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歷史今日】柏林牆倒塌 中共瓦解時刻即將來臨

人氣: 1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11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肖恩新聞綜述)1989年11月9日,長期以來作為東歐共產體系與西方民主國家對抗最有力標誌的柏林牆終於被推倒了。隨後,發生了東歐巨變、蘇聯終結,共產體系解體。而今天的中國,中共隨時崩潰的條件早已具備,圍繞迫害法輪功、尤其是「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一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被曝光之後,這一大大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反人類罪已經使中共內部的江系血債幫惶惶不可終日,在「善與惡」、「正與邪」的較量中,世上的每一個人也都將做出自己的選擇

柏林牆建於1961年8月12日、倒塌於1989年11月9日、全長176.8公里,被當時的東德政府稱為「反法西斯保護牆」,這道牆將柏林分成了東西兩部份。在其存在的近四十年中,約有239人在試圖越過時喪命。柏林圍牆倒下後,東西德經歷45年的分裂後重新統一。而位於巴爾幹半島的南斯拉夫則一分為五,包括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波士尼亞赫塞哥維納、馬其頓及塞爾維亞與蒙特內哥羅,而捷克斯洛伐克則分裂為捷克及斯洛伐克。

1991年12月25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宣佈辭職,標誌著立國69年的蘇聯解體,共產體系崩潰。

組建「柏林牆」的背景 東西方對抗的標誌

德國首都柏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被分割為東柏林與西柏林,東德的共產黨政府為了隔絕東德人民投向西德,於是沿著邊界在己方的領土上建立圍牆,將西柏林整個包圍起來。柏林圍牆的建立是二戰以後德國分裂和冷戰的重要標誌性建築。

20世紀50年代早期,蘇聯加強了對東歐各國的控制,要求其限制國民逃往西方的情況。直到1952年,大多數東西德的邊境仍可自由通過。1952年東德領導人會見了史達林,蘇共提出這種逃亡現象是「不可容忍的」,並建議東德建立自己的邊防軍隊。1952年兩個德國之間的德國國內邊界被封鎖並設置了鐵絲網

被柏林墙分割的街道。(网络图片)。
被柏林墙分割的街道。(网络图片)。

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東德領導人參加了政府在東柏林北部森林中的一個花園會議,並簽署指令:開始封鎖邊界、修築圍牆。當天午夜開始直到星期天早上東德軍隊和警察封鎖了大部份邊境。8月13日,西柏林的邊界被完全封鎖,東德軍隊和工人開始破壞道路使車輛無法通行,並安裝帶刺的鐵絲網和圍牆。

8月17日後開始放置混凝土構件,被修建成真正的牆。在修建期間,國家人民軍和工人階級戰鬥隊接到命令射擊任何試圖穿越的人。之後安裝了圍欄、雷區和其他障礙,從而清理出一個巨大的無人區來分辨逃亡者。

對東柏林人來說,布蘭登堡門東側的花壇(被稱作「嬰兒牆」)是遊客允許到達的最遠距离。(网络图片)。
對東柏林人來說,布蘭登堡門東側的花壇(被稱作「嬰兒牆」)是遊客允許到達的最遠距离。(网络图片)。

柏林圍牆在1961年開始修築後經過多次翻修,最終於1975年成為留存下來的樣子,共經歷過四種形式:鐵絲網,加強的鐵絲網,混凝土,75型邊境圍牆。建設戒備森嚴的柏林圍牆和幾十年的不斷發展和維護對東德是一個巨大的經濟負擔。東德在1961到1964年在邊境建設和維護上花費了400萬馬克。

在關閉了西柏林邊境之後,導致大量的東德人再也不能容易地到西德旅行或移民,許多家庭就此拆散,在西柏林工作的東柏林人無法上班 。1961年時任美國國務卿迪安•魯斯克說:「圍牆不應該是歐洲的永久景觀,我不理解為甚麼蘇聯會考慮它的存在,從他們的角度上講這無疑是修建了一座顯示共產主義的失敗的紀念碑。」

