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聞】未來中國人養老將是世界最悲慘的

——評各種坑死中國人的驚險養老方式

人氣 197

【大紀元2012年10月18日訊】論壇和微博上有這麼個很火的組圖:先是上世紀80年代的計生標語「計劃生育好,政府給養老」,再是90年代的計生標語「計劃生育好,政府幫養老」,最後2000年代龍永圖說了實話「養老不能靠政府」。

為甚麼養老不能靠政府?首先確定政府哪裏來的收入。政府所有的收入實際上都是當時勞動者勞動成果的一部份,勞動者不僅養了政府,還養了老人和小孩,根本不存在政府養老。一切養老的實質是工作人口養活不工作的人口、年輕人養活老人。所謂政府養老,就是向正在工作的納稅人徵稅,然後給不工作的非納稅人養老。但是,大量未來的勞動者——現在的孩子,已經被計劃生育計劃掉了,讓誰給你養老?一邊努力減少孩子,一邊又宣傳政府養老,沒有比這更胡扯的了!

中國的兩大坑人之處

中國有兩個非常坑害中國人的。一個是強制計生和一胎政策,剝奪了公民的生育權,強制結紮、上環、流產等危害公民健康,強制罰款、抓捕、開除公職等侵犯公民基本權利,把民族國家的未來和公民以孩子投資未來的希望都毀掉了,讓未來中國又窮又老、養老壓力極大、失去發展的希望,計生部門反倒說它利國利民、富民強國,還藉此大把大把的撈錢。

另一個很坑人的就是養老,由於強制計生和一胎政策等導致的超低生育率,未來中國各種養老方式都缺乏保障或可能破產,而現在他們說那麼好,都是忽悠中國人。實際上,未來中國人的養老將很可能是世界上最慘的,因為未來中國是唯一未富先老的重老齡化大國,未來全國人民將生活在一個又窮又老又失去希望和活力的高老齡壓力國家,大多數人的養老將很慘。

現在,政府的專家說:「交國家的基本養老保險划算」;保險公司的專家說:「國家基本養老金不夠花,要賣商業養老保險」;房地產的專家說:「以房養老是個好辦法,現在要買房子」;股票基金理財的專家說:「只有投資保值升值,養老才有保障」;銀行拉存款的客戶經理說:「大媽,錢放在銀行裡安全」……在中國超低生育率的現實下,這些都是坑人的,如果信了,就可能把自己的後半輩子害了。那我們分析一下各個養老方式是如何坑中國人的。

未來中國人存款養老需要「兩個億」!!!

首先說比較笨的存錢養老。按照目前的物價,如果一個人65歲退休,活到85歲,每月開支1500元,共需36萬元。但這沒有考慮通貨膨脹和醫療、護理等因素。按照官方統計中國過去三十年的通貨膨脹率近6%,按照黃金價格計算是10.8%,按照北京上海廣州等《物價志》計算則高達14%(以食品、醫療、衣服、交通、煙酒和居住等6大類基本商品服務價格計算)!未來通貨膨脹率也許有下降趨勢,但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等所導致的超低生育率和年輕勞動人口迅速減少,必然造成未來勞動力嚴重短缺,導致物價大幅上漲和勞務價格飛漲。

北師大教授鍾偉說:一線大城市的居民,2027年60歲退休,活到85歲,預備1000萬元養老恐怕也不夠。這說的還是短期的。按統計局計算的過去30年6%的通貨膨脹率,假設一個人今年30歲,按現物價是需36萬元養老金,則45年左右(距65歲是35年,距85歲是55年,取中間是45年)後就需要是496萬。如果按過去30年黃金價格的通貨膨脹率,需要3636萬。如果按過去30年物價志的通貨膨脹率,需要1.3億才能保障養老!!這還沒有算上醫療護理費用,如果加上醫療護理費用,你至少需要為未來養老存款「兩個億」!!!

