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人卖米与众不同 守住方寸自有道

作者:宋宝蓝

李玨和黄兼济所做的事,若想效法确实不难。但鲜少有人去做。难在难以放下一时的利益得失。图为白米。(shutterstock)

  人气: 948
【字号】    
   标签: tags: ,

人们常说:“十商九奸,无商不奸。”为了牟取暴利,有些商人不择手段,导致假货泛滥成灾,似乎不奸猾钻营,就很难发达富贵。昔日,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悠悠古风,渐渐地远离了现代的视野。唐宋时期,有些商人做生意看似寻常,又有些与众不同,他们没有费尽心机想着大发横财,但是结果应有尽有。

唐人卖米 心自有道

据《续仙传》所述,唐朝李玨祖辈居住在江阳,以贩米营生。李玨继承父业,凡是买米的人,他都把量米的升斗交给他们,由其自行称量。

时节不同,米价也不同。但是李玨卖米不考虑季节因素,一斗米也只求得两文薄利,以赡养年迈的父母。几年以后,李家衣食丰厚无忧。

作为量米器具的斗,合肥李鸿章享堂藏。(猫猫的日记本/Wikimedia Commons)

李父觉得家里变化太大,很奇怪,于是问儿子他经营的方法。李玨就如实告诉父亲。

李父感叹地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人,都是卖时用小斗,买时用大斗,就是为了多赚些利益。我做生意时,买卖时只用一个斗,自认为没有偏颇。如今,你把升斗交给买者,任由他们自己称量,我真的比不上你。我们李家能衣食无忧,难道不是神明相助吗?”

当时有一位宰相,和这位江阳的李玨重名。宰相出镇淮南时,李玨为避免名讳,于是改名李宽。宰相抵达淮南后,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到进入一座洞府,但见里面烟花烂慢,翔鸾舞鹤,彩云伴着祥瑞的霞光,殿亭楼阁彼此相连,绵延不绝。

有人来买粮,李玨就把升和斗交给人家,让人家自己秤、自己量,一斗粮只赚两文钱的利。(素素/大纪元)

宰相看到石壁上用金字写着很多名字,“李玨”二字也列于榜中。宰相见状高兴不已。他自言自语地说:“我生于圣明的王朝,居官显贵,又升为宰辅,怎能没有功德惠及天下?如今洞府写有我的名字,我也是仙人啊!”

他正高兴之时,走出一个仙童对他说:“这里是华阳洞天,这个姓名是您所辖江阳的一个子民,并不是指您。”

宰相醒来后,派属官寻找同姓同名的人。军营里有人知道李宽的本名叫李玨,便向宰相呈报。宰相派车将李玨请到府中,将梦中景象告诉他,问他平生修炼哪些法术,希望他能传授一些。

李玨说:“我本是一介小民,平生不知修行之事。”为解开宰相的疑惑,只好讲述作生意的经历。宰相再三询问,确知他不懂法术,惟独卖米而已。但是作为生意人,能由人自称自量,不看重利益得失,对此宰相不由地感叹道:“这是常人很难做到的事。你能做到,这些阴功寻常人难以企及。”

李玨身在红尘,久在商行,然而天性恬淡,寡欲清心,容貌也格外安祥。图为宋人画果老仙踪。(公有领域)

李玨身在红尘,久在商行,然而天性恬淡,寡欲清心,容貌也格外安祥。胡须长约一尺,皓然飘飘,很是清逸。李玨高寿一百多岁时,无疾而终。民间传说,他尸解成仙而去。

宋人卖米 济困解危急

另一则故事则出现在宋朝,故事情节大同小异。据《厚德录》记载,宋朝张咏任职成都府时,曾经梦到紫府真君。梦中谈话间,有官吏来报,说:“已请到西门黄兼济!”只见黄兼济穿着道服进来。紫府真君走下台阶,用隆重的礼仪接待他,并且让他坐到张咏的位子之上。

第二天醒来后,张咏就派人去请黄兼济。等他来到之后,张咏一看果然和梦里看到的人一样,于是将梦境告诉他,并且问到:“您平生做过哪些善事,积过哪些阴德?”

黄兼济说:“我没有特别擅长的技能。就是每年遇到麦子稻子成熟时,就以三万钱收购。等到来年百姓艰难之时,我再出售。价格不变,升斗量器也没有高下之分。对我没有什么损失,但对于小户民家,却可以救急。”

小麦与谷物
黄兼济遇到麦子稻子成熟时,就以三万钱收购。等到来年百姓艰难之时再出售,价格不变。对他没有什么损失,但对于小户民家,却可以救急。(fotolia)

张咏说:“这正是您应该位在我之上的原因啊!”于是亲自对他礼拜。黄兼济一生富贵、健康和长寿,后代子孙出入仕途,官居显赫,颇为荣耀。

明朝何孟春在《余冬录》中,对此评价道:“现在城里或乡下有家产的人,像李玨和黄兼济一样去做,效法起来有什么困难?然而学士大夫家都难以做到。这也是李玨和黄兼济之所以被神明看重的原因吧。”

参考:
《续仙传》卷中
《厚德录》卷二
《余冬录》@*#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