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立軍明搶民企資產 借展覽與中央領導捆綁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12月17日訊】在王立軍主導重慶打黑,外界稱之為黑打的運動中,薄熙來王立軍對於民營企業家的資產明火執仗的搶劫,被涉案的企業家基本家破人亡。對於警察內部的清洗,薄熙來王立軍也毫不留情,用盡酷刑。

為立威自導大戲

2008年6月,王立軍被薄熙來空降到重慶。據齊魯晚報報導,王上任後,為立馬揚威,自編自導了一出大戲。王聲稱渝湘黔邊界槍患上升3倍多。於是,刑偵人員選好造槍點,提供設備和資金,邀技師重操舊業,設置了「地下兵工廠」,於2009年1月9日凌晨「請」警察對秀山進行集中「清剿」。

2009年1月7日,這場自編自演的戲開始上演。裝甲車及其他作戰車輛先行,車隊綿延五六公里。次日,千餘名手持衝鋒鎗、火箭筒等各種輕重武器的特警、刑警和武警乘坐專列,到達指定位置。

三號制槍點在溶洞,王立軍一度準備用火箭炮炸毀溶洞,因在場的公安部刑偵局領導不同意,此舉遂作罷。當事人許令介紹,之所以安排在溶洞,也是為了讓衝突更具戲劇化。

演出完畢手工,王立軍出現在秀山花燈廣場,裝甲車、警車整齊開過,陣仗如同檢閱部隊。圍觀的一位當地老者對許令稱:一輩子就看到兩次軍隊進城,一回是1949年,一回是這次。

重慶警方在通報煞有其事地稱,在5個月的緝槍專項行動中,繳獲仿製式手槍183支。

重慶黑打 鯨吞民營企業家財產

這場演出收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2009年2月,王立軍陞遷,接替劉光磊,成為重慶市局黨委書記。

王立軍陞遷後的第二個月,2009年3月19日,重慶某駐渝部隊哨兵遭人持槍襲擊身亡,嫌犯為後來轟動網絡的周克華。但是這個真正案子「3•19案」在王立軍任職三年期間並未破獲。

但是這個案子卻成了王立軍「警務信息化」的契機,情報系統藉此大大發展。
王立軍以竊聽為例,稱竊聽就應列為秘密證據。

2009年6月3日,重慶江北愛丁堡小區發生槍案,警方為此成立了「6•3」專案組,是為黑打的開始。「沒一個專案組的基地是3天建立起來的,最快的一天一宿,武警要多少給多少」。對於打黑對象,王立軍也胸有成竹。2011年9月,在會見《求是》雜誌編委鄭某時說: 「不到一星期就抓了800多」。

「6•3案」後,2009年6月25日,重慶警方通報,數十個「黑惡團伙的首犯」陳明亮、陳坤志、龔剛模、岳村已經落網,他們皆為民企老闆。正如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在其《重慶打黑型社會管理方式研究報告》中指出,重慶打黑幾乎所有的重頭戲都是針對民營企業家和民營企業。

2009年7月14日,原重慶市人大代表、渝強運輸公司老總黎強被刑拘。黎強被抓5天後,王立軍在第二批次打黑除惡鬥爭會上透露,在出租車罷運期間,黎竟然向政法系統的一個「一把手」叫板,稱要在兩會上聯名人大代表罷免對方,導致該幹部拍案而起,稱要在兩會開幕前將黎抓進監獄。

黎強被抓次日,到渝僅一年的王立軍接替劉光磊,兼任武警重慶總隊第一政委、第一書記。這是繼秀山緝槍案後升任市局黨委書記、「3•19」案後擔任局長之後,王立軍在重慶的第三次陞遷。

091專案組 完成內部清洗

091專案組則幫助王立軍完成了內部清洗。091專案組由原重慶市局副局長郭維國牽頭,091專案組參辦了包括文強案、李莊案在內的所有黑打要案。該專案組得名於 「2009年打黑第一號重要案件」,成員包括原禁毒總隊隊長王智、萬州民警熊峰等人。熊峰因手段殘酷,在內部有「萬州熊」之稱。

2009年8月7日,在重慶江北機場,數百警員包圍飛機,原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在王立軍的親自帶隊下,被帶上警用防暴車。

2天後,王立軍召開警方警示、督辦會議。他在會上宣佈,打黑除惡取得了決定性突破,除鏟了文強、黎強等「五強」外,還有公、檢、法、司參與的「司法打撈隊」,及9名律師。王透露,市政法系統一有級別的幹部還為落網的律師鳴冤叫屈,自己托市委一領導帶話給該幹部,讓其好自為之,「現在這人閉嘴了」。

在打黑中,擅長數字管理的王立軍,將案件分為A、B、C類。 A類為市局參辦案件,B、C類為區分局、基層派出所參辦案件。部署打黑僅2月餘,2009年8月,王立軍在國慶60週年安保工作會上透露,目前除16個重點專案外,其餘ABC類案件已達270多個。

