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崗倒台內幕(上) 倒劉不成 高被毛當替罪羊

人氣 1447

【大紀元2012年05月28日訊】中共建政之初,劉少奇、周恩來各自分工掌權;毛澤東大權旁落大為不滿,遂行一箭雙鵰之計,下令「五馬進京,一馬當先」,高抬高崗,分權劉、周。高崗秉承毛意,對劉少奇進行了攻擊,但由於陳雲和鄧小平的背叛告密,劉少奇、周恩來的抵制和反彈的力量亦超乎毛的想像,毛不得不把高崗作為替罪羊拋出。

大權旁落 毛不滿劉周

據最新一期《外參》雜誌報導,毛澤東終其一生力保對權力的絕對控制。中共建政之初,劉少奇和周恩來按照各自的分工,大抓各自手中所掌控的部門,毛澤東感到「大權旁落」,頗有不快感覺。毛澤東對靠延安整風成為接班人的劉少奇多次提出批評,甚至認為,劉少奇不是合格的接班人,想讓他「挪挪位子」。

毛澤東對周恩來的不滿主要是,周恩來不及時向中央報告工作、有形成獨立王國之嫌疑。毛澤東說:「甚麼都是西花廳(周恩來辦公處),哪有頤年堂(毛澤東辦公處)! 」「西花廳車水馬龍,頤年堂門可羅雀」。

根據王光美的回憶,毛澤東對周恩來的不滿幾乎到達了頂峰。王光美說:建國一開始,毛澤東就約劉少奇談話,反對周恩來。但是,劉少奇沒有同意。劉少奇說,反總理對黨的事業不利,周恩來有很大功績,絕不能反。

一箭雙鵰 削藩加分權

中共建政後,形成東北、華北、華東、中南、西南、西北六個大行政區。毛澤東以加強中央領導能力為名,行削藩之實,於1952 年8 月下令調動高崗(東北局)、饒漱石(華東局)、鄧小平(西南局)、鄧子恢(中南局)、習仲勳(西北局),到北京擔任中央機關和國務院的領導職務,分擔。俗稱「五馬進京,一馬當先」。而其中的「一馬」是高崗,負有最重要任務。

1952 年11 月,高崗被任命為國家計劃委員會主席,同政務院總理等級。此一職位地位的突出,亦可見他麾下之計委的組成人員,包括:副主席鄧子恢,委員陳雲、彭德懷、林彪、鄧小平、薄一波、彭真、習仲勳、黃克誠、劉瀾濤等人。到1953 年1 月,國家計劃委員會的籌建工作已經基本完成。此時的計委已經是一個編製1,225 人、內設16 個廳局和一個直屬處的龐大機構。

時值「新稅制」一事引起毛澤東的強烈反彈與不滿。1953 年元旦,政務院財經委員會實施發佈經財政部批准的「公私一律平等納稅」的新稅制政策。此文件是經周同意,但是,周並沒有報告給毛,即通知薄一波可以發此件。毛澤東對此方針極為不滿,認為這有利於資本主義,致信周恩來、陳雲、鄧小平、薄一波。毛的信措辭相當嚴厲,批評道:「政務院在組識上犯了分散主義錯誤。」此時,毛的矛頭是指向周而非劉的。

1953 年3 、4 月,毛澤東作出決定, 「今後一切主要的和重要的方針政策計劃和重大事項,均必須事先請示中央,並經過中央討論和決定或批准以後,得以執行」;國家計劃工作、重工業部(一機部)、二機部、燃料工業部、建築工程部、地質部、輕工業部和紡識工業部等八個工業部門由高崗負責(由此,以高崗為主席的計劃委員會,有「經濟內閣」之稱)。周恩來只剩下外交、對外貿易等工作。以周恩來為書記的政府黨組幹事會同時撤銷,由中共中央直接領導,毛對其有關政府工作的匯報請示親自予以批示。

1953 年3 月3 日,毛澤東在對鄧小平的批示中說:「凡政府方面要中央批准的事情,請小平多管一些。」這幾乎把周恩來扔到一邊去了。另外,毛澤東也多次就外交的事情徵求高崗的意見,並讓高崗去處理,比如同金日成會談、詢問關於參加世界經濟互助會問題的請示報告等。

毛高密謀 欲廢劉和周

據大陸出版的《 高崗傳》記載,毛澤東和高崗曾經就更換總理一事進行過交流。高崗回憶說:「我記得,只有一次議論過誰當總理的問題。那是在去年春天(指1953 年,編者著)。有一次毛主席問我,如果恩來不當總理,你來組閣怎麼樣?我說,我不行。主席又問,你看誰行?我說,恐怕林彪比我行。此外,我沒有跟任何人議論過這個問題,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和毛主席議論總理。」

