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雨災被「看奧運」轉移 官方改稱死亡77人

人氣 5

【大紀元2012年08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淨報導)7月21日,北京遭受罕見暴雨襲擊。中共官方報「7.21」死亡人數攀昇至77人,但是公眾對此普遍質疑。

面對社會輿論壓力,中共九常委集體「失聲」,同時中共宣傳部下令對媒體進行嚴控。北京暴雨被「輾轉騰挪」後,似乎在公眾視線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場萬里之外的奧運比賽。

《北京日報》繼續造假、吹噓

「7.21」北京雨災過後,中國大陸媒體人透露來自中宣部的禁令要求說「對北京水災報導要減少數量,要堅持正面報導,不要搞反思性報導和評論。」同時多位媒體人證實收到了上述命令。

《北京日報》近日以「大暴雨檢驗了甚麼」為題發表評論文章稱:「大暴雨檢驗了北京人的精神面貌」,「在61年來最大強降雨的突襲下,基礎設施總體上經受住了考驗」。

北京每年投資的數百億資金進行「城市基本建設」,卻在暴雨中不堪一擊。中國民眾要求北京市當政者辭職謝罪。北京7.21雨災遇難者頭七,官方沒舉行任何形式的對其統計的77條人命的悼念活動。而民間自發悼念遇難者亦遭壓制,官方如臨大敵。

對此,旅居德國的核物理學家、民主中國陣線主席費良勇認為,北京「7.21」雨災,全市範圍被淹,城市排水系統漩入癱瘓,官方又一次將災難轉嫁到天災,避開人禍的實質問題。08年中共傾國力舉辦奧運會,向世界展示其實力,然而這次雨災重重的扇了中共一記耳光,讓人們看清了它所吹噓的經濟騰飛下面有多少害人的豆腐渣工程。

費良勇對大紀元記者表示:「中共建政後,發動了『破四舊』和文革等運動,導致北京這座千年古城中很多文化遺產被破壞。如今房地產無度開發又將北京幾百年前留下的城市排水系統破壞殆盡。我在清華讀書時,一位建築系老教授跟我們提到一個報告,談到49年以前北京老城區的城市規劃是很完善的,特別是當時的排水系統在現在看來都是非常先進的。」

北京雨災被中共用「看奧運」轉移

上世紀90年代以前,北京的地下室皆處於廢置狀態。此後,為了消除安全隱患,北京市鼓勵社會開發利用地下空間。

據北京市住建委200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北京另有1.7萬套普通地下室中,居住著近80萬人。這意味著,北京的地下空間大約住了100萬人,其中絕大多數為外來務工人員。在北京市發佈的「7.21」暴雨77人遇難名單裡,在地下室身亡的有兩人。

面對如此龐大的「北漂」一族,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雨發生過後,公眾對官方遺忘的眾多外地打工者不斷關注,並對官方提供的死亡人數表示質疑。

費良勇認為,中共以往遇到災難都會凸顯官方在救援中所發揮的作用,用以掩蓋責任及涉及到的貪腐等實質問題。這次北京雨災被當局轉移。雨災初期,中共官方媒體對自己門口的災難置若罔聞,卻不斷關心美國丹佛市的槍擊案。當社會輿論憤怒時,它又以「喪事辦喜事」的手法進行災區宣傳。當民眾對官方報導的死亡人數普遍質疑時,中宣部開始不斷鉗制網絡聲音,同時又將輿論焦點轉移到外圍河北災區,甚至在對倫敦奧運會的不斷報導中,將社會輿論又引向了奧運。

他說,如今中國民眾對當局在災害中不作為甚至是反向作為表示憤怒,雖然中共鉗制了輿論聲音,但人們會反思,是誰導致關係民生安危的排水系統全面癱瘓,是誰讓北京歷任執政者在市政建設上貪污腐敗,導致豆腐渣工程比比皆是。

