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春運可能引發精神病!揭開“禍”車的謎團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月15日訊】一列從成都始發,途經陝西、河南、江蘇,直達上海的普通快車被疑為“禍”車。据了解,此“禍”不是天禍、車禍,而是人“禍”。一些乘客上車后不久便莫名其妙地突然發“瘋”,用酒瓶及其它硬物傷人、有刀者甚至揮刀砍人;有的打開車窗跳下正在飛馳的列車,摔得血肉模糊;也有的號陶大哭,神情凄涼……

記者從其他渠道還了解到,這趟列車一個單程引發的精神病最高達到30多起,一位乘客因發病持刀將5人同時砍死,去年陸續出現了類似案例就有50多起,而且主要在江油、鳳州、秦岭一帶。

日前,記者跟著該趟列車往返跟蹤調查了7天,揭開了令人惊訝的謎底。

精神病醫生緊急跟車

1月9日,晚9:50分,記者登上成都發往上海的1354次列車。

這趟編號為1354次的列車,隸屬成鐵分局客運段,在2001年春運期間增加了8個車組,每個車組大約50個乘務員,從成都始發,經陝西、河南、江蘇,到達上海,全程2300多公里,停靠站40多個,時間40多個小時。里程長,運力大,同時地理跨度大,要翻越秦岭。

參加此次列車運輸任務的是成都客運段上海二隊第四乘務組,記者上車后看到對面鋪位上的一個穿著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腳下放著一個箱子,上面寫著“南洋安神片”。在交談中記者獲知,他叫黃長海,是成都鐵路分局唯一的一所精神病院——夾江精神病醫院的門診部主任、主治醫師。他是成鐵分局為1354次列車所派的隨隊精神病醫生。他告訴記者,1354次列車上的精神病的确很惱火,也很嚴重。引起了局領導的高度重視。他這次隨車,就是想通過這50天的調研,搞清楚“旅行性精神病”究竟是怎樣誘發的,該怎樣預防?同時,他還告訴記者關于1354次列車是“禍車”的純屬謠言。

列車駛入“百慕大魔鬼地帶”

在傳聞中,經常容易出事的路段是江油到鳳州一帶。這一帶在寶成線陝西与四川交界處,列車要翻越整個秦岭山區。從四川盆地突然向海拔較高、空气稀薄的秦岭山區爬行,會導致人体不适。被許多鐵路員工和旅客稱為“百慕大魔鬼地帶”。

記者看了看手中拿著的旅行時刻表,列車到達江油的時間正好是凌晨零時,一個夜黑風高的時刻。21:58分,1354次列車准時駛出車站。据車長介紹,本次列車在成都站就已超員30%了。這趟列車共有19節車廂,滿員就有3000人。超載30%就意味著該趟列車上的乘客大約有4000多人了。硬座車廂的過道里已經站滿了旅客,“這趟車長期超載,春運期間情況更嚴重。”車長無奈地說。“我們這趟車乘務員的工作基本上不是講如何提高服務質量的問題,而是如何給旅客解困。”

記者隨黃醫生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巡車。車廂的過道、接頭處都擠滿了人,從車廂這頭擠到那頭我們走了半個小時。在成都因為是剛上車,乘客們的精神看起來還可以。

23:31分,列車員過來說,13號車廂發現一個旅客昏迷過去,可能是“坐喬了”。記者連忙跟著黃醫生擠到13號車廂,在車廂連接處,果然看到一個男子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十分虛弱。他身邊擺了一個酒瓶,結果有惊無險,原來是一個醉酒者。黃醫生舒了一口气,說:“還好,神經沒問題,不是‘坐喬了’。”

0:47分,車慢慢地駛入江油。火車在這里換車頭,停的時間稍長。站台上,提著大包小包的人們小跑著登車。記者發現,雖已是深夜,但乘務員們毫無倦意,仍緊張地關注著車廂內的動靜。1月10日上午10:30分,車到秦岭站。這一夜順利地渡過,沒有發生什么事情。

怪象頻頻發生

1月10日19:00,記者在寶雞換乘由上海返回成都的1353次列車。該車乘務組是成都客運段上海二隊二11組,車長賀祥玉的左手臂上有一塊直徑3公分左右的疤。他說這是被一個突發精神病的乘客咬傷的。

