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賽聰栽種有機咖啡 重現桃花源

張新宸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三十二歲正值人生的黃金歲月,黃賽聰卻毅然放棄科技新貴的優渥生活,帶著妻兒來到南投縣國姓鄉,以生態復育為終生職志,種植有機的台灣咖啡,並以獨特的「冷沖」咖啡讓遊客驚豔。

近年來,科技界精英放棄高薪「解甲歸田」,在農漁牧業闖出名號者時有所聞。十八年前,土生土長於台北的黃賽聰即是這個趨勢的「先行者」,當時他才三十二歲,正值人生的黃金歲月,卻毅然捨棄令人稱羨的電腦經銷商工作,帶著妻兒「島內移民」到南投縣國姓鄉,以生態復育為終生職志,種植有機的台灣咖啡,並以獨特的「冷沖」咖啡讓遊客驚豔。

有藝文氣息的山中咖啡屋

相較於人潮擁擠的知名景點,從國道六號國姓交流道下來,經由台14線轉133縣道再接台21線,進入「糯米橋休閒農業區」──這條保留原鄉風貌、景緻宜人的風景線,更適合不愛湊熱鬧、想真正放鬆的都會人尋幽訪勝。

四面環山的北港村曾因被規劃為「國姓水庫」用地,禁止開發、保留了完整的原始林相和豐富的生態環境。水庫計畫擱置之後,位於北港溪上方的三級古蹟「糯米橋」成為當地的精神地標,凝聚村民共識維護天然資源,也吸引了許多都會人前來購地建屋。北港村因而成了九二一大地震之後,國姓鄉唯一土地交易熱絡的村落。

沿著北港溪前往惠蓀林場途中,「咖啡有樂町」即隱身在路旁的樹林裡。走進店內,黃賽聰剛滿周歲的小兒子正蹣跚學步,十分可愛。隨意瀏覽,映入眼簾的是他親手打造、古樸的原木裝潢;吧檯牆面點綴著女主人的素描作品,另一端則擺放著鋼琴和爵士鼓等樂器,是男主人與兒子自娛娛人的休閒區──為這間山中咖啡屋增添不少藝文氣息。

隔著落地窗的後院是咖啡工坊,也是遊客體驗烘製咖啡豆流程的地方。黃賽聰總是不厭其煩細緻地解說,讓客人在濃濃咖啡香中享受深度的知性之旅。

嚮往鄉村生活 找尋落腳地

「回歸田園」近二十年,黃賽聰依然一派斯文,笑起來有點靦腆。雖然生長於繁華的台北都會區,由於父母務農,純樸的田園生活曾陪伴他度過快樂的童年。然而,隨著台灣經濟的快速發展,台北周遭的稻田相繼消失,變成了水泥叢林,美好的「農家樂」景象也只能埋藏於記憶深處。

雖然內心始終惦記著純樸的農村風情,黃賽聰成年後還是隨著社會價值觀,選擇熱門的科技業「安身立命」,成為神通電腦經銷商。崇尚儒家思想的黃賽聰語帶哲思的表示:「那是因為自己『年少時沒定性』,表象和內心無法達到平衡,還未到『知天命』的時候,就會隨波逐流而選擇可以過優渥生活的行業。」

成為人人稱羨的「科技新貴」,儘管收入豐厚,一心嚮往鄉村生活的黃賽聰並不快樂,「都市那種環境會讓你很難過,細胞裡面有一股原始的呼喚,那是在潛意識裡一種驅使的力量,一直想要到鄉下去。」

沒有陽光和新鮮空氣的現代化都市,讓黃賽聰感到不自在。但是「父母在、不遠遊」,他只能每年放自己一次長假,帶著妻兒環島一周紓解壓力,探訪各地的自然景觀,徜徉在青山綠水間。「逃離都市」的念頭一次比一次強烈,父母相繼過世後,黃賽聰便將夢想化為實際行動,利用環島旅行時找尋落腳的地方。

以生態復育為職志

1994年,原本計畫到台東買地從事「深海水養殖」的黃賽聰,在環島的旅程中,途經國姓鄉「梅子林」(北港村)時,意外地深受吸引。他回憶道:「當時興建國姓水庫的政策剛好取消,這裡很原始。我打聽到有人要賣地,第二天就簽約了!」

從繁華喧囂的都市回歸純樸寧靜的山林,黃賽聰立定目標,要重現〈桃花源記〉的原鄉風貌。除了房子,他在園區裡種滿了樹木,「我的理想就是住在森林裡,生態復育是我來這裡最主要的工作,所以我這個『咖啡有樂町』指的是動物的一片樂土。」

