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王立軍最該對誰深深地懺悔?

周曉輝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2年09月25日訊】 據大陸媒體報導,王立軍在9月18日最後庭審時表示,「我謹就我所觸犯的法律和所犯的罪向法庭做出真誠的悔罪表示,我會用餘生來回報和彌補對組織和關心我的人所造成的傷痛,此時,我只能真誠的說聲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對於不瞭解內情的人而言,王立軍的這番表白可謂「情真意切」,不僅在向黨感恩並對給黨造成的傷痛表達懺悔之意,而且也在向關心自己的家人、朋友誠摯道歉,活脫脫一個「浪子回頭」的形象。

然而,這所謂的懺悔對於犯下滔天罪孽的王立軍來說,不僅選錯了對象,而且說的實在是太輕飄了。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好比一個殺了無數人的惡魔卻因殺了一隻雞而非要去教堂懺悔。事實上,王立軍就是這樣一個魔鬼。

據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披露,在王立軍所犯下的罪行中,最令人怵目驚心的正是其公開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2003年,王立軍在出任遼寧錦州市公安局長後,至2008 年6月,還同時兼任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主任,該中心的主要目的就是研究器官移植技術。據說為了磨練技術,王立軍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做了數千例活體摘除器官試驗。為此,他還因在如何最有效地從犯人身上摘取器官方面所取得的成果而在2006年獲得了「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王立軍在頒獎典禮上如此說道:「我們的科技成果是現場幾千個密集移植的結晶。」

曾廣泛報導強摘中國政治犯器官的美國《標準週刊》(Weekly Standard)記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王立軍所謂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既不是配備醫療車的處決現場,也不是進行器官移植的手術室。」他介紹道,王立軍的獲獎作品--全新配方保護液,可能是抗凝血劑,即當從一個心臟仍在跳動的活人身上強摘器官並移植給另一個人時,抗凝血劑會降低器官受體的免疫系統的排斥機率。「充份證據顯示,被害人可能是維吾爾族穆斯林、藏族佛教徒、基督徒,或是更大有可能的法輪功修煉者。換句話說,王立軍因野蠻殘暴而獲得獎項。」

我們當然無法從王立軍的談話中得知,他所指的數千個現場器官移植,有多少比例的器官來自罪犯,有多少器官來自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但外界傾向於認為,其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約三分之二移植手術的器官可能來自法輪功學員。顯而易見,他最應該懺悔的對象不是幫其掩蓋罪行的中共當局,也不是為其傷透了心的家人,而是被其殘酷迫害、甚至被活摘了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家屬。

想必王立軍對於自己所犯下的罪惡行徑也是心知肚明,因此叛逃美領館時所拿的重磅材料也是關於薄谷夫婦以及政法委鎮壓迫害法輪功,特別是活摘器官方面的資料。顯然,對於這樣參與中共無數骯髒勾當卻能獲得十五年刑期的審判結果,王立軍心裏自然是十分高興,因此才說出了開篇那番煽情之語。只是王立軍不要忘了,善惡有報自古有之,在自己真正的罪惡尚沒有被清算前,高興還是早了些。沒準哪一天,在面對所有被自己戕害的生命的家人面前,王立軍不僅要口頭謝罪和懺悔,而且要為之付出同等的代價。而放王立軍一馬的中共高層也要瞭解,放縱罪惡其實就等同於犯罪。

評論
2012-09-25 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