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

伍凡:中國正走在十字路口

人氣 5

【大紀元2012年03月20日訊】(希望之聲《伍凡評論》節目)伍凡: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281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國正走在十字路口上。我之所以選擇這樣一個題目,那是因為中國的政治、經濟、軍事幾個方面都走在一個非常關鍵的十字路口上。

在線收聽
下載收聽

首先,我要談談政治。由於2月6日王立軍事件出現之後,把薄熙來和周永康他們要篡黨奪權這樣一個計謀暴露了,現在薄熙來被免職了,他下台了。那麼我們要問:為什麼共產黨會走到這條路呢?共產黨從1978年改革開放,走「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道路」的改革開放,走了34年了。其中一個最大的因素,那就是鄧小平經濟改革開放,政治上照樣走毛澤東的路線,就是「四個堅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道路、走社會主義道路和走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是人民民主專政的道路。

這條道路政治上沒有改革,對毛澤東沒有進行批判,也沒有對文化大革命進行清算,長期以來一直容忍毛澤東左派思想和他的輿論整體一直存在著,沒有把他清算掉。所以在34年之後,權貴資本主義急遽發展,國內貧富差距急遽擴大,富是富的流油,窮是窮的答答滴。

在這種狀況下,毛澤東思想的輿論整體在擴大,薄熙來順著這條路往上爬,要展開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要奪權貴資本政權的道路,要奪取胡溫走鄧小平的道路,要把這條道路給代替掉,由毛澤東思想道路來代替,走了這條路。儘管15日中共中央宣布免了薄熙來的職務,但是並沒有把毛澤東思想這條道路根源、思想根源和政治根源清除,並沒有。

一方面他是不去批判毛澤東,容忍這條政治和輿論的根子在那裡;二方面,權貴資本主義做的實在是令共產黨內部一部分人不滿意,令老百姓生活痛苦,極力反抗,很可能會引起革命。所以這樣的局勢底下才造成目前的結局,這是共產黨自己本身造出來的,也是鄧小平留下來這個後患。而江澤民、胡錦濤、胡溫他們繼續走權貴資本主義道路,必然會產生毛澤東思想,要進行第二次文化大革命,這樣一個基礎、這樣一個根源都存在。

所以說今後中國該怎麼走呢?外國也好、國內也好,很多觀察家都注意到了,中國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了,中國下步究竟往哪走?你今天一巴掌把薄熙來打下去,但是並沒有把那條路給堵死,那條路還開著。只要你權貴資本主義還存在,那毛澤東思想那條路還是要繼續往前走。

這就問:中國下面該怎麼走?下一代18大產生出來的新的一批領導人,他們究竟要走哪條路呢?並不是薄熙來一個人下去以後,共產黨內部想要走毛澤東道路所有的人都消失掉了,並沒有啊,還有一大批人存在。可是他們要走毛澤東道路的人,會極大的侵害、損害了權貴資本家的、權貴資本主義這當權派的這些人的利益,也更大的損害了中國老百姓的利益。

在這個時候,溫家寶提出來要政治改革,那首先要問:中國的政治改革往哪個方向改?是走上普世價值道路,這是一個改革方法;還是要由共產黨領導之下,進行政治改革;還是既維持共產黨的專制獨裁政權,又要進行適當的政治改革,那就是換湯不換藥,根本走不出新路來。

中國現在要真正走到一個新路,去擺脫毛派的掠奪式的、共產黨的本性這條道路,還是要擺脫權貴資本主義鄧小平的道路?真正走上第三條道路,那就要走上徹底的政治改革,走上普世價值道路。有沒有可能呢?如果那些基本的工作不做的話,我看要走上普世價值道路也是非常非常困難。

第一,要徹底的廢除毛派,要把這條道路堵死的話,那麼首先要進行批判毛澤東,把毛澤東鞭屍,把毛澤東從天安門廣場搬走,這是第一條。第二條,要放棄共產主義的道路,因為共產主義的道路就是掠奪,它就是要掠奪富人來為共產黨,就是說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道路是掠奪出來的,經過兩次掠奪,第一次毛澤東時代打擊富人,地主、資本家資產被掠奪了;第二次被掠奪,就是鄧小平時期,又是掠奪國有資產,把權力變成了資本,養成了一大批權貴、太子黨、貪官汙吏。如果你不批判這個掠奪性,把掠奪性根除掉,那麼中國要麼就走上毛派的文化大革命的道路,要麼還是走上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道路。所以既要批判毛澤東,還要批判共產黨、共產主義,要批判鄧小平這種掠奪資本家這條道路。

