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预言的归宿──预言中的今天

预言中的今天(23)金陵塔碑文

    人气: 81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第十五章《金陵塔碑文

金陵塔碑文》相传为刘伯温所作,据称于民国七年(公元1918年)国军入南京时发现。碑文预言的是二十世纪以后的中国的事。前半部分主要讲国共内战、日本侵华、和中共的统治;而后半部分还没有完整的解释。我们这里主要解释从“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以后的部分。对前半部分,这里只作提示性的简单破解。

金陵塔,金陵塔。

指南京的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拆。

“刘基”即刘伯温,“介石”是指蒋介石。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时到塔拆,国共内战兵灾。

草头相对草头人。

前一个“草头”为“共”,指共产党;“草头人”指“蒋(介石)”。

到尾只是半缩龟,

洪水横流成泽国,

路上行人背向西。

三句话分别对应“毛”“泽”“东”三个字。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日本侵华,终被中美英打败。中国百姓遭受日军残害。

德逍遥,意逍遥,

百载繁华一梦消。

指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战败投降。

红头旗,大头星。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中共的红旗和五角星升起,人民百姓日子还是难过。

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

清风桥拆走如狂。

传统文化被推翻,人们都为各自利益而繁忙,社会腐化。

尔一党时我一党。

内部结党营私大有人在。

坐高堂,食高粱,

全不计及他人丧。

高干实际上只顾自己权力利益,不管他人死活。

廿八人,孚众望,

居然秧针胜刀枪。

“廿八”是“共”字,共产党骗取人民信任,居然由小坐大,夺得政权。

小星光,蔽星光,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中共将国家封闭的状态。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政治运动下经济萧条。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四水幸”是“泽”字,“木日”为“东”字,“三虎”是“彪”。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

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这是指香港回归。到这一句为止是预言的前半部分,总的来讲还是比较容易解释的。但是后半部分就不太容易理解了,而后半部分恰恰是整个预言的关键和主题所在。如果我们的思维仅仅局限在世间的政治与兴衰,是很难理解预言的内涵的。由于近代无神论盛行,许多东西一讲出来有人就认为是迷信,或者是宗教中的东西。大家不妨想一想,如果历史真有安排,那么又是谁安排的呢﹖这种安排是为了什么呢﹖在整理古今预言时,我们发现《金陵塔碑文》对这个关键问题讲的是比较明了的,没有回避。下面我们就解一解《金陵塔碑文》的后半部分。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盈”为满,“虚”为亏,这几句话是讲“盈虚”,“盛衰”,“有无”都是有定数的。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灵山”是宇宙中的一座大山,是佛道神聚会的地方,但是不在我们的空间。佛教讲的“灵山”也是指这座山。这句话是说包括“灵山”在内的一切都在宇宙的清理同化和重新安排过程中。佛道神皆在其中,地上的凡人也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共产党一向把自己比作东风,一向视民众如草芥。“木”指属木之人﹔这和后面讲的“能逢木兔方为寿”中的“木”是同指法轮功师父。这句话是说在历史的安排中,共产党被利用来迫害大法与世人,用谎言欺骗民众对佛法犯罪。属木的度人者看着民众对大法犯罪,感到悲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迫害的势头来势凶猛,如“洪水滔天”,遮蔽天日。他们试图镇压住法轮功修炼者,但是再凶猛也盖不住天日。

六根未净随波去。

“六根未净”指执着心太重。这里是说有的法轮功学员执着心太重,学法不专,也算不上是真正的修炼者,在考验中只能随波而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只有坚定的修炼者才能修炼,才能圆满得正果。

二四八,三七九。

“二”+“四”为六,农历六月初八,即1999年7月20日,迫害开始。到某年春天结束,“三七九”可能指该年的农历三月十六日。

祸源种已久。

这不是一天两天积累造成的恶果。一方面宇宙中有成住坏灭的规律,加之人类在历史中渐渐世风日下,到了近代已经道德沦丧。这使得迫害大法和将来众生面临的大面积淘汰成为了必然。

民三民十民三七,锦绣河山换一色。

前一句指民众中的善者、恶者、能走入未来者。后一句是说法轮大法将带来人类应有的文化。

马不点头石沉底,

红花开尽黄花开,

紫金山上美人来。

“马”指马年,“红花”指共产红朝。这句是说对法轮功的迫害马年如果不结束,共产红朝的基石就沉没了,共产党就再没有起死回生的希望。“黄花开”,是指法轮大法将给世人带来大法的新繁荣、新文化。“紫金山”指当时中国国都,已经是指中国大陆的北京了。“美人来”是指有人从美国来。

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

共产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干的坏事,包括这次迫害法轮功,都将以各种灾害的方式得以偿还。

十九佳人五五岁,地灵人杰产新贵。

英雄拔尽石中毛,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庶民不用慌。

国运兴隆时日到,四时下种太平粮。

可能是将来发生的一些具体事件。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大羊”指2003年,羊年;“一气”指一种瘟疫,看不见,摸不着,又与呼吸有关,因而称“一气”,可能会造成上千万人死亡。瘟疫看似一股轻气,却使举国为之震动,也指疫情严重。“一线铁难当”,没有办法阻挡预防。这一句很可能指2003年(羊年)SARS瘟疫,由于中共掩盖,实际的死亡人数外界很难了解,其实是很多的。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