投資養老會碰上中國經濟系統性風險

存款養老遠遠跟不上通貨膨脹,也許就有不少人希望通過投資理財跑贏通貨膨脹。比如投資股票、債券、基金、理財產品(是股票、債券、基金等的投資組合)等。現在中國城市化工業化正在進行之中,勞動力還沒有開始大規模減少,這些投資目前一般都沒有多大問題。但問題是未來,由於超低生育率導致未來新進入勞動的和最富消費活力的年輕人口迅速減少,而2025年左右中國城市化工業化又基本完成,到時候中國經濟將面臨大衰退。

按照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從生產供給角度看,2020年中國20-24歲新進入就業的年輕勞動人口將比2010年減少41%,中國經濟正在失去新生動力。隨之,從消費需求角度看, 2025年中國25-29歲消費旺盛的年輕人口比2015年減少41%,崩潰!這樣快速的市場萎縮,任何產業也難逃大危機。比如房地產,將徹底崩潰。像汽車等大多數產業,將面臨非常嚴重的產能過剩危機,要麼以強勁的出口來彌補內需不足,要麼由此萎縮不振且倒掉一大批,許多投資都將打水漂!

而且股票等投資,由於股票對經濟的反應過度誇大,其投資損失遠比直接投資損失大。如日本,現在日經指數僅為1989年最高點的1/4,也就是說1989年投資股市養老現在就損失了3/4!實際上,這還沒有扣除通貨膨脹,如果扣除的話損失會更高。由於中國老齡化、年輕人口迅速減少和經濟低迷是整體性的,很少有人能逃脫未來投資的系統性風險,所以投資養老也不保險!

中國以房養老——世界最坑人!!!

說以房養老的,大概多是房地產相關專家和任志強等房地產商。2011年中國城市化率達到51.3%,預計2025年達到65%,而日本目前城市化為66.8%,可以說2025年中國城市化將基本完成。城市化,就是農村人變成城市人,但實際上一般是農村年輕人變成城市人。由於超低生育率,目前中國年輕人口在快速減少,中國總人口也將在2018年左右開始減少,所以2025年後中國城市人口難以再擴張,住房數量基本上不需要再增加。

到2025年,中國已經是重老齡化社會,因為農村養老成本低,為了降低養老壓力,很可能政府會鼓勵50年代60年代出生的來自農村的人回農村養老,一些老農民工也主動會回鄉養老,所以到2025年中國城市化將停滯。加之中國人口已經負增長且城市421家庭的老一代開始步入死亡,其後不久城市人口就會負增長!

由於2025年城市化已經完成,有買房需求的是結婚的年輕人口,但2025年中國25-29歲年輕人口比2015年減少41%,這將是中國房地產的最大噩夢!而且,由於開始於2010年的大規模保障房計劃,未來許多年輕夫婦未必是買商品房,或住廉租房,或購買經濟適用房。而近幾年的房地產需求,有很大比例是投機需求。所以到2025年,商品房需求可能比現在要下降50%以上或比此更高的多。

到2025年左右,1950年代出生的人,壽命已經達75歲或以上,部份將死亡,剩下的大多數或進養老院或社區集體養老或跟子女在一起由子女照顧,以實現規模養老應對嚴重的老齡化危機,這必然騰出大量房子出售。而且,由於獨生子女政策,兩個年輕人一結婚,兩個家庭就變成一個家庭,或很可能就會騰出一套房子,比如沒有子女照顧的一方父母很可能和子女搬在一塊住,或一方父母死亡,或僅剩一個老人太孤單就和新婚家庭生活在一起。

綜合看來,2025年或2020年左右中國房地產將徹底暴跌,永遠再也爬不起來。如果投機者在2015年之前不把房子賣掉,就做好「割肉」的準備;如果投機者在2020年之前不把房子賣掉,那就做好「跳樓」的準備!相信任志強還是相信牛刀或劉忠良,自己看著辦!

現在中國現在房價處於高價位階段或泡沫時期,當到我們老的時候卻變成了大危機或危機過後的低迷階段,這怎麼可能讓房子養你呢?是價格大跌還是賣不掉,還說不清楚呢。恐怕許多人只能是白白養了房子幾十年——即為存錢買房子而節儉了幾十年,或分期付款購房當了幾十年房奴,未來卻因房價大跌而損失嚴重,沒讓房子養自己,自己卻倒貼房地產商或投機客!

商業養老保險——或給破產的保險公司打工!

