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柏林墙倒塌 中共瓦解时刻即将来临

人气: 9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1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肖恩新闻综述)1989年11月9日,长期以来作为东欧共产体系与西方民主国家对抗最有力标志的柏林墙终于被推倒了。随后,发生了东欧巨变、苏联终结,共产体系解体。而今天的中国,中共随时崩溃的条件早已具备,围绕迫害法轮功、尤其是“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被曝光之后,这一大大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反人类罪已经使中共内部的江系血债帮惶惶不可终日,在“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世上的每一个人也都将做出自己的选择

柏林墙建于1961年8月12日、倒塌于1989年11月9日、全长176.8公里,被当时的东德政府称为“反法西斯保护墙”,这道墙将柏林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在其存在的近四十年中,约有239人在试图越过时丧命。柏林围墙倒下后,东西德经历45年的分裂后重新统一。而位于巴尔干半岛的南斯拉夫则一分为五,包括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士尼亚赫塞哥维纳、马其顿及塞尔维亚与蒙特内哥罗,而捷克斯洛伐克则分裂为捷克及斯洛伐克。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标志着立国69年的苏联解体,共产体系崩溃。

组建“柏林墙”的背景 东西方对抗的标志

德国首都柏林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被分割为东柏林与西柏林,东德的共产党政府为了隔绝东德人民投向西德,于是沿着边界在己方的领土上建立围墙,将西柏林整个包围起来。柏林围墙的建立是二战以后德国分裂和冷战的重要标志性建筑。

20世纪50年代早期,苏联加强了对东欧各国的控制,要求其限制国民逃往西方的情况。直到1952年,大多数东西德的边境仍可自由通过。1952年东德领导人会见了史达林,苏共提出这种逃亡现象是“不可容忍的”,并建议东德建立自己的边防军队。1952年两个德国之间的德国国内边界被封锁并设置了铁丝网

被柏林墙分割的街道。(网络图片)。
被柏林墙分割的街道。(网络图片)。

1961年8月12日(星期六)东德领导人参加了政府在东柏林北部森林中的一个花园会议,并签署指令:开始封锁边界、修筑围墙。当天午夜开始直到星期天早上东德军队和警察封锁了大部分边境。8月13日,西柏林的边界被完全封锁,东德军队和工人开始破坏道路使车辆无法通行,并安装带刺的铁丝网和围墙。

8月17日后开始放置混凝土构件,被修建成真正的墙。在修建期间,国家人民军和工人阶级战斗队接到命令射击任何试图穿越的人。之后安装了围栏、雷区和其他障碍,从而清理出一个巨大的无人区来分辨逃亡者。

对东柏林人来说,布兰登堡门东侧的花坛(被称作“婴儿墙”)是游客允许到达的最远距离。(网络图片)。
对东柏林人来说,布兰登堡门东侧的花坛(被称作“婴儿墙”)是游客允许到达的最远距离。(网络图片)。

柏林围墙在1961年开始修筑后经过多次翻修,最终于1975年成为留存下来的样子,共经历过四种形式:铁丝网,加强的铁丝网,混凝土,75型边境围墙。建设戒备森严的柏林围墙和几十年的不断发展和维护对东德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东德在1961到1964年在边境建设和维护上花费了400万马克。

在关闭了西柏林边境之后,导致大量的东德人再也不能容易地到西德旅行或移民,许多家庭就此拆散,在西柏林工作的东柏林人无法上班 。1961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迪安•鲁斯克说:“围墙不应该是欧洲的永久景观,我不理解为什么苏联会考虑它的存在,从他们的角度上讲这无疑是修建了一座显示共产主义的失败的纪念碑。”

“柏林墙”的倒塌 国内及国际背景

柏林墙建成20多年后的1987年6月12日,依然处于冷战期间。美国前总统里根在访问欧洲最著名的城市之一、东西德交界的柏林时发表了一篇著名演说,对当时的时局产生了重大影响,这就是“推倒这堵墙”的演说。

里根在演说中,呼吁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拆掉柏林围墙。他说:“戈巴契夫总书记,如果你想和平,如果你想苏联和东欧繁荣,如果你想要自由,那来到这道门前。戈巴契夫先生,打开这道门,推倒那堵墙!”“推倒这堵墙”(Tear Down This Wall)这句话使里根成为美国历史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1989年5月,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宣布放弃执政党地位,实行多党制,开始拆除通往奥地利边界上的铁丝网,从而打开了民主德国居民经匈入奥逃往联邦德国的缺口,至10月初,已有3.7万名民德公民逃往联邦德国。

1989年10月7日,东柏林、莱比锡等许多城市爆发了游行示威活动,要求民主德国当局发扬民主,进行改革,放宽对出国旅行和新闻媒介的限制。为了平息事态,在10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上,民德 15个专区党的书记中有13个要求以昂纳克为首的政治局全体成员辞职。18日,德党召开十一届九中全会,克伦茨当选为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克伦茨上台立即表示要推行改革,要实行“自由选举”。

1989年11月9日,新东德政府开始计划放松对东德人民的旅游限制,但由于当时东德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君特•沙博夫斯基误解了上级命令,阴差阳错地宣布柏林围墙即刻开放。 事情的发展,开始朝着戏剧化的高潮转化,许多人做梦也想不到的结果出现了。有人站出来高呼着推倒柏林墙,结果一呼百应,数十万群众一眨眼工夫居然把数十里市区的柏林墙推倒。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民众在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Square)附近试图推倒柏林围墙。(法新社)
1989年11月11日,西柏林民众在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Square)附近试图推倒柏林围墙。(法新社)