高楼阁,变坭岗。

“猛虎”指江泽民,此人“虎年出生”,它对大法的迫害给人类带来浩劫灾难。苛政猛于虎,官不行善,人民受害。“有福之人住山庄”是指这善良正直的人不与“繁华市,高楼阁”同处一地,暗指不同江氏一伙同流合污。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使我们联想起圣经《启示录》中巴比伦大城坍塌的景象。巴比伦大城是指北京,意指虚假繁荣掩盖下的中国。

父母死,难埋葬。

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这里讲不久的将来大瘟疫景象。善恶有报,人的罪也将殃及万物生灵。《格庵遗录》在描述这段悲惨过程时讲:“六角千山鸟飞绝,八人万径人迹灭”。这在前面已经提到了。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这一段在前面讲《格庵遗录》时提到过。“大木两条”合在一起为一个“林”,同时突出了“木”,即五行中的“木”;而“木兔”,五行亦属“木”,指兔年出生的度人大觉者。这一点在许多预言中都提到了。如步虚大师在预言末世圣人降世时称“相将玉兔渐东升”;韩国《格庵遗录》在预言中道:“世末圣君木人,何木上句谋见字,欲知生命处心觉,金鸠木兔”;《郑鉴录》更是明确地讲:“寄语世间独觉士,须从白兔走青林。”而“青林”,也对应了前面的“大木两条”,这里指修炼。所有这些都是在预言李洪志先生传出的法轮大法才是解救众生的大法大道。平常人,如果善待这些修炼人,也都会有福报的。

这一部分和《马前课》第十二课中所说的“拯患救难,是唯圣人”是同一个意思,简单解释就是:面对灾难,幸好有“木兔”年出生的大觉者传出法轮大法。如果能够碰上这部大法,那才是不可错过的机缘。这不仅使人类有福份,而且万物都将得到恩泽。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指中国的表面繁华,无论是“层楼垒阁”还是“车水马龙”,都如同“浅水鲤鱼”一般,不能长久。当善恶终报的时候,一切谎言和假象都将毁于一旦,而后善良的人们就进入新世纪了。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南风

点阅【预言中的今天】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格庵遗录》预言的法轮功第三次高潮是“朱雀之鸟三次鸣”。“朱雀鸟”即“丁酉”。指2017丁酉年。“昏衢长夜开东来”,长夜破晓,新的历史就要开始了。
  • 关于《格庵遗录》的破解从八O年代到九O年代中期,众说纷纭。人们对于预言中讲有大法大道传世这一点比较明确,同时预言以很大篇幅讲述这一新生事物将经历残酷的磨难,也讲述了这个时代的世间万象和人们所面临的问题。
  • 中国预言大多是按时间顺序讲的,因此历史上的事就比较容易对号入座。对于现代和未来,大部分中国预言都讲到了中共的兴衰,讲到中共就已经接近预言的最后部分了。许多预言预测中共会在二十一世纪初走向毁灭。
  • 人类社会的演进是依照阴阳的相互回转的,“似转轮”一般。而天数茫茫,宇宙的真理又岂是一般人能知道的。
  • 第五章 步虚大师预言 步虚大师预言诗,是清光绪年间一位佛家居士意外得于北京西山碧云寺。据传步虚原为隋朝大将,历见隋末腐败乱世,出家避难到天台山中。其预言对近代约一个世纪的历史讲的十分详细,最后一段描述了一个承平盛世,但却语言隐晦。诗曰: 昔因隋乱采菩提,误入天台石宝西。 朝饮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饥。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弹十代换新仪。 欲我辟途途误我,天机难泄泄禅机。
  • 《马前课》非常简洁明了,只有十四课,每一课预言一个历史时代,而且每一课都按顺序排列。每一个历史时代过去后,人们回头一看就会发现诸葛亮的预言准确得惊人,其中,《马前课》的前十课已经发生。
  • 爱德格‧凯西(Edgar Cayce ,1877-1945 )是美国最著名的特异功能者之一,也是二十世纪公认的杰出预言家,他以能够在催眠的恍惚状态下给人诊病而闻名,他还能在同样状态中为别人解读前世今生的命运,甚至预言未来。
  •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从帝王将相到文人墨客,从绿林好汉到才子佳人,无论是怎样叱咤风云的人物,没有谁敢说能够主宰自己的命运,没有谁敢说不是时势造英雄,命运没有固定的模式,绝对的规则。
  • 或许人类的历史真的太漫长,太漫长了!我们知道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中有一半,也就是前二千多年,是我们现代人 “不清楚”的,之所以用所谓的“不清楚”来形容,其实意味着我们是知道的,却渐渐不相信了;另一层意思包含着相对于人的记忆已经遥远了、淡薄了,一切似乎与现在无关,封尘在记忆的深层里。五千年以前,我们不知道年代,那更是一段遥远的岁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