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勇士
从1999年之前的官媒摄影记者,到关注维权人士、揭共产党真相的独立记者、作家、纪录片制作人,杜斌被中共称为“专门挖政府伤疤的人”。他因此丢掉了《纽约时报》的工作...
任何国家都有冤案,中国的就更多、更严重,为什么?在其它国家,是大家拚命想找真相,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找到真相,以至于造成了一个错案。而中国的冤案是大家都知道真相,但公检法、等政府领导人,为了拚命掩盖真相,故意制造出另外一个假象,再把当事人判了,或者杀掉。
2015年始,大陆三百多律师和人权倡导者先后遭中共围捕。本月获释的律师李春富被确诊为精神分裂;一份会见笔录显示,警方也对律师谢阳刑讯折磨。尽管处境险恶,笔录发布者、谢阳辩护律师陈建刚却“不愿为了安全而放弃言论权利”。
审判长、检察官他们基本不说话了,好像蔫了,坐都没有坐相了。我看见好几个人腿都哆嗦起来,法庭由审判庞有,变成了审判他们一样。楼道里也没人溜跶了,法警都坐在旁听席后边,瞪着眼睛安静地听着,就听王全璋和庞有两人说。
余文生律师,2014年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抓捕,羁押99天期间遭受酷刑。2015年他一度因709事件被抓,后成为王全璋律师的代理律师;2016年8月,其代理身份被强行剥夺;同年,代理大量法轮功案件。本文为专访下半部分。
我现在的辩护思路是,律师上庭,应该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剑,你要持剑上场,指出他们违法构陷涉嫌犯罪的事实,公诉人就害怕了,他怕伤着他自己。那警方也好,检察院也好,法院也好,他们得考虑考虑,以后对法轮功迫害,会被追究责任的。——余文生律师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王全璋,北京人权律师,代理过农村土地拆迁、异议人士及大量法轮功维权案件,屡遭当局暴力对待。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后“被失踪”半年,遭非法拘禁至今。太太李文足被严密监控、软禁、跟踪、恐吓、骚扰、警告、逼迁、约谈……一年多来,她和其他“709”家属一起积极呼吁国际社会帮助解决中国律师遭遇的人权危机。
11月28日(周一),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在旧金山湾区的联合市(Union City)宣布今年的杰出民主人士奖颁发给知名维权律师唐荆陵。唐荆陵曾任律师,因为为民众维权而被吊销律师执照。2009年,他曾为毒疫苗受害儿童奔走,2014年,又由于践行“公民不合作”被捕入狱,在今年1月获刑5年。 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方政宣布:“今年很特别的是只评选了一位、唯一...
电视认罪是延续了中共上台后一直运用的一种游街示众的方式,本质上它就是反文明的。过去电视没有那么多,资讯没那么发达,文革时是在一个广场召集所有人,让人当众人低头认罪,戴上屈辱的标志,现在是通过电视示众了。——文东海
开始我本人被强制约谈,他们不希望我在网上发声吧。但我要表明自己的态度,我不愿意太张扬,我就是实事求是。……我遇到很多困难都是以前没想到的,完全不让会见,不通知家属,不告知案情,也不让与当事人通信,我的当事人几乎完全是失踪的状态,越到后来,他们做出的事情越让我们吃惊,最后干脆把我们解聘!——文东海
“我认为关心政治是一种善。政治是众人之治,积极去参与政治,对某些制度不满意要提出来,集思广益,献计献策,为的是共同建立一个比较好的制度,更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人人关心政治并不是争斗,而是一种善。”——维权律师刘连贺
“从(建三江)这个案子看到对法轮功学员的“法律制裁”违背司法原则,适用法律漏洞百出,太荒谬了。这个案件之后,我就陆续接了很多法轮功案件。”——维权律师刘连贺
中国7.09案家属日前再发表联署声明, 要求停止对家属的抓捕、监控和骚扰,以及要求当局公开审理7.09案,并由家属聘请的律师出庭辩护。在翟岩民案开庭前夕,其妻子刘二敏以及其他多位7.09案家属均遭到了警察上岗。 8名7.09案的家属8月1日发表联署声明,要求立刻释放王峭岭、刘二敏、李文足,停止对“709”案被捕人士家属的抓捕、监控和骚扰;公开审理“70...
被关押超过一年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日前被取保候审,她在接受香港媒体专访时表示,有外国组织介入大陆维权事件,又批评周世锋没有资格当律师。这番言论被认为是当局惯用的抹黑手法。 去年7.09大抓捕行动中被捕,后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北京维权律师王宇近日被取保候审。香港报章《东方日报》下属的网站东网8月1日下午刊登了在天津对王宇的专访,并发表题为《被捕女律师批...
