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香港人不羈放縱愛自由

作者:樂土

人氣 943

【大紀元2021年07月05日訊】看到一段攝於日本繁華街頭夜景裡,街頭吉他藝人的視頻。街頭一個孤獨的吉他手在彈唱日語的《海闊天空》,歌聲激越高亢,與周圍霓虹閃爍鱗次櫛比的繁華夜景形成奇異的反差。一個駐足靜聽的華人女子最後不禁和著他用粵語唱起來,吉他手立刻轉而也用粵語高唱:原諒我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女子一瞬間不禁掩面啜泣,歌聲裡也帶出了哭音……看至此,我也是眼眶濕潤,心潮起伏。

在世界每一個角落,所有的華語世界中,幾乎沒有華人不會唱香港人黃家駒的這首絕唱《海闊天空》的,那如泣如訴蕩氣回腸的大氣磅礴,讓人對歌者肅然起敬久久難忘。黃家駒的歌卓爾不群堪稱偉大,其意境之高闊,格局之雄邁讓我們永遠難以忘懷。

難忘香港。

回頭想起來,筆者移民北美的最初緣起就是源自於多年前的一次香港自由行。

那是一次生產商招待我們這樣的一些代理公司老闆們的旅遊。那也是我第一次到香港,由深圳乘大巴入關羅湖口岸,我透過車窗好奇地看著這個久聞大名的東方之珠。街頭人頭攢動熙熙攘攘,雙層的巴士,鱗次櫛比的店鋪,到處的銀行,一時恍惚間覺得不真實,少年時電視劇中的場景與現實混雜難辨。

接下來幾天自然是:海港城/銅鑼灣/旺角……購物、購物、購物……

但香港有幾個小事的細節讓我難忘:

在香港迪士尼樂園裡,我看到遊行的成隊舞者,穿著各式的彩衣,那些人們,他們載歌載舞地遊行過來,我很快注意到他們容光煥發的臉上那洋溢著的笑!那是怎麼樣的笑啊,那麼的燦爛陽光那麼的美好自然和發自內心深處的笑容……老實說我在大陸已經(當時我40歲了)幾乎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有那樣的歡笑喜樂,我彷彿被催眠了一樣地站在遊行隊伍旁邊,就那樣看啊看啊,看得幾乎忘記了時間。

另一次是晚飯後從酒店裡出來溜達,路過一個路口,遠遠地見到一輛車開過來,我本能地立足路邊等待汽車開過去。孰料那車慢下來直至停了下來,天色昏暗我探頭去看那駕駛者,模糊看到他在車內向我揮手讓我先過。我三步併兩步趕緊跨過這個路口……事後我一直心裡面暗暗感慨,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有車給我讓路的!這裡的文明的生活方式真是……這裡的人也是華人!這個世界中竟然也有這樣的禮讓和睦的地方?這才是人應該有的生活環境,才是人應該有的生活。我為什麼不能生活在這樣的文明世界中呢?

導遊帶我們晚上去乘船觀賞維多利亞港夜景。到處都是停靠的旅遊大巴,到處都是像我們一樣的大陸的遊客。在排隊的地方,一個高處,一位微胖戴眼鏡的文雅青年男子站出來,準備向我們這些人群說著什麼。面對這麼多人群的矚目,看得出來一瞬間他略有些緊張,但是很快,他就像有光芒煥發出來一樣,精神抖擻地開始大聲宣講。走近了聽見了他是在宣講著《九評共產黨》、及法輪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我一直注視著他,聽他用香港味的普通話大聲說著那些,在中共國裡屬於「大逆不道」和「反動」的話。

學生時代我就是氣功愛好者,練了不少的功法,但氣功中各種說法各種亂象讓人無所適從,總是感覺盲人摸象一樣的不得要領。直至在北京打工時,在一個夜市的書報亭裡偶爾遇見了《轉法輪》。一口氣讀完此書後,我覺得自己迷惑的一切都豁然開朗了,以前的一切都彷彿陶淵明所說的「覺今是而昨非」。深深感慨這要不是真理世界上就沒有真理了。

