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湖北黨員毛善春於黨支大會公開退出中共

人氣 4690

【大紀元2020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林岑心採訪報導)湖北省荊州市人毛善春3月19日,於他所屬的公安縣章莊鋪鎮黨支部大會上,公開退出共產黨

毛善春接受大紀元訪問時說,他做出這樣的決定,和疫情還沒有很直接的關係,「是因為多年來,自己的思想發生了一些變化,和當局一直以來採取的打壓,有直接的關連性。」

毛善春上午在黨支部大會上公開退黨,隨後在網路上發表他的退黨聲明中指出,「鑑於中國共產黨黨章第九條規定黨員有退黨的權利;鑑於中國共產黨某基層黨委受上級指派,以本人沒參加組織活動為由,加以打壓。本人特此聲明,從即日起退出中國共產黨!」

毛善春表示,他曾經在1993年3月在山東某部服兵役期間加入過共產黨,回鄉後,1995年,由公安縣委組織部送到湖北農學院農業經濟管理系委培(脫產學習)。三年畢業後,再按照合約,回戶籍地公安縣毛家坪村委會任職6年。一直到2003年主動辭去村委會一職,之後就四處漂泊,以打工為生。

多次圍觀事件 顛覆對黨和體制的看法

他對大紀元表示他對於中共體制的改觀,是始於2014年2月圍觀山東曲阜事件(薛福順父親被自殺事件)及其後一系列的事件。

當時,海外曾經對他的人身安危發表關注,「2014年2月9日,曲阜市陵城鎮章棗村委會將前來拜祭薛父的網友圍捕,曲阜至少出動了10多輛警車、一台中巴車,警察與便衣近50人以警力圍堵毆打前去拜祭的網友,毛善春等4人先被控制,後來前去的高飛等4人,全數被抓。」

毛善春回顧說,「就是在那之後,受到山東濟寧市曲阜市秘密機構無故毆打,至鼻樑骨折,至今尚未痊癒。從那件事情,顛覆了我對黨和現行制度的看法。」

他曾聘請幾位律師去控告曲阜市國家安全保衛大隊,還曾控告山東省公安廳和山東省檢察院,但都沒有結果。

他提到,後來再經歷黑龍江建三江事件、圍觀河南鄭州第三看守所事件、湖南衡陽趙鳳生顛覆案開庭、廣州看守所張六毛死亡事件,他說,「正是這些經歷,讓我清醒地認知到法治民主才是社會發展進步的根源!」

近期持續受到湖北基層國保騷擾

毛善春補充,經歷了這麼多事件,他親身感受到,中共各層級公檢法機構,實是侵害公民合法的權益,「最近很多年以來,一直受到當局一些特務機構的一些騷擾,這是對公民合法權益的侵害,卻得不到救濟。」「包括湖北省荊州市國保、武漢市國保支隊,這些部門都來騷擾。還有基層政府、黨委政府,還會派當地派出所或基層幹部進行維穩。」

其中最令他憤怒的,就是所謂的「口頭傳喚」,「因為我對中國法律比較有研究,口頭傳喚有幾種具體的情況,但他到你的工作單位裡,要你跟他走,又沒有一些書面的手續,按現行的法律規定,實際上,他是違法的。」

「對於這種行為,我本人感覺到很憤怒很反感,因為按照現行憲法或有關法律,分明是執法部門和當局有關部門,視我們個人的權利於不顧,為所欲為嘛!」

他表示,「我毛善春若有違法或者犯罪的一些行為或者嫌疑,你可以通過正常的途徑傳喚我、拘捕我,或者通過法院來判決我。但你不能無故地,特別是當我向你上一級機構申訴,或者提出控告時,你組織便衣警察來阻止我、毆打我、致傷害。」

思想成熟後的抉擇 公開退出共產黨

對於他一個曾經擔任過村委會、在體制內的黨員來說,他真的看不下去,明明是民眾依法捍衛法律尊嚴,但這些執法機構卻在瀆職,「是你們在瀆職,是你們不捍衛、不按照法律的規定來保障我們公民的基本權利。」

幾年下來,更令他認清共產黨無法帶給人民主與法治,「當你的思想成熟到足夠的時候,你就會做一些選擇或者抉擇。」

19日上午10點,他在所屬的黨支委大會上,他談到這些問題,「我跟組織裡的一些領導人說過一些話,我說,我個人認為,它(中國共產黨)不能帶領我們走向民主、法治和自由,所以按照黨章我有退出的權利。」「我談到這問題,我就退出了,我就不需要去參加了。」

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在得知毛善春公開退黨後,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和毛善春共同參與過多次公共抗爭事件,比如曲阜事件和建三江事件,在交往的過程中,很喜歡他那種坦誠和直率的性格。」

歐彪峰說,毛善春的退黨舉動非常可貴,「我很欣賞毛善春的做法,非常勇敢地公開表達個人政治觀點,這在當下是難能可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新元賦——退黨中心2020新年寄語
【退黨中心特稿】中共禍害廣 國人快「三退」
視頻:京官退黨 國難當頭 謝法輪功學員救人
田雲:湖北染疫獄警為何退黨並感謝法輪功
最熱視頻
【三國英雄13】勝敗無常(文字版)
【十字路口】中共口罩外交藏詭計 小粉紅覺醒
【直播回放】3.31疫情追蹤:美逾3000人死亡
【直播回放】3.31紐約州每日疫情發布會
【拍案驚奇】中共欺詐術面面觀 紅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經營14年的鄭州「金博大」商城關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