該車是1月7日晚從成都發出的,所以未赶上派隨車醫生。他們也沒有記者出行時所乘那列車那么幸運了。1月8日有4個乘客突發精神病。車開至江油至昭化之間時,12號車廂一年輕男子突然打開車窗跳出車外。据悉,該男子已死亡。

列車是從上海返回成都的,乘客中絕大部分是回鄉過年的打工者,非常擁擠。因是冬天,坐在窗邊的乘客不愿開窗,車廂內的空气非常混濁。記者詢問一個蹲在車廂連接處的男子,為何乘座如此擁擠的列車。他的答案与其他人一樣:“這趟列車是上海-成都線上价錢最低的。我們在外面辛辛苦苦地打工賺點錢不容易,乘座其它條件好的空調車要多花一倍的錢。”

20:20分,一中年男子突然坐在地上大哭起來,對列車員說有人要打他。經乘警詢問,原來他和同行的老鄉發生了一點爭執,就認准了對方要找人在他下車時等著打他。該男子像個小孩似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怎么也勸不住。乘警只好讓他先在餐車休息一下。

賀車長介紹,車開至此處,乘客經過二、三十個小時的旅程,承受力已基本上到了极限。加上擔心財物安全,所以很容易產生被害妄想。

記者在車廂里看到,乘客們都已是昏昏欲睡,疲憊、煩躁之情溢于言表。

1月11日9時過,乘警王警官巡車至12號車廂。一男子突然抓住他的手緊張地說:“警察,你保護我吧!”說著他從怀里掏出一疊鈔票,說有人要搶他的錢,已經盯了他一天一夜了。王警官接過來一看,是70元錢。為了安撫他的情緒,王警官邊勸慰他邊讓他妻子將他帶到餐車休息。在餐車里,看到乘務員和乘警,他有了安全感。坐在窗邊,他的眼睛直直地盯著窗外,看起來還是平靜了一些。雖然他的妻子与他坐在一起,但乘警一再告誡其妻不要与他對話。王警官說,按照他們的經驗,他的妻子也已身心疲憊,兩人交談時一商量,說跳車就會一起跳下去。

他為記者講了以前發生過的類似事件:互不相識的兩個人,長途乘車后都“坐喬了”。其中一個對另外一個說:“我們跳車吧!”另外一個馬上響應:“好吧。”然后就一起跳了下去。還有一次某個乘客攜帶的空气清新劑爆了,發出很大一個響聲。周圍的人只是嚇了一跳,可是車廂頭上的一位乘客听到卻“毛”了。想也沒想就從洗手間的窗子跳了下去。當場就摔死了。王警官還講了一個讓人哭笑不得的事情。一男一女兩乘客互不相識,乘車時坐在一起。聊天聊得投机了,女乘客說:“讓我嫁給你吧。”男乘客說”不行不行,我不能娶你。“女的就嚎啕大哭,男的就痛苦地用頭亂撞——

鐵路部門正在實施解決辦法

在隨車往返追蹤采訪的同時,本報的另一位記者采訪成都鐵路分局和夾江精神病醫院。

這所醫院是目前鐵道部唯一的一所精神病專科醫院,該醫院此次為了配合春運,專門為1354次列車配備了8名醫生。每個車組1名兙上車解決列車上頻繁突發的精神病患者。

据了解,這种病症在近年來尤其突出,成鐵分局的一些列車上,也有類似這种情況發生。到烏魯木齊和廣州的列車上也比較頻繁。主要原因是長年超載,最多時竟超員300%。近万名乘客擁擠在狹窄的車廂里,空气污濁,衛生、飲水條件不好。乘客長期在這樣的環境下容易誘發精神病。尤其該趟列車票价便宜,乘客也大都是外出打工的民工,有的第一次出門,心理素質較差,不能适應陌生的環境總是擔心意外發生,舍不得吃喝。這就更容易誘發精神病。

精神病醫生上車并不是最終的解決辦法,如何解決這趟列車的精神病突發現象?

記者在采訪客運段蘭段長時,他說,停開是不可能的,我們在今年春運期間加派了K292空調車,和好几趟零客。盡量分散和疏導1354次列車的大量超員,情況稍有好轉。只要不超載,列車的環境就會得到改善,就會避免突發精神病。蘭段長也無奈地說,1354次列車的全程票价是126元,加派的空調車卻是232元。相當于1354次的兩張票价。大部分民工不愿意多出這部分錢,乘坐條件好一點的車。

謎底浮出水面“坐喬了”?