但是我是一個人在外鄉打工,生活動盪,典型的「中士聞道,若存若亡」,很快心思就又淹沒在工作競爭/鬥爭等等之中了。後來回到家鄉開始經營自己的小公司,商海茫茫,自己一個學生開始創業做生意,體會著什麼是萬事艱難。書我則一直小心珍藏著,從內心深處我深深地知道法輪大法好,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是度人的寶貴的正法,是純善的是救人出苦海的,是與這個謊言遍地物慾橫流的「初級階段和諧社會」是絕然不同的。偶爾在外面碰得頭破血流夜深人靜時,會打開《轉法輪》自己一個人靜靜地讀。

1999年7月中共突然間開始文化革命般運動式地、大肆迫害法輪功時,我正在走訪市場出差的途中。當時我在路邊的飯館裡,看著電視裡羅京那面無表情的臉,心裡無比震驚。當時,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幾乎中共國舉國上下就沒有別的事兒了,就只有一個法輪功,各種各樣的「批判、聲討、揭發……」林林總總不一而足。

坦率地說,一開始我內心裡是有波瀾的,也是一度猶疑到底誰說的是真誰說的是假,但是很快我就看出了端倪,這是共產黨的政治運動式又一次迫害狂大發作,我作為一個深深的了解法輪大法的人,一個修行者一個信仰者,我自己才是最有發言權的,媒體裡面那些人根本沒有讀過書、或沒有讀懂書,他們只是一群奉命的爪牙凶徒和打手,那些根本就一竅不通的無知無恥的污衊謾罵之詞,怎麼能動搖了我的心!

真正的大法修煉人是一群連螞蟻都不願踩死、連草木都不願折損的善良人,是善良人中最善良的人,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遇事總是會反思找自己的責任。大法的老師也明確教誨我們,不但殺生是不對的自殺也是有罪的。拿自焚來說事煽情挑唆……那只能欺騙那些懵懂無知者。誰是正的誰真正的是邪惡的,89年的六四時我們就已經見識過一次,而且恰巧那次我也是當事人!

曾經的納粹德國拼湊出了一本所謂「一百個物理學家駁斥相對論」的書,愛因斯坦把玩著別人送來的那本書咯咯地笑著說:假如我的理論錯了,一個物理學家一篇論文就推倒了,何必一百個。

但是很慚愧,政治高壓之下我有深深的怕心,我把大法的書籍放到了更隱祕的地方,在夜深人靜時才敢自己一個人偷偷地看。

而現在在香港,當看到那個當眾演講的戴眼鏡的文雅香港青年時,我深深地被震撼,心中久久難忘,

——自由,那是多麼清新美好的滋味!

後來我在大陸生意最頂峰的時候激流勇退,攜全家人移民到了北美,來到了自由世界。

多年過去了,

我依然經常想起香港……

今天,

香港已死。

我的一個朋友,一位寡言忠厚的香港長者,沉鬱悲涼地跟我說:

香港已經死了。

他說,包括我自己在內的幾乎所有香港人,其實都對共產黨的瘋狂和反人性無底線之惡認識不足。從小我們大多數人畢竟成長生活在一個對惡有邊界有底線的正常人類社會裡,我們相信法治相信警察和法庭法律,相信人類公義和誠信良知,相信在新聞自由的社會中,有起碼的輿論和社會公義的壓力管束。我們讀書、戀愛、賺錢、買樓,看音樂會,去海外度假,就像無憂無慮長大的孩子,我們知曉世界上有種種罪惡,但是總的來說,我們相信大多數人的人性中,仍然有善良誠信和道德底線。

但是,

與那些1949年前堅決逃離大陸來到香港的前輩、和1997年堅決移民海外的老香港人比,我們真是對共產黨太天真太幼稚了!

那共產黨治下殘酷變異的人心,

那開車不小心撞了人,然後再用刀子捅死傷者滅口的狠心我們能懂嗎?

那給孩子喝毒奶粉、幼兒園揮刀砍殺幼童……我們能懂嗎?

