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保自家耕地 江蘇老阿婆們被逼「抗暴」

標籤: ,

【大紀元10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林芸採訪報道)2009年10月,在江蘇泰州靖江縣西來鎮下屬的建國村,由於鎮政府和村幹部勾結,想要徵購各家的土地用於房地產開發,在談判不成的情況下,試圖強行阻止村民們種麥。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村民們把各家七老八十的高齡阿婆都請出來組成「抗暴隊」,一寸一寸地奪回了自己的土地,搶種上了麥子,使其徵地計劃流產。然而,村民們心裡很清楚,鎮政府不會甘心就此罷手,眼看今年種麥的季節又到了,村民們非常憂心,不知道今年鎮政府和村幹部又會耍什麼花樣。

鎮政府試圖「非法」收購土地

村民許泰(化名)告訴記者,鎮政府很早就想從村民手裡收購土地,然後將土地用於房地產開發。他們給的價錢是每畝600元(人民幣,下同), 而市場的價格大概是每畝2,400元。

村民們不想賣掉自己的土地,他們都是以種地為生,讓他們賣掉土地,就是賣掉他們賴以生存的資源,更何況是以這樣低廉的價格。

按照許先生的說法,鎮政府和村政府都是無權收購村民的土地的。國家有權徵用土地,但是必須按照土地合同給予補償,補償標準為每畝地每年產值的15倍到20倍左右。另外,國家認可的註冊經濟實體才可以徵用土地,而鎮政府和村政府都只是行政實體,是無權徵用土地的。

據瞭解,農民如果耕種稻、麥等糧食作物,一畝地一年的產值大致不過是3千到4千元;如果種菜或者種植經濟作物,一年的產值可以達到1萬元。就算是按照國家標準,以每畝地年產值的15倍到20倍來補償,以現在的物價來說,數目也是非常微薄的。所以,村民們都拒絕出賣他們賴以生存的土地,因而談判破裂。

高齡阿婆被逼「抗暴」

許先生又接著描述了談判破裂之後發生的事情。2009年10月,趁村民收了稻子,準備種麥子之際,村裡派人把守住各家的田地,不給村民耕種。可以種麥的時間不過是十多天,過了這個時間,這一季的麥子就種不成了,所以時間是非常寶貴的。一旦麥子種不上,土地就閒置了,那麼鎮政府就更有理由來談判了。

村長宗建華叫人來守在田裡,不讓村民耕種。如果村民要強行在自己的田地裡耕種,勢必要和這些人發生肢體衝突。據許先生介紹,警察也和他們是一夥的,一旦發生肢體衝突,警察到來給你拍照,馬上就會給你一個妨礙公務之類的罪名,把你抓起來。所以,村民們又不能硬來。

眼看種麥的時節就要過去了,村民們家家戶戶都很焦慮。該怎麼辦,大家都苦無對策。大家後來終於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把各家的老人,都是七老八十的老阿婆請出來。這些老人來到田裡,站成一排,組成人牆,和那些阻止種地的人對峙。

在老阿婆們的步步進逼之下,那些想要阻止大家種地的人反而害怕起來,要知道這些老阿婆年紀都這麼大了,如果真的是推推搡搡起來,保不住會出人命的。

這些人在老阿婆面前沒有敢大打出手,只能節節敗退。就這樣,老阿婆們頑強地從他們這些人手裡搶回了土地,讓村民及時種上了麥子。一場危機就這樣暫時被化解了。

但是,讓許先生和其他村民憂慮的是,眼看今年的種麥季節又到了,鎮上和村上還會耍什麼手段,他們都不清楚,但是他們知道對方不會輕易放手的,因為一旦把土地用於開發房地產,可以獲得的利潤將是非常豐厚的,他們怎麼捨得放掉這塊肥肉呢?

腐敗無處不在

許先生也講到,不管是鎮裡還是村裡,腐敗現象都非常嚴重。村裡早期通過經營村辦企業,或者出讓土地給學校或者政府,積累了大約上千萬的集體財產。但是近些年來,集體所有的企業不是逐漸變賣給了個人經營,就是因為腐敗而虧損,到目前村裡反而虧損500多萬元。

當然,虧的是集體,好處都進了個人的口袋。原先紅光村有一個磚廠,屬於集體所有,結果生產的磚塊經常被磚廠的負責人當人情,免費送到鎮裡去拉關係,最後這個負責人被調到鎮裡去當官了,而村裡的磚廠已經負債纍纍,無法再經營下去了。

還有人把毛巾廠開到了村裡居民的住宅區裡,日夜發出噪音,擾得四鄰不安。這個毛巾廠也沒有執照,在住宅基地建廠房也屬於違章,但是村民們去鎮裡、村裡投訴,都被敷衍了事,說是廠子已經蓋好了,屬於人家的個人財產,我們不好辦。鎮裡的法院也不受理,說這屬於行政糾紛。

許先生說,現在什麼都是錢,只要有錢,管你什麼法律、政策,都可以變通。

百姓投訴無門

許先生說,現在鎮政府對他們村裡的土地虎視眈眈,但是投訴到縣裡也沒有用,因為縣裡還是會把事情交給鎮上去處理,告也白告。而且,鎮政府一級就已經設立了防暴隊,防止民眾反抗,把老百姓看得死死的,生怕出一點亂子。

以前可能還有人想到北京去上訪,但是現在村民們知道這條路也行不通。首先,還沒有等你出村,可能就在汽車站被攔截回來了。而且,就算是真能到北京,也不能解決問題。

許先生說,他們那裡的一個叫毛建明的村民去北京上訪,結果北京一個電話就叫當地政府把人帶回去。帶回來之後,他被軟禁在靖江市一個葡萄糖廠的招待所改建的賓館裡足足半個月,名義上是給他辦學習班,實際上是變相折磨他,因為這半個月裡每天只供應他一頓飯,還只是稀飯,根本吃不飽。

許先生和其他村民們都不知道該怎樣保住他們的土地,所以他們想把鎮裡逼他們賣地這件事情登在媒體上,希望能夠給當地政府一些壓力,讓他們不要再這樣欺壓百姓。

相關新聞
中國廣東強征地 農婦被迫害致死
港壹傳媒停牌 港府拒詳解凍結黎智英股份理由
78歲法輪功學員李桂彬被劫入石家莊女監
4月份 至少90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冤判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以巴戰火 北京心驚 美擊七寸
【思想領袖】如何突破科技巨頭審查制度
【未解之謎】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壞
【拍案驚奇】台染疫驟增 以色列妙計重創哈馬斯
【珍言真語】練乙錚:中共靠黑幫作惡90多年
【重播】章家敦等談文在寅訪美和中朝威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