如果不進行這樣的批判,不接受共產黨這種掠奪性的專政的話,中國要想表面上進行政治改革是不可能成功的,也不可能走上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還地於民、還財於民、還政於民這樣一個普世價值道路,走不通的。所以中國現在正處於一個關口。

下一屆領導人出來你會究竟往哪裡走,如果還是走權貴資本主義道路,那麼毛派勢力總有一天還要起來,循環不已,因為他們覺得你們是權貴,你們是掠奪了財產,既然你們掠奪財產為什麼毛派的人不提呢?掠奪政權也是掠奪財產啊,這就是權力鬥爭,掠奪資產,掠奪財富的一個政治鬥爭。

只有擺脫了這兩個之間的鬥爭,通通甩掉,經過深刻的批判,批判共產黨60年來的罪行,讓人們覺悟,決心要擺脫共產主義豺狼般的掠奪的政權,那麼中國才有一個新的希望,真正走上政治改革。要不然溫家寶所講的那些東西,不是欺騙自己就是欺騙老百姓,也挽救不了共產黨,因為在毛派和權貴資本政權之間的鬥爭是不會停止的。所以把它的根源清除掉之後,從思想上、組織上、文化意識形態上清除掉以後,中國才有一個希望。這個十字路口正擺在中國面前。

我們來看看毛派在重慶的表演達到什麼目的了?我們拿薄熙來這個人來分析。他從一個小混混,從一個聯動分子起來,一直走到了要想進中央政局常委,要想當總書記,他憑什麼呢?他就是憑掠奪性,要走毛澤東的路,不接受黨內任何制裁和約束,要打倒現成的政權來掠奪他所要的目標。我們再看他怎麼樣處理對日本人的關係,怎麼樣處理重慶的唱紅打黑,你可以看出來共產黨的掠奪本性。

薄熙來走馬上任到了重慶5年了,他怎麼樣在「唱紅打黑」的口號底下提出一個富民的工程呢?在想給老百姓一個富裕平等的生活呢?我就舉個例子,2011年重慶的GDP,按照他們所上報的紀錄是上升16%,而重慶市政府的收入增加了51%,比超過16%三倍還要多。

我問你,你這個錢從哪裡來?這個錢現在可以看出來,從兩個方面來,一個是唱紅打黑,這麼一個打黑打誰?打資本家。把民间的資本家當作罪惡分子來處理,施以酷刑承認他們貪汙,偷稅漏稅,把財產交出來,走了這條路。另外一方面,把農民騙進來,我城市裡給你房子住,你把你農村的住宅地讓出來,把土地高價出賣去蓋房子,也是走土地財政政策的道路。這兩方面都是在掠奪,一個是掠奪資本家,一個是掠奪農民,他還是走毛澤東的路,還是走權貴資本主義的道路,一點沒錯,只不過是打出來一個唱紅打黑而已。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在重慶唱紅打黑,打資本家的時候,他卻可以大大開放給日本財團到重慶來,支持他們,讓日本人來賺中國人的錢;同時薄熙來在大連的時候,當大連市長的時候,他就接納大批的日本財團到大連;在他當商務部長的時候,他堅決反對抵制日貨,他說抵制日貨對中國不利,對日本也不利。所以你可以看得出來,無論是大連他當了市委書記當市長的時候,在當商務部長的時候,以及當重慶市委書記的時候,他都對日本財團非常友好。

之所以如此,當3月15日薄熙來被免職這個消息一出來之後,轟動了日本。日本有些媒體根本不關心中國的消息,也不關心外國的消息,但是他們頻頻報導薄熙來被免職了。他們很傷心,因為他們害怕日本財團在重慶的利益受到損害。我們可以根據這些事實來分析,中共黨內有一批親日派,其中一個典型的領袖之一就是薄熙來。

薄熙來所做的手法,對日本財團這樣一種政策,使我回想到毛澤東在上個世紀40年代,抗日戰爭時期,毛澤東所走的對日本侵略中國的政策,同樣是「一分抗日,二分周旋,七分擴大」,擴大他的地盤,整個用掠奪蔣介石資本財團的政權,他是掠奪資本財產政權,可是對外國人特別友好。薄熙來繼承了毛澤東的衣缽,走了這條路,同樣要走毛澤東路線,要打倒劉少奇,維持他的政權,毛澤東是如此,那麼薄熙來呢,要打倒胡錦濤,打倒習近平,他要走上他最高的位置。那麼這條路的根源還有沒有存在?

