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疫苗案家長被捕真相:「被打架」

人氣 8
標籤:

【大紀元5月20日訊】近日,高長宏的老師在網上發表了博客文章,該文揭露了山西疫苗案家長被捕的真相。報導稱:高長宏懷疑「打架事件」是蓄意製造的,高是「山西疫苗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有人怕他去北京,所以用這樣的事情來阻礙其行程。5月18日高長宏稱,自己已被釋放,並於5月17日晚安全到家。因為「被打架」,對他「取保候審,禁止離開當地,隨傳隨到」。

高長宏:我根本沒有打人,是陌生人倒地時自己在臉上劃破了傷口

據悉,這位最倒楣的父親(長子被問題疫苗了,次子被問題奶粉了)、山西疫苗患兒家長高長宏5月17日早上,他本打算去北京辦事,上午9時左右從家裏出發。出門的時候,發現離家門口50米遠處停放著一輛銀灰色捷達車,當時沒太在意。

上午9時30分左右,他到達回龍鄉集鎮。不久,在一個周圍空無一人的偏僻路口,捷達車上下來一個矮個穿暖皮鞋的陌生人,突然從後面死死地抱著高長宏。高長宏本能地用力掙脫,致使陌生人倒地。起來時,陌生人指著臉上的兩處傷口說高長宏打了他,並用電話報警強行將高長宏拉往回龍鄉派出所。

但高長宏說,他根本沒有打人,是陌生人倒地時自己在臉上劃破了傷口。另外,直到事發後高長宏才反應過來,原來那輛銀灰色捷達車一直跟蹤著自己。

來到回龍鄉派出所,警察將此事以打架鬥毆處理,並分別給兩人做了口供。中午12時左右,那個陌生人說要去看病治療,離開了派出所。而高長宏直到晚上21時左右才被釋放,在被扣押的12個小時期間,他被限制在一個小房間裡,並由兩個警察看守著。晚上21時30分左右,高長宏才到家。

高長宏說自己被釋放的前提是一個朋友做了擔保,即「出派出所後高長宏要將手機24小時開機,保證隨叫隨到,無論去哪個地方都要先通知擔保人」。他懷疑「打架事件」是蓄意製造的。因為高長宏是「山西疫苗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有人怕他去北京,所以用這樣的事情來阻礙其行程。

19日上午11時許,高長宏用別人的手機打通王老師的電話,語氣緊張地說:「王老師,這是一場誤會,你還是刪除前邊的博客文章吧。」在王老師不斷追問下,高長宏低聲說:「我現在很不方便。」即掛了電話。

乙腦疫苗使大兒子變傻了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這個住在窯洞裡的家庭實在太倒楣了。用女主人韓愛平的話來形容,差不多每刮一陣風,都會刮到她家。有人用32個字的簡潔語言,就講完了這個倒楣的故事:「高長宏的大兒子注射乙腦疫苗後,得了乙腦。小兒子喝了三鹿奶粉後,患上結石。」

在2006年7月9日和17日這兩天,在鄉鎮衛生院的一間房子裡,一個漂亮的女護士站在一隻大冰箱旁邊,給高長宏和韓愛平的兒子壯壯打了兩針乙腦減毒活疫苗。

一個多月後的8月24日,壯壯突發高燒,到第4天凌晨,口吐白沫,鼻子流血,四肢僵硬,「像中毒一樣」。從沒見過這種場面的夫婦倆嚇壞了,高長宏使出在鐵廠搬鋼塊的勁兒,把孩子僵硬的身體扭成U形,連夜送往山西汾陽醫院。

醫生讓孩子弓得像只蝦一樣,從脊背抽了些腦脊液,讓高長宏立馬送往太原的大醫院化驗。擔心自己在車上睡著,幾天沒合眼的高長宏把這支試管夾在腋下,掐著自己熬到了太原。

化驗的結果顯示:血、腦脊液檢測乙腦IgM抗體均為陽性。壯壯被轉到山西傳染病醫院,醫生的診斷是:流行性乙型腦炎。

最後壯壯變傻了。

毒奶粉又使小兒子……

夫妻倆商量著:再要一個孩子。男女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要有出息,「能在父母百年後,照應哥哥」。

2007年農曆臘月二十七,偉偉出生了,又是個兒子。高長宏特意給孩子穿上新買的寓意「健康百歲」的紅肚兜。出生第3天,偉偉才睜開眼,這讓夫婦倆著實擔心了一把,他們「再也經不起第二個孩子的任何意外了」。