商業養老保險其實是強制儲蓄加基金化的養老模式,個人通過繳納商業養老保險金強制自己為養老存錢,然後保險公司拿這些錢進行投資運作,到你老時,再按交費金額、預定利率、領取時間和領取年限,再從一定的年齡開始領取養老金或一次性全部提走。

商業養老保險分兩種基本類型:傳統型和分紅型。傳統型養老保險的預定利率是確定的,一般在2.0%-2.4%。分紅型養老保險保底利率略低於傳統型養老保險預定利率,一般為1.5%-2.0%,外加每年不確定的紅利獲得。商業保險公司拿投保人的錢進行投資運作,但給被保險人的利率連定期存款利率都不如。而且這樣的利率,在中國遠遠無法抵消通貨膨脹。

到未來,隨著嬰兒潮人口步入退休年齡,保險公司開始大規模支付養老金,同時保險公司的投資運作又碰上了超低生育率、重老齡化和年輕人口快速減少導致的經濟大危機,許多保險公司將面臨破產而瀕臨破產。比如1997年至2001年,日本先後倒閉了七家壽險公司。

商業養老保險,投資收益或多餘投資收益是保險公司的,通貨膨脹的風險和投資失敗風險及保險公司破產風險由被保人承擔,夠坑人的。如美國401k計劃下的養老金,在2008年金融危機中受創,大幅縮水。

實際上,利率市場化之後(存款利率隨通貨膨脹變動),如果通貨膨脹率稍高,且未來銀行倒閉較少或倒閉也有國家的存款保險存在,商業養老保險還不如定期存款養老。而存錢養老,如上分析,或許你需要有幾千萬或「兩個億」的存款。

社會養老毀掉中國人、中華民族和中國未來!

目前中國社會養老保險是「社會統籌」和「個人賬戶」結合的模式。個人繳納工資的8%,進入個人賬戶;單位承擔工資的20%,進入社會統籌賬戶。社會統籌賬戶是「現收現付」,用於支付已退休人員的養老金;個人賬戶實行的是長期封閉積累、產權個人所有的「完全積累」制,原則上不能調劑借用。

由於持續的通貨膨脹,養老金中的個人賬戶恐怕只會持續的縮水(相對於食品和服務價格更是縮水嚴重),到未來養老時可以忽略不計。由於個人賬戶相對嚴重縮水,未來社會統籌賬戶是社會養老保險絕對主體,也即中國社會養老保險基本上為「現收現付」。實際上現在就已經如此。由於目前僅靠統籌賬戶不足以支撐現在的養老金發放,多數地區普遍挪用個人賬戶的資金,個人賬戶僅僅是記在賬面上,是個「空賬」,近年來這個「空賬」以15%的速度增加,截至2011年已經達到2.23萬億。

中國社科院編撰的《中國養老金發展報告2011》顯示,從1997年起,各級財政對養老保險累計補貼金額達1.2526萬億元,若沒有財政補貼養老金就早已出現支付缺口。中國社科院財貿所學者高培勇和汪德華預計,如果不能及時調整政策,到2050年,中國養老金缺口累積將達到該年GDP的95%。

一切商品服務是勞動人口創造的,社會養老保險制度,基本上就等於向現在的勞動人口徵收為老年人提供養老金的「養老稅」。但問題是,由於強制計劃生育、一胎政策等因素導致的超低生育率,未來提供「養老稅」的人口與老年人之比將大幅降低。

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65歲及以上人口為1.19億,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為9.98億。也就是說,現在是8.4個勞動年齡人口對應1個65歲及以上的老人。而到2035年,將是3個勞動年齡人口對應1個65歲及以上的老人,這和目前世界上老齡化最嚴重的日本水平相當。但不幸的是,中國相對還比較窮,超低生育率注定讓未來中國又窮又老,社會養老保險難以為繼且必將是低水平的。即便有這個社會養老,未來中國老人生活也將很淒慘,相對世界其他國家來說幾乎是最不幸的。

社會養老存在兩個重大問題:一是不公平,二是不可持續發展性。未來的勞動人口,也即現在的孩子,是生孩子的家庭尤其是多生孩子的家庭培養的。而不生孩子和少生孩子的人,由於不生孩子或少生孩子佔用工作時間少,未來反而領取更多養老金。父母支付了培養孩子的絕大部份直接成本和近乎100%的時間精力成本及機會成本,憑甚麼讓不生孩子或少生孩子的人無償使用多生孩子的父母所培養的未來勞動者——養老資源(或稱養老投資成果)?社會養老就是將生孩子或多生孩子父母所創造的養老資源,無償的被社會使用,或者說被社會均分,且生孩子或多生孩子的父母因為生孩子影響了工作和儲蓄投資,反而獲得的社會養老資金更少,這是天大的不公平!

