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彦玲
上篇说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颢赞许邵雍不但是:“内圣外王之学也。”还能“其心虚明”。人的心静到极高层次时,身体的感知能力则超乎想像,甚至会出现修炼界称谓的宿命...
邵雍何许人也?先不说他的学富五车和交游广阔,单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就已经值得现代父母列为家训,学校列为校训了;“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无)用苦开陈?”这是他不愿为官时所写的七言诗句。
前篇说到元朝汉儒翁森先生在文风圮坏的情况下仍然在家乡办学的坚持。他的《四时读书乐》七言诗不但用以明志也指引了学子们一个超凡的读书之道。
上回说到元朝当时看待人的价值标准被分为十等;“一官二吏”为贵,“八娼九儒十丐”是贱,视读书人(儒)尚在娼妓之后,在文风圮废的环境下还有像翁森这样的汉儒坚持创办书院,实属不易。他以朱熹的白鹿洞学规为准则,明白的让世人知道读书不为“钓声名,取利禄”而来,乃因“文以载道”耳!无道则德不存焉,莫说平常安宁的日子不可得,恐怕匪盗险恶反而是必然了。 翁森在家乡台州...
华夏璀璨文明留下的神言、神迹所演绎出的博大精深,意在铺陈提点人与宇宙之间的微妙关系。文字为这些神传文化的载体,当不是为了图求世间功名利禄而来。
石头凿井要得水,可比凡人欲上天的难。兄弟三人俱得仙经,结伴在深山豁谷中修道,乃人间美事,古往今来多少兄弟忙忙碌碌的为着肉身的安稳或功名而奋斗,有的为权为钱而反目成仇,有的友爱终老却也难保来世相伴。
《三字经》里面说:“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孔融以四岁之资,无须父母叮咛就懂恭敬兄长,这种先他后我的品行,流传千古而光耀生辉。
《报应录》与《列仙全传》等古籍中都提到仙人子安,偶过辛氏开设的酒馆,仙人非以神貌示人,而显落魄形象于店家主人面前。店主不以貌取人的供给好酒给子安,并不待索取自奉之。如此日复一日,竟至数年,毫无吝意。
上篇说到集律诗大成的唐代,不论是否是七言诗,皆字数虽不多,但留传的许多诗作都很精练的记载了丰富奇妙的神传事迹。例如;赫赫名声的黄鹤楼,不独让唐朝崔颢留下传颂千古的《黄鹤楼》,诗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的诗作传世,不同的诗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写作风格,但都提及仙人踪迹。
“七言律诗藏智慧,天下绝景黄鹤楼,仙人升天远尘嚣,后人求道万宗荟。”据传诗仙李白登黄鹤楼时看到崔颢的诗,叹曰:“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宋人严羽的《沧浪诗话》也曾提到:“唐人七律,当以崔颢黄鹤楼为第一。”
上篇说到人的七情:“喜、怒、哀、惧、爱、恶、欲”让凡世成了恩怨情仇的剧场,虽是一出出又一幕幕,但待时日一到,历史自会翻开新页。转世再成人,又是一场场因果不爽的轮回悲喜剧,连位居九五之尊的皇帝,也无法用金银权势或兵将武力来跳脱因果定律。 《列子‧黄帝》篇载明黄帝即位十五年,却因耽喜于天下戴己,结果是“焦然肌色皯(音赶,皮肤黝黑粗糙之意)霉,昏然五情爽惑...
上篇说到《礼记‧礼运》提到“喜、怒、哀、惧、爱、恶、欲”七情,演绎出人间许多恩怨情仇,须透过教育与礼制来规范人心行为,否则七情过度了,不但伤人也伤己,果若伦理道义摆两边,私情欲念放中间,那将灾难连连,不得宁日。 《红楼梦》中的宝玉病倒了,急坏了贾府上下,他们遍请名医,却“皆不识病源,只有城外破寺中住着个穷医,姓毕,别号知庵的,诊得病源是悲喜激射,冷暖失...
