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博士在丹麥談陳光誠事件

人氣 19

【大紀元2012年05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文君丹麥哥本哈根採訪報導)中國公民力量運動發起人、憲政民主運動領袖楊建利博士榮獲丹麥政治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tical Studies,CEPOS)2011年度自由獎,親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領獎。他在4月30日晚參加頒獎儀式後,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就國內最近發生的一系列牽動中國政局的大事,特別是盲人律師陳光誠衝破政法委所派層層看守的監視,出逃至北京一事,談了自己的看法。

陳光誠事件,胡溫的試金石

楊建利博士說,陳光誠出逃事件發生後,受到全世界的密切關注,他曾經聯繫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他們說:他們正在(與中共)談判。

中共為甚麼長期以來監禁、迫害陳光誠這樣一個平民老百姓,甚至還是個盲人,楊建利表示:「陳光誠的號召力很大,他作為一個殘疾人,他可以號召很多的公民,那些計劃生育的受害者和他一起維權。他表現出來的調動能力非常強,再加上他是一個殘疾人,會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會引起很多其他中國人的同情。所以他是一個很重要的民主力量,一種維權的力量。中國政府就非常害怕,所以要限制他。 即使他已經被判了四年零三個月,他也服完了自己的刑,中國政府還是要限制他的自由,就是怕他一旦有了自由後,會在社會上創造太多的公民運動,集聚太多的公民力量,這是中國政府不願看到的。」

楊建利說,對於如何拯救陳光誠,美國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和美國政府之間曾有過很周密的安排,他本人在內的「公民力量」組織也參與了協助此次救援行動的後續工作。整個營救的過程,楊建利確定,是何培蓉(珍珠)和郭玉閃給陳光誠救出來,把他帶到北京去。他講到,就在何培蓉(珍珠)被國安帶走的最後時刻,他還在與她通過網絡進行交談(chat)。他聽到何培蓉(珍珠)說的最後的一句話是:「他們來了,國保在敲我的門。」 他曾經建議何培蓉逃跑,但是何培蓉不願意跑。

「現在大家都可以判斷,陳光誠在安全的地方,甚至就在美國大使館,美國政府自然地就要介入,到底陳光誠的問題怎麼解決,實際上是對中國政府一個巨大的考驗,是一個測驗。」

「看陳光誠的錄像講話,他直接就是對溫家寶喊話,他提出三個最基本的要求,這三個要求是非常合理、非常基本的。 溫家寶幾年來一直高調呼喚政治改革, 很多人很懷疑他的真誠性,那麼這個案子就擺在他面前,這個案子就是檢驗他意願真假的試金石。 如果陳光誠的案子再回到以前那樣,中國政府、溫家寶不做任何事情,我相信以後溫家寶再說甚麼話,都沒有人相信他了。他至少願意是可以做的,至少可以把他不能做的原因告訴民眾。他有責任告訴民眾,陳光誠這麼惡劣的一個案子,明顯的是違反法律、違反人性,毫無道理的一個狀況,那你不能解決?連三歲的小孩都知道是不合理的,難道溫家寶不知道嗎,這個事情我覺得他有責任向民眾解釋,如果他不能解決的話,誰在限制他不能解決這個問題。」

「現在美國方面的難題是,前幾天我聽到朋友傳來的信息,說陳光誠不願離開中國。如果陳光誠願意離開中國,即使和中國政府談判是個難題,美國政府也願意這樣做,至少有一個方向。現在陳光誠不願意離開中國,陳光誠就在美國大使館裡的話,如果陳光誠再回到以前的狀態下,美國政府不可能做到把陳光誠還給中國政府。所以現在就卡在這了。實際是問題還是給了中國政府:你願不願意讓一個公民,一個應該有自由的公民,給他自由。全世界都在關注。」

周永康難辭其咎 最終將被起訴

有關陳光誠一案,楊建利認為,這與政法委、與周永康有直接關係。「因為政法委是直接『維穩』的指揮部,像這麼大的舉動沒有周永康的同意是不可能的。所有的這些事情,周永康都是難辭其咎的,因為他是具體負責的。在周永康的手中,他是有空間的,就是他可以給陳光誠等一定的自由,也可以完全限制他的自由,他是有這種權力的,而他沒有給陳光誠自由,而是徹底地把他拘禁在家裏,他是要負主要責任的。」

「中共現在使用的完全是一種流氓、黑社會的辦法來對待異議人士、宗教人士。這種方法使得它又能控制,又不需要留下記錄,如到底判了多少年,它的手段是越來越流氓化、黑社會化。」