正是社會養老存在巨大不公平,投資孩子的養老成果被社會無償使用,就像農民花費很大人力物力財力種了許多糧食,但糧食卻被大家分了,且農民分的份額更少,那農民還有多少種糧食的積極性呢?所以社會養老必然將中國的超低生育率繼續維持下去,甚至進一步降低,讓未來中國和中國人在超低生育率超級老齡化的惡性循環中難以自拔,社會壓力巨大,民族和國家快速萎縮!可以說,社會養老或將有可能滅掉中華和民族!不廢除社會養老,中國人、中華民族和中國未來就沒有希望!

2000年人口普查顯示中國總和生育率僅為1.22,2010年人口普查顯示中國總和生育率僅為1.18。按照1.2的總和生育率計算,未來中國人口每過一代(約30年)減少45%,三代(約90年)減少83%,五代(約150年)減少95%,十代(約300年)減少99.75%,也即300年後不足400萬人。人口專家原新按1.3的總和生育率和百歲人口壽命計算,到2300年中國也僅剩下2800萬人。

獨生子女父母——或是最悲慘老人

在重老齡化之下,不僅面臨養老資金危機問題,獨生子女父母的老年照料護理問題也非常嚴重。對421家庭來說,最壞的情況是未來一個孩子要養6個老人,這對獨生子女來說壓力是非常沉重的,對老人來說也不能指望有孩子的太多照顧,因為獨生子女也要工作養活自己和家庭,哪裏有時間和精力照顧好那麼多老人?

「全國城鄉失能老年人狀況研究」顯示,2010年末全國城鄉部份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約有3300萬,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1080萬,佔在家庭居住老人口的6.4%;預計到2015年,我國部份失能和完全失能老年人將達4000萬人,其中完全失能老年人口將超過1200萬人。對於失能老人,由於 護理難道大、風險高,目前大多數養老院不願接收,被迫只能依賴家庭養老。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吳玉韶說,失能老人的照料護理已成為非常急迫的問題,現在失能老人護理大部份還是靠家庭解決,而隨著獨生子女的父母進入老年空巢,靠獨生子女解決失能老人護理問題越來越難。

到2010年中國已經有2.18億獨生子女,也同時意味著中國有2.18億的獨生子女家庭和4.36億的獨生子女父母。2010年人口普查統計中國有1.188億65歲以上的老人,3300萬失能老人佔其27.77%,1080萬完全失能老人佔其9.09%。把這兩個數據結合起來考慮,這就意味著未來中國將有1.21億的失能獨生子女父母,其中完全失能3693萬。隨著生育控制的繼續實施和老年人口年齡的增長,這個數據還會增加。如果不及時轉變人口政策,預計未來中國將至少有1.5億以上的失能獨子女父母。獨生子女家庭何堪重負?

有關專家推算,1975~2010年出生的2.18億獨生子女中,有超過1000萬會在25歲之前死亡。這意味著有2000萬名獨生子女父母,在中老年時期失去唯一的子嗣,成為孤立無助的失獨(失去獨生子女)老人。「老年喪子」,碰上人生三大悲劇之一,誰來照顧他們?按照上述人口比例計算,未來這2000萬喪失獨生子女的父母中,又將有555萬是失能老人。失去獨子女又失能,他們怎麼面對未來的生活?

現在中國老齡化還不是太重,如果現在失能了,或者失獨了,這個社會還能承受得起,養老院或許還能收容得起。當然,就是目前情況,雖然勞動力相對還比較便宜,養老院也是非常不願意接收失能老人,因為這給養老院造成的照料護理壓力太大了。

等到未來,那就慘了,獨生子女父母進入老年,家庭養老壓力太大,獨子女照顧不過來那麼多老人,被迫推給養老院。由於年輕人口迅速減少,勞動力匱乏且昂貴,養老院面臨極其龐大的老人,壓力十分沉重。由於年輕人口迅速減少,導致中國未富先老,經濟發展不振,財政不堪重負,對養老院的補助肯定不能像今天這樣相對寬裕。這時候,相對於龐大的養老院需求,養老院的養老能力十分窘迫,不僅進養老院難,且養老院更不願接收失能老人。想想這些,那些失獨又失能的老人未來怎麼生活?

