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吐為快
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因為支持自由民主,支持香港反送中,被中共抹黑成「賣國漢奸」,「亂港頭目」,而真實的黎智英是怎樣的人,中共則全力封殺,近日,微信上一篇...
中共官媒「中國(中共)日報」(China Daily)對香港大遊行進行了報道,但內容卻令人目瞪口呆之後,又捧腹爆笑。
他曾經是中共軍人和中共黨員,因刻制《一寸山河一寸血》的光盤傳給友人,就被判刑三年,只因光盤裡附有《九評共產黨》、《江澤民其人》的電子書。刑滿回家後,妻子竟要與他離婚,到底發生了什麼?此文是作者本人的親身經歷。
就在近期美中貿易戰連續升級、相互加稅炮火不斷的「硝煙瀰漫」之中,華為公司成為了一道令人矚目的身影。但一些中共官媒在宣傳中對華為公司遭到「封殺」感到不公,為其喊冤,但實際上,如果回頭看看中共反美反了這麼多年的做法,華為真的一點兒也不冤。只能說華為這次「摔得狠」,就是因為它站在了中共的「肩膀」上。
有的醫生砸患者的錢,高收費;有的醫生對沒病的患者卻騙說有病,把小病說成大病,都是為了騙錢。作為一個大法修煉者絕對不會隨波逐流,要逆流而上,截窒世風下滑。
中共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雜誌《新聞戰線》前總編輯胡欣,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從該報社三十六號樓十九樓躍下身亡,終年六十六歲。有網絡媒體稱胡欣生前疑患抑鬱症。網絡也流傳胡欣自殺的原因,遭網管刪除。
周李夫婦是廣州市荔灣區居民,因拆遷補償問題上訪多年,並因此曾被判刑,被行政拘留更是家常便飯。這次周李夫婦以擾亂國家機關工作秩序罪再遭刑拘,起因是中非論壇峰會期間,夫婦二人赴京,被北京警方拘留遣返。因孩子年幼,李小貞取保獲釋。
不過,在這個節骨眼上,如若您能善待妹妹蔣立宇,把「槍口抬高一厘米」,自然功德無量,也同樣是您善良之心的體現。
譚作人,四川成都人,著名的環保維權人士和網絡作家。因調查蒐集四川地震中死於「豆腐渣」校舍的死難兒童名單,並在網上發表《公民獨立調查報告》,觸怒四川當局,成為當局殘酷迫害的對象。九年前的8月12日,譚作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在四川開庭。
近日的假疫苗事件持續發酵,不但一眾明星紛紛喊打,連中共領導人也不得不開炮,大叫 「觸目驚心」,「突破人的道德底線」。
這份所謂「榮譽證書」是我在給他整理書籍時偶然發現的。劉軍被評為「先進個人」背後的具體原因是,他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尤其是強行要求與修煉法輪功的妻子劉秀鳳徹底決裂(離婚)。這張「榮譽證書」是中共河北省淶水縣委迫害法輪功和破壞家庭的證據。
心希望您別再參與迫害,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善待自己、保護自己。
剛到澳洲時,我在華人餐廳打工。那段時間,正值《看中國》報連載我的「上海女囚」,大紀元上也有我尖銳的時評。曾有個上海老鄉眼神閃爍地問:你寫文章為甚麼不用別名?我哈哈大笑:在上海我都實名譔文,難道到了澳洲要偷偷摸摸?
有個略微生僻的成語叫上樑抽梯,和人人皆知的落井下石同義。別人上了房梁,你把梯子抽走了,別人落井裡了,你扔下一塊大石頭,這都是缺德八百輩子的事,是存心想置人家於死地。 這缺德八百輩子的事,偏偏就有人幹了。有人抽走了梯子,年輕的工人歐湘斌活生生從三樓墜下摔死了,死在了中國人的大年前,死在了回家過年的期待中。這缺德八輩子的抽梯人不出意外,是此間繁華都市的守護...
畢業那天,班主任對我說:「你要有一顆紅心二個準備,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大有作為,這是襠媽給你一次鍛鍊的機會,你要好好珍惜,不要有什麼怨言。」要知道,那時我才是一個十幾歲的小孩。我悻悻離開學校回家,我哪敢怨言,我只有眼淚。回想我啟蒙的第一課,老師教導我們說襠媽比生母還親,我沒有什麼感覺,只是和小朋友們隨聲吆喝而已,這次我真切地感受到了襠媽對我的「疼愛」——今天不...
神韻交響樂,天音四海鳴。 宇宙淨化期,浩蕩佛恩隆。 五千文明現,猶若照妖鏡。 寶島再慶倖,一票求難能。 党如聞霹靂,末日倍驚恐。 慌耍黔驢技,呱噪妄抗衡。 魔與正神爭,共党地痞兵。 中國新歌聲,台大辦活動。 暴力邪教樂,紅歌血腥風。 正善自禁毒,紅魔露原形。 統促黨鐵拳,不准人拒紅。 惡棍掄血濺,校園撒野瘋。 還叫打得好,行兇...