我現在回過頭來講中國未來發展的時候,像薄熙來這一批人所存在的中共黨內,講他搶更大權位的政治因素,經濟因素、思想因素通通還存在。即便這次共產黨把薄熙來打倒,今後還會再出張熙來、李熙來、胡熙來……為什麼?因為政治因素、經濟因素、社會因素通通存在,沒有清除。

那麼怎樣才能把中國引向一個真正有希望、有光明的前途呢?什麼路走呢?那只有政治改革。不但要進行政治改革,還要進行經濟改革、社會改革、土地制度改革,所有各方面都要改革,但是根源在政治改革。這個改革的一個最重要的內涵,批判毛澤東,批判共產黨的罪行,不讓共產黨再繼續執政,要選出一批新的沒有共產主義色彩,沒有共產黨這種掠奪性的、劣根性的人來管理和統治國家,中國才有希望。

走上政治改革道路之後,如何對待民生問題,如何對待經濟、財富以及稅收,這些問題中間又有兩派,一派是走自由主義派,一派走社會主義派,這兩派可以共存,但是絕對不是專制獨裁的方式,而是要走民選的,要有三權分立的,要有媒體自由監控政府官員、監控國會的這樣一個普世價值道路。也就說有一部分可以走上某些省某些區可以自由去執行社會民主主義色彩但不是共產黨的色彩,像西方國家的工黨、社會黨他們的政治和財經政策。那麼有一些人可以走自由主義道路色彩,更自由化,走美國色彩,這兩個中間進行平衡,走出一條中國的道路。

但是絕對不能允許毛派也好,鄧小平權貴資本主義道路也好,存在中國,中國才有前途。所以中國現在在這一個十字路口,今後如何選擇,怎麼樣推行政治改革。如果僅僅像溫家寶在3月14日兩會最後一天,所講的、泛泛的講政治改革,他並沒有提出具體方案,沒有經過人民代表大會的批准推行政治改革,也沒經過十八大的同意,共產黨願意接受政治改革,願意放棄權力,僅僅是個人色彩在那講,不會起多大作用。

共產黨內部既得利益者是不會放棄權力的,他們要放棄權力也就放棄他們一切,現在所有得到的,無論是權力、地位和資產,他們願意嗎?這是非常艱苦的一個搏鬥。基本上不願意,當中國政治舞台走到一個關口的時候,你不做出選擇,那革命的火花、革命的浪潮就會起來,就會推翻、結束共產黨專制。同樣也把無論是毛派也好,無論是鄧小平的權貴資本主義這一派也好,通通結束,走上一個新的道路,這才是中國的光明前途。

第二個我要講,中國在軍事上也走上一個關口。為什麼這麼講?因為一個國家存在軍隊又存在一批和軍隊力量相當的武警部隊,並且是由兩個集團來控制,兩個集團來指揮,服從於兩個主子,那麼這類的軍事力量絕對會發生衝突,現在目前正在發生,正在這個關口。

這軍事力量怎麼實行統一指揮,並且走向軍隊國家化?這是中國當前存在的一個非常重大的問題。如果軍隊控制不好,武警控制不好,就會發生軍事政變和武警政變,這兩個可能性都存在。現在軍隊為胡錦濤統帥,那麼武警按照法律條文來講,中國武警法、中國警察法所規定的,武裝警察部隊有雙重指揮系統,一個是國務院也就是溫家寶底下,同時又在中央軍委底下,也就是胡錦濤底下。這兩個系統同時管理武警。可是現在他們這兩個人管不了武警,經過江澤民之手交給周永康,而周永康正是和薄熙來要篡黨奪位,既要打倒胡錦濤又要打倒習近平,那麼他唯一能所作所為,就靠這150萬武警,各個省都有。

一個典型的例子,王立軍事件一出來,重慶就派70輛裝甲車風塵僕僕趕了300公里趕到成都,這就是武裝警察的軍事政變,目前關口就在這裡。任何時候都會發生像類似的武警部隊不服從命令,不服從中央軍委命令,不服從國務院命令,擅自調動部隊執行政治任務。這條道路能走遠嗎?能走得動嗎?我看走不遠,因為一定有一股力量把另外一個消化掉,或者吃掉,才能夠避免軍事政變,或者地方割據。而現在胡錦濤所採取的辦法就是用軍隊介入維穩,用軍隊介入地方治安,代替一部分武裝警察的任務,這中間一定會發生衝突,兩個不同的管理系統、指揮系統的軍事力量來擦火花那太容易了,重慶已經出現了,今後還會出現。