“這些人都‘坐喬了’,”賀車長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也就是坐彈了,每次出車都碰得到。我們乘務員,還有的車長、乘警經常被這些‘坐喬了’的乘客弄傷。”

說著這位車長把他的衣袖卷了起來,指給記者看他手臂上的一塊傷疤,“去年,我碰到一位坐喬了的乘客,非要讓我帶他去找乘警,并說車上有人要殺他,我就把他帶到餐車,讓他坐一會儿,誰知他突然說我欺騙他,就要跳車,我拉住他的同時他抓住我手臂,咬住不放。”記者看到他手臂上有一個圓圓的傷疤,呈褐色,很清晰。

賀車長45歲。在這條線上已經跑了將近20年了,是一個老客運。他指著記者坐的位置說:“當時那個病人就在這個位置上要跳下去。”

記者看了看這節餐車,車廂內有8張桌子,每個桌上都擺著兩瓶酒。記者試了試,車窗很容易就能打開。在這節餐車里,持著酒瓶傷人的的病例就有將近10起,就這一趟車跳車的就有兩起。

旅行性精神病!

成都客運段首次為1354次列車配備精神病醫生,是為了防止乘客經過長途旅行后突發精神病。黃醫生把這种病定義為“旅行性精神病”。人在長途乘車后身心均很疲憊。加之該次列車車票价格低,出川到上海打工的人又多,所以長年超員。民工們很少出門,身上帶點錢總是擔心被搶,心理壓力大,加上車內空气混濁,很容易導致精神失常。据不完全統計,僅1354次列車去年在車上突發精神病的就接近100起。

在這趟列車上的乘務員更是為此多付出許多勞動,甚至流血。從1986年起,被車上突發精神病的人打傷致殘的乘務員就有70多個,有位車長在制止一民工跳車時被砍斷手筋,五尺高的男儿痛得大哭;還有一個乘務員頭上被砍了5刀,現在還沒完全康复。

這种病帶來的后果是讓人心酸的。去年一殺豬匠乘車時帶著自己的殺豬刀,半夜突發精神病殺死了周圍5位乘客……

据薛書記介紹,該次列車上的突發性精神病案例是成都客運段的列車中最高的,在全國來說也屬少見。派精神病專家隨車,可見鐵路部門對此次列車精神病發病情況的重視。薛書記說,發病率較高的江油至鳳州一段被鐵路員工稱為“百慕大魔鬼地帶”,在這一帶跳車的人也比較多。所以成都發出的列車一到江油,上海發出的一到鳳州,無論再忙再累,乘務員們也馬上精神起來。關注著車廂里乘客的一舉一動,稍有跡向,馬上采取行動。

背景資料:旅行性精神病主要症狀

乘務人員把車上突發的精神病患者叫做“坐喬了”,或“坐彈了”。這种說法只是一种俗稱。醫學上對這种病例叫做“旅行性精神病”。

旅行性精神病主要症狀為:

恐懼。記者了解到不少乘客上了這趟車后會莫名其妙地感到恐懼,主要表現為不安、膽怯、對環境和陌生人感到害怕,全身發抖,神情沮喪,并拿出所有錢財,尋求乘警保護。

暴力傾向。誘發這种症狀的原因不明,發病者主要表現為傷人或自傷,產生幻覺,周圍的人要搶他,他要自衛。

跳車。一种幻听讓他听見,一個聲音在命令他离開這列火車,跳下去就安全了。据介紹,這种跳車事件往往會“傳染”,一個發病者產生跳車意念后,只要反复對周圍乘客念叨,而周圍的乘客如果不能控制自己,就會一起跳下去。

哭述。此類症狀比較常見,發病者多為女性。原因多种多樣,一蘇州上車的三陪女在即將到達江油老家時,突然號陶大哭,對一男子哀求到“你娶了我吧!你娶了我吧!”,而該男子也不能控制自己,跟著大哭,乘務員無法勸止。

燒錢。去年10月,一乘客突然發病,把身上的500多元人民幣全數拿出來,嬉笑著說,“這錢不是我的,我把它燒了,燒了!”,据乘務員介紹,有的發病者不僅燒錢,還撕錢,或把錢散發給周圍的旅客。

摘自四川新聞网

評論
2001-01-15 2: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