高崗妻子李力群在接受採訪時說:「是毛主席跟高崗談話。主席說,高崗,你來做總理好嗎?高崗說,我不行,還是林彪行。是毛主席跟高崗說,林彪在經濟上不行。他會打仗。過去,蔣介石也怕他三分;斯大林對他很欣賞。」毛澤東不僅同高崗商討如此敏感的人事變更,而且還同高崗談及劉少奇的諸多問題、甚至劉的個人歷史疑點。

毛澤東向高崗交心:劉少奇沒有搞過軍隊,軍隊不聽他的,不能掌握全局;劉少奇要架空他毛澤東,許多事情不讓他知道,擅自以中央的名義發表講話、發文件。劉少奇的思想仍停留在新民主主義階段,沒有搞社會主義的思想準備,要推著他、拉著他走,必要時,要讓他「挪挪位子」;讓劉少奇當國家主席,搞榮譽職務,因為劉喜歡那一套(指迎送國賓和接遞國書等事務)。

除此之外,在1953 年春夏之交,毛澤東交給高崗一個絕密任務:命他親自去查閱東北的敵偽檔案,瞭解20 年代劉少奇在奉天(瀋陽)被捕後的表現。此絕密事件帶給高崗的不僅是爆炸性,更重要的是,表明毛澤東對其的信任無以復加。

毛澤東在1953 年5 月份致信劉少奇與楊尚昆,指出「凡是用中央名義發出的文件、電報,均須經我看過方能發出,否則無效。」毛澤東還指出過去數次中央會議決議不經我看,擅自發出,是錯誤的,是破壞紀律的毛澤東對劉少奇、周恩來的不滿和對高崗的信任,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鄧小平在80 年代說得比較委婉。鄧小平說:高崗敢於那樣出來活動,老人家也有責任(老人家是指毛澤東― 編者註)。老人家解放初期就對劉少奇同志、總理有意見,而對高崗抬得比較高。」

財政會議 高批薄射劉

1953 年上半年的財政經濟工作,出現了一些問題,甚至出現了21 . 5 萬億元的赤字。中共中央決定召開一次財政會議,從1953 年6 月13 日正式開會,批評意見集中到了負責新稅制實施的中財委副主任和財政部部長薄一波身上。高崗在這次會議上做過一次批評薄一波的發言。有人如此描述:高崗親自出馬,在發言中探取「移花接木」的手法,把劉少奇曾經說過的話,安在薄一波的頭上加以批判,「批薄射劉」。

高崗在他後來被迫寫的《 我的反省》 中曾說:我的發言「除批評薄一波同志外,還有指桑罵槐說少奇同志的意思。」他在私下還對別人說過:「我在財經會議上不講話則已,要講就要挖少奇的老底。」

根據高崗秘書趙家梁的說法:毛澤東在6 月15 日主持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在會議上批判「離開總路線的右傾思想」時,不點名地批判了劉少奇關於「鞏固新民主主義秩序」等觀點,點名批評了薄一波提出的新稅制。毛的講話由周恩來向財經會議作了傳達,並成為會議的指導思想。這才是「批薄射劉」的根本來源。

高崗的秘書回憶道:高崗在財經會上的發言稿,是我們幾個人參加起草的。高崗說,我的講話要站得高些,要從思想上、理論上批判薄一波。我們在起草高崗的講話時,有的話確實不是單純批薄,還是批劉少奇右傾。這個稿子拿出來後,毛主席、周總理看後都是同意的,毛主席還在「右傾」之前添了「資產階級」四個字。周恩來在財經會議的總結發言裡,曾明確表示:「基本同意」高崗的發言。

組識會議 毛倒劉受阻

毛澤東批劉的目的在財經會議上並沒有達成。在隨後召開的全國組識工作會議上,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場面。張秀山和郭峰的發言導致了軒然大波,特別是經過毛同意的張秀山的發言打擊面過大(張秀山指責中組部對中央一級機關和各地的某些高級機關任用叛變自首份子處理的不嚴肅,暗指「六十一人叛徒」問題),導致雙方發生激烈爭吵,難分勝負。