“我希望有一个选举透明的、公众参与的政府,我不会因为参与公众事务就被说成煽动颠覆国家……这里不仅不支持我们,反而专门打压我们。不过它越打压,也就让我们越认识到,这一套机制只要在,它就是一个惩善扬恶的世道,大家就没办法正常做人,这一切必须改变,必须结束!”——江天勇律师
“我们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是人要爱国,要关心政治,要有社会责任感,但那是假的,一旦你真正的爱国,你真正的维护法制,你真正为国家好,在它眼里就是对它最大的威胁了。当你真正爱这个国家你可能就会犯罪了,它所谓的煽动颠覆,不是颠覆国家政权,是颠覆共产党的统治。”——江天勇律师
“我们的人生是在路上,向死而生的一个过程;我们做的很多事情也是在路上,我们追求法制社会、追求公平公正,我们也是在路上。最通俗的一种字面含义,就是我要经常出差,奔波在路上。实际上就是这样,生命的理想状态,社会的理想状态,还有国家的理想状态,最后也会达到,但是在路上,也就是一个未完成的状态。”——梁小军律师
“接触法轮功群体后,我发现在中国现行体制下,他们是受迫害最深重的,我觉得我需要去为他们辩护,他们是真正人权被侵犯的一群人。从零九年到现在,我代理了很多法轮功案件,大概有百八十个了吧,他们对我的高压态势是一直存在的……当时压力也很大,开始有很多律师一块儿做,后来有些律师就退出了,我还一直坚持做。”——梁小军律师
(大纪元记者王量报导)十八大前夕,上海市政府不惜成本,层层设置关卡,阻止访民到北京上访。许多访民被软禁在家,政府派人日夜看管。
我记得他刚才说到了:我的孩子倒是给我打电话到西安来抗议。我猜一定是格格了。我想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也长大了,刚才听到你父亲讲的那些话,当然你到海外还可以去搜索一下他过去的一些文章,看一些情况。你觉得你现在对父亲对你这种细心的呵护和关爱,你能理解吗?
在我没做父亲之前,我可能对高智晟律师对家人的担忧,还不能算是完全能够去理解,但是当我那一次被捕,进了监狱以后,我的女儿已经出生了45天,这个时候格格和天宇,就是高律师对格格和天宇之间的那种牵挂、对嫂子耿和的牵挂,我算尝到了,所以这是一个参照。
6月17日是父亲节,在很多小孩子可以尽情享受父爱的时候,有的人却不能,比如像高智晟律师的女儿(格格)和她的弟弟。高律师大家都知道为中国很多弱势的团体提供法律上的支援,尤其在看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系统性的迫害的时候,还向胡、温写了三封公开信,在此之后他就受到当局的迫害,而且还是非常惨无人道的行为,连他的妻小也未能幸免。2009年他的妻子耿和和带着一双儿女来到...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李旺阳‘被自杀’谁是幕后凶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
六四23周年刚过,曾声援八九民运的“六四铁汉”李旺阳离奇死亡。尽管当局称他是自杀,但是现场疑点重重,外界解读是“被自杀”。
本人沈佩兰,中国公民,居住上海市闵行区马桥镇东新街2弄5号301室。本人由于举报揭露上海市闵行区马桥政府非法倒卖土地、暴力强拆农民房屋违法行为,遭到马桥政府多方的打压,关押、绑架、殴打致身体伤痕累累,三次殴打致骨折,至今手指已成残废。本人频频遭遇暴力迫害,说不定哪天以“被自杀”嫁祸于本人,今郑重立下“我绝不自杀声明”:
今天前往民主人士冯正虎家探望,从地铁到冯正虎家对面的万达广场,就被警察盯上,反复盘问,在冯正虎居住的小区前有数辆警车停著。警察、便衣反复巡视,据说之前已经有人被抓捕进警车带走,面对咬人的疯狗没有必要与狼共舞。
惊闻着名民主斗士李旺阳先生于日前突然”自杀”,我们感到无比悲愤。这是中共暴政欠下人民的又一血债!我们表示最愤怒的谴责!
至今没有收到你的信,也没有你的新消息,你都好吗?
共有约 61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韩国新世界集团旗下大型超市易买得(Emart)宣布,将在美国洛杉矶开设高端超市。完全撤离中国的易买得,在美中贸易战升温之际宣布进军美国市场,并表示打算将经营重点放在可以自由竞争的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 据韩联社等媒体报导,易买得9月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