「柏林牆」的倒塌 國內及國際背景

柏林牆建成20多年後的1987年6月12日,依然處於冷戰期間。美國前總統里根在訪問歐洲最著名的城市之一、東西德交界的柏林時發表了一篇著名演說,對當時的時局產生了重大影響,這就是「推倒這堵牆」的演說。

里根在演說中,呼籲當時的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拆掉柏林圍牆。他說:「戈巴契夫總書記,如果你想和平,如果你想蘇聯和東歐繁榮,如果你想要自由,那來到這道門前。戈巴契夫先生,打開這道門,推倒那堵牆!」「推倒這堵牆」(Tear Down This Wall)這句話使里根成為美國歷史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1989年5月,匈牙利社會主義工人黨宣佈放棄執政黨地位,實行多黨制,開始拆除通往奧地利邊界上的鐵絲網,從而打開了民主德國居民經匈入奧逃往聯邦德國的缺口,至10月初,已有3.7萬名民德公民逃往聯邦德國。

1989年10月7日,東柏林、萊比錫等許多城市爆發了遊行示威活動,要求民主德國當局發揚民主,進行改革,放寬對出國旅行和新聞媒介的限制。為了平息事態,在10月17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民德 15個專區黨的書記中有13個要求以昂納克為首的政治局全體成員辭職。18日,德黨召開十一屆九中全會,克倫茨當選為德國統一社會黨總書記。克倫茨上台立即表示要推行改革,要實行「自由選舉」。

1989年11月9日,新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鬆對東德人民的旅遊限制,但由於當時東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君特•沙博夫斯基誤解了上級命令,陰差陽錯地宣佈柏林圍牆即刻開放。 事情的發展,開始朝著戲劇化的高潮轉化,許多人做夢也想不到的結果出現了。有人站出來高呼著推倒柏林牆,結果一呼百應,數十萬群眾一眨眼工夫居然把數十里市區的柏林牆推倒。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民眾在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Square)附近試圖推倒柏林圍牆。(法新社)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民眾在波茨坦廣場(Potsdamer Square)附近試圖推倒柏林圍牆。(法新社)

當柏林牆被推倒時,時任西德總理科爾和外交部長根捨爾還在國外訪問,聯邦情報局局長維克也在美國商務渡假。當消息傳到他們耳朵裡時,他們幾乎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一切太出乎意料了。

11月9日,那些守護柏林牆的士兵一直等著上級的指示,可上面默不作聲,「新政府」沒有一個人想承擔「拍板」責任,這導致了守牆士兵乾脆放棄了守護,站在一側冷漠以對。

考驗執行者的良知

建造於東德一側的這座柏林牆的目的是不讓東德人逃入西柏林,在柏林牆建立之前,大約有250萬東德人逃入西柏林。在柏林圍牆建立後,共有5043人成功地翻越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傷。 美國前總統肯尼迪曾評價柏林牆是「世界上第一堵不是用於抵禦外敵,而是用來對付自己百姓的牆」。

東德人口變化趨勢。(网络图片)。
東德人口變化趨勢。(网络图片)。

顯然,1989年的11月9日,那些守護柏林牆的士兵做出了正確的選擇,沒有向翻越、推倒柏林牆的百姓開槍。

然而,1991年9月,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卻發生了對另外一起舉世矚目的「柏林圍牆守衛案」的開庭宣判。這次接受審判的是4個年輕人,都不到30歲,他們曾經是柏林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裡,剛滿20歲的克利斯和一個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牆企圖逃向自由。幾聲槍聲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堵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里奇。當然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柏林法庭最終的判決是:判處開槍射殺克利斯的衛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

