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党员毛善春于党支大会公开退出中共

人气 4688

【大纪元2020年03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林岑心采访报导)湖北省荆州市人毛善春3月19日,于他所属的公安县章庄铺镇党支部大会上,公开退出共产党

毛善春接受大纪元访问时说,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和疫情还没有很直接的关系,“是因为多年来,自己的思想发生了一些变化,和当局一直以来采取的打压,有直接的关连性。”

毛善春上午在党支部大会上公开退党,随后在网路上发表他的退党声明中指出,“鉴于中国共产党党章第九条规定党员有退党的权利;鉴于中国共产党某基层党委受上级指派,以本人没参加组织活动为由,加以打压。本人特此声明,从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党!”

毛善春表示,他曾经在1993年3月在山东某部服兵役期间加入过共产党,回乡后,1995年,由公安县委组织部送到湖北农学院农业经济管理系委培(脱产学习)。三年毕业后,再按照合约,回户籍地公安县毛家坪村委会任职6年。一直到2003年主动辞去村委会一职,之后就四处漂泊,以打工为生。

多次围观事件 颠覆对党和体制的看法

他对大纪元表示他对于中共体制的改观,是始于2014年2月围观山东曲阜事件(薛福顺父亲被自杀事件)及其后一系列的事件。

当时,海外曾经对他的人身安危发表关注,“2014年2月9日,曲阜市陵城镇章枣村委会将前来拜祭薛父的网友围捕,曲阜至少出动了10多辆警车、一台中巴车,警察与便衣近50人以警力围堵殴打前去拜祭的网友,毛善春等4人先被控制,后来前去的高飞等4人,全数被抓。”

毛善春回顾说,“就是在那之后,受到山东济宁市曲阜市秘密机构无故殴打,至鼻梁骨折,至今尚未痊愈。从那件事情,颠覆了我对党和现行制度的看法。”

他曾聘请几位律师去控告曲阜市国家安全保卫大队,还曾控告山东省公安厅和山东省检察院,但都没有结果。

他提到,后来再经历黑龙江建三江事件、围观河南郑州第三看守所事件、湖南衡阳赵凤生颠覆案开庭、广州看守所张六毛死亡事件,他说,“正是这些经历,让我清醒地认知到法治民主才是社会发展进步的根源!”

近期持续受到湖北基层国保骚扰

毛善春补充,经历了这么多事件,他亲身感受到,中共各层级公检法机构,实是侵害公民合法的权益,“最近很多年以来,一直受到当局一些特务机构的一些骚扰,这是对公民合法权益的侵害,却得不到救济。”“包括湖北省荆州市国保、武汉市国保支队,这些部门都来骚扰。还有基层政府、党委政府,还会派当地派出所或基层干部进行维稳。”

其中最令他愤怒的,就是所谓的“口头传唤”,“因为我对中国法律比较有研究,口头传唤有几种具体的情况,但他到你的工作单位里,要你跟他走,又没有一些书面的手续,按现行的法律规定,实际上,他是违法的。”

“对于这种行为,我本人感觉到很愤怒很反感,因为按照现行宪法或有关法律,分明是执法部门和当局有关部门,视我们个人的权利于不顾,为所欲为嘛!”

他表示,“我毛善春若有违法或者犯罪的一些行为或者嫌疑,你可以通过正常的途径传唤我、拘捕我,或者通过法院来判决我。但你不能无故地,特别是当我向你上一级机构申诉,或者提出控告时,你组织便衣警察来阻止我、殴打我、致伤害。”

思想成熟后的抉择 公开退出共产党

对于他一个曾经担任过村委会、在体制内的党员来说,他真的看不下去,明明是民众依法捍卫法律尊严,但这些执法机构却在渎职,“是你们在渎职,是你们不捍卫、不按照法律的规定来保障我们公民的基本权利。”

几年下来,更令他认清共产党无法带给人民主与法治,“当你的思想成熟到足够的时候,你就会做一些选择或者抉择。”

19日上午10点,他在所属的党支委大会上,他谈到这些问题,“我跟组织里的一些领导人说过一些话,我说,我个人认为,它(中国共产党)不能带领我们走向民主、法治和自由,所以按照党章我有退出的权利。”“我谈到这问题,我就退出了,我就不需要去参加了。”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在得知毛善春公开退党后,对大纪元记者表示,“我和毛善春共同参与过多次公共抗争事件,比如曲阜事件和建三江事件,在交往的过程中,很喜欢他那种坦诚和直率的性格。”

欧彪峰说,毛善春的退党举动非常可贵,“我很欣赏毛善春的做法,非常勇敢地公开表达个人政治观点,这在当下是难能可贵。”#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新元赋——退党中心2020新年寄语
【退党中心特稿】中共祸害广 国人快“三退”
视频:京官退党 国难当头 谢法轮功学员救人
田云:湖北染疫狱警为何退党并感谢法轮功
最热视频
济南开往广州的火车出轨侧翻 至少百余死伤
【直播】3.30疫情追踪:医院尸体多 川普不安
【现场视频】四川凉山再起山火 火光冲天
【有冇搞错】粮食危机真会来临?
【现场视频】墙内小哥实名公开促共产党下课
【直播】3·30美国疫情发布会 已检测百万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