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山
无论用什么样的标准衡量,只能说是北京治港,或者是梁振英治港的一大败笔。
过去30年,中国不少和国政有关的大事,都在这个假期期间形成决定,因此被外界称为北戴河会议,并加以高度重视。
教宗方济各在启程访问波兰之前,接受媒体访问时谈到最近欧洲和全球的暴力和纠纷浪潮。“我们不应该害怕说出真相,世界正处于战争之中,因为它已经失去了和平”,方济各说,“我所说的战争,不是宗教战争,是为争夺利益、金钱、资源、领土的战争。” 教宗的说法并非危言耸听。即使是远在世界一角的香港,过去一段时间也确实感到了战争的气氛。无论是中日东海对抗,还是南中国海的激...
新唐人舞蹈大赛在香港的遭遇,若不制止梁振英黑帮治港、移植中共在大陆的流氓手法,就预示著香港进入一个新的黑暗。
南海仲裁出台之前,中国政府已经再三重申绝不接受,多位高官在多个国际场合公开表示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就南海的仲裁是“一张废纸”。然而,这“一张废纸”却掀起了惊涛巨浪。而且,这个巨浪所波及最严重的,不是菲律宾和越南等直接相关国家,更不是美国、日本等被中国指为背后阴谋操作的国家,而是中国自己。
香港下届特首之争,眼下已经成为香港社会最为关注的问题。现任特首梁振英,至今尚未明确表态是否会参与“竞选”连任,显示北京尚未拿定主意。若以过去大陆政治的一贯做法来看,这分明显示了中央最高层对梁振英的不信任。
中国大陆虽然经济在发展,但其社会体制和社会文化明显仍然停留在工业时代,它的发展依靠大资本和重商主义。中国现代化过程中,明显缺失了一个“宽容教育”的过程。而本来以“自由”为特点的香港,近年也逐步回归到一种不予宽容的环境,这是我们民族的宿命,抑或是文化封闭政策的必然结果?
十年前在美国,因为声称自己是香港人,被一位中国官员谆谆告诫“你首先是中国人”,我反问他说,你刚刚还和别人说自己是北京人,我为什么不能自称是香港人?他说不出话,只能怒目圆睁。我当然知道这背后的逻辑区别,因为北京人“必然”是中国人,而香港人未必就一定是,所以在爱国统一的合声中,香港人的自我称谓就显得刺耳了。这和台湾人,西藏人都是一样的。
五月三十日北京举行科技大会,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领导人大部分与会,竟然爆出一大亮点:有科学院院士在会上公开呼吁开放网络。在近年中国一片肃杀的形势下,这一呼吁算是非常突兀,而且经过官方媒体的报道,使关注中国局势的人颇有古怪的感觉。
新华网《起底蔡英文》5月25日被紧急删除,中宣部下令大陆各个网站全部删除,“不许漏网”。该文原由新华社旗下的《国际先驱导报》刊登,新华网率先转载,结果一天后被全面封杀。事情显而易见,这种命令来自对台政策的最高话事人,也就是对台工作小组负责人习近平。
今年5月16日是中国大陆文化大革命爆发五十周年,文革一词,在海内外再次成为热议的话题。北京虽然再次高调提出中共中央关于历史问题的决定,全面否定文革,但中国政治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
社会权力由暴力、财富、社会价值观认同三个方面支撑。现在中共已经彻底破坏了后者,而形成一种简单地由暴力和金钱组成的权力体系,而这种两脚架的不稳定众所周知,倒下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
《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习近平今年一月份在中纪委会议上的讲话,在大陆和海外引起轩然大波。第一个引起大家注意的,是习在十八届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的讲话,全文有一万四千字,却在四个月之后才在媒体刊登。第二,是官方为何不做摘要报导,而非要全文刊登。第三,也是所有中国问题观察家最感兴趣的,是习在讲话中提出“党内有野心家阴谋家”,因此要“除恶务尽,不能投鼠...
