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前中共地下黨組織主席揭梁振英身份

人氣 488

【大紀元2012年03月19日訊】(大紀元記者林怡、梁路思、辛玲、李真香港報道)還有不到一個星期就是香港行政長官選舉,被外界質疑為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振英,16日在電視辯論上被對手唐英年大爆內幕,包括03年提出動用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反對23條的示威者,以及縮短商業電台續牌年期來施加壓力,令全城譁然,連日來其民望不斷下挫。昨日,梁振英更面臨前中共地下黨員梁慕嫻藉來港發表新書《我與香港地下黨》,大爆有關內幕,更公開「推測」梁振英是地下黨,令他的中共黨員身份再次成為焦點。梁慕嫻大聲呼籲港人一起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以免香港遭到巨大的禍害。與此同時,社會各界也紛紛要求當局公開有關的真相。也許未來一周,特首選戰也將成為港人抵制共產黨治港之戰。

梁慕嫻是中共地下黨組織學友社前主席,1974年移居加拿大,決意脫離共產黨。1995年她寫信給已故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懺悔關於在學友社奪權事件。1997年2月,中共接管香港前夕,她開始在《開放雜誌》發表其第一篇關於香港地下黨的文章《從六七暴動到紅頂商人》,揭露首屆特首的特別顧問葉國華的地下黨員身份。文章發表的同時,剛好葉國華被委任職位;之後筆一直停不下來。

97後地下黨滲透官商機構

早在1989年六四之後,梁慕嫻已察覺到中共地下黨有計劃地在香港進行工作,本來以為1997之後這些地下黨就完成任務浮上檯面,結果他們繼續在地下運作,令她感到非常憤怒,覺得港人受騙了,「原來一國兩制還有一塊東西在地下,用這個地下黨的人滲透入政府和各個機構」。她強調自己是中共培養的對象,跟中共無怨無仇,寫揭露文章的目的是為了公義,「你明明有一個地下黨,你就不給香港人知道。但是我知道,因為我是地下黨員,所以我覺得我要頂證這件事。」

闊別香港20多年再回港,梁慕嫻坦言對今次特首選舉感到非常的憂心,所以特地回來,希望藉著新書發表,呼籲港人一起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她說:「我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希望傳媒幫助我將這個資訊在香港的大眾裏面傳播,我是憑一種公義的精神,一種大原則,黑白分明這樣的概念來提出。」

香港前中共地下黨組織主席揭梁振英身份(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梁慕嫻說,自己可以頂證葉國華是地下黨員,因為是他入黨宣誓時的見證人,現在參選特首的梁振英,她雖然無法直接頂證,但可以推論出來,「現在能夠看到的證據就是,他1985年獲得北京委任為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行政委員,3年之後,他接替一個人,叫做毛鈞年,這個毛鈞年是新華社前副社長,接替這個毛鈞年去做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的秘書長,這個就是梁振英。」她指出,以中共的規定,這類的秘書長的職位一定是由共產黨員來當的。「毛鈞年就一定是地下黨員,梁振英接替他就一定是的。所以這個推算不會有錯。」

對六四態度顯示核心價值不同

她又指出,梁振英和唐英年被問到六四問題時反應就很不一樣,梁的回答很不著邊際,唐就回答得有人情味,所以唐一定不是黨員,這個很明顯是核心價值、思想的不同。「從他的言行也可判斷出來,看他和中共的關係多密切,譬如說他講出來的話和香港的核心價值是不是背道而馳呢?他是不是逃避六四問題啊?還有普選的問題啊!等等。」

至於梁怎麼爆出來參選特首,梁慕嫻說,原因就是梁隱蔽得最好。「我認為就是因為梁振英隱蔽得最好,我查得好辛苦都查不到。我很坦白承認。但是查不到不等於他不是。這點很重要。」

有人說現在的特首也是受中共操控,是不是黨員好像沒有分別,梁慕嫻認為二者分別很大,地下黨員當特首將令香港受到很大禍害,「這個特首其實不是真是去管香港的,而是這個黨組的領導人去管,這個是我覺得最可怕,最擔心的。」

她並指出,曾蔭權一定不是共產黨員,港府仍然有自主獨立性,他可以聽可以不聽的,只是曾沒骨氣。但是梁就不同,「如果是一個地下黨員當特首,他要有規範,他有組織會議,如果你不聽這個組織會議的東西,你不跟這個組織,你會被處罰。所以是有區別。」

梁慕嫻公開「推測」梁振英是地下黨,她並大聲呼籲港人一起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以免香港遭到巨大的禍害。(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港人治港變成黨人治港

