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指“拿钱办事” 贪腐案意外烧向白思豪

老友兼金主:“我用十万买下市长” 市长发言人否认 称是将旧的指控重新加热、重新包装

目前还不清楚,这件事情会对白思豪竞选连任产生多大影响。 (ANGELA WEISS/AFP/Getty Images)

目前还不清楚,这件事情会对白思豪竞选连任产生多大影响。 (ANGELA WEISS/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综合报导)日前,曼哈顿联邦法院审理的一个前工会主席的腐败案,意外烧到白思豪身上,在市长最终选举不到两周的时候,在任市长成为媒体的焦点。事情对他的选情将会产生何种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

周四(10月26日),这起前工会主席腐败案的已认罪行贿方(也是被告)恰巧是白思豪的朋友。在他出庭作证的时候,检察官调转风头问起证人在市长竞选中的行贿事实,也怪这个34岁的地产大亨记性好,竟然一五一十地再现几年前和市长及其幕僚打交道的全部细节,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媒体把工会腐败案放在一边,全部聚焦市长的故事。市长发言人则对这重新冒出来的指控给予了坚决的否认,称“市政府从来没有,也绝不会基于竞选献金来做出政府决定”。

“明星证人”出庭作证 语出惊人

根据《纽约邮报》消息,10月26日,曼哈顿联邦法院审理前狱警工会主席希布鲁克(Norman Seabrook)的受贿案。已经认罪的行贿方、纽约地产开发商瑞奇内茨(Jona Rechnitz)出庭回答法庭问话。他承认他行贿6万美元给前工会主席,换得对方向一个已经停业的对冲基金投资2,000万美元。

因为瑞奇内茨也是纽约警察局的几个前大佬的行贿人,同时也是市长白思豪竞选资金的捐助者,检察官当庭问起他和市长以及其竞选募款经理奥费格(Ross Offinger)的关系。瑞奇内茨称自己是他们的“yes先生”,即只要他能够得到市府的好处,无论对方要多少钱他没有不答应的。

他回忆说,他和两个朋友第一次见到奥费格时就直白地说“我们是一伙的,我们希望接近市长办公室并拥有影响力”;他对奥费格说:“当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我们想要有人接电话;当我们有事情要帮忙时,我们想让事情做成。”

这时检察官贝尔(Martin Bell)问:“奥费格先生怎么回答你的?”

“(他说)OK,你们大家能弄来多少钱?”瑞奇内茨回答。“我当时就答应,我想我说的是:5万到10万吧。”然后,瑞奇内茨想要的好处就源源不断地收到了。他经常和奥费格见面,讨论包括市长当选后哪些位置安排什么人等事宜;他对市长的期待是非常高的,“我的想法是无限的。”他想或许买个楼租给市政府,再让市府给他批个住宅楼开发许可。

“市长说,我需要任何事都可以和他联系,他感谢我的支持和帮助。”瑞奇内茨说,市长给了他私人邮箱和手机号。“我会给他私人邮箱发信,我们聊天,我参加他的活动;他邀请我并给我安排在好的位置上。……他从来都接听我的电话,我的意思是,我们曾经是好朋友。”

瑞奇内茨经常打电话给奥费格要求帮助,比如给朋友免去欠下的巨额水费,或者免除一个在Airbnb上面租屋出事的朋友的违规罚款等。相应地,他给市长的竞选团队与项目一共捐赠了16万美元之多,包括给白思豪主导的非营利组织“一个纽约”5万美元捐款;在2013年市长竞选时捐赠9,900美元;在2014年市长想帮助民主党控制州参议院的计划中又出血102,300美元等。

瑞奇内茨还承认,给市长捐款时他使用了违法的“幽灵捐款”(straw donor)方式,即用别人的名字捐款,他给报销。

市长发言人全数否认

《邮报》联系到市长白思豪的发言人菲利普斯(Eric Phillips),对方对法庭上证人的话进行了激烈的反驳。“这些无非是把以前的指责重新加热、重新包装而已,多个级别的调查机构已经广泛地审查过这些指控并通过了。”飞利浦斯说,“市政府从来没有,也绝不会以竞选捐款为依据做出任何政府决定。”

奥费格的律师、以及其他被告的律师方面均不做评论。

瑞奇内茨的行贿行为还延及到纽约市以外。比如,他供认,他曾经给威斯特切斯特郡的警长买过一块劳力士手表;但此指控遭到对方的否认,称有银行证据证明手表是自己购买的。

星期五(10月27日),瑞奇内茨再次出庭,说出他贿赂纽约警察局几个前主管的细节,包括2013年支付几人去迈阿密看体育比赛的全部旅程费用、入场费以及购买妓女赔乐的费用等。◇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