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胡衛學,36歲,甘肅天水法輪功學員,在北京順義高麗營的一個公司打工,2016年1月13日被綁架,關押在昌平看守所,據悉,目前案子已經到了昌平檢察院。年初胡衛學被...
我們大陸人是最清楚的,共匪叫你做什麼,你是不敢不服從的,因為你已經被共匪劫持著。
原西安輕工供銷公司(現西安福泰公司)職工私人住房被原公司領導非法無償佔用30多年——公理何在?天理難容!
5歲時,母親就離開了人世。小時候,固執地認為母親是出了遠門,每天傍晚,呆坐在大門的門檻上等母親回家,心裏總想:「媽媽怎麼還不回家?媽媽,您甚麼時候才能回來啊!」等啊等,盼啊盼,一年又一年。沒有母親的陪伴,是一種撕心裂肺地痛,無數次夢裡、心裏都喊著「媽媽!媽媽!」長大成人後,很久一段時間,不敢結婚。想著兒女不能在自己工作地上學,不想讓惡夢在兒女身上重演,恐懼婚...
2011年7月13日,在江蘇省揚州川崎光電科技有限公司(中外合資)上班的殘疾大學生程志華被公司管理工頭傅某無辜打傷。
上午九點多我被上海楊浦區國保警察卞昕、管春華以刑事傳喚的方式帶到五角場派出所,一直關押到下午16:00。這兩位是國保的臨時工,原本是刑警,國保需要用一個「涉嫌拒不執行判決罪」的刑事假案報復打擊我而被借用的。
繼北京強拆後,英皇特殊手段在上海又被爆出。麻煩大王英皇的上海地產開發路似乎難以為繼。
我們居住在中國大陸,是新型螺旋槳技術的發明人(我們知道貴國——韓國所有軍艦,船舶,包括出口船舶都使用了這技術,我們沒有貴國的專利,所以貴國使用合理合法,感謝貴國積極推廣應用先進技術,為促進人類文明進步做出的巨大貢獻。中國同樣在大規模使用,主要是國防科工委的國有大型造船企業使用,屬於半軍工單位,我們有中國專利權,他們從我們申請專利之初就開始秘密侵權使用,動用國...
我是一名再平常不過的婦女,過著天下婦女都想擁有的平常生活。我有一個非常幸福美滿的家,丈夫劉貴生是山西省朔州市懷仁縣電廠優秀電氣主管,我和我丈夫、兒子公公婆婆一起生活,我兒子懂事,我和公婆和睦,尤其我丈夫,孝敬老人、愛護體貼我和兒子。
古語說百善孝為先,在最需要我們盡孝道的時候,我們卻被扣押,母親屍體不知去向,這讓我們情何以堪,活著還有甚麼意義。
范淨娟女士係湖北省武漢市的一名退休教師,因為湖北當地的房屋糾紛曾到北京信訪部門反映問題,2010年在北京居住期間兩次被北京市昌平區華一醫院(現更名為:北京市昌平區中西醫結合醫院)精神病科予以強制醫療,限制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與外界隔離,共計強制住院47天。之後,范女士又被轉往武漢市一家精神病醫院繼續強制醫療,當范女士被家屬發現並接回家後,范女士已經心力交瘁...
赤壁一中發生老師集體討薪事件,原因好像是補發2013、2014年老師績效工資,本來是國家政策,但是赤壁市政府要扣發高中老師績效的一半,引發老師不滿,他們認為,周邊縣區都已經到位,再窮不能窮教育,扣發老師作法不能接受,因此集體討薪。
作為一名律師,我沒有想到,在這個時代,在中國,僅僅因為在法庭上擁有一點點法定的話語權,就使一個個普通平凡的法律人,展現出如此耀眼的正義光輝。反思這一切,我也感到一種責任的沉重。是啊,在這個體制下,甚麼樣的社會角色能夠像律師擁有這樣的條件和機會,說出事實和法律真相而免於被打壓呢?律師,我們擁有著天賦的話語權,這更是我們難以推卸的維護正義的神聖天職。
中共邪黨是邪教,完全沒有人性,執政理念只是讓少數人無法無天,為所欲為。多數人沒有自由,被管控,被少數人打著政策的旗號被搜刮
最近友人問我國際羊毛局是甚麼樣的一個國際組織,我回答該機構早已註銷。友人告訴我,近期國際羊毛局在國內和中國毛紡織行業協會一起在做一系列項目,搞得熱鬧非凡,難道是假冒?為核實此事實,我專門做了調查,其結果令我驚訝和憤怒。一個國家行業性管理機構怎麼能如此不負責任地協同一個早已不存在的國際機構一起在國內大肆招搖撞騙,欺騙企業和消費者?!