但他的律師辯稱,他們僅僅是執行命令的人,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罪不在己。

法官當庭指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

這一案例令人深思,是對命令執行者良知的一次拷問,也對未來類似事情的發生和審判起到了樣板作用。

中共土崩瓦解的時刻已經到來

重大事件的發生總是出乎那些已經喪失了最起碼的「善與惡」道德觀的政客們或者所謂學者的預料。柏林牆的倒塌如此,前蘇聯的解體也是這樣,而今天正在大陸上演的正與邪的殊死較量和中共的最後解體又將會使一些國內外的此類政客和學者們瞠目結舌。

有分析認為,中共隨時崩潰的條件早已具備,尤其是自2006年3月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曝光之後,這一大大超越人類道德底線的反人類罪已經使中共內部的江系血債幫惶惶不可終日。圍繞迫害法輪功這一罪行在中共高層展開的正與邪的較量正愈演愈烈。

進入2012年之後,一切都在發生巨變。2月重慶事件爆發,王立軍夜闖成都美國領事館,引發中南海政治海嘯;3月兩會溫家寶直擊薄熙來的「二次文革」,薄隨之被停職、雙開並即將以貪污罪、謀殺罪,甚至可能以謀反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接受審判;5月陳光誠被周永康威逼下遠走美國;8月聯合國人權大會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全面曝光;9月習近平神隱後再露面嚴懲薄熙來、誓言推動「政改」;10月血債幫反撲,在紐約時報曝料溫家寶家人擁有巨額財富;10-11月胡溫習李全面掌握軍權;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草木皆兵的狀態下開幕,胡錦濤聲稱中共「既不走封閉殭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有評論認為,這是中共已經走到盡頭,無路可走了。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民間抗暴也進入高潮,令中共心驚膽顫。如四川甚邡、江蘇啟東、浙江寧波等數萬甚至10萬民眾的上街抗議,並最終取得抗議的勝利,迫使中共做出讓步。

目睹了前共產陣營解體的美國國會資深眾議員弗蘭克•沃爾夫(Frank Wolf)在2012年7月24日,美國華盛頓DC國會的一個公開場合發表演講說:中共政權即將崩潰,中國人民自由時代正在到來,這將是(歷史上)令人驚嘆的一幕。

也就在全球關注中共高層異動之時,今年的4月27日,中共總理溫家寶在波蘭訪問期間參觀了奧斯威辛集中營。奧斯威辛集中營,是二次大戰時期德國納粹建立最大的勞動營和「滅絕營」。估計約有110萬人在奧斯維辛集中營被殺,超過九成遇害人都是猶太人。 溫家寶在參觀了集中營後對西方媒體表示:歷史告誡人們,要反對戰爭、恐怖、種族滅絕和一切罪惡,「維護人的自由、尊嚴、安全和幸福」 。

10月1日「國殤日」,香港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等多個團體在這一天舉辦聲援退黨遊行,遊行隊伍下午從北角英皇道遊樂場出發,前往中聯辦,歷時約三個小時。(攝影:宋祥龍/大紀元)
10月1日「國殤日」,香港退出中共服務中心等多個團體在這一天舉辦聲援退黨遊行,遊行隊伍下午從北角英皇道遊樂場出發,前往中聯辦,歷時約三個小時。(攝影:宋祥龍/大紀元)

自2004年《九評共產黨》發表後引發的三退大潮,至今天的11月9日,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中國民眾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超過一億二千七百萬人,而且每天都以4-5萬的人數在遞增。據全球退黨服務中心電腦數據分析研究所介紹,其中相當一部份退黨人士來自中共高層,包括國務院、部委、人大委員、中央黨校及省市級幹部。

60多年來,中共對中國人民所欠下的血債已罄竹難書,任何期待中共這個罪大惡極的罪犯來為受害人平反的想法都是荒唐的。正如有評論指出的,中共的改革與否均改變不了其覆滅的命運。

最近網上熱傳對中共「政改」結局的一個評語是:「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解體中共才是中國人真正的出路之所在。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2-11-09 9: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