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施叔青期勉写出普世关怀

著名女作家施叔青。(摄影:史静/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8月01日讯】(大纪元实习记者安可纽约报导)7月29日下午1点,在法拉盛喜来登召开的第37届美东华人学术联谊会上,赵俊迈召集并主持了以“华语文学全球化”为主题的专题讲座,由著名女作家施叔青主讲。

施叔青认为,移民经历会对美国华人作家的创作题材产生深厚的影响。从早期被极度丑化的劳工阶级的美国华人、排华法案,到兴盛至今的赴美留学市场,移民生涯不单影响着美国华人的生活方式,还体现在文化的摩擦上,使描写华侨生活成为美国华人作家写作题材的一大特色。从1950年由林语堂创作的第一部以华人移民生活为题材的英文小说《唐人街》,再到后来黎锦扬的《花鼓歌》和哈金的《落地》,都以华人的境遇探讨了中西方文化的碰撞。

华人作家的题材为什么离不开华侨呢?施叔青总结了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心理因素。华人出国后眼界大开,对新的环境全盘调整,但反思过去时对自我认同产生错位,所以他们的反思经常能在其作品中体现出来。第二个因素是对文化的触碰。究竟东西方的文化是不能融合的吗?东方人在西方土地上,意识到自己对本国文化知之甚少,想回到文学里找寻自己的根,才感觉有所依靠,并从对历史的焦灼里产生对文化回归的使命感。第三个因素是对自己本国文化的自大。施叔青对此强调“这种民族主义阻碍文化的探求,应以一种平起平坐的心态看待世界文化。”

施叔青还探讨了语言的局限性,成为了海外华人作家没有发展余地的原因。翻译后的作品失去了它本身的内涵,那是用英文表现不出来的,不会受到主流社会的重视。即使用英文写作,在美国出版也是不易的。另外,作家还要满足美国人猎奇的心态,用美国人的视角看待中国文化。

“只有文学才是不朽的。”施叔青希望建立海外文学的传统,找出一个方向从边缘打入中心。她相信:“最乡土的也可以是最国际的,作家应该有这种自信。”

“呼喊全人类的声音很重要。可以写的题材有很多,但是在艺术上要达到人类的普世价值,艺术的高度、文学深度、广度,使别的民族也可以欣赏。”施叔青说:“语言不是最大的障碍,而是作品本身,要超越自身局限,写出普世的关怀,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发言最后,施叔青勉励作家们“要有第三只‘智慧’之眼,用双重视角拓展视野。”并期勉下一代在保留民族文化的同时,写出在主流之内的华人作家的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