一人號令替眾聲 三面紅旗飄邪風 土地歸公獨裁化 開飯下地敲大鐘 白天幹活造聲勢 晚上開會講鬥爭 筋疲力盡吃半飽 面黃肌瘦全身病 衣不遮體咽糠菜 餓死反怨天造成 社教還吹共產好 誰講真話反革命 憶苦不知今更苦 糊弄百姓耳朵聾
我們附近有個理髮館,有一天,來了一個年輕的顧客要染髮。理髮員邊給他染髮便和他嘮嗑,知道他在河北省武警曹妃甸邊防支隊服兵役。和他說著話,年輕人感慨頗多。
想起在共產邪黨的統治下,做企業真難,工商,國稅,地稅,防官匪,還得防民匪。廠裡的活都被附近的村民壟斷了,我不能請其他人來代替,否則工廠無法開下去,甚至將外地工人打走。附近村官也經常來借東西,當然是有借難還。
我從小是在大紅龍所大力倡導、弘揚的「當兵最光榮、保家衛國、為國奉獻」的號召中長大的,因深受這些東西的薰陶,所以我從小就特別嚮往將來能當一名光榮的軍人、戰士,能保家衛國、報效祖國,所以,上學時,老師問我的理想是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回答說要當兵、當警察,並且長大後,我也為實現這一理想而努力爭取,最後,我如願以償當了一名對我來說極其光榮的軍人。但是自踏入軍營後,我親...
1989年中國自發的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於1989年6月4日北京大屠殺而畫上句號。世界目光只注重學生的情況。共產黨的「人民子弟兵」仍然沿襲古代強盜們掩耳盜鈴的方法:「天黑殺人夜,風高放火天」的習俗,利用夜晚埋伏好,凌晨動手。以免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技倆!
為悼念二十五年前犧牲生命、以及向八九民主運動期間失去家園的鬥士與難屬致敬,海外香港華人民主人權促進會將於 2014年 6 月 4 日(星期三),晚上七時半,假哈佛大學科學館C禮堂 (Harvard University, Science Center, Hall C, 1 Oxford St , Cambridge, MA 02138),舉行燭光晚會。
我是一名大陸廚師,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我在居住地附近開了一家餐館。開業不久,我就在店裏安裝了新唐人電視接收機,我的願望就是想讓來到我店裏就餐的每一位顧客,都能有機會看到這個通過衛星對中國大陸播放未經過濾的獨立中文電視節目。
我叫張玉香,曾經一身病,胸供血不足,冠心病,風濕,胃痛,頸椎病,每天生活在恐懼中,度日如年。一九九九年三月末,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無病一身輕,也不怕了,以前做事總怕自己吃虧,算計來算計去,修煉後,學會了先考慮別人,不傷害別人。做事都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每天生活在快樂當中,活的非常充實。
我是來自德國漢諾威的法輪功學員Astrid Fallon,我是一名工業工程師,法輪大法給我的生活和思想帶來不可磨滅的改變,因此我想在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寫下我的修煉心得。
我叫王雪梅,五十三歲,八六年畢業後,被分到婦女兒童醫院工作至今二十多年。九六年一個患有淋巴癌的人,說她煉法輪功之後她的癌症好了,我很驚奇。由於當時身體不好,心臟病、風濕痛、最痛苦是失眠症,白天晚上都不能睡。那時孩子小,生活的壓力很大,再加上婚姻的變故,我對生活失去信心。學煉功後,全身的病不翼而飛;精神面貌也好了,生活充滿樂趣,從此這個功法在我的心裏紮下了根...
在這網路盛行的時代,網上的信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自由世界的國家,是不會像中共那樣,對網路內容嚴格控管的,所以網民們不論其政治立場,都得以自由在網上表達自己意見。但是表達意見時必須謹慎,尤其是討論歷史文化問題時,更是得要「引經據典」的敘述,不該濫用自由,散播不實謬論。
劉先生在2月26日光天化日下在離他家不遠的地方,被人用菜刀砍傷6次,襲擊 者與同謀在騎著摩托車逃亡。
2013年11月下旬爆發的烏克蘭革命,原因是民眾要求加入歐盟,脫離俄羅斯的經濟與政治控制。開始時政府與反對派及民眾一直處於膠著狀態,到了2014年2月22日這一天,形勢突然發生劇變,總統逃離首都,許多政府要員倒戈,權貴們紛紛出逃,軍隊聲明保持中立,只效忠國家、人民。烏克蘭議會宣布解除總統職務,釋放前總理等重大決議。反對派議員圖爾奇諾夫被推為臨時總統,籌建臨時...
中共當局發動的東莞「掃黃」運動,引發了社會輿論如山而來的倒好聲,網上輿論發 出「東莞挺住」、「東莞不哭」、「今夜我們都是東莞人」等等異議之聲,而在民間 ,民眾對運動式「掃黃」,借「掃黃」之名罰款斂財迫害性從業者而不給她們解決生 活出路,聲勢浩大的「掃黃」運動卻屢屢不觸及「保護傘」,人們早就持否定態度了 。「東莞挺住」只不過是對人們見證的這些做了總結,這個總結...
為了配合美國鑄幣局新發行的美國田納西州(Tennessee) 的大煙山國家公園(Great Smoky Mountains National Park) 25分國家公園流通紀念幣,美國華人錢幣學會將在由中華總商會在三藩市元宵節擺街會上舉辦「錢幣面值交換活動」:時間是2月15及16日(星期六、日)9:00AM至4:00PM,地點:都板街Grant Ave,( ...
共有約 583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可能是地球上最富有的兩個人,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可以不做家務。兩名億萬富翁都表示,他們每晚都要在家洗髒盤子,以及清潔玻璃器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