在黑箱操作的辦案中,律師依法為其當事人進行的辯護,被王立軍視為打黑絆腳石。2009年12月,北京律師、「6•3」案首犯龔剛模的辯護人李莊成為王立軍決心清理的第一塊絆腳石。

2010年2月9日,李莊偽證罪二審宣判,獲刑一年半。李在陳述中留下了「被逼認罪緩刑」的藏頭詩迷局。該月月末,製造熊峰李莊冤案的司主要司法人員獲得表彰和陞遷。

在楊渝看來,熊峰的上升路徑只是過去三年重慶警界的一個縮影,「刑訊逼供、私設監獄之所以氾濫,是因為王立軍把惡魔從瓶子裡放出來,對他們封官許願,讓他們盡情釋放人性的惡。」

「大情報」刺探民眾信息 27億購買偵探設備

對重慶而言,黑打完全依靠警察部門的擴張完成。

除打黑辦案外,王立軍還有個外界看不到的武器,那就是「大情報」。2009年12月14日, 李莊歸案2天後,王視察情報信息中心,感謝他們在李莊案中的辛勤努力,並希望他們「真正成為一支武裝到牙齒的戰鬥團隊」。

2010年1月,在情報中心組建座談會上,王介紹,情報中心可在12半分鍾內將全國人口查一遍,可通過13個點,對人進行立體查找,被查找人只要登記上網、打電話、買機票或刷卡消費,警方都能知道,還能對重點人口進行GPS定位,監控其行動軌跡。他稱,除數字化保障外,勤務也會跟進,市府主要領導已經同意,今年我們招警1.08萬人。

2010年5月14日,在為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委員做報告時,王透露了「大情報」建設的奇蹟:過年前5天,4000多名有劣跡的人員進入了重慶,6小時內被鎖定,3400多人被警方點對點地見面予以警告,被迫在48小時內離開了重慶。

2011年10月26日,王立軍向北郵校長方濱興透露,重慶警界刑偵、技偵、網監一次性各發3.5億元設備,「現在我們每天要查87000人,還有技偵、網監的秘密介入,現在我們打掉了5000多人,主城刑拘以上的就達到這麼多」。

2011年12月,王立軍向黑龍江省綏化市公安局長盛威介紹,重慶市局共發了27億的設備,都是德國和以色列的,「哪個省能比?」

鯨吞民營企業家財產

在重慶,王立軍持續地強調打黑(黑打),並將之打造成當地最重要施政標誌之一。通過打黑,王立軍仕途青雲直上。打黑辦案以及情報系統,成為其黑打民營企業家、公民乃至整個社會的主要手段。

2009月9月,王立軍倡導的「重慶人民警察英烈救助基金」正式成立,重慶名營企業家共(被)認捐7000餘萬。

2010年9月,在會見「世界名博沙龍主席」一清時,王立軍以普京為榜樣稱:「十個人,普京出手把兩個富的全幹掉,兩個一般富的一看,為了保全自己,也會把自己的東西貢獻出來,剩下的六個窮人會說,幹得好」。王稱,這就是民情,如果黃光裕在重慶,不會發展到今天。

打黑除惡初期涉案企業家,在這場明火執仗的搶劫中,很多人都家破人亡:龔剛模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陳明亮被判處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岳村被判處死刑,並處罰金人民幣1.5億元……

2010年6月,在打黑除惡一年之際,重慶希爾頓老總彭治民因涉黑被091專案組帶走,彭原為重慶市渝中區人大代表,身家數十億。

2011年,希爾頓老總彭治民被判處無期徒刑,並被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俊峰集團總裁李俊被通緝逃亡海外,親屬多人被抓或被通緝逃亡。

2011年5月18日,王立軍指示刑警總隊長李陽,「找些企業家,讓他們拿點,給我們支付留學經費。」當年7月19日,王接見了重慶13名民營企業家。當天,老闆們一共「認捐」留學基金3000萬。

這個搶劫模式被王立軍稱為「鯊魚吞小魚」。在陪同客人參觀打黑展時,王稱:只要是黑社會,馬上叫銀行把它吞進去,或是政府一次性拿過來。

王立軍以希爾頓為例,稱「他說1000萬,我們說只值200萬,簽個字就可以拿進來。跑的時候歸他,劃跑道的時候歸我們。」

沒有言論自由 文字獄氾濫

2009年9月,重慶男子彭洪因在論壇中轉發打黑漫畫《保護傘》,處以勞教二年。當地青年任建宇、黃成城、田宏鴛等,也都僅因評點時政便蒙冤勞教。2011年1月,重慶市民龔漢周因轉發「交巡警平台寒天裸拷酒醉男子」一帖,被以「攻擊政府職能部門」為由,勞教一年半。

2011年4月22日,李莊漏罪案撤訴。李莊獲得自由之際,涪陵區林業局幹部方洪卻因此案受牽連。方洪(網名方竹筍)因發表諷刺李莊案的「一坨屎」的打油詩微博,被勞教一年。