中國持續的超低生育率,未來必然要大力鼓勵生育,否則就會面臨民族的大衰落。既然要鼓勵生育,就要獎勵多生孩子,也即對多生孩子的父母優待。對中國絕大多數獨生子女父母來說,等到他們老時,正好又碰到中國開始相反的生育政策——鼓勵生育。這時,政府不可能還繼續獎勵獨生子女父母,至少是那幾十元獎勵在未來縮水的一文不值,同時又會給多生孩子的父母遠遠多於此的獎勵。因此,獨生子女父母們,別指望計生委的承諾,到時候這個部門都被撤銷了,你找誰兌現承諾呢??

獨生子女父母們,如果你們當中還有機會能生第二個的,趕緊生吧。或一起要求停止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然後政策放開後儘快生孩子。否則,如果這唯一的孩子不幸去世,自己後半輩子就沒有依靠的親人了。即便孩子健康存在,但給這唯一的孩子造成的養老壓力也太大,應該至少給他/她生個弟弟或妹妹分擔負擔,將來他/她們也能相互照應,這是給獨生子女最好的禮物。

公務員別夢想養老高枕無憂

那些不交養老金卻享受很好養老待遇的公務員們,你們也別高枕無憂,不出15年,隨著民主公平的發展和人民權利意識的覺醒,你們的養老特權將統統廢除!隨著重老齡化的到了,想像現在的退休公務員一樣獲得相對於社會工資水平的較高養老金,那是不可能了!與其掙扎維持養老特權,不如全國人民走出一條更有可持續發展的養老之路。就像只有民主法治,每個人的基本權利才能得到保障一樣。誰越想維持養老特權,最後包括他們在內的養老體系會更慘!

更不幸的是,自1980年的計劃生育《公開信》以來,大多數幹部、公務員,尤其是城市的,基本上只有一個孩子。這就導致,大多數幹部、公務員是421家庭。一旦這唯一的孩子死去,照樣他們也會失去唯一的依靠和唯一的後代親人。由於421家庭養老資金和照顧負擔沉重,特別是照顧壓力大,未來這些老公務員將有很多被送往養老院,且也沒有現在退休公務員的優惠待遇。

現在公務員退休,養老金高,勞動力還算比較便宜,養老院還不是非常的擁擠,在養老院能得到差不多或比較好的照顧。但是未來,公務員養老特權廢除,優厚待遇不再,養老院接受老人太多,勞動力又很貴,你們還能高枕無憂的養老嗎?

受計劃生育限制最大的是公務員,所以為了你們的生育權利,為了你們的未來和孩子的未來,你們應堅決與計生部門中的頑固計生利益集團分子劃清界限,堅決反擊他們損害人民利益、損害民族和國家未來的行為,共同努力打敗計生委正在堅持的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打敗計生委既得利益集團後,自己能多生一個就多生一個,未來自己有了更多保障,子女壓力減輕也不再孤單。即便是不能生了,但其他同胞多生一兩個孩子,未來社會老齡化輕,經濟社會發展更好,更多的年輕人可以照顧老人,你們也將是受益很大的。

而計劃生育部門的公務員們,你們也要有良心有理性有愛國心,不能讓自己的部門利益綁架人民未來、國家未來和民族未來。未來重老齡化社會之痛苦,你們一個也跑不掉,除非現在你們已經或即將拿著巨額「社會撫養費」跑到國外。你們堅持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別人只能生一個,你們也只能生一個。你能保障你這唯一的孩子不會不幸死亡?即便你唯一的孩子是健康存在的,但你們大多數人,為了計劃生育以身示範,你們大多是421家庭,子女養老和照顧你們的負擔沉重,你們的日子會好過?

再者說來,你們以前通過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與人民和民族國家利益為敵,如果再頑固不化而不是改邪歸正,你們不怕遭報復?比如未來全國人民或可能投票決定大幅降低你們中頑固不化者的養老待遇。如果你們改邪歸正主動要求停止強制計劃生育和一胎政策,你們中還可以生孩子的可以再生孩子,你們和你們孩子的未來更輕鬆。即便自己不能生,其他同胞多生了,未來老齡化相對降低,你們也會因此受惠。否則,作惡者將自受其惡之害!