梁慕嫻說,現在港府裏的行政會議中就有黨組織,現在的中聯辦是公開的名稱,實際上它是香港工作委員會。「他們才是真的管著香港,無形中就是共產黨管香港。你們可能知道,怎樣是港人治港都聽到,但是它怎樣變成黨人治港呢?我現在講出來,就是這樣的。所以香港人現在就要行出來,喊出來,反對地下黨員當特首這種聲音。」

她認為,中共把梁振英推出來,是覺得之前無論是董建華或是曾蔭權都達不到他們的要求,不如索性找自己人出來。「現在還沒有做到地下黨員當特首,你已經發覺香港若干的部份、若干的機構失去了這個核心價值了。只要那裏有黨員,在高層那裏搞東搞西,你不知道他怎麼搞,怎麼開會,或者組織地下黨組織。這樣的時候,那裏就起變化。」

梁慕嫻還說,香港大學教育學院講座教授程介明就是地下黨員,香港大學的818事件就是地下黨搞事最明顯的事例。「所以我又估計,港大已經有地下黨組織了。你看看這次818事件的變化,香港的核心價值已經全部削弱得很厲害了。」

「地下生涯原是罪」

梁慕嫻透露有以前的地下黨老友曾勸她不要出書,今次來港也有些阻礙。她對於加入地下黨感到非常後悔:「我書中寫著我反省懺悔,所以我說『地下生涯原是罪』,我認為我是犯罪。」她又認為傳媒機構沒有所謂的中立,「我常聽到說傳媒要中立,但無聽到傳媒要正義和真相。我認為傳媒主要是正義和真相,不是中立。」

她並表明:「如果地下黨員當選特首,我宣佈以後都罷寫地下黨問題,這是一個很嚴重的決斷。梁振英的所謂民望高是騙來的,因為他騙了香港人不知他的身份,所以他的民意並不正常,是民眾不明真相底下所發出的。」

開放雜誌總編輯金鐘補充,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的回憶錄中談到地下黨在香港的數字,港澳二地就有3千人,從大陸派來的也近3千,「他在回憶錄中提到不管未來個人主張怎麼樣,若以共產黨員的身份來參加港人治港,不論實際或觀感上,都是中共代表在治港。」

香港前中共地下黨組織主席揭梁振英身份(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董建華身邊「三梁」是黨員

他並透露,曾有香港媒體訪問一個不願意出名的重量級政治人物,對方指前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曾經告訴他,董建華身邊的「三梁」都是共產黨員,就是梁振英、梁愛詩和梁錦松。

金鐘指出,如果地下黨員來當特首,真正的權力並不在特首那裏,「他只是黨的一個代理人,一個傀儡在香港執政,背後的事情都是由黨來執政。」而中共的組織紀律性是世界上政黨中最嚴密的,像王立軍跑到美國領事館就是叛逃,「就是黨員在路線上、政策上可以左,錯誤可以犯,黨可以原諒,但是要是洩露黨的機密,問題就相當大。」

梁振英當上基本法諮委會秘書長,金鐘並斷言肯定是黨員才可以做,這個是共產黨一貫的規矩。他在今期的雜誌中寫到,有人在北京見到梁振英入黨的介紹人,但因未獲同意,不能提供消息來源。

對於前中共黨員梁慕嫻推論梁振英是地下共產黨員,梁振英競選辦昨日回應說,有關指稱完全沒有事實根據。

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指出,雖然梁振英否認,其實很多人相信這是公開秘密。她認為梁振英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有兩個原因,「第一拿不到證據,等於是公開的秘密,沒有證據他就可以抵死不認賬;第二,中共地下黨為甚麼不公開,就是中共的一個政策,以地下的方式來運行,不能公開。梁振英是地下黨員,但是黨不要他說,你作為黨員你就不能說。」

議員促公開高層會議紀錄

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要求梁振英出來交代是否中共黨員,「因為香港人非常怕,原本在香港無權的共產黨財團,會藉梁振英的上台變成有錢人」;如果梁振英再不講清楚都有人選他,「我覺得小圈子選舉的污穢又多一筆」。

多位立法會議員就唐英年爆料所提出對梁振英的指控,呼籲公開有關高層會議的紀錄,徹查梁振英當年在強推23條和商台續牌等問題上態度如何的真相。

工黨議員李卓人要求周三立法會辯論,是否引用特權法向政府索取當年行政會議有關討論商台續牌及23條立法的會議紀錄。◇

香港前中共地下黨組織主席揭梁振英身份(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香港前中共地下黨組織主席揭梁振英身份(攝影:潘在殊/大紀元)

揭地下黨新書發表 梁振英再被起底

(責任編輯:澹修德)

相關新聞
港藝發局停資助鮮浪潮
中介造假學歷保錄取 港當局指或取消畢業生資歷
港智能廚餘回收桶 望兩年內公屋一座一個
港警方反詐騙拘175人 老婦墮投資騙案失2800萬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