黃賽聰說生態覆育其實只要打造一個自然健康的環境,生物自己就會來。十八年來他堅持人工拔草,完全不使用農藥、肥料,以食物鍊的關係自然養地,達到園區的生態平衡。如今園區裡充滿生命力,蜻蜓、蝴蝶、螢火蟲隨著不同季節滿天飛舞,各種昆蟲隨處可見,鳥叫蛙鳴交織成一部田園交響曲。

移居國姓鄉之後,黃賽聰原本計畫種植香草,深入瞭解後,卻發現台灣緯度不夠,不適合香草生長,且當時香草種子不易取得,因而打消念頭,改為養土雞、經營土雞餐廳及販售鹿谷的烏龍茶。

不曾「拜師學藝」的黃賽聰從殺雞到掌廚一手包辦,他說那時「殺土雞殺到手軟,殺到自己覺得很不應該」。直到九二一大地震,讓他受到很大的衝擊,他說:「九二一是一個大災難,也是一個大徹悟,覺得不應該再殺生。」於是他結束土雞餐廳營業改賣咖啡。

自然農法栽種 冷沖保持原味

為了體驗一次完整的咖啡生產過程,隨著黃賽聰來到屋後的咖啡園。採用自然農法的園區裡,隨處可見保留及膝的雜草和堆積的腐木,小昆蟲活躍其間。黃賽聰解釋說:「有機的農園就是一定要有草,有刺或爬藤的才用手拔除,堆積的樹幹、落葉和雜草可以復育生態,裡面有許多甲蟲。」

目前正值咖啡產季,紅綠相間的果實在枝椏間若隱若現。黃賽聰一邊採摘成熟的咖啡豆,一邊修剪陡長的枝條。他說有一些咖啡樹是九二一之前種的,當時並沒有想以此維生,也不懂如何管理、製作,地震過後決定以咖啡作為經濟來源,才慢慢摸索、邊做邊學。無師自通的他說:「開始是買進口的生豆學烘焙,自己找資料,匯集各方的作法後再去歸納,看人家怎麼做,加上自己的經驗,然後判斷哪個方式才正確,這樣一步步走過來的。」

採摘下來的咖啡豆,隨即送到住家頂樓加蓋的「曬豆場」曝曬,曬好的咖啡豆就儲存在牆邊的橡木桶裡。「我想,在機器還沒有發明之前,日曬法也是保存咖啡豆最原始的方法。」

黃賽聰揣摩古人的日曬法,再和水洗法做比較,果然不一樣。他解釋:「咖啡豆帶殼存可以保持新鮮度,是學習以前種稻米的方式。咖啡一般是用水洗法去掉果皮和果肉,水洗過程咖啡豆先吸水再烘乾,容易產生醋酸,質地會下降。我是連皮帶果肉一起日曬10~15天,再放進泡過白蘭地的橡木桶裡儲存,讓咖啡豆保持新鮮;直到烘焙前才取出需要的量脫殼,並以190℃烘焙7至10分鐘,這樣才能夠留住咖啡原有的果酸味。」

從採摘、曬豆、去殼到烘焙,大家隨著黃賽聰的示範解說,體驗了一次完整的咖啡製作過程。最後他以獨特的「冷沖法」,讓我們品嘗原味黑咖啡溫潤香醇的好滋味,打破黑咖啡給人「聞起來很香、喝起來很苦」的刻板印象。

經過多年用心研究,黃賽聰滿腹咖啡經,聊起咖啡如數家珍。他說每一個階段都會影響咖啡的味道。炒的時候已經把味道都轉化出來了,再加熱味道就會變差,所以煮的時候溫度不要太高,以85℃熱水沖泡味道最佳;「冷沖法」更能保持咖啡原味。他充滿自信地說:「相信在業界很難找到像我這種水準的咖啡!因為現代人都喜歡速成,願意像我這樣做的不多。」

在生態環境中生活很幸福

對咖啡頗有心得的黃賽聰並沒有全心投入咖啡的產銷,只是隨其自然。夫妻倆都喜歡藝術,個性低調的黃太太擅長繪畫和手工藝,黃賽聰則喜歡木工和書法。平日兩人一起工作,享受農村生活,閒暇時,則一起創作。兩人共同設計、製作的咖啡包裝十分典雅。

他強調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是生態復育,經營有機咖啡只是維持生活,雖然收入僅能「過日子」,但是他覺得能夠在自己嚮往的生態環境中生活很幸福:「以現在的資本主義、功利社會來看,我們是屬於少數,這樣做對或錯,每個人的想法都不一樣,但是我不會後悔,我會繼續堅持下去。」

當年黃賽聰帶著兩個兒子下鄉,如今大兒子已經大學畢業。大兒子覺得能夠在這麼好的環境中成長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未來不排除承傳父親用心研發的有機咖啡。黃賽聰說:「我有好的咖啡和好水,沒有跟很多朋友分享也是很可惜,孩子如果真要跟我走同樣的路,我會積極地推廣,化被動為主動。我有把握可以做得很好,這段時間我會累積更多的技術,為將來做準備。」