当柏林墙被推倒时,时任西德总理科尔和外交部长根舍尔还在国外访问,联邦情报局局长维克也在美国商务渡假。当消息传到他们耳朵里时,他们几乎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一切太出乎意料了。

11月9日,那些守护柏林墙的士兵一直等着上级的指示,可上面默不作声,“新政府”没有一个人想承担“拍板”责任,这导致了守墙士兵干脆放弃了守护,站在一侧冷漠以对。

考验执行者的良知

建造于东德一侧的这座柏林墙的目的是不让东德人逃入西柏林,在柏林墙建立之前,大约有250万东德人逃入西柏林。在柏林围墙建立后,共有5043人成功地翻越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伤。 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评价柏林墙是“世界上第一堵不是用于抵御外敌,而是用来对付自己百姓的墙”。

东德人口变化趋势。(网络图片)。
东德人口变化趋势。(网络图片)。

显然,1989年的11月9日,那些守护柏林墙的士兵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没有向翻越、推倒柏林墙的百姓开枪。

然而,1991年9月,统一后的柏林法庭上,却发生了对另外一起举世瞩目的“柏林围墙守卫案”的开庭宣判。这次接受审判的是4个年轻人,都不到30岁,他们曾经是柏林墙的东德守卫。

两年前一个冬夜里,刚满20岁的克利斯和一个好朋友,名叫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向自由。几声枪声响,一颗子弹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脚踝被另一颗子弹击中。克利斯很快就断了气。他不知道,他是这堵墙下最后一个遇难者。那个射杀他的东德卫兵,叫英格•亨里奇。当然他也绝没想到,短短九个月之后,围墙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终会站在法庭上因为杀人罪而接受审判。

柏林法庭最终的判决是:判处开枪射杀克利斯的卫兵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释。

但他的律师辩称,他们仅仅是执行命令的人,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罪不在己。

法官当庭指出:“东德的法律要你杀人,可是你明明知道这些唾弃暴政而逃亡的人是无辜的,明知他无辜而杀他,就是有罪。作为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准是无罪的。作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此时此刻,你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主权,这是你应主动承担的良心义务。”

这一案例令人深思,是对命令执行者良知的一次拷问,也对未来类似事情的发生和审判起到了样板作用。

中共土崩瓦解的时刻已经到来

重大事件的发生总是出乎那些已经丧失了最起码的“善与恶”道德观的政客们或者所谓学者的预料。柏林墙的倒塌如此,前苏联的解体也是这样,而今天正在大陆上演的正与邪的殊死较量和中共的最后解体又将会使一些国内外的此类政客和学者们瞠目结舌。

有分析认为,中共随时崩溃的条件早已具备,尤其是自2006年3月中共大规模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曝光之后,这一大大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反人类罪已经使中共内部的江系血债帮惶惶不可终日。围绕迫害法轮功这一罪行在中共高层展开的正与邪的较量正愈演愈烈。

进入2012年之后,一切都在发生巨变。2月重庆事件爆发,王立军夜闯成都美国领事馆,引发中南海政治海啸;3月两会温家宝直击薄熙来的“二次文革”,薄随之被停职、双开并即将以贪污罪、谋杀罪,甚至可能以谋反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接受审判;5月陈光诚被周永康威逼下远走美国;8月联合国人权大会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全面曝光;9月习近平神隐后再露面严惩薄熙来、誓言推动“政改”;10月血债帮反扑,在纽约时报曝料温家宝家人拥有巨额财富;10-11月胡温习李全面掌握军权;11月8日中共十八大在草木皆兵的状态下开幕,胡锦涛声称中共“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共已经走到尽头,无路可走了。

与此同时,中国大陆民间抗暴也进入高潮,令中共心惊胆颤。如四川甚邡、江苏启东、浙江宁波等数万甚至10万民众的上街抗议,并最终取得抗议的胜利,迫使中共做出让步。

目睹了前共产阵营解体的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Frank Wolf)在2012年7月24日,美国华盛顿DC国会的一个公开场合发表演讲说:中共政权即将崩溃,中国人民自由时代正在到来,这将是(历史上)令人惊叹的一幕。

也就在全球关注中共高层异动之时,今年的4月27日,中共总理温家宝在波兰访问期间参观了奥斯威辛集中营。奥斯威辛集中营,是二次大战时期德国纳粹建立最大的劳动营和“灭绝营”。估计约有110万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超过九成遇害人都是犹太人。 温家宝在参观了集中营后对西方媒体表示:历史告诫人们,要反对战争、恐怖、种族灭绝和一切罪恶,“维护人的自由、尊严、安全和幸福” 。

10月1日“国殇日”,香港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等多个团体在这一天举办声援退党游行,游行队伍下午从北角英皇道游乐场出发,前往中联办,历时约三个小时。(摄影:宋祥龙/大纪元)
10月1日“国殇日”,香港退出中共服务中心等多个团体在这一天举办声援退党游行,游行队伍下午从北角英皇道游乐场出发,前往中联办,历时约三个小时。(摄影:宋祥龙/大纪元)

自2004年《九评共产党》发表后引发的三退大潮,至今天的11月9日,大纪元退党网站上中国民众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经超过一亿二千七百万人,而且每天都以4-5万的人数在递增。据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电脑数据分析研究所介绍,其中相当一部分退党人士来自中共高层,包括国务院、部委、人大委员、中央党校及省市级干部。

60多年来,中共对中国人民所欠下的血债已罄竹难书,任何期待中共这个罪大恶极的罪犯来为受害人平反的想法都是荒唐的。正如有评论指出的,中共的改革与否均改变不了其覆灭的命运。

最近网上热传对中共“政改”结局的一个评语是:“不改革等死,改革找死。”解体中共才是中国人真正的出路之所在。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2-11-09 9: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