養孩子養老是根本出路,停止社會養老就是拯救未來

沒有工作人口的勞動,貨幣就無法購買商品和服務,老人手中的錢就是廢紙。無論是任何養老方式,無論它是以怎樣的形式出現,歸根結底都是工作人口養活不工作人口、年輕人養活老人。而未來的勞動人口,只能是現在的孩子。如果整個國家整個社會都沒有孩子,就不會有人給老人養老,所有的貨幣只不過是一堆廢紙,一切養老方式也都無法存在。

一些中國人對未來養老樂觀的最大依據,就是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所謂養老制度的完善。在這些人看來,未來經濟發展了,養老制度健全了,養老問題就自動解決了。按此說法,美國歐洲日本都應該養老問題更輕,因為他們經濟發達且養老制度健全。但現實卻相反,那些經濟不發達、養老制度不健全但生育率高人口結構年輕的國家養老壓力最輕。

人的需要隨著經濟的發展而逐步提高,老人也一樣。特別是,人均壽命隨經濟發展而提高,人均醫療護理費用又隨人口年齡提升而遞增。而且中國人又是一個容易長壽的民族,經濟社會發展所導致的壽命延長很快。其最終結果是,經濟發展不能夠降低養老壓力,反而很可能因為經濟發展導致壽命延長和壽命延長所導致的醫療護理費用加速提高而最終導致養老壓力升高。就像經濟發展反而感到養孩子越來越難一樣,經濟發展的實際結果是養孩子的能力大幅降低,甚至養孩子還因此成為年輕人的「奢侈品」。經濟發展未必能降低養老壓力,從中國城鄉養老壓力差別、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養老壓力差別、發達國家現在與過去的養老壓力差別來看,經濟發展反而提高養老壓力。所以,說經濟發展養老問題就自動解決,是自欺欺人。

養老制度只是個殼子,養老歸根結底是工作的勞動人口養不工作的老年人口,而不是養老制度在養老人。養老制度的實質是怎樣分配社會資源給老人養老,是分配社會資源而非創造社會資源。養老制度的完善,有利於更好的分配社會資源給老人,從而讓老人的養老處境相對更好一些。由於中國是未富先老,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完善養老制度只能是小幅度改善養老問題,而無法從根本上解決養老問題。

養老問題從本質上說是人口結構問題,實質就是老人比重大,社會的養老負擔因此過重。決定人口結構的是生育率、人均壽命和移民。人均壽命無法控制,移民對人口大國來說作用是微乎其微,所以決定未來中國人口結構的就是中國生育率的高低。因此,長期解決中國未來養老問題的根本出路在於提高中國的生育率,也即鼓勵多生孩子。

但由於社會養老的存在,養孩子成了大家養老的「公共產品」,但成本卻是父母的。這就會產生「公地的悲劇」——多數人都不想多生孩子,卻又想通過社會化養老的方式無償使用別人養孩子創造的養老收益,必然使生育率處於很低或超低的水平。如果持續的社會化養老,必然持續的超低生育率,這就會使未來社會繼續重老齡化,民族和國家因此而大衰落。因此要養老可持續發展,要使民族、國家、社會獲得持久的可持續發展,必須停止社會化養老。

防老人利益集團綁架中國,廢除社會養老勢在必行

由於持續低生育率和超低生育率,目前中國已經開始形成「倒金字塔人口結構」——中老年人口比重大,少年兒童比重低。隨著超低生育率的持續和壽命的延長,中老年人將佔據人口的大多數。同時,由於少年兒童沒有選票,加上年輕人投票率低,掌握社會多數權力和財富的老人,很可能將再用選票綁架民族和國家的未來。據日本選舉管理委員會的統計數字顯示,在2007年參議院選舉中,20~25歲年輕人的投票率僅為33%,而65~70歲選民的投票率則高達78%。

在重老齡化社會,養老人的年輕人與被養老的或即將被養老的中老年人,有著巨大的利益衝突——年輕人想降低壓力,中老年人想更好的老年生活質量。如果真正的大力鼓勵生育,就需要把更多資源獎勵給年輕人讓他們多生孩子,同時用於養老的資源必然降低;真正要扭轉超低生育率,就必須廢除或大幅更改社會化養老方式,將養老與生孩子掛鉤,但中老年人很難同意這樣養老方式的改變——他們在前期繳納養老金養了以前的老人,等到他們老時或不久後老時,他們同意更改養老方式嗎?