韓愛平沒有母乳,孩子只好喝奶粉,他喝到的第一口,就是爸爸沖的三鹿牌奶粉。

奶粉是在醫院附近的商店買的,「這個牌子當時口碑很好,很多人吃,又是名牌」。從此以後,三鹿奶粉成了偉偉的主食,最多時,他一天能吃上近1,000毫升。夫妻倆信不過家門口那些賣跳跳糖和小米鍋巴的小店,專門託人從太原的大超市成箱地購買三鹿奶粉,108元一桶。他們認為,「大城市大超市不會賣假貨 」。

但他們很快發現,偉偉遠沒有哥哥漂亮,單眼皮,頭髮又黃又稀,順著耳朵一圈腦袋上頭髮都不長。這孩子尿頻,尿短促,嘀嘀嗒嗒的,總尿不盡。

從偉偉出生到現在,這家人就沒離開過三鹿奶粉。這間窯洞裡,它無處不在。偉偉吃飯用的小黃碗和奶瓶、小白杓,是買三鹿奶粉時送的。吃空了的三鹿奶粉罐子裝著豆子,三鹿奶粉的大紙箱裝著鞋子,一隻被咬得沾滿口水的三鹿奶粉罐,被偉偉在床上滾來滾去,那是他最心愛的玩具之一……

2008年9月16日夜晚,這一天,在工廠休息的高長宏從電視裡看到,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公佈69批次嬰兒奶粉含三聚氰胺。他趕緊給妻子打電話,讓妻子打開電視。此刻,高長宏的手機不斷有朋友的電話打進來,電話裡家長們急沖沖地問:「看電視了嗎,你家孩子也喝三鹿嗎?」 妻子韓愛平立馬打開電視機。電視機是高長宏親戚給的舊電視、兩個廢棄的電腦主機組裝成的能上網、看電視、打遊戲的「四不像」。

新聞有點長。韓愛平呆呆地站在那裏,一動不動,「頭轟得一聲響」。沒多久,高長宏趕回了家裏,他在約10米長的窯洞裡,來來回回,走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他們抱著偉偉來到了太原。他們一進兒童醫院的門,驚呆了,人山人海,從院子到大廳、走廊,全都是抱著孩子排隊做B超的家長。高長宏把母子倆安頓在醫院附近一家每晚50元的旅店。讓他們驚訝的是,這家旅店住著全省各地來的、吃過三鹿奶粉的孩子和家長。有個家長摸著偉偉的頭說,「我的孩子也不長頭髮」。

連著兩天兩夜,高長宏都沒排上就診號。最後一晚,他準備不走了,就守在長隊裡。因為人太多,擔心出現安全問題,醫院決定把B超機從三樓搬到一樓。高長宏主動衝過去,幫助做B超的女醫生搬機器。醫生很感動,說「你先回去吧,我保證明天給你的孩子第一個做」。

高長宏還是沒捨得離開長隊。晚上,他買了兩包煙,偷偷塞給維持秩序的保安,希望第二天「通融一下」。第二天早上7時14分,偉偉終於做上了B超,結論是:雙腎集合系統內斑點狀高回聲。大夫認為孩子營養不良,疑似「佝僂病、尿結石」,開了蘇打水,讓一個月後來複查。

回家的路上,他們聽到新聞說,國家對所有疑似結石患者免費檢查。這讓夫妻倆心疼了一路。

沒幾天,高長宏又上了趟太原。他拿著剩下的4桶奶粉去太原找到商家要退貨,商家說貨可以留下,錢不能退,留下電話,有什麼國家政策再打電話。

高長宏氣不過,又抱回這些奶粉,憤憤地說:「孩子不能喝,大人喝!108塊一桶呢!」

不放棄希望

如今,壯壯上了小學,偉偉的飯量也一天天大起來。韓愛平不敢再輕易有什麼夢想了,她不再對丈夫提「大學」這樣的字眼,她只希望壯壯「不發病,細胳膊能長粗點兒」,偉偉「尿少一點兒」。

一年多來,偉偉差不多每半個小時尿一次。屋裡屋外,廚房的菜籃子旁邊,房東的大醋缸旁邊,院外的煤堆裡,都有他的尿跡。

韓愛平不再相信什麼大牌子,也不相信任何一家商店,走到哪家,碰到哪個牌子,她就買哪個。她選擇400克一袋的奶粉,價位都在25元至28元之間。但她還是放心不下,又花200多元錢買了豆漿機,打算用豆漿替代牛奶。

