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暴雨致二炮基地遭创 郭金龙内部委婉认错

人气 16

【大纪元2012年08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综合报导)自7月21日起的北京暴雨,对中共党政军都造成重创,政权也受到冲击。中共九常委都在当时对这场暴雨集体“失声”,使得北京市长郭金龙被“架在火上烤”。据报导,郭金龙在一个内部会议中称“城市建设配套设施和排水工程建设人为忽视”,被指要求与北京书记刘淇和贾庆林等共同担责。

解放军二炮北京基地遭创

中国大陆能下达所谓核攻击的中央军委二炮最高司令部在西山。该地号称是全世界最大的军事地下指挥所,也是最严密防护的。它最关键是指挥中国二炮的导弹部队展开核攻击,核反击,包括导弹的攻击,此前有报导称胡锦涛作为军委主席也曾进入核基地进行视察。

北京的总部和大陆的38个二炮发射基地中包括了8到10个洲际长程弹道导弹的发射阵地,拥有东风-31型的等长程洲际弹道导弹总数大约是在70到120枚左右。

据最新一期的《争鸣》称,自7月21日开始的北京暴雨,对北京二炮各基地造成重创,“北京郊区百花山、东灵山、妙峰山、松山等地多个二炮战略基地和营区发生水浸、下沉塌方。”中央军委紧急从济南军区、沈阳军区调动工程兵部队赶来“抢救”。

中南海在暴雨中“自身难报”

中南海是中共中央党政军、最高层议事议政、居住、会见重要区域。《争鸣》称,其中78座(地面)建筑中,61座建筑被水浸。其中包括胡锦涛办公室、温家宝办公室、中南海第一会议厅、第二会议厅、文娱礼堂及六月底才搬入中南海的习近平办公室、李克强办公室、李源潮办公室等。中南海潮水涨高1.2米,从外倒灌。

做为中共的“特级保卫点”,据称连中央军委“八‧一”大楼地下第三层、第四层都进了水,积水深度超过一米多。

报导还称,7月21日北京地区应急指挥中心启动,包括刚上任的市委书记兼市长郭金龙、北京卫戍区司令员郑传福等人。郭金龙在应急指挥中心会议上说,这次的暴雨,“再一次暴露出城市建设配套设施和排水工程建设人为忽视。”

华府的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认为,“郭金龙的这个表态,实际是牵扯了前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和贾庆林,要求共同承担责任。”

北京军区“按兵不动”

暴雨中,北京军区并未见有命令下达救援民众,就连卫戍区官兵的救援也非官方所宣传的“尽心尽力”。

资料显示,北京卫戍区下辖两个常规机械化步兵师和一个预备役高炮师,还包括仪仗队、预备役民兵等。按照非常保守的统计,卫戍区至少有3万的部队。文革期间,卫戍区部队人数甚至高达10万人。

军方喉舌《解放军报》在大雨后,一度未报导军方救灾的行动。直到23日,才有报导称,“北京卫戍区安排本部现役部队、区县人武部和民兵预备役部队并协调9家驻军单位,共出动2376人次……。”7月27日的军方报导却突然改口称,据统计,暴雨当晚北京卫戍区“大部分部队都在通宵救援”。

华府的中国问题专家石藏山说,“出动2376人次,连卫戍区军方的1/10都不到,实在是少的可怜。而且,军报用的是‘人次’,而不是‘出动2376人’,说明里面还有重复计算的部分。”

“换句话说,这次的救灾,北京军区‘按兵不动’,卫戍区司令虽然是救灾指挥中心成员,但是也只是象征性地在救灾。这其中的意义就很值得解读了。军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27日发表报导试图‘亡羊补牢’,但是用词是‘暴雨当晚’,并无明确的日期,含糊其辞,希望蒙混过关。”

7月24日,《解放军报》再发表名为“暴雨中,托举生命之舟”的报导,“热情讴歌”军方抢险救人,但是其中提到的军方救灾原因却和军方自身有关,比如“北京房山青龙湖少年军校总校基地有数百学生和教职员工被困”、“两名孕妇受困水中”、“驻地近百名群众受困”。

7月26日,军报终于刊登军方救援民众的报导,却是受军委和政法系统双重领导的“武警官兵”在京港澳高速公路抢险救援。

(北美晚间责任编辑:王惠芳)

相关新闻
维基解密:胡锦涛主导台湾政策
北京暴雨天怒人怨  中国人“翻墙”“三退”中共
左右平衡 胡锦涛晋升6上将 半数为强维稳派
胡锦涛贴身保镖曹清 曾率部属控制薄熙来
最热视频
【重播】亚利桑那听证会 川普连线讲话
【新闻看点】川普连环反击 习近平称备战打仗
【远见快评】最高院裁决释信号 乔州再演反转戏
【西岸观察】宪法第12修正案为川普胜选路?
【财商天下】深圳万人疯抢刚需房 房价秒杀东北
【有冇搞错】美国大选 决定人类未来之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