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莲仙史(7)道果成真

杜若

王重阳与北七真。 中间端坐者为王重阳。丘处机居其左首第一。(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人气: 1185
【字号】    
   标签: tags: , ,

道果成真

诗云:“会聚金莲返故乡,方方接引众贤良。教行大地千秋仰,功著丹天万古扬。”

王重阳见二师顷刻便没了踪影,心中不免一阵茫然。他回到咸阳后,将夫人改名和玉蟾。他与道友李灵阳结庵同修三载。王重阳断绝人间烟火,居于地穴之中,养神一十二载,时人皆称“活死人墓”。待他出穴之后,他和妻子和玉蟾俱以道果成真。

成道宫活死人墓(李伯大梦/维基百科)

时至金世宗驾崩后,其孙完颜璟即位,即金章宗。

此时,王重阳四行度化,既得丘处机、刘处玄、谭处端、马钰、郝大通、王处一、孙不二七位真人,已俱足二仙点化的七朵金莲之数。

因世缘将尽,一日,王重阳召集诸弟子说:“昔日,祖师授我偈言,说人呀,应当生于忠孝之世。而今国主不行孝道,我世缘将尽,就要奔赴蓬莱。”重阳子的门人,男女弟子共有一千多人,但是真正得道者就是这七朵金莲。

王重阳离世前,对丹阳子马钰说:“你们都亲自听我讲道,修行也都是各有所得。惟独我没有向丘处机讲一字。由于丘处机宿世根深,将来必成大器,我辈都不如他,所以有意让他吃苦,尽意磨炼他。”他叮嘱丹阳子,日后一定要传给丘处机丹旨。

重阳子转而对丘处机说:“你入我门下已有二十多年,让你遭受不少磨难,还没有为你传下一言道法。待我离世后,你一定要向马丹阳求取玄旨,日后积功累德,来日道果必成。”

宋光宗绍熙元年、金章宗明昌元年孟春望日,重阳真人准备离世。临行前,他的众弟子悲痛不已,恳乞再留世语,王重阳说:“地肺重阳子,强呼王害风。来时随日月,去后任西东。作伴云和月,为邻虚与空。一灵真性在,不逐世人同。”

云_鹤_和风
(fotolia)

众人急取笔砚抓紧记述。当时,天空涌现白鹤青鸾、仙仪队仗,冉冉高腾碧汉,遐迩士庶共瞻盛景。重阳子又吟咏一首诗,他唱道:

“自从领旨下凡来,寄迹尘埃得自栽。几度仙风催梦觉,数声鱼鼓唤心颜。三三行满神胎结,九九功成道眼开。七朵金莲今已会,特留云路到蓬莱。”

可谓是:仙传已远,道心永留。一念归真,亘古潇咏。@*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重阳已过不惑之年,回首昔日曾在官场多年,也曾在战场骁勇杀伐。如今趁著机缘,一心访仙求道。没想到,半路会出现这等荒诞之事,故友的妻子想依他做夫妻。王重阳一心修道,因此面对女色,惟恐避之不及。
  • 然而世事如麻,光阴飞逝,一口气上不来,命就非我所有。现在想效仿张良、范蠡、葛洪、贾耽,他们都是功成名就之后寻仙访道。倘若真能与天地齐寿,与日月合明;或者能跨鹤游三岛,能骑龙上九霄,岂不快哉!当然,话虽如此,但不知是否会天随人愿。
  • 金兀术得知岳飞撤军的消息后,率领兵马席卷而来,刚被岳家军收复的河南失地,又全被金军侵占了。岳飞在班师途中获悉战报,仰天悲叹:“所得诸郡,一夕之间全部被侵。大宋的社稷江山日后难以中兴呀!看着乾坤世界,无法复原呀!”字字啼血,声声悲痛。
  • 由于乡民贫困,多以盗匪劫财掠物为生。岳飞的母亲就在他的背上刺下“尽忠报国”(后世演绎为“精忠报国”),以此教诫作为人生格训。刘始宣抚真定,召募军士,岳飞前去应选。经过选拔后,岳飞被任命为“敢战士”中的一名主力队长。因岳飞累次生擒大盗大贼,康王授职岳飞为承信郎。
  • 钟离权、吕洞宾仙游终南山,于虚空看到王家车马盈门、良朋满座。钟师说:“这是王升真人下凡之处,今日正是满月之期。我和你同去点化他一回,以免他忘了前因。”二仙遂即摇身一变,变成二个游方的道侣。
  • 自有聪明达人能在世风下滑、道德衰微的时日,不争蜗角之名,不夺蝇头之利,不在酒色财气中取乐,而是立身于道、立命于德,从这营营百般的苦海中超脱。本文就“王重阳度化七朵金莲”之事,为聪慧达人留一席静思方寸之地。
  • 近日,网爆山西省太原市一肯德基楼顶惊现丘处机弟子石棺。据陆媒报导,该石棺是元代道教全真派丘处机的弟子披云真人宋德芳的墓穴,放在太原纯阳宫的假山上。
  • 乾隆帝以“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表示他对丘处机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赐仙翁,以悟朕志”表达他对丘处机的尊崇。这位誉满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处机,在他七十三岁时,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两年,西行三万五千余里与成吉思汗相会,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杀”的传奇。
  • 在将星如云的蒙古汗国,有颗极其璀璨的明珠“监国公主”。700多年的风沙,吹散了汗国的大帐、臣民,也尘封了明珠的光华。面对风云的历史大事,历朝历代的风流人物,历史那只巨大的神笔,似乎也分身乏术,忙到无暇顾及。趁他打个盹儿时,蒙古帝国的公主,就在青史中隐去,从此不见踪影。
  • 丘处机得道法后,一路云游乞讨来到了陕西宝鸡磻溪。他在那儿开掘一洞穴作为居所,名为长春洞。他在此洞内清修,日夜打坐,几乎没有一点日用品,饿了便出去讨口饭吃,冬天常常饥寒交迫。他在磻溪苦修六年,没添过一件新衣服,不管春夏秋冬,常披一件破蓑衣,人称“蓑衣先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