊言的高壓下,大陸的士人階層,不幸地從整體上淪為極權專政的工具,失去了捨我其誰的自由捍衛者的精神。
吸引毛的是野蠻暴力,是打碎既存秩序、社會結構的暴力。這正是蘇俄社會革命的模式。
蔣介石在大會上作報告時,沈安娜就坐在離他僅三四米遠的桌子旁做速記。在全會的小型軍事會議上,沈安娜接觸到國民黨兩個重要文件,即《防止異黨活動辦法》(後改為《限制共產黨活動辦法》)和《關於共產黨的處置辦法》。她迅速把文件轉給周恩來。當時中央黨部還沒有給國民黨內部發放,中共就已經拿到原文件。
共有約 2650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中共政權在搖搖欲墜下即將迎來十九大,由於習近平上台以來「反貪打虎」拿下眾多江派大員,雙方的宮廷之爭日趨白日化。今年北戴河會議被外界視為江曾最後發難的機會,因此說法頗多。北京體制內專家辛子陵接受大紀元專訪,揭開今年北戴河會議的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