他說,也許中共當局會拋出一兩個替罪羊,甚至會將災難的責任「擊鼓傳花」後推給政敵,以平息民憤。但是人們在眾多災難後的反思中會看到,中共體制才是人禍的始作俑者。

據中國媒體報導,北京7.21雨災,公眾質疑當局災害預警機制。北京市氣象局將矛頭轉向三大電信運營商,並聲稱:「聯通曾經幫氣象部門做過測試,一條短信出去之後,一秒鐘最快能發出去400條。按照這個速度,全市市民都收到短信要很長時間,如果接收到短信的時候災害天氣已經結束了,預警也就沒有意義了。」而北京聯通、北京電信的總體用戶500萬,也可在25分鐘之內發完。否定了之前「全市市民都收到短信要很長時間,接收到短信時災害天氣已經結束」的說法。

據一位技術工程師介紹,以最低的1萬條/秒來計算,擁有2000萬人口的北京市,北京移動只需要在33分鐘以內就能夠給每一位市民發送完預警短信。但是,北京的氣象部門並沒有通過三大運營商提供天氣短信服務,運營商如果沒有得到授權,私自發送與公共信息相關的短信屬於違法行為。

對此,全德學聯主席彭小明表示:「北京雨災造成的死亡人數,官方報77人一直受到民間質疑。中共的宣傳一直秉承蘇共的輿論監控手段,如果謊言在封閉環境中也許會成為『真理』,一旦封閉破除,謊言就會不攻自破。中共隱瞞真相有著60年以上的傳統,03年非典就是有力的佐證,其封閉信息的最終目的只是維穩,維護它的集權專政。」

按照行政問責制 北京市「一把手」必須下台

如今正值中國大陸雨災不斷,官民對此關注程度如同冰火兩重天。據外界報導,倫敦奧運會記者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大陸。在倫敦媒體中心註冊的7000多名記者,近三分之一來自中國,如此龐大的奧運記者團包括官方記者在內的記者總數有2000多人。

彭小明說,北京7.21雨災發生不久,倫敦奧運會接踵而來,雖然它派出大批記者進行直播報導,試圖轉移熱點來掩蓋雨災及問責,但是網絡的發達和普及,已經徹底打破了中共一言堂的封鎖。如果在德國,媒體會將人們關心的熱點進行平行報導,不會用一個熱點來掩蓋另一個熱點,這在西方看來是非常不人道和非常卑鄙的做法,是違背媒體人基本的道德準則的。

他說,德國媒體對政府及政治家的輿論監督非常嚴格,德國前總統伍爾夫由於被媒體曝光「房貸門」醜聞,他給媒體打過電話試圖澄清,但媒體還是不懼政治壓力,後伍爾夫被迫辭職。這些事例發生在曾經是納粹集權統治和東德共產極權體制之後的民主國家——德國政壇。除很少的幾家德國官方媒體外,其他都是私人性質的媒體,不過國營媒體也不是受哪一個執政黨的控制,它都是獨立的進行報導。

費良勇認為,民主國家的輿論監督機制很完善,在德國不要說出現這樣大的災難後果,相比一個小的政策失誤都會導致主政的官員受到輿論問責甚至下台。在德國,有些沿河道的古城也會發生一些災害,但它的城市排水系統、災害預警系統、政府救援措施都很完善,所以能夠將傷亡損失降到很小。

他說,北京7.21雨災造成這樣大的人員傷亡和損失,如按行政問責制,作為北京市「一把手」的市委書記必須下台。

(責任編輯:徐亦揚)

相關新聞
京港澳奪命高速黑幕:部隊背景老闆占洩洪道
紐時:過濾信息擋不住中國人「上街去抗議」
中共亡黨預演 攻陷政府扒光書記 「黨」成洩憤靶子
【周曉輝】:胡錦濤揹不起的黑鍋
最熱視頻
【微視頻】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傳統美國不再?
【新聞大家談】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預大選?
【珍言真語】廚房佬:青關會人就是政棍和間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