在目前重老齡化的日本,已經形成強大的老人利益集團,對年輕人有利或對未來有利但對老年群體不利的改革很難通過,逆轉低生育率的有效方式——分配更多資源給年輕人生孩子(目前還遠遠不夠)和將養老與養孩子徹底掛鉤——與老人利益集團存在嚴重利益衝突。老人利益集團已經綁架了日本。打敗日本不需要動用軍隊,日本老人就可以通過老人利益集團把日本未來絕掉!

在中國,更加危險的是那些遵守或被迫遵守一胎政策的人,他們僅生一個大幅加劇未來重老齡化,讓中國人口結構變成更加危險的「倒金字塔」結構,同時加劇未來中國形成老人利益集團。而且在這個老人利益集團中,由於他們只生了一個孩子,可能更希望少給多生孩子的人優惠,也可能更反對將養老與養孩子數量掛鉤,而且他們掌握更多權力和財富,更可能變成堅定有力的老人利益集團。當然,我不是要批評他們,而是說已經存在(如加劇老齡化)和將可能變成的事實,這是無法否定的(這也讓我發現,要實現人民的民族的國家的整體長期利益最大化,可能要得罪很多人,或被很多人罵,甚至可能受到威脅,而且是來自上下層的都有。這世界不會是十全十美的,上帝也辦不到,所以這世界容不下造福人類最大化的上帝,所以上帝待在天上了,可惜人類又求上帝下來顯靈——悲劇!)。

在重老齡化社會中,中老年人政治實力太強大,民主社會很難走出這個困境。中國的民主即將加速推進,在民主化之前必須先廢除社會化養老,或者至少要趕走重老齡化之前(2025年之前)徹底改變養老制度,否則就是等著未來老人利益集團綁架民族和國家的未來!那時中華民族將幾乎等於沒有再被挽救的機會!

民主是個好制度,但一旦現在主流模式的民主制度陷入人口不可持續發展的死結,民主就有陷於民族不可持續發展的危險(但專制也未必能夠解決人口可持續發展)。民主必須改良,比如,年輕人投票率低,能否按年齡比例分配選票?社會化養老綁架未來,能否先廢除社會化養老?少年兒童沒有選票,有沒有制度保障少年兒童利益在政治上的話語權?如果陷入重老齡化社會,如何免於老人利益集團綁架政府?如果公民利益分配格局陷入不可持續發展的死結,有沒有一個大家事先選定超越立法機構和政府機構的「上帝」站出來選擇一個可持續的利益分配方案?

但這樣的好民主制度,離目前人類還比較遠。等到有了,中華民族或許已經被老人利益集團綁架很久而損失慘重。所以,未來中華民族的未來,為了中國長期的興盛,未來人民持久的幸福,必須在中國民主化之前廢除或徹底改革社會化養老方式,否則中華民族極有可能經歷一次大淪落,也從此一蹶不振!

鼓勵生育刻不容緩——要收稅養老人就要先收稅養孩子

在現在社會,養孩子的成本尤其是時間成本基本上是父母個人的,但孩子的收益,卻是全社會的。比如,現在養的孩子,長大成為勞動者和消費者,國家獲取了稅收,企業獲取了利潤,投資因此獲取了收益,各種養老方式得以存在。如果沒有人養孩子,這一切都無法存在。養孩子,就是養活國家和社會的未來,就是支撐未來一切財富的存在和一切養老方式的存在。養孩子在現在社會具有極大極大的正外部性,其社會利益遠遠高於父母獲得的那點收益。

獲取絕大多數養孩子收益的社會,卻支付了極小部份的養孩子成本;支付了絕大部份成本的父母,卻獲得了養孩子總收益的極小一部份。而且,父母無法阻止養孩子的巨大正外部性收益流出,也難以向社會要求補償其人力資源投資成本(養孩子)。如果按照「誰收益誰支付成本」的原則,全社會應該支付養孩子的絕大部份成本,否則就是對父母的不公平。

所有的老人,都是工作人口養活的,而工作人口都是孩子變成的,因此社會所有老人都是養孩子的父母的孩子養的。而 「超生罰款」,也即所謂的「社會撫養費」,完全是顛倒黑白,違背基本的公平和正義。就像哪個農民種糧食越多,養的人口越多,就幾倍懲罰農民,還強制結紮人流,還有公理可言嗎?這是披著法律外衣的冠冕堂皇的強盜!