那麼現在到十八大之前還有7、8個月,有沒有可能把武警再收編給中央軍委、國務院,把周永康的權力剝奪,唯一的可能就是要把周永康的事情和薄熙來的事情以及王立軍的事情共同處理,把他的罪惡一起端出來,經過內部緊急處理,你這個權才能調得回來;權力調不回來,隨時隨地會發生軍事政變、武裝政變。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中國的經濟也到了一個十字路口,中國經濟下一步該怎麼往前走?中國經濟目前狀況:第一,經濟繼續下滑,生產力在下滑;第二,出口減少、通貨膨脹、鈔票印得太多、油價上漲、工人失業增加。最要命的是房價急遽下滑,根據中國專家他們評估,2012年房價有可能跌破30%的價格,最高可能跌破60%的價格,這樣跌下去的話,經濟就要崩盤了,誰來填補這窟窿?你貸出去的錢根本就收不回來,並且房子也賣不出去,將近50%的房子是空的,賣不出去。積壓了那麼多的資金,現在已經不敢去印鈔票,你流通性再增加,更增加通貨膨脹,結局就會造成貨幣急遽下跌,貨幣不值錢,最後結果就走上巴西的道路、墨西哥的道路,政權垮台,經濟崩盤。

而這個警告在2月27日世界銀行和中國研究發展中心,那是國務院下面一個智庫,和世界銀行合作寫的報告提出來。報告特別提到,2030年前中國隨時隨地可以發生經濟崩盤,沒有任何預警。這次十字路口中國經濟該怎麼走?溫家寶在3月14他已經講的很清楚了,2012年是十年以來中國經濟上最困難的一年,也是他任總理最後一年了,他現在講是最困難的一年。下面誰來繼承他這麼個爛攤子,哪有什麼動力可以把中國經濟往上推呢?現在不但外國資本不進來,中國資本大量的往外流啊,中國人才也在往外流,跟1978年情況完全相反,為什麼造成這種結果?完全是共產黨掠奪式的經濟結構架構所造成的。

尤其最近這十年來,掠奪土地再加上最近5、6年之內走上國進民退,把大量資本投入到國營企業,投給太子黨們,而緊縮民間資本,把民間資本擊垮,市場由他們壟斷;民間資本沒有出路,那就投資房地產,房地產也給套牢,國家把資本吸引過去,這些資本相當一部分是民營資本,給套牢在房地產和股票上面。所以人們想這條路不能走,民間資本大量外逃,你這樣的經濟能維持多久?這又是一個十字路口。

在政治鬥爭頻頻不斷的時候,加上經濟這麼個危機,又加上軍事危機,這三個危機就會決定了中國今後的走向。這口子不是任何一個人高喊要改革就解決得了的。那麼我們可以設想,當共產黨政權崩盤之後,中國的社會該怎麼樣再把他恢復起來?這是非常重大的難題。無論如何,任何一個政治勢力上來,想要把中國帶上一個光明前途,首先,第一個要顧到廣大民眾的利益,這樣才能夠使社會穩定,才能激發創造力,才能增加私人資本進入到社會經濟周轉中間來,否則私人資本既給掠奪了,又給埋沒了,就外流了,那中國沒有出路了。

再加上現在老年人口增加,年輕新生的人口在減少,也就說經濟活力推動力之一就是人口、第二是資本、第三是資源、第四是土地。首先第一個,人口在急遽下滑的時候,所以溫家寶不得不把GDP下降到7.5。它很多動力沒有了,資本沒有了,人口動力也沒有了,在這種狀況下,共產黨還有能力把中國帶向一個光明前途嗎?可能嗎?我看他們沒有為公、為民主、為國家做出奉獻的一種精神,沒有。

他們是掠奪性的,從毛澤東時代開始掠奪,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都在掠奪社會資產,他們不想有貢獻他們只想掌握這個權,今後要一批新的人來,不是在掠奪了,要一個新的奉獻,這要把整個社會道德給改變。整個社會道德也走到一個十字路口,再繼續下滑中國社會會走上一個不是人類社會,而是動物社會,人吃人,這樣中國還有希望嗎?不會有希望。所以種種因素表明,中國走在這個十字路口,要有一個新的力量來代替共產黨的力量,清除共產黨留在這個社會的殘餘勢力和它的思想影響、文化影響,這樣中國才有希望。在這個新的基礎上再去談政治改革,那中國才是一個光明前途,否則一切都是空談。好吧,謝謝各位,我今天評論到這裡結束,再見。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伍凡評論》節目錄音整理)

相關新聞
伍凡:中共為何要改變共產黨中國的性質
伍凡:世界即將陷入大動亂 中共能自保嗎?
伍凡:王立軍事件是中共路線鬥爭的結果
伍凡:全方位觀察中共高層鬥爭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