她想過死,可那只是瞬間。「死了是痛快,可倆孩子怎麼辦?」她還得儘量把日子往紅火裡過。

壯壯從來不知道自己有病,可連學校門口賣泡泡糖的商販也看出了壯壯是個「笨孩子」。壯壯的功課很糟糕,背課文常常「背一句,丟三句」。別人5分鐘能完成的作業,他至少要半個小時。講故事比賽,他總是「從前從前」很久,然後一兩句話就講完了。

最近,這個夢想著當奧特曼的9歲的孩子正在學4位數,他念4050,不是念成「四百五十」,就是念成「四千零的五」。

「希望」好像又來了

最近,隨著這些倒楣事被媒體關注,這一家人的希望一度又被點燃起來。

夫婦倆通過網絡,知道了山西疾控中心的陳濤安正在反映山西「高溫疫苗」的問題。他們突然醒悟:「壯壯的病跟這個疫苗,可能存在某種相關性。」

疫苗事件被報導後,一夜之間,他家的窯洞門口塞滿了各種小汽車,這家人隱隱覺得事情有點希望的苗頭。慰問的電話、短信,高長宏一天要接幾十個。有的短信是「四川廣元人民支持你們」,有的是「我是一個普通的北京人」,還有的乾脆說「我代表全國人民向你表示同情」。有的人表示要資助他們,希望他們公佈賬號,有個長沙大夫說,能提供幫助讓兩個孩子來長沙檢查身體……

準確地說,這個農民漢子內心認定,真正能給他希望的是「政府」。

3月25日下午,距離這個窯洞近200公里之外,高長宏在太原的一幢大樓裡,拿到了一份鑑定:得過乙腦的兒子高智強被認定為「不排除與接種疫苗有關」。落款是:山西省預防接種異常反應調查診斷專家組。這個兩天兩夜沒合眼的漢子,在7頁紙的鑑定書上,重重地將這句話用黑筆劃出,墨水滲透了紙背。

3月26日,政府說要派人來跟他談。整個早上,這個扛200斤煤毫不費力的漢子,坐立不安,小偉偉碰響了扭扭車,他就「蹭」地一下站起來,捶著胸口,以為政府的人來了。韓愛平細心地蘸了點兒水,把頭髮梳得油光發亮。

當然,高長宏也沒忘記把藍色的疫苗本、醫院的診斷書等原始材料放在妻子陪嫁的大箱子裡,上了把大鎖。他說,本子被人撕了搶了,就完了。等的空當兒,他跟妻子猜想著幾種可能,比如政府會不會給他一兩萬元,讓他帶孩子先去查病?

終於有輛黑色的本田車停到了他家窯洞門口。鄉里的幹部告訴他:不要接受一些別有用心的媒體的採訪,別當了炮灰。另外,他要去太原,鄉里派車派人,提供方便,「你的事也是政府的事」。

談話間,小偉偉又尿濕了褲子,韓愛平一邊忙著給孩子換褲子,一邊忙著去房東的小賣部給客人買煙。

尾聲

政府的人走後,高長宏顯得很沮喪,這些談話不是他期待的。又過了幾天,看到衛生部的新聞發佈會後,高長宏又擔心,「這事幾乎到頭了」。

媒體曝光後,連著好幾個晚上,韓愛平等孩子睡著後在網上看新聞,當看到幾個月大的孩子抽風後死去的視頻,她再也忍不住地哭了。「那抽風的場景,真是身臨其境啊!」壯壯最後的路也是那樣的?她想想都害怕。 www.6park.com

如今,每次抱著小兒子,拿著藍色的疫苗接種本,走出放著三鹿奶粉的窯洞,下山,左拐,再上山,到鄉衛生院打疫苗,韓愛平一路心情複雜極了。她說,那像一場賭博,「不打不放心,打了更不放心」。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傳涉山西毒疫苗案官員留澳未歸
中國再爆疫苗造假 受害人數過百萬
江蘇疫苗造假禍及百萬人 疑繼續生產甲流疫苗
記者遭警察跟蹤 山西疫苗案「水深難測」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李克強為電荒背鍋 大管家被免職
【遠見快評】美英澳聯盟擴編?美挺台「入聯」
【新聞大家談】美挺台參與UN機構 能否破陣?
【拍案驚奇】馬斯克重登世界首富 許家印跌慘了
【新聞看點】美中關係或顛覆?布林肯正式挺台
【財商天下】能源飯碗須在自己手裡 習一語雙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