而支持強制計生和一胎政策的知識份子和社會公知,不是對人口問題極其愚昧無知,就是利益集團的一部份。比如支持現行計劃生育政策的知識份子程恩富、李小平、田雪原、宋健,社會公知李銀河,財經評論員葉檀,計生委的專家於學軍等。建議閱讀筆者的《中華民族五千年未有之困局》、《人口、制度、文化是民族和國家的三大支柱》、《繼續限制生育或導致中國崩潰,鼓勵生育是中國自救的唯一選擇!》、《中國超低生育率十萬火急,人口政策請勿再「窮折騰」!》、《致計生委主任的公開信》、《中國人口要徹底大崩潰》和《未來十年影響未來中國三百年(這篇文章中有我的手機、QQ、電子郵箱等聯繫方式)》等文章,擺脫幾十年來計劃生育單方宣傳教育引導的謬誤,認識中華民族新的千年危機。

如前所述,社會化養老等於是向工作人口無償徵收「養老稅」,即向這一代徵收「養老稅」養上一代老人,再向下一代人口徵收「養老稅」給這代人養老,每代人都是上代人養老的「公共產品」,而不管上一代人每位老人養了幾個孩子或有沒有養孩子,反正過去的孩子、現在的工作人口都是所有老人養老的「公共產品」。問題是,誰來養孩子?誰支付養孩子成本?養孩子收益被社會當做公共產品使用誰還願養孩子或多養孩子?

如果非要社會化養老,既然養孩子的成果被社會化,那養孩子的成本也必須社會化——要社會化養老,就要先社會化養孩子;要征「養老稅」給老人養老,就要先征「人力資源投資稅」來補貼養孩子。社會化養老也相當於國家化養老人,既然如此,那就先國家化養孩子。否則,別談社會化養老,否則就會陷入不可持續發展,養老也就成了無源之水。

既然社會必須先養孩子才能可持續的養老人,既然社會化養老不可避免,那這種社會化養老就必須相當於養孩子養老集合化——即大家都養孩子防老,但養孩子的數量不同,每個孩子未必健康存在,為保險起見,共同養孩子共同防老,同時根據投入和貢獻分配養孩子的最終所有成果,尤其是養老資源培育的成果。

其具體方式是,首先,國家收稅(也可以是名義稅收很多,但對多生孩子的人減免)支付絕大部份養孩子成本或全部貨幣成本加部份時間成本(時間成本還主要是父母承擔,建議補貼這個成本),實現社會化養孩子。然後,跟現在差不多,繼續徵收養老金,然後發放給老人。但養老金發放,要根據孩子數量、以前養老金繳納情況、孩子繳納養老金和納稅情況來共同決定。比如,孩子數量權重是50%,激勵多生孩子;以前養老金繳納情況權重是30%,激勵繳納養老金;孩子養老金繳納和納稅情況權重占20%,監督子女繳納養老金和納稅,同時也讓父母注意提高孩子質量(比如可以認為其孩子納稅多就質量高,但這個標準很欠缺)。

如果中國要實現養老可持續發展,如果中華民族要持續興旺發達,如果希望中國的經濟社會民族國家獲得可持續的健康發展,社會化養孩子和養老與養孩子完全掛鉤就是必然選擇。否則,養孩子成果作為公共產品而私人支付養孩子成本,必然導致人口再生產的「公地悲劇」——沒有人願意多養孩子甚至不想要孩子,結果經濟社會民族國家都失去可持續發展,中華民族陷入大淪落。對目前中國來說,鼓勵生育和補貼養孩子迫在眉睫,停止目前社會化養老和將養老與養孩子完全掛鉤刻不容緩!此乃影響甚至就決定未來中華民族千年命運!望已經覺醒者齊努力、共呼籲!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敬老院不如監獄 湖南老人為養老搶劫
中共仍將堅持計劃生育 民眾怒斥人性無存
中國計劃生育悲劇事件層出不窮 外媒關注
郎咸平曝養老金黑洞:中國人將難以養老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俄吞併烏四區 馬斯克叫板普京
【時事軍事】海瑪斯數量翻倍後 援烏清單怎麼變
【舞蹈三劍客】豪華牛肉挑戰!A5和牛VS.乾式熟成和牛,蒙著眼睛能分辨嗎?
【神韻早期節目】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