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致二炮基地遭創 郭金龍內部委婉認錯

人氣 16

【大紀元2012年08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鋒綜合報導)自7月21日起的北京暴雨,對中共黨政軍都造成重創,政權也受到衝擊。中共九常委都在當時對這場暴雨集體「失聲」,使得北京市長郭金龍被「架在火上烤」。據報導,郭金龍在一個內部會議中稱「城市建設配套設施和排水工程建設人為忽視」,被指要求與北京書記劉淇和賈慶林等共同擔責。

解放軍二炮北京基地遭創

中國大陸能下達所謂核攻擊的中央軍委二炮最高司令部在西山。該地號稱是全世界最大的軍事地下指揮所,也是最嚴密防護的。它最關鍵是指揮中國二炮的導彈部隊展開核攻擊,核反擊,包括導彈的攻擊,此前有報導稱胡錦濤作為軍委主席也曾進入核基地進行視察。

北京的總部和大陸的38個二炮發射基地中包括了8到10個洲際長程彈道導彈的發射陣地,擁有東風-31型的等長程洲際彈道導彈總數大約是在70到120枚左右。

據最新一期的《爭鳴》稱,自7月21日開始的北京暴雨,對北京二炮各基地造成重創,「北京郊區百花山、東靈山、妙峰山、松山等地多個二炮戰略基地和營區發生水浸、下沉塌方。」中央軍委緊急從濟南軍區、瀋陽軍區調動工程兵部隊趕來「搶救」。

中南海在暴雨中「自身難報」

中南海是中共中央黨政軍、最高層議事議政、居住、會見重要區域。《爭鳴》稱,其中78座(地面)建築中,61座建築被水浸。其中包括胡錦濤辦公室、溫家寶辦公室、中南海第一會議廳、第二會議廳、文娛禮堂及六月底才搬入中南海的習近平辦公室、李克強辦公室、李源潮辦公室等。中南海潮水漲高1.2米,從外倒灌。

做為中共的「特級保衛點」,據稱連中央軍委「八‧一」大樓地下第三層、第四層都進了水,積水深度超過一米多。

報導還稱,7月21日北京地區應急指揮中心啟動,包括剛上任的市委書記兼市長郭金龍、北京衛戍區司令員鄭傳福等人。郭金龍在應急指揮中心會議上說,這次的暴雨,「再一次暴露出城市建設配套設施和排水工程建設人為忽視。」

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認為,「郭金龍的這個表態,實際是牽扯了前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和賈慶林,要求共同承擔責任。」

北京軍區「按兵不動」

暴雨中,北京軍區並未見有命令下達救援民眾,就連衛戍區官兵的救援也非官方所宣傳的「盡心盡力」。

資料顯示,北京衛戍區下轄兩個常規機械化步兵師和一個預備役高炮師,還包括儀仗隊、預備役民兵等。按照非常保守的統計,衛戍區至少有3萬的部隊。文革期間,衛戍區部隊人數甚至高達10萬人。

軍方喉舌《解放軍報》在大雨後,一度未報導軍方救災的行動。直到23日,才有報導稱,「北京衛戍區安排本部現役部隊、區縣人武部和民兵預備役部隊並協調9家駐軍單位,共出動2376人次……。」7月27日的軍方報導卻突然改口稱,據統計,暴雨當晚北京衛戍區「大部份部隊都在通宵救援」。

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說,「出動2376人次,連衛戍區軍方的1/10都不到,實在是少的可憐。而且,軍報用的是『人次』,而不是『出動2376人』,說明裡面還有重複計算的部份。」

「換句話說,這次的救災,北京軍區『按兵不動』,衛戍區司令雖然是救災指揮中心成員,但是也只是象徵性地在救災。這其中的意義就很值得解讀了。軍方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所以27日發表報導試圖『亡羊補牢』,但是用詞是『暴雨當晚』,並無明確的日期,含糊其辭,希望矇混過關。」

7月24日,《解放軍報》再發表名為「暴雨中,托舉生命之舟」的報導,「熱情謳歌」軍方搶險救人,但是其中提到的軍方救災原因卻和軍方自身有關,比如「北京房山青龍湖少年軍校總校基地有數百學生和教職員工被困」、「兩名孕婦受困水中」、「駐地近百名群眾受困」。

7月26日,軍報終於刊登軍方救援民眾的報導,卻是受軍委和政法系統雙重領導的「武警官兵」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搶險救援。

(北美晚間責任編輯:王惠芳)

相關新聞
維基解密:胡錦濤主導臺灣政策
北京暴雨天怒人怨  中國人「翻牆」「三退」中共
左右平衡 胡錦濤晉陞6上將 半數為強維穩派
胡錦濤貼身保鏢曹清 曾率部屬控制薄熙來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議會收回權力 賓州大戰解析
【新聞看點】賓州2線關鍵戰 川普勝出有望
【時事軍事】嚇著中共了 隱身戰機試射核彈
【大陸新聞解毒】時事小品:美大選有盼頭
【嚴真點評】喬州現「內鬼」華府揪出大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