習近平13歲從流放地逃回家討一碗熱湯麵,他的親媽媽卻冒雨連夜去官府檢舉告發他。

這我們能懂嗎?

我們可以想像得出少年習近平心中的惡毒陰寒嗎?

……

我們以為習這個中共國可笑的到處炫耀學識的一尊,他最起碼會考慮一點香港這個會下金蛋的金鵝為他的皇位的貢獻,而有所顧忌……這就像是一個生活在平靜安靜富足社區裡的歡笑無憂的居民,完全不能想像理解死囚牢裡面那些亡命徒們陰暗變異的內心,經歷了近一個世紀以來的殘酷鬥爭血拚撕咬的共產黨們,他們已經完全變異成為了人形野獸,他們的腦子裡只知道惡和恐懼。

只是可憐了我們的那些勇敢的香港孩子們!

我們年年在維園紀念北京廣場的六四,孰料一場新的六四惡夢降臨在了我們自己的家園!

我們眼看著東方明珠香港,在全世界眾目睽睽的鏡頭之下,被頑冥狂妄無知無畏的暴君殺死:民意被強姦,正直正義者被殘害,惡警小人氣焰熏天,人民被恐嚇噤口道路以目,勇敢的熱血青年被暴虐打壓,中共國的那套謊言鬼話到處被大分貝地灌輸……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啊!這是人們最深最黑暗的惡夢中才有可能見到的香港啊!

我是入教三十多年的基督徒了,你是法輪大法的弟子,我們都相信有神和善良正義,相信天上的神在看顧著他的子民。但是現在……

沉默……

讓我們再聽一聽黃家駒的歌吧,老哥哥,

我的心裡面和你一樣難受,聽一聽《海闊天空》吧,

我的心裡面和你一樣難受,老哥哥,而且還有憤怒!全世界眼睜睜地看著香港被中共惡魔吞噬,而無所作為,這是現代文明世界人類正義之恥!

西方的那些滿嘴都是正義覺醒的政客們,那些儼然聖徒的最高尚最良心最道德最聖潔的代表人類最高道義的左派大佬們,他們在那裡?OK,發表一篇慷慨激昂的演說,譴責譴責譴責⋯⋯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香港人是真正的原生的中國人,沒有被共產魔教洗腦變異過的真正的中國人就是這樣的。想一想那宛如摩西分開紅海的遊行場面吧,和那百萬人潮過後依然整潔的街面……這是民主公民社會的奇蹟,走遍全世界都找不到這樣高素質的民族:

「不羈愛自由」!

我們要有信心!老哥哥,

我的師父告訴我們「人不治天治」,天懲的雷電暴風已經在路上,已經在天邊醞釀。我們曾經喊出的口號「天滅中共」,現在已經是全體香港人的共識心聲了不是嗎。人類的歷史一次次重演,希臘的希羅多德說:神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邪惡的肆虐瘋狂越是猖獗,接踵而至的天懲的烈焰必將會是更加地猛烈和徹底。

在咱們兄弟倆的有生之年,老哥哥,我們一定可以看到中共這個魔獸的末日時刻,就像我們已經看到的卡扎菲慘號嘶哭的末日,或是齊奧塞斯庫被像狗一樣在牆角槍斃一樣。

我們也一定可以看到浴火重生的香港人和更多的擺脫中共洗腦控制的大陸人,一起高唱《海闊天空》點這裡

「不羈愛自由」!

責任編輯:文風#

相關新聞
千百度:《蘋果日報》不在了,但「蘋果精神」長存
《立場》暫下架評論文章
香港政情大風暴 時評人紛封口及關頻道
邱垂正:盼台灣成港人的新故鄉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鄭州慘劇不斷 禍起書記一句話?
【時事軍事】中共底線被美軍行動越踩越爛
【秦鵬直播】習訪西藏 為何深夜制裁七美國人?
【新聞看點】鄭州多地塌方嚴重 農村傷亡不讓報
【未解之謎】再生人畫圖爲證 推特尋親
【古韻流芳】 岑參邊塞詩 飛雪似梨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