什麼是成功移民?對很多中國移民來說,找到理想工作,買一棟在好學區的房子,孩子能上名校就是成功移民了。而對富豪級的中國移民來說,把巨款和家人順利轉移到國外,同時在中國的生意仍然風生水起,可能就是他們認為的成功移民標誌。
只有讓共產黨垮掉,清除共產黨的邪惡理論,幫助中國人恢復正常的生活權利,世界也才會真正安全。
當大學成為消滅童年、浪費青春、消磨鬥志、回報渺茫的人生圈套,知識就無力改變個人命運;當大學成為官場、商場、歡場與名利場,大學的謊言就毀了中國精英的生長土壤——可敬的大學,就成了可怕的大學。
雖然格蘭菲爾塔樓的大火早已被撲滅,但外界輿論對這場災難的指責之火有如燎原之勢無限蔓延,黯黯陰雲仍密布在英倫上空,抗議者們出現在街頭,矛頭直指市政府乃至首相特麗莎.梅。
近日,中共黨媒喉舌借一「女德班」否定傳統「女德」。有評論認為,傳統女德並不是像中共宣傳的那樣,相反,當下中國所謂的「男女平等」使中國男性失去陽剛與正氣,女性失去溫婉與賢淑。
常常聽到有人說:「我不關心政治,我們小老百姓,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就行。」 乍一聽,似乎沒錯,平民老百姓,頂頂要緊的,是對付眼面前的衣食住行。可仔細一想,又覺得有點不對勁。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你不關心政治,而政治遲早會來關心你。」 這句話不難懂,政治這個詞一般多用來指政府政黨等治理國家的行為。「國」由「家」組成,「家」由「人」組成。 治理國...
如果習近平不能徹底認清共產黨的本質,他就逃脫不了共產黨內的相互傾軋、自相殘殺的邪教鐵律。只要他不解體中共,共產邪靈就會隨時伺機對他反咬一口。
據保守估計,中共的土改殺死了200多萬「地主」,而其子孫後代也連遭打壓迫害。《白毛女》成為中共利用文藝宣傳鞏固暴力統治的典型。近日,一位唱了一輩子《白毛女》的女演員,一位為《白毛女》伴奏一輩子的演奏家,分別向記者講述了自己六十年來的親身經歷和感受。
那個五毛與袋鼠何其相似?他所憎恨的貪腐橫行、道德淪喪,不正是中共當年那一系列運動種下的惡果嗎?
最近瑞典成了世界的焦點。首先是2月18日晚,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在佛羅里達的集會上點名瑞典,指出瑞典的難民政策是不負責任的,帶來嚴重後果。19日,瑞典的一些「政治正確」的政治家開始反擊,抓住川普表達中的一個漏洞,指責川普亂說話,並堅稱瑞典的治安狀況一直良好。話音未落,20日在斯德哥爾摩近郊發生騷亂,襲警、搶劫店鋪、燒汽車。讓剛剛還自誇安全平靜的政治家們立刻啞火...
在《袋鼠的感恩》一文發表後,有不少讀者給予了積極的反饋。有一位讀者的評論觀點引起了我的思考。他說:「(《袋鼠的感恩》一文)有一點點道理,不過中國自古以來的傳統思想包括孝道和宗族觀念都有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宗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所以養成中庸為上明哲保身的清流、脫世求仙的道家,剩下的就是阿諛奉承貪婪腐敗道徳淪喪。」 其實他的這個觀點代表了很大一批國人對傳統文...
朝鮮不是一個有監獄的國家,而是一座被稱為「國家」的監獄。所謂的國家機器的設立,無非是為了更持久、更高效地管理這座超級監獄罷了。褪去「人民共和國」的畫皮,這座「朝鮮民主主義集中營」代表了現代文明世界一個潰爛的膿瘡。
中共為了掩飾其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總是以文化差異、東西不同、古今不同為藉口,冠以中國特色,但真正的中國文化特色其實是與挪威傳統文化是一模一樣的,那就是重德行善、識廉知恥。
退黨!這個在中國國內被列為高度敏感的詞彙,同時在國外華人圈又是一個高頻出現的熱詞。但無論冰也好、火也罷,總之全世界的華人都很關注它,以致我都把它當成國人的「專利」了。但沒想到瑞典人也退黨,而且兩年就退了三分之一。
共有約 79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堪薩斯大學(KU)的一名華裔研究員本週三(8月21日)被聯邦起訴。根據司法部聲明,他被控隱瞞為一所中國大學全職工作,並同時在堪薩斯大學領取美國政府資助進行研究,兩頭通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