《礼记‧礼运》中说:“何谓人情?喜、怒、哀、惧、爱、恶、欲七者,弗学而能。”不用进学校去学,人就有这些七情。
中国2014年的“法”与2015年的“廉”两个汉字道出了民众内心的希望;“以法治国”而非以个人权利物欲为标准来治理国家。去年的中国民众则盼望着“以廉养能,有廉知耻”的时代早日实现。
笔者想起自己读小学时,教科书里描述祖逖闻鸡起舞的勤勉壮志,如果在孩子心中树立锻炼典范,总能帮助孩子过上比较正常健康的生活。
陆机生于西元二百六十一年,直至三百零三年过世期间中国社会正值动乱多难。在那样的时代,若久无家信确实会令人担心。没想到忠狗黄耳竟能翻山越岭,克服千里迢迢的万般辛苦,为主人完成奔送家书的艰钜任务。
狗儿给人的印象就是“忠”与“报恩”。人狗之间美好互动的众多故事,就这样点点滴滴滋养著善良文明的渊远流长。
民间传说,天帝要十二生肖动物们带着稻谷下凡给人类,因为得经过大海,但唯有狗儿愿意担此重任,因此它在谷堆中翻滚著,让自己的身体沾黏着满满的稻谷,准备好带到人间。但是波滔汹涌的大海让狗儿身上的稻谷纷纷落入水中,但让那些稻谷牢牢的附着在尾巴上。
人想要改变命运就得修炼,就像猪八戒跟着三藏伴着悟空、悟净去西天取经,也是盼著在这过程中能够修掉许多人的执著,最后得到果位,进入更高的生命境界。所以,悟能被取了八戒的别名,应该是意在提醒他在修炼的路上时刻别忘了自己该修去的人心与行为。
在中国的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里面,猪八戒就是个很典型的人物,他的角色诠释了非常多阻碍人性提升的惰性与贪念。曾经听了真仙一席话修行到上界的天篷元帅,却被旧日凡世色心弄得酒醉意昏沉,被贬下凡,成了长嘴大耳朵、脑后一溜鬃毛,皮粗吓人的猪模样。
要说到猪,凡是对中国文化稍有接触的人几乎都会联想到《西游记》里的猪八戒。原来在天庭主管天河的天蓬元帅因酒醉糊涂调戏嫦娥被贬到人间投胎,可不巧的投了个猪胎,俗名唤做猪刚鬣。
晋朝葛洪的《神仙传‧皇初平》篇记载着皇初起寻找失散四十余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见其良谨,使将至金华山石室中,四十余年,忽然,不复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历年不能得见。
孔子讲究心性的修养处处可见,《八佾》中多处提到人的用心,“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对于没有仁德之心的人,他们就算表面行礼作乐也根本起不到“执政以德”为百姓谋福利的成效。后来林放又问礼之本,孔子回答他说:“大哉问!礼,与其奢也,宁俭;丧,与其易也,宁戚。”讲究的还是用不用心。
晋朝葛洪的《神仙传‧皇初平》篇记载着皇初起寻找失散四十余年的弟弟初平的故事:皇初平者,但谿人也。年十五而使牧羊,有道士见其良谨,使将至金华山石室中,四十余年,忽然,不复念家。其兄初起,入山索初平,历年不能得见。
《桑林》与《经首》皆为圣人之乐。《礼记‧乐记》中说:“乐者,天地之和也;礼者,天地之序也。和故百物皆化,序故群物皆别。”因此,光明高德的礼乐可通天贯地,归顺万物伦理,而生生不息,百姓以自然为道,谦冲祥和,乃圣人治世的新荣。
《庄子 内篇 养生主》用了三百余字描述庖丁解牛的神乎其技,这个故事至今流传,庄子提点的诸多智慧非常值得现代人在忙忙碌碌又汲汲营营的世界中,细细思量与对照。
牛郎织女的故事流传着许多不同的版本,版本间的细节虽有出入,但都有着“善恶有报”的价值观。 牛郎已孤苦无依,又遭兄嫂欺压,幸遇老牛相助,不但与天上织女成了婚还养育了一对儿女。
《论语‧颜渊》篇里说:“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邓析子‧转辞》:“一言而非,驷马不能追;一言而急,驷马不能及。” 好一个驷不及舌,再快的飞马奔腾也不过是一场尘埃落尽,但一句伤人的话却可能烙印心中数十年而不去。因此,自古圣贤之道“修口”是必备的功课。
晋国的将领荀偃虽然因为军队之间各怀己见,没有齐心而无法取得胜利,却留下了这句后世广泛使用的语汇。他对军士下令说:“鸡鸣而驾,塞井夷灶,唯余马首是瞻。”他要兵士们看着他的马头来决定隔天抗秦的行动方向。此后,“马首是瞻”就被用来比喻听从指挥或追随的意思。
“窦娥冤”虽然说是创作的剧本,但也不是空穴来风的无中生有。春秋时有个传说,记载于《淮南子‧览冥训》,或许是为其最早的雏形;“庶女叫天,雷电下击,(齐)景公台陨,支体伤折,海水大出。”
共有约 12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