轟動全國的李莊黑案,卻成為王立軍在渝第四次陞遷的契機。 2011年5月17日,王立軍全票當選為重慶市副市長。

對李莊案上的敗績,王立軍並不心甘。2011年6月25日,王立軍會見北郵校長方濱興,副局長郭維國作陪。防火牆始作俑者方濱興介紹了演講時遭鞋襲後自己的應對。方的辦法,為郭、王提供了靈感。郭維國稱,像楊金柱、陳有西這樣的人,就是要揭他的家庭住址。陳有西為李莊第一季的辯護律師,楊金柱為湖南律師,李莊案第二季時曾赴渝聲援。

王立軍希望方能在重慶網絡監控做實驗:「我們現在有五百多人的隊伍,天天在做」。

4個月後的10月26日,王立軍再次會見方濱興。說到網上對重慶不利的言論,王稱,無論實名還是匿名:「我們不客氣」。

民警孫凌透露,王甚至建立了黑名單,「飛機一落地,記者和律師全在掌控中。他要審查你的背景,監控你發表的文章。」

在黑打社會管理方式下,除極少數權力人士外,每個公民的人身權利和自由都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在重慶市局2011年第14次擴大會議上,王立軍提及原重慶移動董事長沈長富因受賄罪被刑拘一事,稱以前警察上移動公司要數據,居然被拒:「公安局的小號平台,也給我們亂切 ,說了還不聽,所以郭維國把沈長富刑拘是對的」。王還提到:打黑期間,有的銀行行長不給我們提供單子,當作妨礙公務,立即拿下。

在王立軍時期,公安獨大,王立軍能直接決定判決結果。2011年1月,王立軍批示王東明案:「要處極刑,否則,向社會怎麼交待?而且如不判死刑,那將是後患無窮!」四個月後,王東明一審被判死刑。

即便是重慶市政府主要領導,對王立軍也頗為忌憚。2010年1月4日,在統籌城鄉戶籍制度工作會上,王稱,市府主要領導向他承諾「立軍,你們甚麼時候要我開會,我就甚麼時候開,你要我們開多少會,我認為都不過分,要哪些部門參加,任何部門不得講價。」

強逼領導參觀打黑展

在多個場合,王立軍都會提到,「熙來書記不是講了嘛,一旦中央領導來了,一旦專家學者來了,得擠干壓盡。」

楊渝透露,過去三年,凡來渝視察的中央領導,都要到市局參觀打黑展覽,節假日期間,來參觀的退休老領導尤其多。市局宣傳處還得將此作為政治任務,要寫稿。

楊介紹,打黑展最初的解說詞是由政治處民警寫成,不過,每當有官員來參觀,王立軍都會隨口發揮,形成新版本,「領導來了他表現慾望特別強,他喜歡戲劇化的東西、高潮迭起。」

楊舉例稱,截至2011年,按內部統計,參觀打黑展的省部級幹部共有463名,在王的口中,這個數據達到了600多名。當解說組組長對此表示疑惑後,王怒稱「跟我作對,就是跟市委市政府作對」。有關領導私下做組長的工作,稱王也是副部級幹部,「這兩年,他來回100多次總有吧,加起來不就600多了麼?」

在孫淩看來,王立軍的行事近乎瘋狂。孫稱,2010年12月,一中央領導到重慶市局參觀。王授意把他們的合影照片按照他的意思PS。

警令部民警蔣山(化名)回憶,一退休的中宣部領導參觀過打黑展後,王立軍要求在稿中加入該領導贊成打黑的內容,並稱這是領導對他的耳語。類似的還有一退休的原中紀委領導,王要求將「退休老領導的話發揮一下」,最後稿中加入了該領導在任時的講話。

蔣山介紹,後來來渝的不少領導,參觀打黑展時都咬緊牙關,既沒表情、也不說話,稿子裡只好增加領導的肢體語言,如凝神貫注、頻頻點頭等。

「王立軍……他喜歡綁架別人,自己想說的話要通過別人的口說出來。」蔣稱。

2010年11月,某中央領導在渝考察。這條新聞,市局特別報導小組根據王的授意寫了6000餘字。蔣稱,平常的稿子,王都親自批示,但此稿呈給王后,他沒簽字,後經一副局長拍板,稿子才得以上網。蔣說:「我們揣測,王對新聞報導的規定肯定有耳聞,所以他不簽字,一旦追究起來也能規避。另一方面,他又拿這個來捆綁幹部,收放自如。」

蔣山感慨:但是王立軍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被更粗的繩索捆死。

2009年12月,得知王立軍欲對自己動手的風聲後,李莊從重慶跑到了成都。
2012年2月6日,王立軍選擇了跟李莊同樣的路線,夜奔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

在2012年9月24日的成都中院庭審現場。王立軍被判徇私枉法、叛逃、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四罪並罰,領刑十五年。王當庭表示不上訴。

這是「打黑英雄」到目前為止王立軍最後一次出現在公眾視野中。

(責任編輯:葉清青)

評論
2012-12-17 12:1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