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江系維穩體制受挑戰 國安會繞不開博弈核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3年11月14日訊】自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公報公佈後,中共擬將成立的兩大最高層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與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引起了普遍的關注。筆者在前文中曾指出,這兩大機構的成立,昭示著習近平正在準備全面收權,架空並排除一直攪局的江系勢力,其中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職責之一就是改變現有的江系維穩體系。

根據公報的表述,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目的除了應對來自外部的安全挑戰,「完善國家安全體制和國家安全戰略,確保國家安全」外,一大任務是應對來自中國內部的安全挑戰,要「創新社會治理、創新有效預防和化解社會矛盾體制、健全公共安全體系」,這不僅與公報中所言的「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相呼應,也是對現行的在江澤民當政時期形成的以打壓為主的維穩體系的否定。因為前者強調的是,「治理」,後者更重在「管制」、「管控」和打壓。

1999年7月,江澤民一意孤行,掀起了鎮壓法輪功的狂濤。為此,在鎮壓前,江在政法委的基礎上成立了一個專門處理法輪功問題的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610」(辦公室)。它在統管公、檢、法、司的同時,還有權干涉特務、外交、財政、軍隊、武警、醫療、通信等各個領域,用於打壓法輪功,「610」成為了能夠調集全國幾乎所有資源的特權機構。因此,「610」被視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之外的「第二權力中央」,幕後的掌控者是江和其馬仔。可以說,「610」的成立徹底逆轉了胡耀邦、趙紫陽和喬石在文革後建立一定程度的民主和法制的努力,將中共的「法治」倒退為江澤民一人獨裁的「人治」。

在「610」的指揮下,中共整個公檢法司系統都直接捲入到了針對無辜的法輪功的迫害中,當法律成為兒戲,當執法者直接變成了違法者,中共的法律體系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國家法器被破壞。隨之,迫害法輪功的方式,也被各級司法機關、各級官員應用到了異議人士、維權律師、藝術家和普通民眾身上,社會矛盾日益尖銳,民間抗議此起彼伏,愈演愈烈,整個國家陷入了無序和敗壞中。

對民眾的反抗,江澤民掌控下的政法委則揮舞起大棒,推行高壓維穩政策。2005年,全國政法系統開始推廣毛時代的所謂「楓橋經驗」,要求「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難事縣終結」。2009年,各級「維穩辦」不再只是各鄉鎮的「內設機構」,而是正式走向前台,同時中共把「維穩」重心鎖定在基層,要求鄉鎮(街道)要由黨(工)委副書記牽頭,把政法、綜治、維穩、信訪等方面力量整合起來,採用人海戰術,形成「綜合治理」實為高壓暴政的立體的控制網絡,監視異議人士、法輪功學員和普通民眾等。據中共媒體報導,過去五年來,中共增加了數千位「維穩」的官員以及300,000個「維穩」的政府職缺。

中共的維穩費用自然也日益增加。據清華大學研究報告顯示,2010年中共警方「維穩」的公共支出估計高達770億美元,金額與國防不相上下。部份專家估計,實際金額恐怕更高。

然而,令中共沒有想到的是,高壓維穩是越「維」越不「穩」。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全國上訪冤民總數為2萬多人,現在卻達到了三、四千萬人,而大小抗暴維權事件更是平均每個月一萬起之多,越來越多的網民們則通過網絡宣洩著對中共的不滿。

顯然,現行的維穩體制就是在為中共培養自己的掘墓人,正在加速中共的滅亡。習近平上台後,無疑已經意識到,這樣的體制對執政的危害,對中共的巨大威脅。因此,改變這個維穩體制、消除江系「第二中央」的影響已成了當務之急,或許在習和其智囊看來,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設立將一箭雙鵰,即一方面習近平全面收歸權力,二則繼續削弱政法委和江系力量,為改變維穩體系打下基礎。

不過,國家安全委員會若想達成最終目的,是無法繞開一直以來中共高層博弈的核心問題法輪功的,因為江系破壞法制、欺壓良善、推行維穩政策的源頭正是源於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所以,不解決法輪功問題,不解決針對一億家庭的迫害問題,這個社會的穩定無從談起,而且由於江系餘孽還會繼續以此搗亂,舊有的維穩體制必然不會很快消除,其結果是有限的改革會擱淺,中共現領導人將陷入只有一個結局的險地。

評論
2013-11-14 4: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