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千銀行失業職工進京請願要生存要溫飽

標籤: ,

(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4月19日,數千名來自全國各地的銀行失業職工聚集北京工商銀行總行門前進行請願活動,他們打橫幅、喊口號,要求當局解決因被迫「買斷工齡」而失業造成的生存問題。當局調動了數百警察進行鎮壓。目前,近四、五百名請願職工被警察用公交客車拉到九敬莊、馬家樓等地,他們將被遣返回當地。

據民生觀察消息,參加請願活動的是來自全國各地的五大銀行的被買斷失業職工,包括工商銀行、建設銀行、中國銀行、農業銀行和興業銀行,以工商銀行的下崗人員為主。上午8點30分左右,數千職工首先來到了全國總工會,在那裡職工們進行了向青海災區的捐款活動。

北京訪民李立榮在上午10點左右的時候正好路過請願現場,她說:當時,我看見警察都在圍這幫人,大約還有五、六百人,正好往車上拉他們,有十多輛公共汽車停在馬路邊上,警察能有100多人。
據悉,今天的請願活動因為許多職工受到當地公安部門的控制,無法來到北京,否則參加請願的職工人數將會更多。

內蒙古的失業職工楊曉東於18日晚上被當地截訪人員截回當地,據他介紹,職工們冒雨在中華總工會前完成為青海玉樹災區捐款活動後,步行到工商總行門前抗議示威,在抗議示威當中,職工們被公安用八輛大客車拉到九敬莊,遊行隊伍也散去了。被拉走的職工大約有四、五百人,參加請願的職工人數有二、三千人。

有許多職工在活動的前幾天被截回當地之外,也有許多職工被控於家中,無法進京。重慶工商銀行的失業職工黃女士從14日起遭當地公安 24小時監控。

她說:「一旦我們要到北京去上訪,他們就加以阻攔,條條路都給我們堵死了,還威脅我們。現在,我家的外面每天都有十幾個人,前面、後面全部是車,我到哪裡去,都是幾個人跟著我。這些人當中有支行的人、社區的人,還有公安、協警。他們每人300元一晚上,白天是每人100元,工商銀行就是財大氣粗,他有錢就可以請那些機器鎮壓我們。」

據悉,1999年以來,中國工商、建設、中行、農業等各大銀行系統以「改革」之名,打著「減員增效」的幌子,開始對本系統內職工進行大規模的所謂「內部調整」。以「工齡買斷」為誘餌,逼迫職工「自願買斷」,自謀職業。

遭到栽員的職工都是年齡在四、五十歲之間,有的是退伍以後來到銀行工作的,有的是八十年代沒有考上大學,通過招乾進入銀行工作的。他們都在銀行工作20多年,成為原單位的業務骨幹。

他們被推向社會之後,因受到年齡、學歷等限制,致使再就業的機率相當低下。大多數職工在被趕出銀行時,只獲得了五、六萬元的一次性補償,每人按照工齡年數平均每年只給2500元的補償,沒有養老保險、失業保險、醫療保險,生活無著落,無法養家餬口,導致家庭破裂、其中更有多人因此而自殺。

黃女士是在1980年高考落榜後,通過招乾的途徑進入重慶工商銀行銅梁支行工作,負責管理金庫,在原單位工作了22年,整個青春時光都獻給了銀行。 2002年,該行以誘騙的手段,將已年到42歲的她推向了社會,致使她無法再就業,多年來,生活一直由家裡的老人資助。

她表示:「當時行長利用自己的親戚放風出去,都說:『我要買斷,我要買斷』,其實他們每個人都沒有工齡買斷,只把我們的檔案抽走了,他的親戚們還繼續上班,當時有37人被迫工齡買斷。」

「所有的費用全部加起來我只獲得了5萬多元的補償,然後什麼都沒有了,八年來,政府也不管我們。我們要生存,我們是改革的犧牲品,總得給我們解決溫飽問題。」

據一直在北京上訪的廣西工商銀行的失業職工陳女士透露,她是2002年被迫買斷工齡。當時,她本應屬於內退人員,但是該行行長將她的內退指標消除,威脅她們:「你們這些超過40歲的女人明年有可能不跟你們簽合同,現在如果自願減員還有錢給你們,明年就沒有錢給你們,你們自己考慮。」

據悉,全國各大銀行被迫買斷工齡失業的職工人數達60萬人,多年來,他們持續不斷地進行各種維權活動,但是收效甚微。他們已成為軍轉乾部、退伍軍人之後的又一大需要各界關注、不可忽視的弱勢群體。

相關新聞
關注胡新成文章遭刪 網民被警告不得轉發討論
外界關注:二十大前中共政局有啥動態?
中國多地封城衝擊工廠港口 供應鏈雪上加霜
世茂集團在三條紅線內 也出現違約問題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流調最辛苦的中國人」全網刷屏
吳明德:孫力軍金融政變餘震或波及前朝港官
【橫河觀點】歐洲疫情管制不同 群體免疫利弊?
【新聞大家談】習關鍵時刻 黨媒意外曝真相
【未解之謎】來自金星的神祕人
【林瀾對話】王維洛揭祕墨脫大壩 影響超三峽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