在中共专制体制下,可以说几乎没有不受官方控制的社会空间。这种由大陆政府发出的单程证,不是用作某种政治操作,就一定会被用来作“经济”操作,所以绝不令人吃惊。
中国政府,包括中央和地方,在不利的情况下肆意使用他们的“政策工具”,包括拆迁和抢夺农民土地,导致近期地方因征地引发的纠纷不断增加和激化。当局的政策工具,正在吃掉改革红利。
中华民族的重新崛起,看起来无法省略同样的过程。然而,中国大陆的共产党政权,却对中国人文化艺术复兴形成了巨大的制度性和结构性障碍。
特朗普从一开始被人看扁,到后来在共和党总统提名初选一路领先,再到现在全美出现各类“反特朗普运动”,这位誓言要当美国总统的亿万富豪,在全世界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中共体制管理舆论,有严控和引导两个方法。严控是封住别人的嘴,引导则有移花接木、瞒天过海、贼喊捉贼、大惊小怪等等各种古灵精怪的方法。
中共对媒体管控方面的异常,最近引起《纽约时报》的高度注意。该报星期二发表文章说,中国知名媒体集团财新传媒,拿自己被打压的亲身例子向中共审查和限制言论自由敲警钟。财新传媒在其英文网站上贴出一篇文章,揭露中共网信办以含有“非法内容”为由,删除了财新中文网站3月3日的一篇文章。财新直指网信办是“政府审查机构”,被认为极不寻常。
虽然北韩问题叨扰周边国家为时已久,但对于区内各大国来说仍然只是一个癣疥之疾。但是,因为北韩有了核武器和长程运载工具,再加上该国领导人古怪性情及放任不羁,于是演化为东亚地区,甚至是亚太地区安全的最大隐忧。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经在中国大陆最荒凉遥远的藏区从事过几年野外工作。有一次因为接载车辆事故,被迫在一片原始森林中过夜,方圆几十公里没有任何人烟。漆黑的夜色中,天上的繁星密布,天空清亮得完全不似人间。然而我们几个城里长大的人完全没有浪漫的感受,因为黑暗的森林中传出各种声响,让不熟悉野外环境的人颇为心惊肉跳。
人类大脑的结构,注定了我们的思考是一种“自我中心”模式。由中心向外辐射,构成了亲疏远近的区别。这不仅是对人,对地区也是如此。从这个角度看,热爱本土是一种理所当然的思维模式。实际上人类美好品格中,爱邻居和乡土,都非常重要。
薄熙来一案终于落下帷幕。
(新纪元周刊307期 作者臧山)习近平上任之后,中共掀起了所谓的反腐风暴,短短一个多月,调查了20多个中共反腐官员。然而,这场反腐风暴终将流产,这不是在下的预测,而是由中共过去的历史以及其制度性的漏洞所决定。
这个星期有两个大选,一个我有投票权,但我不太关心;另一个咱没投票权,和我也没大关系,但却挺关心。人都是奇怪的生物,起码我也这么看自己。每天面对狂轰滥炸的总统大选新闻,在地铁中接到大选宣传单,但并不花时间去想,反而是总想着北京那个讳莫如深的“选举”。
曾经致电一位在中国大陆的朋友,朋友外出,他十六岁的儿子接的电话。得知我从美国来电,这位高中学生问我:每天上班是否带枪?我呆了半响才明白他的意思。我问他家里窗户是否有铁栏杆,他答有,我告诉他我家没有;我问他外出是否锁门,他答是,我告诉他我常常不锁。我告诉他我在美国十年,上街没见过偷盗和抢劫,大概是我运气不好,但在中国时,这类事情每天都可以见到。小伙子半天没说话...
英国空军上尉威廉王子的婚礼,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这当然不仅因为他是英国王位的第二顺序继承人,也因为灰姑娘凯特是第一个嫁入王室而且有可能成为王后的普通平民,更因为英国王室对当今世界的影响巨大。
中国总理温家宝4月14日在中南海会见国务院新任参事和中央文史馆官员的时候,公开表示要创造条件让人民讲真话。“贤路当广而不当狭,言路当开而不当塞。我们鼓励讲真话,讲真话就要有听真话的条件。要创造条件让人民讲真话。”
黄花岗烈士纪念墓的大牌坊在广州先烈路,有“浩气长存”四字,为蒋中正题字,文革期间字被铲平,八十年代根据图片资料重新刻上。整座墓园占地广大,气势宏伟,沿阶而上可能有一百米以上的距离才到正式的纪念碑。
今年8月份,笔者在本刊同一个栏目中表达了“中国外交形势不妙”的观点,没想到应验极速。随后几个月,南海问题导致美国在南边重返,朝鲜半岛局势又让美日韩联盟加固,澳大利亚竟然也因为贸易纠纷和企业矛盾导致外交争论。而诺贝尔和平奖,不但使得中国和挪威关系紧张,而且因为国际焦点集中到中国的人权问题,使得中共极失面子。
共有约 212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2018年提交给国会的十大建议之一是依法起诉在美国境内的中共分支机构,并点名中共媒体《中国日报》在美国没有严格遵守法律、散布宣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