回首來時路,黃賽聰說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當初決定遷居國姓時,雖然父母不在了,但是兄姊都反對,幸好太太很支持,孩子也喜歡。他說:「我有八個兄弟姊妹,我是老么,他們無法理解我的想法,很不放心,每年都會來看我一下;後來都很喜歡這裡,也開始到宜蘭買地!」

談起堅持理念的決心,黃賽聰表情中透露著深深的感念。他覺得現在很多人都忘記人是來自大自然的,總是要等到年紀大了,健康亮起紅燈才想起應該「回歸自然」。「其實知道自己的個性、興趣和志向就要勇往直前。不計得失成敗,人生就是最大的幸福!」

--轉載自《看雜誌》98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韓國國立首爾產業大學兼任教授具永國不知度過了多少個不眠之夜,經過無數次的研究和反覆實驗,歷經廿多年,具永國最終得到了令自己滿意的結果,這種絕傳已久、韓國獨有的稀世珍品——黃漆,再次面世。一個偶然的機會,具永國得到了一位老僧的祕傳,並叮囑他「要祕密練習,等時機到了,就在世間公開。」
  • 由新唐人電視臺舉辦的「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亞太初賽。有18位好手脫穎而出。這些入圍選手將有機會可以前往紐約登上音樂家夢寐以求的卡內基音樂廳,爭取最高榮耀與一萬美元獎金,以及受邀在決賽後舉行的「華人之星獨唱獨奏音樂會」演出。
  • 82歲的台灣台中市立北新國中退休教師饒漢濱,退休後才開始創作,在古典詩詞項獲100年教育部文藝創作獎,他是年紀最大的得獎者。
  • (shown)韓國有傳統的祭祖風習,只要是最好的食品,都是祭桌上必不可少的美食。然而冬季沒有水果,於是有精心製作的韓果代替高檔水果祭祖。藥果是蘊含「深刻含義的餅乾」,藥果上鑲刻烏龜,象徵長壽;鑲刻福字和康字,寓意吉祥。2008年由韓國農林部、京畿道與抱川市共同建立的「韓果文化博物館」館長金圭欣是韓果的油果、藥果名人,在現今速成甜食充斥的年代,他的願望卻是有朝一日能「讓世界65億人品嚐到韓果」。
  • (shown)小人物奮鬥故事系列:英雄不怕出身低,更不怕先天條件的阻礙,只要肯堅持,就會有收穫。「看」看人間「不怕命來磨」的小人物奮鬥故事,他們都有一個讓人聞之鼻酸的慘澹童年。雖然出身低,成長環境充滿對自己不利的因素,但這些小人物卻能化逆境為順境,在看似不可為的環境中,用自己的力量拚出一條路,譜出一段段動人的故事。
  • (shown)小人物奮鬥故事系列:英雄不怕出身低,更不怕先天條件的阻礙,只要肯堅持,就會有收穫。「看」看人間「逆境煉真金 不怕命來磨」的小人物奮鬥故事,他們都有一個讓人聞之鼻酸的慘澹童年。雖然出身低,成長環境充滿對自己不利的因素,但這些小人物卻能化逆境為順境,在看似不可為的環境中,用自己的力量拚出一條路,譜出一段段動人的故事。
  • 一個出身貧寒的女孩,小學一畢業便到工廠賺錢貼補家用。但她從不灰心喪志,一路從童工、領班、採購、財務等職位向上爬升。如今,這個小女孩已是小有成就的電子公司女老闆!小女孩究竟有何過人之處,竟能寫下這一頁傳奇?
  • 帶著赤子情懷般的熱愛,林克孝望著窗外居高臨下的景致,似乎視台北的「都市叢林」如無物,眼光直接飄向遠山,出口便說:「很多人以為那是中央山脈,其實那是雪山山脈……」這樣自然的舉動,一下便透露出林克孝最真實的自我:他是一個山者、詩人,而不是一個金融家。…
  • 林克孝追尋泰雅族少女沙韻的故事,深入宜蘭南澳山區探索失落的古道,與泰雅族文化緊密結合。今年8月的登山之旅,就是發現有條古道路線尚未有人前往,於是號召山友入山探勘。只是萬萬沒有想到,此次行動竟成絕響……
  • 發現家鄉的長輩一個個戴起了老花眼鏡,從小就愛敲敲打打的施紀墉看見了商機。從創立眼鏡公司、轉型製作創意手工眼鏡,繼而為顧客量製眼鏡,施紀墉貼心的設計造福不少顧客。施紀墉同時擁有設計、製造與驗光師資格,在台灣眼鏡界可說是「絕無僅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