有分析認為:高崗秉承毛澤東意志,對劉少奇進行了攻擊。但是,高崗並沒有真正把握毛澤東的意圖。正如毛澤東自己所說:「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當毛澤東提出過渡時期總路線後,變更從延安時期以來形成的毛劉體制,用高崗、鄧小平等來平衡劉、周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局面,更加確保中央分為一線、二線之後,毛澤東依然為核心的「大權獨攬、小權分散的」中央權力結構。但是,由此,高崗拿走了原本屬於周恩來的權力(和鄧小平發生了潛在的衝突),又擔當了「挪動」劉少奇的重任。無形之中,高崗犯了未能「集中力量打殲滅戰」的錯誤,樹敵過多。

趙家梁在《 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 中,對「批薄射劉」會議,進行了大量分析和列舉事實後,認為「批薄一波容易,批劉少奇難。毛澤東感到了重重阻力。」

劉周逼宮 毛拋棄高崗

毛在權衡利弊之後,採取了退縮的姿態。1953 年12 月15日,毛澤東在中央書記處會議上,毛依照前例,提議在他外出休假期間,由劉少奇代理主持中央工作。劉少奇謙遜地提出,還是由書記處的同志輪流負責為好。高崗說,「輪流吧,搞輪流好」。朱德、林伯渠、饒漱石表態支持高崗的意見;但是,鄧小平、陳雲卻背叛事先同高崗的約定,持相反意見。彭德懷表示,贊成由劉少奇來主持。

高崗同陳雲為此事發生了爭執。高崗認為,陳雲背叛了事先的約定。陳雲隨後將此事向周恩來舉報。周恩來一邊告訴陳云:此事事關重大,到此為止;一邊立即向毛澤東報告。另據楊尚昆回憶:高崗找鄧小平遊說後,「小平就報告了周總理,周總理就跟毛主席說了。」陳雲和鄧小平的告發,對毛澤東轉向起了重要作用。

鑒於陳雲、鄧小平等人的表態,劉少奇、周恩來的抵制和反彈的力量亦超乎毛的想像,高崗的表現更是沒有達到毛的期望,毛澤東不得不把高崗作為替罪羊拋出。劉少奇和周恩來在得手之後,進而落井下石。

1953 年12 月24 日,毛澤東主持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毛澤東當面對高崗進行了不點名的批評,並提議要起草一個關於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劉少奇主持書記處擴大會議,討論了《 中共中央關於增強黨的團結的決議(草案)》 ,並在當月29 日將草案送交在杭州的毛澤東審閱並修改。毛澤東在次年1 月7 日回信,提議「似宜召開一次中央全會通過,以示慎重。」

但是,毛澤東提議召開四中全會解決高崗問題的目的不是將其徹底打倒。毛澤東建議,會前找高崗談話,認為「高之目的在於『過關』」。毛澤東還說:「先打招呼是可以達到『和平會議』的」, 「此會議是只作正面說明,說話的人不要太多,開兩天。」

但與會者根本沒有讓高崗過關。中央書記處即決定在四中全會結束之後,分別召開兩個高級幹部座談會,繼續揭發批判高崗和饒漱石。與會人員發言者高達44 人,對高崗進行了不點名的批評,而且,根本不允許高崗說話。李立群說:「四中全會根本不准他(指高崗)說話。他說,他媽的,我們共產黨實事求是,現在,沒有真實性了,怎麼能夠這樣對我?他個性很強的,他受不了這個,回來情緒很壞,說,怎麼你座談會一直對著我,都是莫須有的事。但是,有些事情對劉少奇有意見,也不是我一個人。他就覺得共產黨揭發的事情就沒有真實性了,哪裏是實事求是?都是莫須有的事情,沒有的事情。」

實際上,毛澤東對這兩個座談會是不滿的。毛澤東對陶鑄說:要劉少奇、周恩來嚇唬一下高崗,教育一下就收場,沒有想到出手這麼狠,還搞了「五虎上將」,搞得過重,人也整多了。到1964 年6 月份,毛澤東又說:高崗的死,我看是有人為了保存自己,把他搞死的!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姜曉)

相關新聞
毛澤東為什么要打倒劉少奇
【專欄】今鐘﹕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誰信共產主義?
毛澤東、劉少奇兩家後人聚談百味人生
朱學淵:毛澤東、劉少奇兩家後人聚會
最熱視頻
【重播】拜登菅義偉記者會:應對中共挑戰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遠見快評】美日峰會台海變局?日本隱藏軍力
【秦鵬直播】美日峰會瞄準中共 或簽祕密協議
【財商天下】註冊制失敗 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遇阻
【新聞看點】818莫須有結案 港人自由花相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