楊建利說,據他瞭解,周永康用在陳光誠這一件事上「維穩費」就高達5000萬人民幣(筆者:有說是6000萬)。「政法委是一個『法外之外』的產物。像高智晟律師,還有很多不知名的異議人士、很多法輪功成員、地下教會的成員,受到很多的酷刑,外界是不知道的。因為他們不知名,沒有人關注。去年年初『阿拉伯之春』以後,北京當局抓了很多維權律師,都是經過酷刑的。很多出來以後,大家發現他們比以前發聲要少一些,但是私下我們交流,知道他們都受到非常殘酷的酷刑。」

「周永康在所有的這些事情裡都有他的角色。我相信未來,我相信中國很快就民主化的話,我們會有一個真正的法庭的話,有人是要起訴他的。 」

具體執行者善惡選擇在自己

楊建利說:「很多人在談到中國的人權侵害的時候,那些人權侵害的責任者他會講:這和我沒關係,這是上級的政策。但是上級的政策下來了,你可以這樣做,也可以那樣做,實際上手中的空間是非常大的。但是你做得非常惡毒,你本身就負有責任了。像法輪功的事情也是這樣,那些執行的警察手中是有很大的空間的,他可以打也可以不打,你可以做到非常的仁慈,也可以做到非常殘酷。中央的命令不會說得那麼清楚,說你要打法輪功,誰都不敢去簽那個字,到最後去負這樣的責任,它都是暗示。那些做得非常殘酷的具體的執行者,以後他說,這是因為我執行政策,我只是一個執行者,這是難辭其咎的,一定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

呼籲關注陳光誠家人和友人

楊建利認為,目前非常需要關注陳光誠家人和他身邊參與營救他的人,他們仍然處於危險的境地中。「最重要的事實是,這樣的行動策劃肯定要化很多時間,非常周密的,有很多人投入了很多精力,花了很多心思,而陳光誠也冒了很大的危險,家人也冒了很大的危險。現在的狀況是,他已經脫離了監禁,這是重要的事實,所以我們要關注,第一,陳光誠的案子怎麼解決。第二,陳光誠的家人實際上非常危險,因為我們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陳光誠身上,現在他的家人正在遭受著迫害,他的大哥、他的侄子都被捕,袁偉靜和孩子都沒有消息,他的母親都沒有一點消息。大家實際上並不是十分關注,因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陳光誠身上,而沒有去關注對他家人的迫害。」

「另外,像何培蓉、郭玉閃,還有胡佳現在都被控制,郭玉閃下落不明。我們可以想像,有這麼大的舉動,中共肯定要懲罰,如果中美談判或者民間的壓力不足夠大,讓中國政府這次讓步的話,那我們可以想像,這件事過去之後,這些人將會受到非常殘酷的迫害。所以我們要關注他們。」

中國處在多事之秋 但不會大亂

楊建利認為,中國在十八大之前是一個多事之秋的局面,「因為中國已經到了一個非得變不可的地步了。甚麼事情都可能出來,強制性的維穩是不可能維持很久的。 很多突發性事件還會出來。」

「現在我們看到海外很多媒體,爆出各種消息,不排除中國政府往外放風、放料給西方媒體,為他們的政治鬥爭服務。實際是很多謠言到最後都證明是真的,這叫『遙遙領先』的言論。」

對於中國是否會亂,楊建利說:「我相信會有小亂,但大亂不會,因為老百姓自制的能力很強,出現了情況他們自己可以組織起來。我不相信軍隊會要內戰,我相信局部上有一定的亂象,但是不會有大的動亂。」

楊建利博士小資料

楊建利博士,祖籍山東,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數學系,曾參與八九民運,其後移居美國,並取得兩個哲學博士學位,分別為哈佛大學的政治經濟學博士及柏克萊加州大學的數學博士。

楊建利創立了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曾經出任中國民聯陣副主席、二十一世紀中國基金會會長等職務。由於他經常批評中國大陸政府,因此被中共政府列入拒絕入境的四十九人黑名單中,拒發新護照,禁止入境。

2002年4月,楊建利使用友人護照進入中國大陸,不幸被中共當局逮捕,並判其五年徒刑,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在關押期間,當局不許其妻子及兒女探望楊建利。

2007年4月27日,楊建利被中共當局釋放,但一直拒絕退還其美國護照。最後在美國駐華大使館、美國國務院出面與中共公安、國安等部門協調下, 8月17日楊建利回到美國舊金山。回到美國後,他發起了中國公民力量運動。是「公民力量」組織的創始人和負責人。

(責任編輯林達)

相關新聞
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獲丹麥年度自由獎
旅美民運人士楊建利在丹麥領取自由獎
對抗中共 印度支持美國-馬爾代夫聯盟
亞美尼亞和阿塞拜疆爆發衝突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拜登及其兒子在「勾兌」?
【思想領袖】參議員柯頓:中共對美不宣而戰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賓州「讓美國再次偉大」集會演講
【新聞看點】疫情嚴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萬
【拍案驚奇】李克強上頭版夾縫 中芯國際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